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三十一章 雙腿截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三十一章 雙腿截肢字體大小: A+
     

    卡車猛然衝出來的那個瞬間,邵天澤大驚失色,想要在跟卡車相撞的那個瞬間調轉車頭。

    然而,一切都晚了。

    所有的一切都來的太快。

    快的讓他措手不及,無法反應。

    ……

    宋雲萱在太陽落山,夜色出現的時候,盯著宋家遠處的那片小樹林上空呈現出來的暗色,微微眯了眯眼睛。

    梅七不偏不倚的在這個時候開門進來,然後走到她的身邊,開口道:「按你說的做了。」

    「現在人呢?」

    「還在等救護車。」

    「送到人醫吧。」宋雲萱勾著唇角,眼中神色悠然,「從哪兒結束,就從哪兒開始。」

    當初,顧長歌的痛苦是從人醫手術室裡面開始的,也是從人醫手術室裡面結束的。

    現在,邵天澤走了她曾經走過的路,當然也要送去人醫嘗一嘗她吃過的那些苦,受過的那些罪。

    已經,那種讓人咬碎了牙齒的恨。

    宋雲萱不急不躁。

    梅七卻道:「宋總要過去看看嗎?」

    「當然要去,不過,我們吃完晚餐再去也不晚。」

    宋雲萱不著急。

    但是自然有人著急。

    比如說,顧長樂。

    顧長樂在半路上就看到了邵天澤撞毀的車子。

    但是,在停下車,發愣了片刻之後,卻沒有去詢問現在邵天澤的傷勢怎麼樣,去了哪一家醫院,現在有沒有生命危險。

    相反的,她立刻就上車,然後發瘋一樣,加快了車速往宋家趕。

    趁著夜色,闖進了宋家的大門。

    宋家的大門沒有關,就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人過來一樣。

    而顧長樂完全沒有去思考宋家大門敞著的原因。

    她一股腦兒的將車開進來聽著宋家別墅門前之後,便從車裡面衝出來。

    然後去推開了別墅樓的紅木大門。

    精美大氣的雕花木門給她一下子就推開了。

    宋家的別墅大廳裡面一片燈火輝煌。

    完全不是她想象中那樣死氣沉沉。

    「宋雲萱!你給我出來!你這個騙人的賤貨!!!」

    顧長樂像是瘋了一樣,衝進來就開始叫罵。

    宋雲萱從餐廳裡面喝了一杯牛奶,聽見外面管家來報顧長樂已經來了,就微微挑了挑眉。

    然後,就緊接著聽見了從客廳裡面傳進來的屬於顧長樂的叫罵聲。

    梅七也在之後進了餐廳,對著宋雲萱到:「顧……」

    他本來要說『顧總』的。

    但是一看見身邊還有宋家的管家在,便臨時改口,道:「顧長歌的這個妹妹,倒是很兇。」

    「凶是很兇,不過薄情又沒有腦子,真不知道這麼多年從顧家長起來,到底學了一些什麼。」

    宋雲萱搖搖頭,嘆息了一句,就從餐桌前用餐巾輕輕擦了擦嘴角,然後走出去看找上門的顧長樂撒潑。

    顧家先是出了顧城這樣一個厲害的商業大腕,之後,又有顧城教育出來的親生女兒顧長歌延續他的手腕作風,將顧氏推上了雲城的商界巔峰。

    這樣一個厲害男人的家風,或者說是手段,在兩個女兒的生活成長裡面,自然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而且,這樣耳濡目染,也會讓兩個女兒的想法有很大的變化,頭腦也會複雜許多。

    只可惜,顧長歌跟顧長樂從小生長在顧城的身邊,兩姐妹都是顧城的女兒,卻學到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顧長樂雖然長得漂亮,而且在勾,男人上面技高一籌。

    但是,在別的地方,還真是不敢恭維。

    宋雲萱覺得顧長樂就是一個蠢貨。

    當然,就算是她是個蠢貨,當初低估了這樣的蠢貨,所付出的代價,也是巨大的。

    宋雲萱一邊往外走,一邊裹了裹自己身上的羊絨披肩。

    雖然大冬天裡面,宋家的室內暖氣也很足。

    但是,她進來覺得體質偏寒,容易怕冷,在家裡面走動的時候,也總是習慣性的裹在身上一條羊絨流蘇披肩。

    顧長樂看著金碧輝煌的宋家客廳,轉著圈的找宋雲萱:「宋雲萱你給我出來!!」

    「我今天不管你是人是鬼,都要問你一個明白!」

    宋雲萱在二樓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顧長樂發瘋叫喊。

    旁邊的宋家傭人想要上前勸說,但是一靠近顧長樂。

    就都被顧長樂那個瘋癲的模樣給嚇得後退了兩步。

    梅七開口道:「宋總,要不要我先讓顧小姐冷靜一下?」

    「一個大男人動手讓她冷靜太粗魯了。」宋雲萱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然後給了身邊的女管家一個眼神。

    女管家馬上就心領神會的轉身離開了。

    顧長樂道客廳裡面撒潑這麼久,見宋雲萱也不出來,而且家裡面的傭人也不敢攔的太厲害。

    瞬間就膨脹了許多。

    想要上二樓去找宋雲萱。

    然而,腳步剛踏上二樓的第一層台階。

    上面就有個傭人,嘭的一下,將整盤冰水,嘩啦一下潑在了她的臉上。

    那盆水的水量很足。

    從她的臉上潑下來,打濕了她的頭髮,將她全身的衣服也都潑了個濕透。

    宋雲萱看著顧長樂被一盆水潑上,瞬間就啞火了一樣,傻站在原地反應不過來,便懶懶的扶著二樓的紅木欄杆,開口道:「冷靜點了嗎?我的長樂妹妹。」

    聽見宋雲萱的聲音響起來,顧長樂馬上就一愣,然後抬頭看向了二樓上站著的宋雲萱。

    「宋雲萱你沒死?」

    「當然沒死。」

    宋雲萱微笑著往前走了一步,管家也收好了盆,然後讓開路。

    宋雲萱從樓梯上走下來,一點都不害怕顧長樂會突然發難:「你都沒死,我怎麼捨得先死?」

    「你威脅我母親!你到底是什麼人?」

    顧長樂看著宋雲萱從自己的身邊走過,就覺得像是一陣陰風從自己的跟前吹過去一樣,忍不住的背脊發涼。

    她想要好好挺直了脊樑毫不畏懼的去面對宋雲萱。

    但是,卻看著宋雲萱的時候,就覺得心裏面的底氣都被一點點的抽走了。

    她到底是誰?

    為什麼要針對她跟邵天澤?為什麼她知道的事情那麼多?

    顧長樂的心裏面開始發顫,好多懷疑都被她惶恐不安的匆匆在心底裡面否定。

    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是在跟一隻鬼斗。

    不相信顧長歌明明已經死了,卻還能夠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楊漾這個母親既然能夠來大鬧她的訂婚禮,一定也能夠說出騙她的胡話。

    她不相信楊漾說的那些話。

    宋雲萱走到一樓之後,見顧長樂沒有跟上來。

    便輕輕轉身,看著顧長樂道:「你母親沒有告訴你嗎?」

    「我不相信。」

    顧長樂冷冷道。

    「勸你最好是相信,然後回去好好想一想怎麼應對我,不要在這裡跟我浪費時間,用些無腦的叫罵來因我發笑。」

    「你這個賤人!」

    顧長樂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處於劣勢。

    衝過來之後,就舉起手來,想要給宋雲萱一巴掌。

    然而她的動作遠遠沒有宋雲萱的動作來的快。

    宋雲萱抬手,就抓住她舉起來的那隻手,然後另一隻手沖著她臉上迅速的颳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

    宋雲萱的巴掌伴著火辣辣的疼痛落在顧長樂的臉上。

    顧長樂被打了這樣一個巴掌,顏面全失。

    動手就要跟宋雲萱扭打。

    然而在宋雲萱的地盤上面,她顧長樂又怎麼能討得到便宜。

    還沒等動宋雲萱一根頭髮。

    就被身後的梅七給抓住了手。

    梅七這種男人的手勁兒比她想象的要大的多。

    微微一用力,顧長樂覺得自己的手腕就像是被捏碎了一樣,疼的整張臉都扭曲了。

    梅七抓著顧長樂的手。

    顧長樂沒有辦法去碰宋雲萱,但是嘴巴卻不甘示弱。

    「你是個賤人!你這個瘋子!!你該死!」

    「你這個閑工夫來罵我,倒是不如去醫院裡面好好看一看邵天澤,然後跟他商量一下截肢手術。」

    這話一說出來。

    顧長樂那本來就蒼白的叫罵聲更是被震得戛然而止。

    她愣了一下,然後就追問宋雲萱:「你什麼意思?天澤怎麼了?什麼截肢手術?」

    「我有的時候真的懷疑你不是真愛邵天澤的,你到底是圖邵天澤什麼?」

    宋雲萱看著顧長樂,悠悠然道:「邵天澤在來找我的路上出了車禍,你應該知道吧?」

    她當然知道。

    但是,邵天澤的車禍既然已經出了,她就算是去醫院也沒法幫邵天澤減少一分疼痛。

    更何況,確認宋雲萱的身份更是她心頭最重要最急迫的事情。

    所以,下意識的就先選擇了來找宋雲萱。

    現在,宋雲萱跟她說什麼截肢手術,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說,邵天澤車禍已經嚴重到要去做截肢手術?

    顧長樂開始變得慌亂起來,眼神也不安的抖動起來。

    宋雲萱看她終於腦子裡面開始轉動起來了,這才示意梅七將顧長樂的手腕放開。

    「你對他做了什麼?」

    顧長樂高聲質問宋雲萱。

    努力的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兇悍強勢一點,但是,聲音裡面不可壓抑的顫抖,還是暴露了她的惶恐跟害怕。

    宋雲萱聽著她的質問,笑了一下,眼神涼涼的:「當然是做些他喜歡的事情,比如說……」

    她看著顧長樂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開口:「你們當年對顧長歌做的事情。」

    這句話說出來,顧長樂的身體明顯一僵。而看著顧長樂的身體僵住,宋雲萱的嘴角則是愉快的揚了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