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十二章 雷霆之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十二章 雷霆之怒字體大小: A+
     

    烏雲當空,大風呼嘯,氣氛壓抑。

    碎冰府武者在嚴子騫的示意下,沒有急著一擁而上,而是有章法的呈半圓形散開,一點點地往眾人藏身的石堆靠攏過來。

    卓茜俏臉猛地一變,嬌喝道:「糟糕!」

    屠澤等人也是聳然失色,猜測出了嚴子騫的意圖,暗叫不妙。

    有那些弓箭手的瞄準針對,眾人這時候突圍將會成為活靶子,嚴子騫看出了他們的劣勢,沒有急著直衝過來,而是分散著進行包圍。

    這架勢是要將他們一打盡!

    一旦包圍圈形成了,七人以少戰多,加上還有同伴受傷,此戰怕是將會落得個全軍覆滅的悲慘結局。

    「弓箭手沒有湊上來,這時候突圍也來不及了,此戰……凶多吉少了!」屠澤忽然深吸一口氣,神情猙獰,如要拚命的困獸般眼睛猩紅,低吼道:「走不掉了!能多殺一個就多殺一個,只要殺夠八人,我們就賺到了!」

    康智、卓茜、褚鵬等人,聞言瞬間目眥盡赤,也是準備拚命了。

    碎冰府的來人有十七八個,比他們一倍還多,那嚴子騫的境界氣勢絲毫不遜色屠澤,他身旁的幾名武者也是氣息深沉如淵,從他們眼中的凶厲狠辣,就能看出一個個都經歷過鮮血的洗禮。

    屠澤、康智等人之前和冰魄蟒纏鬥許久,靈力消耗不少,又被偷襲傷了三人……

    秦烈眉頭深鎖,眼中隱隱有電光疾射,在屠澤等人已經絕望的時候,他還在極力找尋一絲獲勝的契機。

    「轟隆隆!」

    就在此時,一聲天雷滾盪的轟鳴聲,從厚厚烏雲深處炸開。

    秦烈雙眸陡然綻出一道驚人神光!

    「一會兒,你們都盡量離我遠一點,千萬不要靠近我!」

    深吸一口氣,秦烈身上湧出一股令人凜然的氣勢,仿若一柄塵封多年的利劍,要在今時展露其不世鋒芒!

    卓茜七人一臉恍然。

    「一個不留!殺!」

    嚴子騫的冷酷喝聲,也在此刻突然響起,早就蓄勢待發的碎冰府武者,轟然厲喝著,從三個方向衝殺過來。

    煉體九重天的嚴子騫當仁不讓,一馬當先沖在最前,他手中冰螭劍一抖,一道寒芒匹練般飆出,彷彿一頭蟄伏太久的螭龍,朝著屠澤迎面撲來。

    「來得好!」

    屠澤爆吼一聲,手中赤紅長刀虹光大盛,闊步衝出,率先和嚴子騫纏鬥在一塊兒。

    卓茜早就棄下彎弓,右手緊抓一條暗紅龍骨鞭,玉臂一抖,只見漫天鞭影如蛇扭動,傳出刺耳厲嘯。

    康智和受了傷的褚鵬、韓楓等人,此刻也臉顯瘋狂之意,不要命地沖了出來。

    外圍,碎冰府的幾名弓箭手,不斷調整著箭頭的方向,但是因為嚴子騫和屠澤等人已激斗在一塊兒,害怕誤傷自己人的他們,遲遲不敢放箭。

    「咦!」

    其中一名弓箭手,突然輕呼,看到了石堆后的秦烈。

    他森然冷笑著,舉弓瞄準秦烈,喝道:「有個落單的!」

    「咻咻!」

    兩支冷箭立即朝著秦烈狠辣射來。

    一運轉天雷殛,秦烈腦海轟然一震,體內的熱血如被點燃,四肢百骸瞬間像是湧入了狂暴雷霆神力。

    「轟隆隆!」

    雲霄中的九天神雷,這一刻彷彿和他達成了共鳴,條條閃電暴龍般肆虐著天際,蜿蜒扭動著,衝破了厚厚雲層,要掃清凡塵罪孽般扶搖而下。

    伴隨著雷霆之怒,秦烈低吼一聲,仿若一道刺目閃電劃破長空,一閃而逝。

    「人呢?」

    弓箭手被雷電刺的眼睛一花,反應過來后,發現秦烈身影已經不見,兩支射出的冷箭也失去了蹤跡。

    「在,在你身後!啊,在你後面啊!」

    另外一個弓箭手如白日見鬼,突然失聲尖叫,滿臉的恐懼不安。

    他看到陡然現身的秦烈,身上充斥著密集的電流,那些閃電如蛇般纏繞在他的身體上,又有一道道粗長的雷霆閃電,巨龍般盤旋在他頭頂。

    此刻秦烈仿若化身雷神之子!

    「第一個!」

    秦烈暴喝,纏滿閃電的一雙手,忽然抓在此人脖頸,用力扣緊!

    「喀嚓!」

    脖頸被捏碎的毛骨悚然聲,清脆的傳了出來,弓箭手當場氣絕!

    第一次殺人的秦烈,沒有一絲恐懼,兩手沒有一絲顫抖,那張俊美的小臉上,竟然浮現一種令人心悸的興奮,雙眸突顯暴烈瘋狂之意。

    彷彿他本性當中,隱藏多年的瘋狂暴力因子,因今日一戰,被徹底的給激發了出來。

    「你是第二個!」他看向對面的弓箭手,突然咧嘴一笑。

    那名先前驚呼提醒同伴的弓箭手,被他這麼一笑,只覺得背脊發寒,生出一種被洪荒猛獸給盯住的絕望感。

    「啪啪啪!」

    一道道閃電,從滾滾烏雲中劈射下來,盡數落向秦烈周邊。

    如攜帶著漫天雷霆閃電,秦烈驟然沖向這名弓箭手,滾滾雷鳴聲中,那弓箭手兩眼突然一滯。

    他聽到了真實的雷轟爆音!

    震耳欲聾的雷鳴聲,在他腦海中如爆炸開來,震的他頭暈目眩,不知身在何處。

    「喀嚓!」

    以同樣的手法,秦烈捏碎此人脖子,弓箭手倒地之前,脖頸焦黑如木炭。

    連殺兩人,秦烈體內暴烈的鮮血徹底點燃,他沒有參與屠澤和嚴子騫等人的戰鬥,而是盯著外圍的碎冰府弓箭手襲殺。

    秦烈所過之處,雷霆轟轟,一道道粗長閃電如巨大的鎖鏈,能夠被他引動一樣在他身旁蜿蜒扭動。

    一時間,那些碎冰府的弓箭手鬼哭狼嚎,一旦被他給接近,甚至不需要他動手,就會被雷霆閃電轟擊……

    「啊?」

    卓茜忽然驚呼一聲,她手持龍骨鞭,胸前皮甲綻裂,一片白皙肌膚上沁出血珠,健美的左腿也有一道狹長傷口。

    「快看凌烈那邊!」卓茜反應過來,深陷絕境的她,美眸陡然煥發出一種攝人的光芒,發瘋一般朝著屠澤等人大喊大叫。

    屠澤長髮結霜,牙齒打顫,被冰螭劍的寒氣滲透,身體漸漸僵硬。

    康智腹部被刺穿一個洞口,鮮血汩汩直往外冒,胖臉扭曲著,慘叫連連。

    褚鵬、韓楓等人更是傷痕纍纍,咬著牙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勢,絕望的準備多拉幾人好同歸於盡。

    聽聞卓茜地喊叫,大家順勢看向秦烈所處的方向……

    只見令他們背脊生寒的那些弓箭手,此刻竟然多數渾身焦黑的倒在灌木叢中,一個個眼睛暴突,分明都被格殺。

    始作俑者秦烈,如執掌九天雷霆的神祗,頭頂雷轟爆破不休,道道粗長閃電遊盪周邊,像是鎖鏈拴住天空。

    剩餘三名弓箭手,被他逼的上竄下跳,不斷遭受著雷轟電擊,各個渾身冒煙,隨時都可能被天雷轟殺。

    卓茜、屠澤在絕境中,突然看到如此詭異場面,在短暫錯愕后,一個個如重新獲得神力加身,紛紛精神百倍起來,瘋狂呼喊著和碎冰府的武者廝殺在一塊兒。

    「這人是誰?」嚴子騫臉色森寒,忽然冷喝道:「過去兩個人!」

    兩名和他一併圍擊屠澤的武者,聞言迅速走開,朝著秦烈的方向掠去。

    屠澤壓力突然一松。

    「兩個還不夠!再多來幾個吧!」秦烈在滾滾雷電中,朝著嚴子騫咧嘴怪笑,旋即忽然爆吼,「轟!繼續給我轟!」

    傾盆暴雨滾滾落下,這片山谷天空的雷霆閃電,應聲而動,明顯朝著他的位置匯聚。

    眾人抬頭看天,可以清晰的看到電蛇遊走,從周邊集中到秦烈頭頂,這種詭異可怖的場景,讓眾人心寒膽怯,生出一種無法力敵的頹敗感。

    從嚴子騫身旁離開的兩名武者,尚未靠近秦烈,就被他身旁轟下的雷霆閃電劈中,都是腳步蹌踉,如喝醉了酒,頭髮上冒出濃煙。

    「早說不夠看了!」

    秦烈大笑著欺身而上,當著嚴子騫、屠澤、卓茜等人的面,趁著兩人精神失守,拿著一柄撿來的寒劍,在那兩人身上刺出幾個窟窿。

    其中一個,正是先前搶奪戰利品的那位,他凄厲慘叫著倒下時,腰間皮袋松落,冰魄蟒的獸核都跌落了出來。

    並沒多看獸核一眼,秦烈眼神暴烈,氣勢如虹的闊步朝著嚴子騫等人走來。

    隨著眾多弓箭手被擊殺,又有兩名高階武者瞬間身亡,加上秦烈那如雷神般的凜然暴烈架勢,碎冰府的武者一個個臉色蒼白。

    暴雨磅礴中,他們都生出無法和秦烈戰鬥的恐懼感,一見他走近,下意識的就往後退。

    反觀屠澤等人,則是嗷嗷怪叫著,絕處逢生后的他們氣勢都起來了。

    「撤!」

    被逼無奈,嚴子騫咬著牙,示意眾人立即脫身。

    碎冰府的武者,似乎都在等他這句話,他話語才落,就一個個急不可待的四散遁走,那些身影在灌木叢中穿梭著,很快就沒了蹤跡。

    屠澤等人沒有敢追擊,趕緊圍在一塊兒,神情激動的朝著秦烈衝來。

    「別過來!」秦烈連忙大叫,「天上的雷電收不住的!」

    此言一出,卓茜等人駭然失色,紛紛止步,都是一臉怪異的看向他。

    趕緊停下天雷殛運轉的秦烈,待到一收功,立即發現渾身酸痛無力,也生出暈眩的感覺,四肢百骸那些密集的電流,刺激的他一顫一顫的,看起來也很是狼狽。

    天雷殛一停下,聚集在他頭頂的雷霆閃電,果然神奇的散去。

    「凌烈!以後只要我屠澤還有一口氣在,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兄弟!」

    「還有我康智!」

    「還有我!」

    其餘幾人紛紛呼應。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