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六章 引雷入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六章 引雷入體字體大小: A+
     

    葯山石洞。

    對凌承業來言,奇詭繁複如迷宮般的錯雜石道,充斥著神秘和兇險,昨天的探查,他不但沒有能夠深入山腹中央,還將自己弄的頭暈目眩,差點傷了心神。

    然而,秦烈進入后,則是如魚得水,輕鬆隨意地穿梭在條條石道中,直接朝著山腹最深處掠去。

    期間,他腳步沒有任何停頓,顯然不受洞內迷宮奇陣影響。

    很快,他深入到山腹中央,原本幽暗的石道一下子明亮起來。

    這是一個很大的山洞,有一個足球場大,頭頂石壁離石地十來米高,八根一人腰粗的石柱高高聳立在山洞八角。

    八根石柱呈圓錐形,尖端插在頭頂石壁的石縫中,石柱如八隻巨手拖住山洞一樣,在洞穴內顯得頗為壯觀宏偉。

    八根石柱上,纏滿了一根根指頭粗細的銀色金屬線,那些銀線又連接著別的石柱。

    在闊大的石洞中,呈八角形豎立的石柱中間,一根根銀線縱橫交錯,像是一張張巨大的蛛交織在一塊兒。

    「轟轟轟!嗤嗤嗤!」

    伴隨著雷轟爆音,驚人的電流從洞頂石縫中沒入,導入八根上尖下闊的石柱,又通過纏繞在石柱上的銀線流竄在石柱中央的繁瑣巨,令山洞內電光頻現,照耀的石洞明亮如斯。

    同時,外面的葯山天際,雷霆交織,震耳欲聾,條條電龍肆虐著天空。

    密集的雷電劈哩啪啦落來,彷彿受著某種神秘力量吸引,紛紛刺入山巔突起的石塊上,一閃而逝。

    「來吧,再猛烈狂暴一些!」

    寬闊石洞中,秦烈還有些稚嫩的臉上,滿是興奮激動,一頭闖入八根石柱中央的密集電中。

    「嗤嗤嗤!」

    交織銀線中的電流,如寒光飛濺,如凌厲的刀芒,全部朝著他那看似瘦弱的身體暴涌而來!

    「嚎!」

    數不盡的細密雷霆閃電射來,沒有進入無法無念的秦烈,只覺得靈魂彷彿被萬根鋼針刺中,禁不住發出凄厲慘叫。

    非人疼痛中,秦烈身軀抽搐著,眼中卻浮現瘋狂暴烈之意,像是一頭頻臨絕境的凶獸。

    忍著常人無法忍受的劇痛,秦烈咬牙運轉天雷殛法決,一條條細密的雷電入體后,本來還在無序的亂竄激射,此刻彷彿忽然被無形的手操縱了,在他一根根堅韌的筋脈中飛快流動,沒入他渾身血肉骨骸。

    普通的武者,就算是處在開元境,被如此狂暴雷電湧入身體,恐怕也會落得個迅速暴體而亡的地步,更不要提將雷電導入筋脈,引入血肉骨骸裡面了。

    一絲絲雷電之力,在筋脈中快速疾射著,被他導引著,漸漸往胸腔腹部方向移動。

    雷電所過處,筋脈、骨骼、血肉都酸痛到幾乎要失去知覺的程度,然而他非常清楚,在劇痛中,那些雷電也在一點點淬磨打造著他的骨骸血肉,令他這具身體漸漸適應強度更大的天雷殛修鍊。

    五年來,通過九天雷電之力,他一點點地淬鍊著筋脈、皮肉、四肢骨骸,慢慢將修鍊方向朝著更加重要的五臟六腑進行轉移。

    這些年,筋脈、肌肉、手臂、兩腿逐漸適應了雷電入體,只要將五臟六腑也給煉透,天雷殛的牢固基礎就真正能打下來了,整個身體就能完全承受天雷的淬鍊轟擊。

    到那時,天雷殛的修鍊,也將會邁入新的高度和強度!

    「啊!」

    細密的雷電終於順著四肢的筋脈,沒入五臟六腑,秦烈瞬間身軀痙攣,如被電擊的大蝦一樣蜷曲著身子,一聲聲地嘶聲慘叫。

    大雨傾盆,葯山上雷霆之力愈發凶狂,道道閃電如巨龍俯衝下來,暴戾地轟入山洞。

    八根石柱突然璀璨炫目,一根根銀線上電流愈發恐怖,銀線交織的巨中,秦烈渾身焦黑,抖顫著狂吼。

    吼聲由高昂狂烈,慢慢變得低沉無力,最終聲音漸漸停息,他電流密布的身軀也停止了扭動。

    雷電過後,雨勢不止,反而越下越大。

    上天息怒,不再有雷霆注入山洞,洞中的石柱變得黯淡無光,根根銀線也不再閃亮。

    不知過了多久,身體焦黑的秦烈緩緩醒轉,他躺在銀線蛛上,一動不動,默默感受著體內的狀況。

    心神沉入體內,他彷彿能看到胸腔內還殘留著微弱的電流,那些電流很頑強的活動在他臟腑血肉中,持續淬鍊著他的五臟六腑,讓其能夠逐漸適應以後的雷電肆虐。

    「不在無法無念的修鍊狀態,需要承受的折磨,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還好,還好我已經這麼修鍊五年,身體靈魂都適應了很久,不然就算身體能適應,靈魂也會受不了如此刺痛,直接就崩潰了,那樣就真的會變成一個傻子。」

    「就差臟腑的淬鍊了,按照這個進度,至多兩三月時間,天雷殛初期最艱難的基石就能牢固打下來了。」

    休息了一會兒,恢復了一些氣力的秦烈從銀線電中下來,腳步蹣跚的來到其中一根石柱後面。

    「二年前,爺爺在離開前曾經說過,等我下次醒來就看看他留給我的東西……」

    石柱後方,有一個四方形木盒,木盒沒有上鎖,秦烈很輕易的打開。

    木盒中,有一封信,一張張繪製精美的地圖,和一個栩栩如生的木質雕像,那雕像赫然就是他爺爺的模樣。

    「烈兒,爺爺會盡量在你十七歲之前回來找你,如果到時候我還沒有回來,爺爺可能就出事了。那樣的話,你千萬不要來找我,你就好好修鍊,過好你自己的生活。」

    「等到有朝一日,你境界達到了足夠的高度,能破開鎮魂珠的記憶封印了,你自然能知道十年前曾經發生過什麼。」

    「那些地圖是爺爺繪製的極寒山脈內的奇特之地,有詳細的靈草、靈石分佈位置,和諸多靈獸的活動範圍,對你修鍊有用的靈獸、靈草位置,我重點標註了下來,你醒來后可以量力前往採摘獵殺。」

    「這些年來,爺爺在極寒山脈內頻繁走動,和一些靈獸有些交情。如果有一天你要深入或者跨過極寒山脈,記得帶上那雕像,有些靈獸認得那雕像,你出示后,認得雕像的靈獸就不會為難你了。」

    「肯定認得雕像的靈獸盤踞地,我也特別標註了,你留意一下。」

    「凌家葯山的靈草靈藥,承受不了雷電外溢的破害,我以前在的時候,將你修鍊溢出的雷電導引向別處,不會影響葯山靈草。我離開前雖然重新布置過,但是因為走的匆忙,不能面面俱到,時間長了,你修鍊溢出的雷電,還是會破壞那些靈草的生長,怕是早晚會引起凌家的注意,這一點你自己留意一下。」

    「鎮魂珠為至寶,是你父母給你留下的唯一靈器,不僅僅只是封印你記憶那麼簡單,其中許多玄妙之處,連我都無法勒破。那珠子,你定要妥善保管,萬萬不可讓第二人看到,以免引來天大麻煩!切記!」

    「……」

    信箋內容並不很多,秦烈很快讀完,沉吟了一會兒,他拿出那一疊地圖,凝神觀看起來。

    最上面的一張地圖,離葯山只有三十里遠,圖上用圓圈標註了幾個醒目位置,其中一個位置有幽影電雕。

    靈獸按階來劃分強大和弱小的等階,一階最弱,相當於煉體境級別的武者力量,十階最強,傳言十階靈獸恐怖之極,堪比域始境的終極武者。

    幽影電雕只有一階,性喜群居,獸體防禦力低下,擅長攻擊,它們出沒時往往成群結隊,速度快捷,攻擊時會先射出閃電,等閃電擊中敵物麻痹對方后,才會近身以鋒利的爪牙撕扯獵物。

    秦山之所以重點標註出幽影電雕,完全因為這種靈獸的獸核內蘊藏閃電靈力,當然,那些獸核的雷電之力,還遠遠無法和九天雷霆電流相比,不能起到幫助秦烈淬鍊血肉的作用。

    然而幽影電雕的獸核,還是有一些妙用,那獸核的閃電之力,秦烈通過吸收后,能輕易轉化為靈力!

    靈力,是武者最核心的力量源泉,也是衡量武者強弱和境界高低最基本的標準。

    一般來說,靈力越是渾厚精鍊的武者,境界往往越是強大高超。

    這就是秦山會重點標明的緣由,——幽影電雕的獸核,能幫助秦烈迅速積累起一股靈力起來。

    「幽影電雕……」

    將信箋、地圖、木雕貼身收好,秦烈斟酌了一番,認為左右已經醒來,雷電交擊的日子也不會天天持續,不妨前往極寒山脈內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獵殺一些幽影電雕,來積累一些靈力,確定自己的真實境界。

    磅礴大雨中,秦烈離開藥山石洞,孤身往極寒山脈更深處而去。

    ……

    山頂。

    凌承業、凌承志兄弟,在雷電停息后,撐著雨傘,站在淋淋大雨中,看著凋零更多的靈草,欲哭無淚。

    在發現天氣陡變,開始雷電交加的時候,兩兄弟就急急趕往葯山,兩人在秦烈進入山腹修鍊不久后,也都來到了葯山上。

    這一趟,凌承業認真感受,由天際雷霆閃電的密集,和雷電的流向,確定漫天雷電和山腹有著秘密聯繫,也終於肯定了弟弟的猜測,。

    雷電漸漸散去后,兩兄弟也留意到靈草的凋零速度明顯加快,真正得出了靈草的枯萎和秦烈有關的結論。

    「大哥,如今正是春夏交替雷雨頻繁之際,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這次的靈草靈藥怕是要顆粒無收了,星雲閣那邊,哎……」凌承志苦澀著搖頭嘆息。

    「不管秦烈真傻還是裝傻,這次,我都要和他好好談一談了!」

    凌承業沉著臉,壓抑著心中的怨怒,來到了葯山一個礦洞口,默默靜坐下來,等候秦烈的走出。

    可惜,他並不知道,安分守己了五年的秦烈,卻在今天首次打破了他那不變的規律!

    秦烈沒有在天黑前離開山洞,而是在他過來前不久,冒著磅礴的大雨,孤身進入極寒山脈深處。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