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章 小鎮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章 小鎮少年字體大小: A+
     

    凌家鎮。

    清晨,天剛蒙蒙亮,少年秦烈木然起床,簡單梳洗后,徑直往凌家飯堂走去。

    粗布麻衣的秦烈身材瘦削,模樣尚算清秀,只是眼睛茫然空洞,沒有一絲神采,給人一種失去靈魂的感覺。

    沿途,不少凌家鎮上的青年武者,也都早早起床,很多看到秦烈的青年,都是善意地笑笑。

    「秦烈早啊!」

    凌峰眼見秦烈走進,咧嘴燦然一笑,伸手招呼了一聲。

    可惜秦烈似乎聽不見旁人聲音,表情依舊木然,腳步也沒有停息,錯身越過凌峰,繼續前行。

    「峰大哥,你和一個傻子啰嗦什麼呀?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回應你,你每天早上看到他,還都要打招呼?」一身明黃色勁裝的凌穎,身姿豐盈,二八年華,長的頗為嬌美,酥胸高高鼓起,惹人遐思,她輕蔑地看向秦烈,隨意地說道。

    周邊幾名凌家的青年男女,聽到凌穎的話,都是神情一冷,心生不悅。

    凌穎哼了一聲,對眾人目光視若無睹,挺起飽滿胸脯,俏臉不屑。

    那幾名青年男女,境界大多都是煉體四五重天,根本沒被已經達到煉體六重天的凌穎放在眼裡。

    她眼中只有達到煉體七重天的凌峰。

    凌峰微微皺眉,「小穎,你來凌家鎮的時日不長,沒有受過秦烈爺爺的恩惠,所以會對秦烈有些看法,我不怪你。但我們這些凌家兒郎,在秦山爺爺健在的時候,都多少被秦山爺爺幫助過,即便兩年前秦山爺爺過世,我們還是對他的照顧銘記於心,希望你能看在我們的面子上,給予秦烈應有的尊重。」

    凌穎微愣,「他爺爺很厲害?」

    「秦山爺爺是煉器師!」凌峰輕喝。

    凌穎肅然起敬,「凡級、玄級、地級、天級、神級,每一級又分七品,他是什麼等級的煉器師?他為凌家煉過靈器?」

    「沒有。」凌峰搖頭,「秦山爺爺只懂得修復凡級五品以下的靈器。」

    「哎呦,嚇死人了,還以為多厲害呢,也不過如此啊?」凌穎拍了拍豐盈胸脯,略顯誇張地嬌笑道。

    「對我們來說,這已經非常厲害了。」凌峰神色不變,沉聲道:「五年前,秦山爺爺帶著秦烈來到我們凌家鎮,找到我們家主商談,以幫助凌家武者修復凡級靈器為代價,索要了葯山那些繁多礦洞的開採權,和秦烈一併留在了凌家鎮。」

    「之後的三年,秦山爺爺帶著秦烈,往來與凌家鎮和葯山的礦洞之間。期間,任何破碎的凡級五品以下的靈器,秦山爺爺都負責修復,只要品階不超過凡級五品,無論破損多麼嚴重的靈器,他都能令其恢復原樣,威力絲毫不衰減!」

    「蓬!」

    一溜火光在凌峰手腕上燃起,只見他腕上套著的赤紅圓環,陡然虹光一盛!

    旋即,那赤紅圓環神奇蛻變成一個火光熠熠的鎚子,鎚子只有他半截手臂長,通體暗紅色,一簇簇火焰雲團如紋身一樣烙印在圓錘上,流露出陣陣熾熱氣浪。

    「我這火雲錘為凡級二品靈器,是我的命根子,三年前在極寒山脈中,我被靈獸冰魄蟒一口寒氣貫入體內,火雲錘助我抵禦寒氣,令我僥倖存活下來,但火雲錘卻破損嚴重,如果不是秦山爺爺幫助修復,這火雲錘怕是早就報廢了。」

    「和我一樣遭遇靈器破損的凌家族人有很多,幸好有秦山爺爺在,那些破損的靈器都得以修復,不然家族的損失將會極為慘重。」凌峰遠遠看著秦烈的身影,感嘆道。

    「可他已病死兩年了呀。」凌穎詫異道。

    「凌家人知恩圖報!秦烈其實很可憐,十歲時和他爺爺來到凌家鎮,就已經是這個樣,秦山爺爺在的時候,還有人悉心照顧他,隨著秦山爺爺去世,這兩年……哎。」凌峰話鋒一轉,不由唏噓嘆道。

    「那二小姐豈不是更可憐?聽說……家主曾經答應了秦山,下個月,在二小姐十五歲生日的時候,讓她和秦烈先訂婚?你是土生土長的凌家鎮的人,到底有沒有這麼一回事?」凌穎忽然壓低聲音,湊到凌峰身旁,小聲道:「家主怎會答應二小姐和秦烈訂婚?這不是把二小姐往火坑裡推嗎?」

    「不清楚。」有關此事,凌峰同樣疑惑不解。

    在他來看,就算是家主曾經和秦山有過約定,隨著秦山的去世,那約定現在估計也做不得數了。

    ……

    凌家飯堂。

    三張四方木桌拼成一張長形大飯桌,桌面上擺放著包子稀飯小菜,凌家家主凌承業端坐主位,兩側分別是弟媳杜嬌蘭和三弟凌承志,杜嬌蘭身旁是她兩個兒子杜恆和杜飛,而凌承志身旁的兩個少女,則是他大哥的女兒,凌語詩和凌萱萱。

    凌家三兄弟,大哥凌承業,老二凌承輝,老三凌承志,凌承輝十年前突破開元境走火入魔,不慎暴體而亡,妻子杜嬌蘭帶著兩個隨她姓的兒子杜恆、杜飛留在凌家,藉助凌家的資源繼續修鍊。

    在這個名叫靈域的天地中,有著無垠無際的海洋,海洋上坐落著許多大陸,大陸上生活著各種各樣的生靈種族,他們以無處不在的靈氣不斷淬鍊自身,永恆追尋著天地間的終極玄妙。

    在這裡,強者如高山巨峰般巍峨聳立,有毀天滅地的靈器震懾天地,有等級森嚴的武者勢力,如蛛般覆蓋在世界上每一個偏僻的角落!

    在這裡,不但武者和靈器有著明確的等階劃分,就連各種家族、宗派、商會構建的縱橫交錯的複雜勢力,也有著嚴謹的階級層次。

    靈域武道修鍊分為十個境界,為:煉體境、開元境、萬象境、通幽境、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不滅境、虛空境、域始境,基礎的煉體境界,分為九重天,之後的境界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三個小級別。

    同樣的,神奇的靈器和強大的煉器師也有著明確的等階劃分,為:凡級、玄級、地級、天級、神級,每一級又有七個品階。

    更奇特的是,就連那些家族、宗派勢力,也是等階森森,分為青石級、黑鐵級、赤銅級、白銀級、黃金級五種等階,如金字塔一般層層壓迫約束。

    其中最低等級的青石級勢力,是靈域最為基礎的勢力,數量多的如沙漠中的沙粒般無法統計,它們只能靠依附著強大勢力來生存修鍊,被肆意踐踏著尊嚴。

    至於金字塔頂端的那些黃金級勢力,則都是最巔峰耀目的存在,它們不但坐擁天地間最強大的武者,最神奇的靈器,最廣闊的領土礦脈,最玄妙的禁地秘境,還統領著諸多白銀級、赤銅級、黑鐵級、青石級勢力!

    它們一個號令傳達下去,能夠讓天地變色,讓山河被鮮血染紅,讓億萬生靈灰飛煙滅!

    而凌家,只是一個連青石級都達不到小家族勢力,凌家和周邊幾個小家族,一併依附冰岩城的青石級勢力星雲閣,年年要向星雲閣繳納足夠的供奉,才能得到星雲閣的庇護,在凌家鎮得以立足。

    「踏踏!」

    腳步聲由遠至近,不多時,秦烈身影準時出現,機械化地來到凌承業對面的飯桌,木然坐下,端起飯碗開始吃飯。

    五年來,每天清晨秦烈都是按時到來吃飯,雖然在凌家鎮眾人眼中秦烈只是個傻子,但他每日準時吃飯的習慣從來沒有變過,前三年,都是秦山帶著他一併過來,秦山過世后,這兩年秦烈一人過來,依然保持著良好的習慣。

    每天清晨吃過飯,秦烈就會進入凌家鎮後面的葯山,走入那些山中礦洞,直到將要天黑,他才會趕在晚飯前重返凌家鎮,和凌家人一起用過晚飯後,又會孤身一人返回住處休息。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都是這麼過的,生活從沒有任何波瀾和變化。

    五年了,沒有人知道他和他爺爺將那麼多時間用在葯山礦洞,究竟在做些什麼,就連家主凌承業也一直迷惑不解。

    「嘿!」杜飛忽然禁不住嗤笑起來,斜了一眼秦烈,譏誚嘲諷道:「我這未來的妹夫吃相還行,下個月,萱萱和他就算是訂了婚,也沒什麼啦,就當養了一條乖巧古怪的寵物狗好了。」

    話罷,杜飛怪笑看向凌萱萱。

    一身火紅皮甲裹體的凌萱萱,玲瓏身姿已初露韻味,秀美非常的小臉上,一雙眼眸靈動聰穎,年僅十五的她美名遠揚。

    「蓬!」

    凌萱萱裸露的半截素白玉手重重捶桌,她面前的飯碗受震跳起,半碗稀粥朝著對面的杜嬌蘭一家三口臉上濺去,杜嬌蘭、杜恆、杜飛雖然反應極快,但還是被稀粥潑的頗為狼狽。

    「我死也不會和他訂婚!」

    不等杜嬌蘭發怒,凌萱萱轟然起身,也不管她父親凌承業臉色難看,如一團火焰般沖向屋外。

    路過木門的時,她小手一拍,一團橘紅火光驟然暴射,寬闊木門突然炸裂,十來塊碎木片還沒落地,凌萱萱的玲瓏身軀已經消失不見。

    凌承業才準備怒斥,忽然愣住了,他看向那落地的碎木片,眼睛微亮,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哥!萱萱什麼時候跨入的煉體七重天?靈力外溢,這分明是煉體七重天的獨有標誌啊!」凌承志興奮地拍案而起,滿臉都是驚喜,「十五歲跨入煉體七重天,萱萱的天賦比起語詩可都要驚人啊!看她這架勢,二十歲之前,她一定能夠邁入開元境,開元境……她將來必然能得到星雲閣的青睞!」

    凌承業忍著內心激動,輕咳一聲,詢問凌語詩,「萱萱何時突破的?」

    綠色長裙的凌語詩,一頭烏黑長發披在肩上,精緻的臉上神情淡雅如幽蘭,潔白如玉的肌膚,即便坐著也顯得高挑誘人的身材,令旁邊的杜恆目光炙熱,視線始終不曾從她身上稍稍移開。

    「小妹七日前剛剛突破,她本來興沖沖想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爹爹,不料……」凌語詩話鋒一轉,輕嘆道:「不料前兩天她聽說爹爹極早就答應了秦山爺爺,在她生日的時候和秦烈訂婚,所以……」

    凌語詩沒有說下去,凌承業已猜出了事情緣由,神情無奈。

    「呼!」

    就在此時,從進來后就旁若無人埋頭苦吃的秦烈,忽然站了起來,如從頭至尾根本沒有聽到眾人的講話和衝突,和往常一樣,吃飽就閃。

    他徑直往凌家鎮後面的葯山而去。

    「大哥,我有幾句話想和你單獨談談。」凌承志也忽然起身,朝著他大哥打了個眼色,在秦烈之後,也離開飯堂。

    凌承業若有所思的跟去。

    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凌承業、凌承志兩兄弟和秦烈保持了一段距離,也朝著葯山方向走去,兩人目光飄忽在秦烈的身上,低聲交談。

    「五年了,從秦山帶著秦烈過來,這爺孫倆白天都在礦洞,大哥,你就不好奇他們在礦洞到底做什麼?發現了什麼?」

    「當然好奇。但我和秦山有過約定,不會無故闖入礦洞,再說了,葯山內礦洞我們凌家早已開墾多年,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靈石存在,不然我豈會答應將礦洞讓與他爺孫?」

    「萱萱和秦烈的婚事,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大哥,我知道你不會拿萱萱的終身幸福來犧牲,為什麼?」

    「秦山去世前,非要我答應此事,我看在他這幾年對我們的幫助上,也就咬牙答應了。不過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應該僅僅只是希望在他過世后,秦烈能夠一如既往的得到我們凌家的照顧。」

    「怎麼說?」

    「僅僅只是訂婚而已。秦烈和萱萱都是十五歲,他要求我們凌家照顧秦烈到十七歲,等秦烈十七歲的時候,我和秦烈兩人任何人都可以單方面地解除婚約。這個婚約的存在,是他希望秦烈在這幾年時間內,有著姑爺的身份在,凌家人不會對他亂來,僅此而已。」

    「放心吧,萱萱如今已經突破到煉體七重天,將來是註定要進入星雲閣的,我自然不會讓秦烈影響她的前途,時間一到,我會立即解除婚約!」

    「原來是這樣。」凌承志點了點頭,他沉吟了一下,說道:「大哥,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哎……」

    「有話就說!」凌家家主皺眉喝道。

    「按照你所說的那樣,訂婚僅僅只是走個形式罷了,不一定就非要秦烈和萱萱訂婚,讓他和語詩也可以啊?語詩就算大秦烈兩歲,應該也無妨啊?」凌承志試探道。

    凌家家主臉色忽然陰沉了下來。

    「大哥,大嫂走的早,我知道你對語詩、萱萱是一樣的疼愛,我也是一樣。」凌承志斟酌著用詞,語重心長地說道:「可即便是訂婚,也會影響女兒家的名聲,今年萱萱只有十五歲,竟然就達到了煉體七重天!平常的時候,你我也能看出來她的修鍊天賦,和對靈訣的領悟力是要遠遠強過語詩的,萱萱的未來……絕對不可限量,她會是我們凌家以後的真正希望!」

    話到這裡,凌承志神情肅然起來,「以後的萱萱,會進入更高的武者天地,達到我們無法企及的層次!這種情況下,她有可能和我們無法想象的強大勢力進行聯姻,但是如果她有過訂婚的過去,就有了一個污點,這會影響她的前途……」

    「三弟,你越來越現實了。」凌家家主搖頭嘆了一口氣,「此事容我考慮考慮,哎,語詩這孩子任勞任怨,性子文靜,我要這麼做,我知道她定然會應承下來,可我對她真狠不下心啊……」

    「為了家族的未來,也為了萱萱的未來,請大哥認真考慮。」凌承志勸說。

    凌家家主久久無語,過了好一陣子,才說道:「此事暫且不提,這些年都是你負責葯山那一塊,我從來不多過問,今天你非要喊我去葯山,到底怎麼一回事?」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我隱隱覺得,這件事可能會和秦烈有關。」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