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十八章 「凌烈」的面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十八章 「凌烈」的面子字體大小: A+
     

    「噼里啪啦!」

    杜嬌蘭將廳堂茶杯壺蓋摔了個粉碎,臉色陰沉如水,眼中流露出毒辣冰寒的光芒。

    「精心籌劃的大計,竟然被一個傻子給破壞掉,我要讓他從此消失。」

    杜岐山和杜恆、杜飛幾名杜家人,也是神情冷森,散落在廳堂中。

    「夫人,那傻子怎麼會有那麼多靈石、靈丹?」杜岐山表情疑惑。

    他和杜嬌蘭一樣,也是開元境初期修為,他是被杜海天安排過來的,主要任務就是輔佐杜嬌蘭,幫杜嬌蘭來掌控凌家,「葯山內部的奇陣很神妙,我也看不出玄奧,如果真是由秦山布置,那秦山……還真不簡單。」

    「還用問?那些靈石、靈丹肯定是秦山留下來的,他怎麼也是一個煉器師,擁有那些材料不足為奇。」杜嬌蘭冷哼一聲,「不管秦山簡單不簡單,他都死了兩年了,一個死人無法給我們帶來麻煩。」

    「聽候夫人調遣。」杜岐山恭敬道。

    「你儘快聯繫海天,向他說明葯山內部的情況,讓他在星雲閣安排一下,防止凌承志、凌萱萱見到韓長老。只要見不到韓長老,凌家藥草繳納不上一事,還是能由我們來安排,我們可以繼續逼迫凌承業,就說星雲閣只需要葯山上的玉手花等靈草,給他扣上一個辦事不利的罪名!」

    杜嬌蘭吩咐了一句,看向杜恆說道:「你最近盯著葯山那一塊,凌承業開放葯山後,一定會有很多凌家人前去查探,說不定能有所發現。那葯山裡面肯定有古怪,不然上面靈草不會無故枯萎,秦山爺孫也不會死守著不放。」

    「母親放心,我會好好看著那邊。」杜恆點頭。

    看向最小的杜飛,杜嬌蘭皺了皺眉頭,「你最近留意一下那傻子,如果那傻子落單了,你通知我一聲。」

    杜飛也點了點頭。

    ……

    冰岩城。

    星雲閣坐落在城南,一棟棟建築物聳立著,其中還有很多石塔,每個塔上都有身穿星雲圖案衣服的武者駐守,居高臨下審視著周圍。

    「還請通傳韓長老一聲,就說凌家的凌承志求見。」星雲閣南門口,凌承志陪著笑臉,沖門前侍衛說道。

    凌萱萱一身惹眼的橘紅色短裙,雪白手臂上套著很多銀環,嬌憨俏麗的臉上,也露出可愛的笑容。

    在凌家,她凌萱萱是高高在上的二小姐,可以刁蠻任性,但在這裡可由不得她。

    過來的時候,凌承志就叮囑過她,讓她進了冰岩城以後把脾氣收斂起來,免得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都說了韓長老不在,你們下次再來吧。」門口的侍衛,早就被杜海天派人指示過,此刻板著臉,不近人情地說道:「你們又不是凌家家主,就算是韓長老在,也不一定就會見你們。」

    「你們怎能這樣?我們辛辛苦苦從凌家過來,你們連問都沒問,怎麼知道韓長老不在?」凌萱萱咬著牙齒,沖兩個侍衛叫喊。

    就連星雲閣的兩個侍衛,都敢如此傲慢對待他們,這充分說明在人家眼中,凌家根本不算什麼。

    凌萱萱感受到了很強的屈辱,她也意識到作為附庸勢力,果真享受不到什麼好待遇。

    「我們知道不在,這就是理由。」其中一人侍衛,色迷迷的看向她,笑嘻嘻的說道:「小妹妹,哥哥不是不想幫你,是真沒辦法。嗯,要不你先在冰岩城住下來,等什麼時候韓長老回來了,我去通知你?嘿嘿,不過我白天都要輪值,只有夜裡才有空,不知道夜裡小妹妹你有沒有空?」

    青春靚麗的凌萱萱,顯然讓兩個侍衛來了興緻,兩人左一句右一句,笑著調戲起來,卻在他們面見韓長老一事上,態度堅決。

    凌承志、凌萱萱在門前和他們爭論了半天,嗓子都啞了,就是一點辦法沒有。

    途中,有不少星雲閣的武者,也在門口進進出出。

    那些人一聽來人是附庸勢力的,都漠不關心,只是對凌萱萱的靚麗多看了幾眼,還有些人會和侍衛一起調侃兩句,然後便笑哈哈的走開。

    ——沒人將凌家放在眼裡。

    「你們就在這守到天黑,也是一樣見不著韓長老,還是早早回凌家,讓你們凌家家主親自過來一趟吧。」門口侍衛後來也厭煩了,語氣漸漸不客氣起來,「別堵在門口,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

    「咦,智少,您這是要出去喝酒吧?今天可真是精神啊!哈哈,晚上一定能大殺四方!」

    另外一個侍衛,忽然看到一個小胖子從裡面出來,立即露出諂媚的笑容。

    他一邊揮舞著手,趕蒼蠅一樣驅趕著凌承志、凌萱萱,一邊側開身子,好讓那小胖子通過。

    「嗯,快快給我讓開,智爺和人約好了去醉香苑,可別耽誤了我的時間。」

    康智穿了一身黃色錦衣,手中還裝模作樣搖晃著一個扇子,眯著小眼慢吞吞走來。

    旁邊也有幾個星雲閣的武者要進出,一看到他來了,都主動避開了,讓他先通過。

    「那兩個凌家的,滾遠一點,別他媽擋了智少的路!」侍衛喝道。

    凌承志、凌萱萱臉色難看,聽著侍衛地吆喝,他們也不敢多言,只能讓開身子。

    逗留了這麼久,他們沒看到兩個侍衛對誰有這個姿態,所以兩人馬上猜測出黃衣服的青年胖子怕是來歷不凡。

    「凌家?」康智已人模狗樣地走過了南門,忽然愣了下,然後就回頭狐疑地看向凌承志、凌萱萱,問道:「是不是極寒山脈西南邊的那個凌家?你們有個葯山的……是不是你們?」

    凌承志微微低著頭,心中很是莫名,賠笑說:「我們正是來自於那個凌家。」

    「啪!」

    康智突然走過來,隨手一巴掌抽在先前讓凌承志滾一邊的侍衛臉上,抽的那侍衛嘴角鮮血飛濺。

    然後又猛踹了另外一個侍衛一腳,踹的那侍衛捂著肚子痛苦蹲下,臉上直冒冷汗。

    門口幾個本來要進出的武者,突然一愣,都停下觀看。

    凌承志、凌萱萱也呆了,不知道這小胖子為什麼突然大發雷霆,不過看到兩個色迷迷的侍衛被打的那麼慘,叔侄倆也覺得痛快之極。

    「讓你們倆嘴臭!」康智打完人以後,胖臉擠出笑容,變了一個人似的,說道:「你們來星雲閣有什麼事情?」

    「我們找韓長老,交代一下靈草供應一事,他們說韓長老人不在星雲閣,讓我們……」凌承志解釋。

    康智聽完后,胖臉一狠,回頭對著兩個侍衛又是一頓揍,一邊打,還一邊罵罵咧咧道:「你們倆活膩了吧?韓叔明明在閣內,你們倆的狗眼瞎了?」

    兩個侍衛都不敢閃躲,縮在門邊承受著康智的蹂躪,心裡將替杜海天傳話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韓羽!」康智指向閣內一人,吩咐道:「帶他們去見你叔叔。」

    「好的智少。」一名青年笑著走上前。

    「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過去了。」康智咧嘴燦爛笑著,忽然問道:「凌烈那傢伙還好吧?」

    「凌烈?」凌承志一呆,木然點頭道:「還好,還好……」

    「哈哈,你見到他以後,告訴他早點來星雲閣,哥幾個都惦記著他呢。」小胖子笑著說了一句,揮揮手,這才離開。

    韓羽帶著雲里霧裡的凌承志、凌萱萱往閣內行去,那兩個先前口出惡言的侍衛,還鼻青臉腫的縮在牆角,畏畏縮縮的低著頭。

    「請問一下,那智少……什麼身份?」凌承業忽然問道。

    「他是我們副閣主的兒子。」韓羽苦澀的笑了笑,似乎吃過康智的虧,「你們能得到智少的好感真不簡單,這傢伙脾氣怪的很。呃,一會兒見到我叔叔,你們最好說明這一點,只要不是特別為難的事情,我叔叔肯定會幫你們解決。」

    凌承志、凌萱萱神情一震,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異之色。

    星雲閣設有閣主、副閣主、長老、堂主等職位,閣主只有一個,副閣主總共就兩名,在整個星雲閣副閣主的權利有多大可以想象,康智身為副閣主康輝的兒子,在星雲閣自然有著囂張跋扈的資格。

    壓制的凌家抬不起頭的杜海天,只是星雲閣的一名長老,在五位長老當中,杜海天排名還要稍稍靠後一點,身份地位遠遠無法和副閣主康輝相提並論,別說康智不知道侍衛被杜海天派人交代過,就是知道他也完全不用在意。

    不多時,韓羽將兩人領到一個擺滿書櫥的廳房。

    專門負責管理附庸勢力供奉的長老韓慶瑞,正準備出門,看到這時候還有人過來,本來也是滿臉不耐,然而一聽來人是凌家的,態度居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有什麼事情?」韓慶瑞示意韓羽走開,親自泡了兩杯茶,微笑著問話。

    凌承業一臉的受寵若驚,誠惶誠恐地說明情況,然後道:「葯山的靈草,最近已經不再凋零,只要多寬限一些時日,我們定然能夠補齊我們凌家應繳的份額。」

    「我還當是什麼事情呢。」韓慶瑞擺擺手,示意兩人坐下喝口茶,然後哈哈一笑,說道:「我現在就通知你們,從現在起,兩年內你們凌家都不需要繳納任何靈草過來!」

    此言一出,兩人嚇的差點跳將起來,手中的茶水都濺出去了,凌承志連忙道:「韓長老,請不要這樣,我們凌家一定會繳納足夠的靈草,請您一定要放心!」

    韓慶瑞一愣,馬上知道他們理解錯了,笑著解釋:「你們凌家的凌烈立了大功,他的功勞除了為他自己獲得豐厚的貢獻點外,還順帶抵消了凌家的兩年靈草繳納費用。這是星雲閣早年定下的規矩,附庸勢力如果有武者立下大功,作為獎賞之一,所屬的家族都是兩年不用上繳物資。」

    「韓長老!韓長老!」外面有人呼喊。

    韓慶瑞站了起來,笑著說:「我還有事,就不多說什麼了,凌烈的名字,我也已經加進核心成員的冊子上,一共一千兩百個貢獻點也記錄了,你們回去后就告訴他,他可以隨時來星雲閣登記。」

    在凌承志、凌萱萱呆如木雞的神色中,韓慶瑞又道:「也替我謝謝他,我家那小子最近老是念叨他,說要不是有凌烈在,他怕是要死在碎冰府那些人手裡。」

    話罷,韓慶瑞笑著拍了拍凌承志的肩膀,讓他們喝完茶歇歇,自己有事就先走了。

    「……凌烈,我們凌家鎮唯一一個叫凌烈的,不是一個快死的老頭嗎?」凌承志昏昏悠悠,做夢一般,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核心成員!一千兩百個貢獻點!他們弄錯人了吧?」凌萱萱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喝醉了一般,腦子也是暈乎暈乎的,不知東南西北。

    「怕是,怕是弄錯了。」凌承志無力的說道。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