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三十二章 雙重力量(求推薦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三十二章 雙重力量(求推薦票!!)字體大小: A+
     

    馮逸一退,馮家的潰敗再也沒有人能改變,隨著凌語詩、凌峰、凌鑫的奮力殺敵,那些沒有能立即撤離遁走的馮家族人,很快就被擊殺當場。

    秦烈沒有繼續參戰,他走過去將青翼斧撿起來,感知了一下,發現青翼斧還沒被徹底破壞,似乎還能繼續使用一陣子,不由暗暗慶幸。

    「煉體八重天的馮逸,也不是特彆強大嘛,硬碰硬……沒看出比我厲害。」

    他暗中思量著,回想著先前的戰鬥,又運轉力量洞察身體狀況,眼睛忽然微微一亮。

    他發現當他運轉靈力的時候,丹田靈海內的靈力會湧出來,順著他筋脈匯聚向手臂,進而通過掌心、指頭釋放出來,灌入靈器內部。

    然而,這並非他力量的全部!

    那些靈力流動之時,他筋脈、血肉、骨骸甚至臟腑當中,竟然也有絲絲雷電之力匯入靈力之中,這才讓靈力變得狂暴剛猛,不但增強了靈力的能量,還讓靈力附有雷電之力,從而威力暴漲!

    他忽然明白了過來。

    五年來,他一直通過九天雷霆之力淬鍊體魄,那些逸入他體內的雷電之力,強韌打磨他身體之後,並沒有完全消失,而是隱匿在他肉身體魄中,成了他靈力之外的另外一股力量!

    這股雷霆之力,能在他與人交戰的時候爆發出來,大大增強他的戰鬥力!

    本來境界只是七重天的他,戰鬥中加上這一股雷霆之力,令他真正的實力又攀升一截,從而能在和馮逸的硬抗中絲毫不落下風。

    也是如此,和他境界一致的馮傑、馮侖兩人,根本就無法抗衡他。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些年的艱苦淬鍊,果然一點沒有白費!天雷殛不但大大增強了體魄的力量,還額外讓我帶有著雷霆之力,的確霸道狂暴!」

    秦烈暗暗想著,嘴角浮現一絲欣然笑意,然後在不運轉天雷殛的情況下,又試著御動靈海內的靈力。

    較為平和的靈力,從靈海內湧出來,一路沒入他掌心,最後灌注向青翼斧當中。

    「呼!」

    青翼斧突然釋放出蒙蒙青幽光暈,細心一查探,他立即發現沒有了額外的雷霆之力滲透斧頭內部。

    果然,在不運轉天雷殛的情況下,體內湧出的只是正常的靈力,不會破壞靈器的結構。

    「又是一個低等級的靈器,簡單的聚靈陣圖,和短矛沒什麼區別……」

    以精神力略一感知,秦烈又失望了,他旋即收回了靈力,提著斧頭走向凌家眾人。

    「秦烈!」凌語詩還沒講話,凌穎竟嬌喝一聲,小臉上洋溢著激動莫名的神采,「你這傢伙太壞了,竟然騙了我們那麼長時間!你說,你是不是一直都在裝傻看我們的笑話?」

    「真沒想到秦烈居然這麼強大!」凌霄興奮道。

    「你這臭小子!」凌峰走上前,笑著捶了一下他胸口,也是滿臉歡愉。

    「這次……真是多虧了你,不然這一劫我們躲不過的。」凌語詩明眸閃亮道。

    「凌洋死了。」凌鑫是唯一沒湊上來的,他站在後方,垂著頭,聲音低沉的說道。

    秦烈遠遠看了他一眼,默然走了過去,淡然說道:「那就好好活著,殺光馮家人為他報仇!」

    凌鑫猛地抬頭,深深看向他,虎目中流露出複雜難明的情感,沉聲道:「我凌鑫欠你一條命!以後,我一定還給你!」

    秦烈訝然,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欠我什麼,我殺馮傑是為了大家,也是為了我自己。單憑我一個人的力量,也沒有辦法和馮家抗衡,如果沒你們在,我會死在馮家人手中,絕不可能活下去。」

    「反正我欠你一條命!」凌鑫倔強道。

    「加上馮逸,馮家共有三人逃脫掉,他們找到碎冰府的人以後,會再次殺來。」秦烈吸了一口氣,苦笑道:「所以我們依然處在險境中,大家不要啰嗦了,趕緊先離開這裡再說吧。」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當他繼續一馬當先帶著眾人飛馳,碰到可能有靈獸聚集處,而主動避讓時,再也沒有人質疑他的決定。

    天色漸暗,秦烈一行人聚集在一處灌木高聳的山谷間。

    谷內那些灌木比人還要高,是天然的遮掩物,就算碎冰府再厲害,想要悄無聲息地摸上來也幾乎不可能。

    「一切順利的話,後天就能進入寒霧山了。到了寒霧山,我們就可以轉道回凌家,那一塊時常有星雲閣武者活動,如果有幸碰到一些人,興許就能真正躲過這一劫了。」秦烈看向身後,指著隱隱能瞧見的寒霧山,向眾人解釋。

    大家聚集在一起,拿著一些干肉果腹,都聚精會神聽著他的話。

    「秦烈,你這傢伙怎麼對極寒山脈這麼熟悉?這些年你一直都在葯山內部,為什麼能那麼深的了解極寒山脈的情況?」凌峰喝著清水,笑著詢問道。

    眾人也目露疑惑。

    「是我爺爺對極寒山脈比較熟悉,他給我講過一些……」秦烈搪塞了一句,然後說道:「今夜將會是最艱難的一夜,大家先好好恢復,一會兒打足精神連夜趕路。」

    「嗯,大家散了吧。」凌峰見他不欲多說,笑了笑也不勉強,揮手示意眾人各自休息。

    眾人逐漸散開,各自選擇地方盤坐調息,凌穎也累的不行了,就沒有繼續過來糾纏他,讓秦烈暗暗鬆了一口氣。

    「真是要多謝你,這趟沒有你在,我和凌穎……遭遇會很慘很慘,族人們也都將被殺光。」所有人走開后,凌語詩還是留了下來,她眼眸閃亮著,此刻竟有點不敢多看秦烈,而是對著凌穎的方向,「那丫頭對你很好奇呢,我還以為她又會纏住你不放呢,看來她真是累壞了。」

    「她話是有點多。」秦烈點頭表示認同,「我被她問的也怕了,她不過來真的省心多了。」

    凌語詩見他那心有餘悸的表情,不由「噗哧」一笑,想了一下,柔聲問道:「很多時候我留意你的眼神,是真的空洞茫然,這五年你應該不是都在裝傻吧?」

    「嗯,很多時候我是真的處於渾渾噩噩狀態,那是修鍊一種功法所致。也是最近一段時間,才真正醒過來……」事已至此,有些話隱瞞也沒有必要了,他便簡單解釋了一番,給凌語詩一個交代。

    「上次,上次我進去幫你洗澡的時候,你……你在什麼狀態?」凌語詩忽然垂著頭,臉色微紅,嬌羞的低低輕呼。

    「幫我洗澡?什麼時候啊?我不太記得,那應該還在修鍊中。」秦烈心跳加速,趕緊裝瘋賣傻道。

    凌語詩聽他這麼一說,心亂如麻,總覺得他言不由衷,但又抓不到把柄,自己先羞赧的不行了,紅著臉慌張道:「那,那我先去恢復了……」話罷,便低著頭匆匆走開,離他遠遠的。

    秦烈摸了摸臉,忽然發現自己臉皮挺厚,看了看遠處凌語詩那忸怩羞赧的模樣,他暗自偷笑,心中覺得有趣:明明比我要大上兩歲,居然臉皮比我還要薄,這女人……還真有點意思。

    「那壞傢伙說的到底是真是假?要是真的,當時……他都有反應了呀?」另一邊,凌語詩背對著秦烈,芳心還處在動蕩中,怎麼也靜不下來。

    「咔咔!」

    半個時辰后,在凌家眾人還在恢復時,灌木紛紛折斷的聲音突然傳來。

    凌語詩、凌峰等人神色劇變,急忙低聲吆喝眾人小心躲藏起來,一個個趕緊將兵刃取出,隨時準備應付可能到來的戰鬥。

    大家都不敢妄動,不敢撒開腿逃遁,因為一旦疾馳,也會令灌木折斷,從而立即暴露行蹤。

    他們縮著頭,潛藏在茂密灌木叢中,連大氣都不敢出,希望來人不會往這邊靠攏。

    然而,越是害怕什麼,越是來什麼,從灌木折斷聲來看,來人的方向恰恰就是他們這一塊。

    凌峰沉著臉,一聲不吭的對眾人做出戰鬥的手勢,讓大家一會兒見到敵人後,乘其不備主動攻擊。

    連秦烈也握緊了青翼斧,眼神凝重地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暗呼倒霉。

    突地,一道渾身浴血的身影,忽然在映入眾人眼帘。

    「劉延!」

    凌家眾人一下子愣住了,旋即就見高宇帶著兩名高家族人,也是鮮血淋漓的在劉延之後現身。

    一見來人竟然是劉延和高家人,凌語詩、凌峰等人立即驚喜的鑽了出來,出聲呼叫。

    秦烈則是臉色一變,暗叫糟糕,劉延他們的出現,意味著碎冰府的來人應該就在附近,和劉延碰面后,對他們一點好處都沒有,反而會增添更多的兇險。

    相反,劉延、高宇眾人一看到凌家人,倒是眼睛一亮,如瞧見了希望一般。

    「你們怎會在此?」劉延輕喝一聲,視線在凌家眾人中掃了一圈,最終定格在秦烈的身上,重重地說道:「秦烈!很好!你很好!」

    高宇也是陰沉著臉,冰冷的看向秦烈,道:「我們沒死光,你是不是很失望?」

    秦烈啞然苦笑,知道以劉延、高宇的見識,早就猜測出了幫凌家出謀劃策的就是他,並且還識破了他的那些意圖。

    ……ps:打滾求推薦票支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