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十九章 閉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十九章 閉關字體大小: A+
     

    由於凌承業不再禁止族人前往葯山洞穴,葯山的那些石洞,忽然變得熱鬧非凡。

    每一天都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懷揣著信心和希望,去裡面探查,結果都是一樣——無功而返。

    連凌承業、杜岐山這類達到開元境的人,都沒有辦法在奇陣內不迷失,其餘人更加不可能成功走入石洞深處了。

    隨著一次次的失敗,很多人逐漸改變策略,將秦烈當成了突破口。

    然後就有不少凌家人,一早就候著秦烈,和他一道進入葯山,尾隨著沖入洞內,想跟著秦烈的腳步成功闖進洞穴深處。

    可惜每每在石洞中,他們都會忽然迷失,無法看到秦烈的蹤跡,石洞中明顯存在幻陣霧陣,能讓進入者看不見身邊的人。

    數次后,逐漸有人死心了,雖然心中對秦烈充滿了好奇,但在無法通過他成功后,也就慢慢放棄了。

    深知杜嬌蘭心胸狹窄的凌承業,生怕她對秦烈偷偷下毒手,就吩咐凌峰、凌穎每天陪同秦烈進出葯山,防止他路中被襲殺。

    凌承業的安排,讓杜嬌蘭一直找不到機會,愈發忌恨凌家人,也將秦烈當成眼中釘。

    訂婚儀式完成以後,凌語詩前來找秦烈的次數更加頻繁,有時候一大早就帶著飯食過來,讓秦烈不需要再去凌家飯堂用餐。

    傍晚時分,當秦烈回來的時候,常常發現她早一步過來了。

    放水,疊被,打掃衛生等家務事,凌語詩乾的越來越嫻熟,她一貫的碎碎念也保持著,讓秦烈對凌家鎮各種瑣事都了如指掌。

    有時候,凌語詩會忽然噤聲,會兩手托著晶瑩的下巴,美眸熠熠地看向他,似乎想要看出他心底隱藏著的秘密。

    每每這個時候,秦烈都會忽然緊張,他會謹慎保持著神情的木然。

    凌語詩會時而失望輕嘆,時而搖頭失笑,讓秦烈猜不出她內心的想法。

    秦烈的日常修鍊,沒有因為葯山礦洞的熱鬧發生變化,他依然刻苦的繼續著,從不曾懈怠。

    又是一天。

    葯山深處的寬闊山洞內,秦烈依靠著一根石柱坐下,屏息凝神,藉助於幽影電雕的獸核修鍊。

    在他身旁,有一地的灰色粉屑,那都是獸核力量被吸收乾淨,炸裂之後慢慢形成的。

    不知不覺間,從幽寂嶺獵來的四十多塊獸核,已經沒幾塊了,那採摘的冰莖草早先一步耗盡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手中又一塊獸核粉碎成塵粉,他神情肅然,默默運轉著力量。

    一絲絲靈力,從他丹田靈海中被調動起來,順著他的筋脈慢慢流動,如涓涓細流般逐漸匯聚向左手臂,旋即靈力在筋脈內陡然加速,如帶起驚濤駭浪般狂猛的沖向他左手食指!

    「嗤嗤嗤!」

    奇異電流聲,在他食指指腹中傳來,他這根手指被靈力漲的劇痛無比,如被火燒般呈赤紅色。

    「嘭!」

    洶湧澎湃的靈力,如撞擊在無形的屏障上,無法破出指腹,又忽然倒卷回掌心,讓他左手酸麻之極,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還是不行……」

    秦烈緩緩睜開眼,搖晃著左手,俊秀的臉上,布滿一絲焦慮無奈。

    最近一段時間,他藉助於獸核讓丹田靈海內的靈力充盈了起來,於是就準備衝擊煉體七重天境界,可惜衝擊了幾次,都以失敗告終。

    煉體境分為九重天,前面六重天的修鍊相對簡單,主要是聚集靈力,開拓靈海,然後不斷地以靈力溫養血肉,讓筋脈慢慢變得堅韌起來,前六重天的突破較為容易。

    這段期間,武者與人交戰的時候,主要依賴身體的強度,還無法使用靈技,也無法做到爆發靈力來傷人或者殺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個層次的武者,無法將靈力通過身體釋放出來,不能做到「靈力外溢」。

    靈力在體內出不來,就沒有殺傷力,也不能灌注入靈器,大幅度提升武者戰鬥力。

    只有突破到煉體七重天,武者才能將體內的靈力爆發出來,通過身體各個部位傷敵殺敵,或者以靈力湧入靈器,發揮出靈器的可怕威力。

    這個級別的武者,還能以靈力淬鍊骨骼、骨髓和臟腑,令身體強度更上一層樓。

    因此,煉體六重天和七重天是個分水嶺,雖然相差一重天,可是差別卻判若鴻溝。

    當時在和碎冰府武者交鋒的時候,他看起來渾身纏繞雷電,可那些雷電並不是真正的「靈力外溢」,而是天上閃電落在他身上,將他靈力導引形成的,那些閃電大多數都是自然之力。

    沒有雷霆閃電轟落,他是無法達成這一步的,以後和敵人戰鬥,他不能次次指望碰到雷電交加的天氣,所以必須要儘快突破到煉體七重天境界。

    煉體七重天,還能將靈力滲透向骨骸、骨髓、臟腑,也有助於他天雷殛的修鍊。

    在很多人眼中,只有跨入煉體七重天境界的武者,才能算得上真正意義上的武者,六重天以下都只能稱呼為武人罷了。

    凌穎會欽慕凌峰,也是因為凌峰突破到了煉體七重天,是凌家青年一代少有的真正武者。

    「一定要儘快跨過這個門檻!」秦烈休息了一會兒,等左手酸麻感稍稍減弱一點,又取出一塊幽影電雕的獸核來,「還有最後三塊了,必須要早點渡過去了,那些從極寒山脈帶回來的剩餘靈藥、靈石,也需要七重天才能利用起來。」

    得自碎冰府武者身上靈丹、靈石,他只是取出了一部分作為聘禮,山洞內還剩下一些,是他給自己留著的。

    「啪啪啪!」

    一會兒后,他手指發出脆響,如要斷裂一般,可是湧入的靈力,就像是被水閥給堵著,始終無法衝破指腹釋放出來。

    山洞內,秦烈一次次衝擊,一次次嘗試,次次失敗。

    「效率太低了,這樣不行,應該有更好的方法。」眯著眼,秦烈皺眉苦思,忽然心神一動,低喝道:「鎮魂珠!無法無念!」

    也不管會不會長久醒不來,他深吸一口氣,將精神意識集中,漸漸覺得如有一縷靈魂從腦海飄忽出來,往那鎮魂珠內飛逸。

    時間流逝,他聚集起更多的靈魂意識,不斷地朝著那鎮魂珠內匯聚。

    他那眉心隱匿的鎮魂珠,這時候漸漸幽亮起來,如一隻漆黑的眼珠子。

    在這山洞,發出陰幽光澤的鎮魂珠,忽閃忽閃的,顯得極為的玄奇詭異。

    慢慢地,那種靈魂出竅的感覺再次到來,他的靈魂彷彿處在鎮魂珠內的一個混沌空間,能看到身體的一舉一動,甚至還能簡單的控制身體,讓身體本能地進行修鍊……

    在那奇妙的空間內,他居然能清晰地看到山洞內的天地靈氣,在以一種很快的速度朝著修鍊中的他匯聚,還能看到那些稀薄如淡霧的靈氣,是通過他渾身細微的毛細孔逸入他的體內。

    平常睜大眼也無法瞧見的毛細孔,在這種狀態下,如被放大了很多倍,清晰的不可思議!

    在神奇莫測的無法無念境界,他靈魂處於飄離狀態,但他對自己身體的了解,竟然深刻到無法想像的程度!

    這種狀態下,他如同和天地達成呼應,修鍊中能吸引更多的靈氣匯聚過來……

    靈魂藏匿在鎮魂珠中,秦烈看著他的身體,看著他在以本能的方式修鍊,看著靈力在筋脈內流動著,一次次的加速,一次次往指尖衝擊!

    他發現隨著修鍊時間的增強,那阻礙他踏入煉體七重天境界的壁障,似乎變得越來越薄弱。

    他心中雪亮,逐漸認識到在無法無念的修鍊狀態,靈力聚集的更快,在筋脈內流動的速度也要快很多。

    這種依循身體本能進行的修鍊,身體還能不斷自我調整,調整到最佳狀態,神奇到令他覺得他靈魂的存在根本就是多餘。

    無法言語的奇妙!

    「哧啦!」

    不知過了多久,他指頭中突然飆射出一道青幽閃電,電芒一閃而逝,將前方石壁上的岩石擊碎了一塊。

    飄忽的靈魂,看到那一道閃電,驚喜到了極點,然後拚命的掙扎著,藉助於內心的興奮和激動,不斷衝擊著珠子。

    「轟!」

    腦海猛地一震,那種靈魂歸位的感覺,一下子湧入心頭。

    秦烈瞬間醒轉過來。

    五年來,這是他第一次沒有藉助外力的刺激,而是自己憑著毅力從無法無念的狀態掙脫出來!

    「呵呵呵。」秦烈張開嘴,坐在那傻笑不斷。

    藉助於無法無念狀態,他不但成功突破到煉體七重天境界,愈發深刻認識到無法無念境界的神妙之處,並且還發現自己已經具備了掙脫出來的能力,這讓他信心大增,如看到了壯闊瑰麗的未來。

    「咕嚕!咕嚕!」

    肚子的飢餓聲,把他從激動中叫醒,他這才發現身體快要瘦癟下去,也不知道餓了多久了。

    太久沒有吃東西了,他腳步有點飄忽,扶著石壁,臉色蒼白的慢吞吞走出山洞。

    洞口,凌語詩臉色憔悴,眼中是濃郁化不開的憂色,怔然的看向遠處,依著牆壁也不知道守了多久了。

    ……



    上一頁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