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十六章 逼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十六章 逼宮!字體大小: A+
     

    要出大事了!

    眼看凌博、凌祥這兩名許久不出的族老,竟然和杜嬌蘭走到一塊兒,所有凌家人都是心底一緊,意識到怕是要有大事發生。

    杜嬌蘭探明葯山礦洞玄妙后,一直隱忍不發,就是在等今天!

    她要等凌家人聚集起來,要當著凌家一眾老少的面,來進行她的逼宮大計!

    凌承業忽然覺得背脊發寒。

    凌祥、凌博都是凌家老一輩的武者,年輕時為凌家做出過傑出貢獻,因為重傷癱瘓,這些年來兩人都隱居不出,從來不過問族內的事情。

    也是如此,他漸漸忽略了兩人,沒料到在不知不覺間,兩人竟然和杜嬌蘭走到一塊兒。

    「難怪兩位族老的孫兒,最近手中都多了件靈器,修為也增進了一步。看樣子兩位族老大人,為了孫兒的未來,暗中收到別人的好處了。」人群中,忽然傳來凌峰的低聲自語,在陡然安靜下來的大堂,這個聲音顯得很清晰。

    秉性正直的凌峰,此刻的一番話,無疑為眾人解除了內心疑惑。

    杜嬌蘭母子三人的不善目光,這時候也都掃視過來,冷冷聚在凌峰身上。

    凌峰哼了一聲。

    「管你什麼事情?你少插話!」他旁邊的凌穎,急忙低呼一聲,扯了扯他的衣角,讓他少當出頭鳥,免得遭杜家人忌恨。

    「罷免族長可沒那麼簡單。」族老之一的凌康安,向來都支持凌承業,知道他這個族長為了家族盡心儘力,從沒有什麼私心,所以高聲表態:「只有族長有了重大失誤,令家族陷入險境,亦或者以權謀私,讓家族蒙羞,使得家族的發展受制,族老才能在商議后,罷免族長的職位。」

    他看向另外兩名族老,臉色冷了下來,哼了一聲:「兩位兄弟身體一直不好,這也沒什麼,難道現在連腦子都不行了?真就看不出承業這些年為了家族而做出的努力?」

    凌祥、凌博心裡有鬼,不敢和他對視,不由低下頭來。

    「那我真要好好說說明白了!」杜嬌蘭一聲冷笑,又將眾人注意力吸引過來。

    她在人群中走向凌承業身前,和凌承業面對面站定,氣場絲毫不弱,冷喝道:「葯山上的靈草靈藥,向來是凌家的重中之重,凌家都是年年向星雲閣繳納種植的藥草,來換取星雲閣的庇護。葯山那一塊,一直都是小叔負責,這都是大哥安排的,然而如今靈草紛紛枯萎,星雲閣那邊卻一催再催,凌家拖了幾次都湊不齊繳納的靈草,星雲閣已漸漸沒有耐心……」

    有關葯山靈草一事,凌家很多人並不知情,聽杜嬌蘭說明后,一個個臉色微變。

    凌家是星雲閣的附庸勢力,如果長時間不繳納靈草貢品,不但不能繼續得到星雲閣的庇護,還可能會被星雲閣興師問罪,為整個凌家惹來巨大的麻煩。

    杜嬌蘭的一番話,讓很多人安靜下來,都開始考慮後果。

    「這只是其一!」

    在大家對凌承業能力開始生疑的時候,杜嬌蘭再次發話,「大哥,我想問問清楚,那葯山裡面的礦洞又是怎麼一回事?恆兒前幾天夜裡進去看了,你們猜葯山內是什麼一個情況?」

    凌承業臉色驚變的時候,她冷聲喝道:「如今葯山內部竟有數百石道!那裡面的礦洞越來越多,這說明內部的開採從未停止過!哼!這些年來,大哥為了那礦洞可真是費了不少人力物力啊,可我為什麼沒有見到一顆礦石出現在我們凌家的庫房?」

    一石激起千層浪,她這番話,讓凌家眾人更是驚駭。

    「如果說葯山內什麼都沒有,為什麼會多出那麼多深入的石道?如果發現了礦石,那麼礦石又在何處?是不是被大哥給私吞了?」杜嬌蘭冷笑不迭,「看來大哥將葯山內部交給秦家爺孫,是一早就安排好的!還不準凌家別的族人入內,你們到底為了掩藏什麼,相信大家都可以想明白!」

    「承業,關乎葯山內部,你是不是給個解釋?」族老凌祥這時候也抬起頭來,配合杜嬌蘭責問,他對於葯山內部的靈石,也是有點想法,生怕全部被凌承業給私吞了。

    其餘凌家族人,本來都傾向凌承業,這時候也都疑惑起來,紛紛看向他。

    「葯山內部的情況,我也是最近才了解,的確多了很多石道出來,我最近正在查探,暫時還沒有結果。」此話一出,算是承認了杜嬌蘭的說法,在眾人嘩然的時候,凌承業繼續說道:「五年前將葯山內部礦場讓給秦家爺孫后,我就沒有進去過,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現在我也很疑惑。」

    話罷,他深深看向秦烈,眾人也順勢望來,可惜在秦烈身上看不出什麼狀況。

    「你糊弄誰啊?」杜嬌蘭冷著臉,「你要是沒參與,憑他們爺孫能鑿開那麼多石道?凌家數十來年,也不過挖開幾十條石道罷了,他們爺孫五年時間,能將石道的數量翻那麼多倍?而且秦山兩年前就過世了,你說誰會相信你?」

    凌承業看向眾人,發現族人們都紛紛搖頭,顯然都無法接受。

    「如果秦山的修為達到破碎境,他確實有那個能力實現此事,對破碎境強者來言,毀掉葯山都輕而易舉。」凌承業無奈說道。

    「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話!破碎境的存在,會龜縮在我們凌家?」杜嬌蘭極盡嘲諷。

    旁人也是搖頭表示不信。

    「還有你讓小詩和秦烈訂婚一事,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咱家小詩清清白白,花兒一樣的美貌,和誰訂婚不好,偏偏要和這個傻子?」杜嬌蘭趁勝追擊,「你是不是和秦山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才要這麼犧牲小詩?他一個傻子,拿什麼給小詩?我還真好奇了,他準備了什麼聘禮!福叔,把那聘禮打開給我們看看吧!」

    杜嬌蘭看向負責接禮的凌福,眼中全然都是譏諷嘲弄,要讓凌承業的臉面丟盡。

    此女心機陰狠,預謀搶奪家主職位不是一天兩天了,今日過來,她先通過靈草一事來說明凌承業辦事不利,給凌家惹來麻煩,又以葯山礦洞一事,隱諱道明凌承業以權謀私,私吞礦材。

    如今,又以凌語詩和秦烈訂婚一事,來攻擊凌承業為了自己不顧女兒未來,以犧牲凌語詩的終身幸福,來達到不為人知的目的。

    她是要徹底破壞凌承業在凌家的形象,要讓凌家眾人不論從理智上,還是從心理上,都開始對這個家主產生不滿。

    「我就想看看你用什麼價錢把小詩給賣了,福叔,還不把聘禮打開給大夥看看?」杜嬌蘭哼道。

    凌福拿著聘禮,一臉為難,不知道如何處置。

    「凌福!」族老凌博喝了一聲,板著臉吩咐道:「打開給大家看看!看看這件事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也好讓大家有個清晰的認識!」

    眾人的目光,忽然全部集中在那聘禮上,凌福在凌家族人逼問的眼神下潰敗,無奈的將那木盒子打開,露出了其中的金銀細軟等物。

    「吆,都是金銀珠寶啊,在凡人家庭眼裡,這些東西還值兩個錢,可對我們武者來說,根本一文不值!」杜嬌蘭也不顧凌承業的難看臉色,瞄了一眼木盒子后,就說道:「我想大家都能看出來,這些東西肯定不會是秦烈奉上的,這個訂婚有沒有什麼隱情,想必大家也都明白了……」

    「那不是還有個布袋嗎?」凌康安看向原先放在木盒子上面的布袋,懷有一絲希望的說道:「也打開看看。」

    「呵,那就全部打開,看看都有些什麼好寶貝,如果那傻子,真的能拿出什麼好東西做聘禮,我也就無話可說了!」

    杜嬌蘭仰著頭,對凌承業那鐵青的臉很是滿意,她覺得心神氣爽,彷彿已經徹底擊潰了凌承業,馬上就能執掌凌家的大權,讓凌家,從此由她姓杜的說的算。

    凌承業發現根本無力招架杜嬌蘭的兇猛攻勢,看著那些以往信任他的族人,眼中都流露出責怪質疑的神色,他忽然有點絕望,他絞盡腦汁的苦想,也無法找出有效的手段來反擊。

    凌語詩緊緊咬著下唇,看著父親那絕望扭曲的臉,看著眾人對他的懷疑,看著杜嬌蘭等人的嘲笑和洋洋得意……她一顆心漸漸沉入谷底。

    她握著秦烈的那隻手,不自禁的越來越用力,就連指甲刺入了秦烈的掌心她都不知道。

    就在此時,凌福被逼無奈,眾目睽睽之下,他將布袋口的細繩解開,從中取出了第一塊石頭,垂頭喪氣道:「也就是一些玉石……」

    一塊晶瑩剔透的棱形石頭,被他掏了出來,那石頭呈青幽色澤,散發出蒙蒙幽光,一股清新的靈氣波動,很明顯地從石頭內蕩漾出來。

    「靈石!至少凡級六品的靈石!」突地,有人猛然失聲驚呼起來。

    「啊!怎麼可能,我沒看錯吧?怎會是凡級六品靈石?天哪!」又有人尖叫起來。

    杜嬌蘭等人臉色微變,「竟然是凡級六品靈石,家主還真是大手筆,安排這麼一場儀式,需要將老底都給掏出來?」她冷聲說道。

    凌承業一臉錯愕,他自知自家的窘迫,凌家的那些靈石,大多數都是通過葯山上多出來的靈草靈藥,來向星雲閣換取得來,幾乎都是凡級三品以下的。

    一直以來,那些靈石都是供給凌萱萱修鍊,因為實在太少,維持凌萱萱一人修鍊都勉強,所以連他這個家主平日修鍊都捨不得用。

    如果他手中有凡級六品的靈石,他早就上繳給星雲閣,將最近的麻煩解決了,豈會等到現在?

    凌語詩灰暗的眼眸,此刻忽然微微一亮,臉色綻出一絲異彩,一瞬不移地看向凌福的手。

    看向那塊凡級六品的靈石!

    「還有呢?」

    「還有呢?繼續拿啊!」

    「福叔,繼續啊?」

    凌家許多兒郎按捺不住,不由自主地大聲催促起來,極其好奇布袋內還有什麼。

    凌福於是繼續往外掏……

    「又是一塊凡級六品的靈石!咦,又一塊!三塊了!」

    「啊!回元丹!十來顆回元丹!」

    「百脈丹!我沒看錯吧?竟然是凡級五品的百脈丹!那可是煉體境、開元境都能淬鍊筋脈的丹藥,那玩意只有星雲閣、碎冰府才有啊!一枚百脈丹,比得上八塊凡級六品的靈石!」

    「老天!裡面怎麼會有百脈丹?」

    「那是,那是什麼?辟海丹!凡級六品的辟海丹!是開闢靈海的辟海丹!煉體境突破開元境期間,如果有一枚辟海丹在手,將能大大增加成功突破的可能性啊!」

    「這要都是給我女兒的聘禮,他秦烈別說只是個傻子了,就算他是個死人!我都要逼著我女兒嫁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