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二十六章 暗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二十六章 暗涌字體大小: A+
     

    秦烈將高遠的屍體重新掩埋,把周邊痕迹也給抹除掉,沉吟了一會兒,見天色漸晚,就往峽谷走去。

    雨漸漸停了。

    回到峽谷的時候,他看到凌家、馮家、高家的武者還在岩壁上採礦,那些人各個都被淋成落湯雞,渾身濕漉漉的,不過精神頭還都很旺盛,像被炎陽玉給刺激的不知疲憊。

    就連劉延,也沒有像往常一樣躺在山谷休憩,而是來到有炎陽玉的區域,神采奕奕地看著高家、凌家、馮家人在那邊忙碌著,重點提防三家私藏炎陽玉。

    對待火晶石的時候,他一直都是滿不在意,那是因為火晶石價值不高,三家都沒有煉器師,不會私吞火晶石帶走。

    炎陽玉不一樣。

    玄級靈材的價值實在太大了,三家人如果私藏了炎陽玉,可以直接去冰岩城的拍賣行出手,來換取不菲的財富。

    因此,劉延必須要認真盯著,免得三家暗中私藏開採的炎陽玉。

    「小穎兒,一會兒和大哥多喝幾杯如何?」馮侖咧著嘴,眼中閃爍著**裸的**光芒,盯著不遠處的凌穎瞄個不停,「大哥比凌峰可強壯多了,更能照顧你,嘿嘿。」

    被雨淋濕的凌穎,凹凸有致的身姿顯露無遺,飽滿的曲線的確惹人遐思。

    她一隻手抓著繩索,腳踩著岩壁,豐臀微微翹著,讓旁邊不少高家、馮家武者都是暗吞口水,放肆的盯著她看。

    但是敢直接出言調戲的,也只有馮侖一人,高家那邊的武者都沒有多說一句。

    馮侖是馮逸的堂哥,煉體七重天的境界修為,之前對秦烈出言不遜后,惹來凌語詩攻擊的就是此人。

    被凌語詩當場教訓過,又被馮逸呵斥過以後,馮侖安分了很長一段時間,最近也都沒有出格表現,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突然又放肆了起來。

    「你去照顧你媽吧!」凌穎可是一朵帶刺的小玫瑰,瞪著美眸張口就罵,毫不客氣。

    「馮侖!你嘴巴乾淨一點!」凌峰在一旁皺著眉頭,也忍不住冷哼一聲。

    「嘿嘿,小嘴挺凶的,夠味!我喜歡!」馮侖眼中閃出一絲戾氣,低頭怪笑了兩聲,「希望你能一直這麼凶下去,那樣才有意思……」

    「閉嘴!」馮逸冷著臉喝道。

    馮侖明顯比較怕他,一縮頭,不再多說什麼。

    這時候,他身邊那些馮家的武者,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個眼神都有點耐人尋味,像是都在期待著什麼,和往常明顯不太一樣。

    「行了,別爭吵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劉延眯著眼插話,「不錯,今天三家一共得到十一塊炎陽玉,這個價值比我們前段時間的努力……加起來都要多的多!你們三家儘管放心,這次閣內絕不會虧待你們!」

    在劉延的吩咐下,三家的武者逐漸從岩壁上下來,落到峽谷后,很多人開始去帳篷內換乾衣服。

    凌語詩那一身利落的青色勁裝,也被雨水打濕了,她曼妙身姿也呈現出來,令不遠處的馮逸不時的望過來。

    見到秦烈回來了,凌語詩嫣然一笑,捋了捋額前濕漉漉的頭髮,說道:「我先和凌穎換身衣服,一會兒再給你弄吃的。」

    她和凌穎住一個帳篷,兩人擠入那帳篷中,悉悉索索換衣的時候,惹得周邊的很多武者心猿意馬,賊賊的目光都掃視了過來,恨不得視線能穿透帳篷,望見裡面的美妙風光。

    不一會兒,她和凌穎換了乾衣服走出,凌峰等人也相繼換衣,不多時都聚集過來。

    「媽的,馮家的那些混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嘴臭了起來。前幾天的時候,也都挺好的,現在竟然敢調戲起小穎了!」凌鑫沉著臉,看向遠處馮家的武者,「他們昨天還有一人說身體不舒服,要先回馮家治病,那傢伙我看一點都不像生病的樣子,一定是發現炎陽玉了,急著回馮家報信去了。」

    秦烈心中一動,也不由看向了馮家那一塊。

    「嘿嘿,你看那傻子!」馮家那一塊,馮侖發現他視線掃視過來,咧嘴怪笑了起來,「就他?還和少爺看中的女人訂了婚……凌家的家主估計也被那傻子傳染了,腦子都出了問題了。」

    「嗯,據說凌家被一個姓杜的女人壓的抬不起頭來,凌家的凌承輝……被害死了也不敢吭聲。」又有一人接過話,聲音壓低,譏笑著談論凌家的醜事,不時發出一聲聲讓人心煩意亂的笑聲。

    兩家隔了一段距離,馮家那邊的交談聲,時不時能飄過來幾句,讓凌家眾人一個個臉色難看。

    「馮家的那些混蛋,這兩天是不是吃錯藥了?」凌鑫一下站了起來,怒喝道:「大小姐,要不要我過去掌他們的嘴?」

    「算了,由他們在背後嚼舌頭,不用去管。」凌語詩無力的擺擺手,示意他坐下來,然後也同樣疑惑的說道:「馮家的那些人,從昨天開始,的確有點奇怪了。那馮逸,今天看我的目光……也越來越放肆了。」

    「馮家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凌峰沉聲道。

    「能有什麼問題?」凌語詩搖了搖頭,「有星雲閣的劉延在,他們能有什麼問題?馮家和我們一樣,都只是星雲閣的附庸,星雲閣想滅掉一個馮家,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還有那馮凱也在星雲閣內,他們馮家能折騰什麼出來?」

    「這倒也是。」聽她這麼一解釋,凌峰也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秦烈默然聽著,內心掀起了波瀾,隱隱捕捉到了一條線索……

    他木然看向對面的馮家,暗暗謹慎起來,知道高遠的身死,很有可能和馮家離開的那人有關。

    按照常理來看,身為附庸勢力的馮家,肯定不敢在星雲閣的劉延眼皮子底下搞鬼。

    可這次不同。

    炎陽玉實在太珍貴了,這裡還是一處炎陽玉的礦場,價值現在都無法計量!完全值得一些人去鋌而走險!

    以這條線去想,秦烈忽然發現思路變得活絡異常,彷彿十年前他便熟悉這些事情,很擅長分析推論。

    「如果我是馮家,已經決定不惜得罪星雲閣,都要吞下這筆價值不可估計的炎陽玉靈材,我會怎麼做?」

    秦烈捫心自問,然後心神微震,愈發不安起來。

    他的結論是——殺光峽谷內所有知情者!高家、凌家和劉延,一個不放過!

    只有全部除掉,才能保持炎陽玉的消息不外露,從而吞下礦場,在星雲閣沒有發現之前,將炎陽玉都給開採出來,然後另外再做安排。

    得出這個結論后,他再看對面馮家武者的時候,發現他們眼中似乎都流露出戾氣……

    如果真是這樣,已經將凌家當成待宰羔羊來看待的他們,自然會在態度上表現異常,平時對凌穎、凌語詩隱藏著的**,也就不再辛苦壓抑,從而漸漸失控。

    一夜無話。

    第二天,秦烈反常的沒有出外修鍊,就在峽谷下面木然看著岩壁上的眾人,看著三家合力開採炎陽玉。

    他仔細觀察馮家人的神色和小動作,發現馮家人在採礦一事上,似乎顯得不夠盡心儘力,也沒有高家、凌家人那麼興奮專註。

    那些人,有時候趁凌家、高家武者專心採礦的時候,他們從背後看向兩家武者的目光,也的確是暗含殺機。

    秦烈漸漸明了,知道馮家人之所以隱忍著不動手,是因為現在的實力還不夠。

    馮家武者如今就在等候,等待著他們援兵的到來,好將峽谷內的凌家、高家武者,還有那劉延給斬盡殺絕。

    大致弄清楚了馮家武者的意圖,秦烈又恢復原樣,在三家採礦的時候,依舊遊盪在峽谷外的山林之間。

    只是,他沒有再次修鍊武道,而是暗中留意著周邊的狀況。

    「已經是七月了,如果爺爺沒有說錯,銀翼魔狼也快要回來了。如果沒有銀翼魔狼在,現在最好立即通知凌語詩撤離天狼山,免得被馮家的援兵包圍斬殺,不過有了銀翼魔狼的到來,其間就有很多變數了……」

    秦烈也暗自籌劃著,天天就在附近小心遊盪,藏身暗處悄然觀察著局勢。

    又是三天過去了。

    這三天,馮家的武者時常和凌家、高家人產生小摩擦,連劉延都受不了了,嚴厲訓斥了馮逸一回,說馮家武者越來越放肆了。

    只是大家都當馮家的武者,是被炎陽玉給刺激的太過亢奮了,所以才會表現過激。

    眾人都沒有往更深處去想……

    如今,秦烈不但白天在附近暗暗觀察,就連夜裡,也會趁著凌家人睡著時悄然離開,暗暗巡視著周邊山林,小心地防備著。

    他算著時間,知道馮家等待的人,隨時都可能出現,不得不萬分謹慎。

    這天半夜,他藏身在一株茂密古樹的枝葉中,正眯眼養神,忽然聽到「沙沙」的腳步移動聲。

    撥開遮掩頭部的枝葉,湊著月光他遠遠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臉色陡然一變,心底暴喝道:竟然是碎冰府!

    只見五六十名胸口都有著碎冰圖案的武者,統一著裝,正不急不緩地逼近過來。

    那些人刻意的放輕了步伐,也不大聲交流,顯然是準備來個突然襲擊,趁峽谷內眾人熟睡時痛下殺手。

    為首的一人,面容枯槁,眼神陰冷,似乎為碎冰府的長老,絕對是開元境中期的修為!

    秦烈只看了數秒鐘,便背脊發寒,趕緊悄悄從樹上落下。

    他小心翼翼的往峽谷而去,生怕弄出一點聲音來,等到和對方拉開一大段距離后,才敢放開步伐快速飛掠。。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