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四章 無法無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四章 無法無念字體大小: A+
     

    葯山上。

    凌家家主褪下面具后,沉著臉將他在山洞中的發現,和對秦烈的兩次出手試探詳細說了一遍。

    「大哥,你沒看錯吧?突增了十倍的石道?這怎麼可能?」凌承志不敢置信的搖著頭,喝道:「只憑他們爺孫倆?就算沒日沒夜的開墾,也不可能鑿開那麼多石道啊?!」

    「如果,如果秦山是一名強大的武者,真實的境界在破碎鏡左右,那你覺得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凌家家主肅然道。

    「啊!」凌承志猛然驚叫起來,只覺得嘴唇都乾澀起來,他兩眼暴突著,聲音沙啞道:「大哥,他,他怎麼可能達到那麼高的境界層次?真要是這種級別的人物,來我們凌家鎮幹什麼?」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別的可能性。」凌承業也是語氣抖顫,「只有達到那種超絕境界的強者,才有能力在那麼短時間內,鑿開那麼多的石道!其實,我很早就在懷疑秦山……族內很多小輩以為修復靈器比煉製靈器容易很多,可你應該知道,能成功修復別人淬鍊的靈器的人,絕對要比煉器者本身技藝高超的多!」

    「你是說?」凌承志暗驚。

    「秦山絕不簡單!興許,就連他的死都只是一種掩飾……」

    凌家家主思路漸漸清晰,「現在想來秦山的病死疑點頗多,他病因不明,也不讓我們找人醫治,而且死亡的速度很快,死前還叮囑我們必須水葬,我們將他屍身投入大河后,自然無法繼續查探下去……」

    「你懷疑他假死?」凌承志叫道。

    「有這種可能。」凌家家主點了點頭,「爺爺不簡單,孫兒也奇怪,別的現在還無法斷定,不過秦烈那看似弱小的身體卻極其強壯!我覺得杜恆、杜飛兩兄弟的體魄,都不見得比他強!」

    「這怎麼可能?杜飛煉體五重天境界,杜恆八重天境界,豈會不如他?」凌承志訝然。

    「看樣子以後我們要多多留意秦烈了,你的猜測很有可能是對的,葯山藥草的枯萎,極為可能真就和秦烈有關。」凌家家主神情複雜的說道。

    ……

    「姐,你說那白衣人什麼來歷?他怎麼會對一個傻子下手?這人真無恥!」

    「誰知道呢?希望爹爹和三叔能擒住他,我們凌家鎮這麼偏僻,很少有高超武者過來,的確非常奇怪。」凌語詩皺了皺細長的眉頭,兩手扣著背上秦烈的腿,眼神古怪。

    身姿高挑曼妙的凌語詩,,要比秦烈大兩歲,個子也要比此時的秦烈高上一些,又是煉體七重天境界,按道理背著一個瘦削的秦烈,本應該輕鬆無比,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其實有些吃力……

    這讓她內心疑惑越來越重,卻沒有在此地多說,還語氣隨意的調侃起身旁的小妹,「你這丫頭倒是沒有讓我失望,那白衣人對秦烈襲擊的時候,你第一時間和我一起出手追擊了。呵呵,我還以為你會袖手旁觀,期望那白衣人殺死秦烈,這樣你的煩惱就直接解決了。」

    「真是的,我是不滿爹爹的做法,可也知道和這傻子沒關係呀。這傻子也真是挺可憐的,我才沒那麼惡毒無恥呢。」凌萱萱嬌聲道。

    兩姐妹聲音清脆的交談著,離凌家鎮越來越近了,凌萱萱從始至終沒留意過秦烈,凌語詩在最初看了他一眼后,也沒有再次回頭,只是在意和小妹的談話,和腳下崎嶇的山路。

    兩女並不知道被她們忽視的秦烈,不知何時起已經睜開眼,那雙眼亮若寒星,清澈明晰,再沒有一絲一毫的空洞茫然!

    時隔兩年,秦烈再一次從深沉修鍊中醒來!

    上一次是秦山離開前主動喚醒他,而這一次,卻是被凌承志的襲擊刺激給驚醒。

    聽著兩姐妹的柔聲細語,嗅著凌語詩頸部的如蘭幽香,秦烈雙眸神采漸漸收斂,感受了一下身體的狀況,又重新闔上眼睛。

    閉著眼,一幅幅畫面卻在他腦海中飛掠,最近兩年的記憶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他和爺爺秦山一直相依為命,他只記得十歲以後的記憶,十歲之前的記憶被封印在眉心的鎮魂珠當中,按照秦山所言,那些記憶連他都無法洞開,只能由秦烈憑藉自己的努力,一點點的開掘出來。

    秦山告訴他,找到他的時候,他的記憶就被封印了。

    有關他的身份、來歷、父母等種種過往,秦山一概不說,只告訴他那些東西封存在他自己的腦海當中,在將來,由他自己慢慢來解開。

    五年前,秦山帶他來到凌家鎮,傳授他「天雷殛」,以凌家鎮葯山內的特殊之處助他修鍊「天雷殛」。

    烙在他眉心的鎮魂珠,除了封印了他十年記憶外,同樣妙用無窮,那珠子令他能處在最佳的修鍊狀態——無法無念!

    所謂的無法無念,就是指人在修鍊之時進入到了一種特殊的境界,傳說中,進入無法無念境界的武者,精神都會脫離**,然後在一個奇異的空間中,還可以觀看到自己的肉身。

    而那時脫離了精神控制的肉身,就會將自己修鍊過的武學完美的演繹出來,以精神,也就是武者所謂的意識,來觀看修行。

    在那神秘境況中,修鍊會事半功倍,這是所有武者夢寐以求的修鍊狀態!

    無法無念修鍊境界,還有一個神奇之處——它能大大增強武者的痛苦承受力!

    「天雷殛」是一種極為霸道恐怖的靈訣,引動九天上的雷霆霹靂來淬鍊打磨肉身,常人修鍊「天雷殛」往往會在極致的痛楚中不堪忍受,要麼靈魂碎滅,要麼變成白痴,就算是大毅力者,也很難持續修鍊下去。

    只要是人,幾乎都無法長時間忍受雷擊的痛苦,尤其是剛剛修鍊的武者,就更加難以承受了。

    「天雷殛」還必須從煉體境開始修鍊,這就導致「天雷殛」的修鍊,一直都只是個美好構想……

    因為入門的武者身體孱弱,無法承受雷霆電擊的痛苦折磨,所以「天雷殛」從來沒有人能真正修鍊成功過。

    然而,無法無念的神奇修鍊境界,可以讓武者精神靈魂脫離肉身,這樣就大大減弱了神經對痛楚的感受。

    「天雷殛」配合起無法無念來修鍊,令「天雷殛」這種霸道的功訣,終於有了成功煉成的可能!

    而秦烈,因為鎮魂珠的奇特作用,修鍊「天雷殛」已經整整五年時間。

    這五年來,他始終處於無法無念的奇異狀態,靈魂意識脫離肉身,令肉身依循潛意識的那些習慣,艱苦的修鍊著「天雷殛」。

    「天雷殛」的修鍊,要以靈力導引雷霆閃電,一遍遍淬鍊肉身、筋脈、骨骼,他這些年聚集的靈力,都在修鍊中混入雷霆閃電散溢骨骸筋脈。

    就算是不修鍊,因為身體被雷霆電擊,身體的痛楚創傷也需要靈力的梳理溫養。

    所以他每每煉出一些靈力,要不了多久,就會蕩然無存。

    先前他從礦洞出來時,早將身上的靈力耗盡了,這也是凌承業父女無法從他身上查探到靈力存在的原因。

    由於無法長時間保留靈力,他不知道他現在究竟處在煉體境的幾重天,期間,因為靈魂的飄離,他眼神空洞茫然,就如同傻子白痴,被所有人無視,甚至厭惡。

    五年來,他總共只醒來過兩次。

    第一次是在兩年前,秦山喚醒了他,說要離開一趟,可能要很久才會回來,說也可能一去不回……

    這次是他第二回醒來。

    「快了,還有三個月天雷殛的基礎就能真正打下了,到時候就不用繼續縮在葯山礦洞修鍊。我要比爺爺預期的速度還要快,可惜爺爺已經離開兩年,兩年了,也不知道爺爺怎麼樣了……」

    閉著眼,趴在凌語詩柔軟豐腴的背上,秦烈默默地想著。

    「兩位妹妹,你們怎麼從葯山的方向回來了,咦,語詩,你怎麼背著秦烈?」

    凌家鎮鎮口,杜恆兄弟和幾名杜海天安排在凌家的武者閑散站著,杜恆一看到凌語詩曼妙身姿上竟然趴著傻子秦烈,他那尚算英俊的臉上突然寫滿了陰沉。

    他極早就知道他真正的父親是杜海天,而不是死去的凌承輝,自然也就知道他和凌家姐妹沒有一丁點血緣關係,而從小就美貌不凡的凌語詩,隨著年歲的增長,越來越身姿誘人,越來越惹人遐思,也讓他暗自垂涎,生出覬覦之心。

    一看到凌語詩背著秦烈走來,他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恨不得將那傻子轟成碎片。

    「我們去葯山那邊尋點藥草,途中看到有人襲擊秦烈,他受了傷,我們先送他回來……」凌語詩從未喊過杜恆大哥,她簡單解釋了一下,就準備越過杜恆眾人,沒打算多搭理一句。

    「真是有趣了,什麼人會去襲擊一個傻子?」杜恆沉著臉,揚聲道:「看你背著費勁,這傻子我幫你弄回去吧!」

    話罷,也不等凌語詩回應,杜恆身影一閃,極快來到凌語詩身旁,不由分說的就去拉扯秦烈。

    閉著眼,秦烈心中冷哼,等杜恆下手的時候,還稍稍用力,主動靠向他。

    「呃啊!」

    杜恆將秦烈帶到身上后,旋即便是一聲慘叫。

    他根本沒有料到秦烈居然如此之重,他覺得彷彿一座山峰轟然壓迫下來,猝不及防下,杜恆摔的頭暈目眩,一身錦衣上沾滿灰塵,模樣極為狼狽。

    杜飛和周邊那些杜海天安排過來的武者,都知道杜恆的手段,一個個笑嘻嘻的,還準備著看笑話,此刻卻忽然噤聲。

    「不用你幫忙。」凌語詩眼疾手快,在杜恆茫然的時候,趕緊將秦烈重新背起,對凌萱萱使了個眼色,兩姐妹急急跨過眾人離開。

    「大哥,你這是鬧的哪一出啊?」半響,杜飛愕然問道。

    杜恆終於反應過來,遠遠看向漸行漸遠的凌語詩和她背上的秦烈,他忽然沉喝:「那傻子重的離譜,他身上一定有極其沉重之物!五年來,那傻子都在葯山礦洞當中,莫不成他有所發現?一定是這樣!不然凌家姐妹不會這麼殷勤!傻子身上怕是有寶!」

    此言一出,杜飛和周邊武者愈發驚訝。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