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十四章 被服侍的生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十四章 被服侍的生活字體大小: A+
     

    秦烈神情木然地走在鎮口的石道上。

    和半月前一樣,他眼神空洞沒有神采,一身衣衫泥跡斑斑,看起來灰頭喪臉的,顯得頗為狼狽。

    在他身後,凌穎一身綵衣,身姿豐盈,明眸流露出強烈的疑惑之意,不急不緩地跟著。

    半月前,在秦烈離開藥山以後,凌家家主以為他在山腹,一直急著想見他,就安排人日夜不休的守在葯山的礦洞口等候。

    夜裡凌峰看守,白天則是凌穎坐鎮,兩人輪班守著,一等他現身就立即稟報凌家家主。

    也是因為如此,對葯山內部充滿好奇的杜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深入探查。

    而凌峰、凌穎兩人,也被凌承業要求只准在葯山礦口等待,嚴禁他們深入山腹,所以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葯山裡面有奇陣庇護。

    今天傍晚,凌穎和往常一樣守在礦口,無聊到都要打瞌睡的時候,猛然看到秦烈從極寒山脈的方向回來。

    凌穎當時就驚的差點尖叫起來。

    她一路尾隨著秦烈,一雙狐疑的眼睛,停留在秦烈身上晃悠著,也沒有瞧出什麼門道來,這讓她心底疑惑更甚了。

    「這傻子竟然不在礦洞,而是在極寒山脈呆了半月,他去幹嗎?孤身一人闖入極寒山脈,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凌穎越想越不解,嫵媚的臉上布滿了詫異,首次對秦烈生出了好奇心。

    秦烈自然也知道身後的凌穎始終打量著他,他心中不起一絲波瀾,早在快要達到葯山前,他就將兩個袋子妥善藏好,免得身上東西太多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如今一身輕鬆,他也不怕凌家人能通過他身上的物品盤問出什麼。

    對凌家人,他談不上有什麼好感,但也沒什麼惡意,他爺孫倆和凌家的關係,在他看,只是一場純粹的交易罷了。

    爺爺為凌家修復靈器,換取葯山內部的使用權,幫助他修鍊天雷殛——僅此而已。

    和以往的正常表現一樣,他從鎮口進來,無視旁人的目光和非議,徑直往自己的石屋走去。

    一個個「傻子回來」的怪叫聲,直接被他過濾掉,因為習慣了,所以完全影響不了他。

    不多時,他就回到那三間石屋,石屋顯然被清掃過,乾乾淨淨,秦烈也不在意,關上房門就開始休息。

    他的回鎮,讓很多有心人都疑惑莫名,譬如凌承業兄弟和杜家人……

    也有人漠不關心,譬如凌萱萱,她依然在演武場內吆喝著,都沒多看秦烈那怕一眼……

    「家主。」凌穎棄下秦烈,衣玦飄蕩著,快步來到凌承業身旁,嫵媚的小臉布滿疑惑,低聲嬌呼:「他,他不是從礦洞出來的,而是……而是從極寒山脈的方向過來的!整整半月時間,他根本沒有在礦山裡面!」

    此言一出,凌家三人都是神情驚異,對秦烈這半月的行蹤好奇不已。

    「知道了,此事不要對別人多言。」

    凌家家主沉吟了一下,吩咐凌穎別多嘴,示意她下去,然後對凌承志打了個眼色,兩兄弟加上凌語詩都起身,往秦烈石屋的方向走去。

    三人很快來到秦烈石屋門前,由凌承業叩門,「秦烈,我是你凌叔叔,還請開一下門。」

    屋內,秦烈睜開眼,微微皺眉,然後快速調整了一下,以茫然的表情將石門打開,放任凌家三人進來。

    這五年,有時候凌承業偶爾會過來,那時候秦山還在,他過來都是找秦山修復靈器。

    爺爺不在以後,最近兩年凌承業再也沒有來過,這次的登門讓秦烈疑雲叢生,不知道凌家三人的來意。

    凌家三人進來后,看到秦烈坐在石凳上,直愣愣地看著石桌上的杯子,似乎那杯子比三人有意思的多……

    凌承業仔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忽然說道:「秦烈,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見,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就會永遠這樣。我只是想說……葯山上的靈草靈藥,對凌家來說至關重要,而最近兩年,那些靈草開始大量枯萎,這已經影響到了凌家的基業。」

    頓了下,他深深瞧向秦烈的眼睛,並沒有看到異常,無奈下,他只能接著往下說:「如果,如果你能聽見,如果你有辦法,我希望葯山上靈草的凋零能停止。凌家……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損失,還請你真正留心一下這件事。」

    秦烈一言不發,繼續看著杯子。

    「還有一件事。」凌承業猶豫了一會兒,愈發無奈的說道:「我答應過你爺爺,會照顧你到十七歲,其中一個方式就是讓你和我的女兒訂婚。按照我和你爺爺的約定,最近就應該舉行儀式了,我通知你一聲,是……你和語詩之間。我會儘快安排,儀式就在這一段時間。」

    秦烈依舊木然,沒有任何錶情變化,凌語詩卻臉色泛紅,神情羞赧。

    「不過我要事先說明,這場訂婚只是為了保護你,只會維持兩年時間。兩年後,不論如何我都會解除婚約,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凌承業繼續補充,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你爺爺對我凌家有恩惠,這幾年我們雙方合作愉快,希望以後也是這樣。嗯,不管你真實狀況如何,你的事情我以後都不會多管,大家盡量好好相處就是了。」

    話罷,凌承業起身,示意弟弟女兒和他一起離開。

    「爹爹,我想和他單獨說幾句話,你們先走吧。」凌語詩垂著頭,聲音輕柔的說道。

    凌承業有愧與她,在心底嘆了口氣,點了點頭沒有多言,和他弟弟先一步走出了石屋。

    房間內忽然安靜下來,氣氛逐漸變得有些奇怪,秦烈表情木然,沒有任何的反應,好似不知道屋內還有一個嬌美的妙齡女子存在。

    凌語詩咬著下唇,兩腮微紅,忽然起身道:「你應該很久沒洗澡了,我先幫你放水了。」

    話罷,她儀態優雅的起來,將小臂上的袖子捲起,露出一截雪白皓腕,神色有些狼狽的去那間梳洗室為秦烈打水……

    等木桶內盛滿水,也放好了毛巾等物品以後,她才又重新回來。

    她是通過這一連串的動作,來調整自己,就這一會兒,她已經慢慢平靜了下來。

    她那嬌柔美麗的臉上,浮現一絲自憐無奈,認命的說道:「我凌家欠秦山爺爺的人情,我會通過兩年時間來償還,等我們訂婚後,我會經常來照顧照顧你,哎,我也只能做些打掃衛生,為你放水洗漱的事情,希望你能諒解……」

    講話間,凌語詩拿著一塊沾過水的抹布,也不管秦烈什麼反應,就在屋內熟練的忙碌起來。

    秦烈眼睛茫然,心裏面可清晰的很,通過凌語詩對屋內的熟悉程度,他很快就知道這半月屋內的清掃工作,應該都是由眼前這個嬌柔美麗的女子來完成的。

    「哎,你也挺可憐的,秦山爺爺去世后,你就孤身一人,腦子又不太能用……」

    「本來我爹是準備讓你和小妹訂婚的,她和你年齡也相仿,可小妹是凌家未來的希望,爹爹怕訂婚的事情影響她的修鍊,和她將來的婚姻大事,所以……就由我替她了。」

    「呵,我雖然是姐姐,卻沒小妹修鍊天賦高。我今年已經十七了,二十歲之前,恐怕是沒辦法突破開元境了,星雲閣選核心成員可挑剔了,二十歲前如果都不能突破開元境,終生都無法得到他們的首肯。」

    「我爹和三叔一輩子都想融入星雲閣,可惜命運不濟,他們一生都無法實現,只能寄托在小妹身上了。」

    「哎,因為藥草枯萎,又被杜家人捉到把柄,最近被他們攪的煩不勝煩,那女人,一心想將葯山據為己有,這次來勢洶洶,也不知道能不能擋住了。」

    「……」

    或許因為很快就要和秦烈訂婚,也可能她覺得秦烈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從心裡上就沒有太多防備,所以凌語詩做事的時候,嘴裡一直碎碎念,嘀嘀咕咕個不停,倒是讓秦烈對凌家的情況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也讓他對凌語詩,有了更多的認識,他對這個女人的觀感,也有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事情做完,凌語詩沒有繼續逗留下去,告訴秦烈水已經放好,記得早點洗澡,就輕手輕腳的從屋內離開。

    秦烈聽了一會兒,確定她走遠了,這才走進梳洗室。

    看著水桶旁邊的大片水漬,和那疊的並不整齊的毛巾,他搖頭啞然失笑。

    他看的出來,凌語詩應該並不常做這種事情,加上剛剛心慌下手忙腳亂,所以才弄成這樣。

    摸了摸鼻子,秦烈也不為意,脫衣就進入木桶,然後渾身一個激靈,差點尖叫起來。

    竟然是冷水!

    ……

    第二日,秦烈眼神茫然,流著一條鼻涕進入凌家飯堂。

    心虛的凌語詩,一看到他鼻涕呼啦的進來,趕緊忍著笑意低下頭,不敢多看他一眼。

    凌承業兄弟和杜嬌蘭很快就因為靈草之事開始針鋒相對,那濃郁的火藥味,讓秦烈都覺得雙方可能在飯桌上就會開戰。

    飯後,他繼續前往葯山礦洞修鍊,因為沒有處在無法無念的狀態,修鍊的時候他謹慎控制著天雷之力,免得電流溢出去將靈草靈藥都給弄死。

    凌承業的一番話,還是起到了應有的作用,他也不想毀掉凌家的基業,惹來無窮麻煩。

    他恢復了正常,凌峰、凌穎也就不再守著礦洞,在一個夜裡,杜恆終於找到機會進入礦洞。

    經過一番頭暈目眩的探索后,杜恆心神驚駭,和凌承志一樣被洞內的變化震驚到。

    就在杜恆將洞內情況向他母親稟報的時候,凌承業也在著手安排,他要求凌萱萱和凌承志暫時離開,讓他們去一趟冰岩城。

    因為他很清楚,一旦讓凌萱萱知道姐姐代替她和秦烈訂婚,她一定會暴起發難,阻擾秦烈和凌語詩的訂婚儀式。

    凌承業讓他們去冰岩城,支開凌萱萱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還是讓他們和星雲閣那邊打個招呼。

    凌萱萱天賦過人,星雲閣那邊也很早留意到了,凌承業希望星雲閣能看在凌萱萱的面子上,繼續寬限凌家繳納藥草的時間。

    ……

    最近幾天,凌語詩也當真依言經常來秦烈的石屋。

    白天,趁秦烈不在,她將秦烈換下的衣服拿走洗掉,傍晚在秦烈回來后,她會帶著晾乾的衣服過來,為他放水洗澡,幫他打掃衛生。

    那种放錯冷水的尷尬事,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當然,她的那些習慣也沒變,天天都在碎碎念的自言自語。

    秦烈經過初始的彆扭后,也漸漸適應了,慢慢習慣有人服侍的生活。

    一旦凌語詩放好水,他也不再等凌語詩離開了,直接就去梳洗室沖洗。

    每次他**著身子在木桶洗澡,隔著一扇門,聽著外面凌語詩那柔聲細語的抱怨,他都會微微揚眉,有時候嘴角還會露出怪異的笑容。

    「我先走了,你慢慢洗吧。」外面傳來了凌語詩輕柔酥軟的聲音,就在秦烈以為她就要離開的時候,門前的凌語詩呼吸有點紊亂,低如蚊蠅的輕呼:「明天,明天就是我爹安排的日子了……」

    等她離開很久以後,秦烈才反應過來,坐在木桶內獃獃看著房梁,半天沒回過神來。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