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零二章 丁童復仇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零二章 丁童復仇3字體大小: A+
     

    然而陸風卻被丁童這一槍給嚇破了膽。

    想到宋雲萱這邊一旦有什麼危險,就會威脅到楚明心的安危,陸風馬上就沉下了臉,對著丁童道:「等一下。」

    「閉嘴。」

    丁童哪裡管陸風的阻攔,手指扣下扳機,就想要再給宋雲萱一槍。

    宋雲萱也已經看出來,不管陸風怎麼去阻攔丁童,丁童都不會聽他的話。

    所以,在丁童扣動扳機之前,先開口道:「我死了的話,可就沒有人知道元熙死前說了什麼了。」

    丁童聽見宋雲萱這句話,立刻就鬆開了扳機,心裏面一動,有些難以置信的問宋雲萱:「你說什麼?」

    「元熙死之前留下的遺言。」

    一說元熙的遺言,丁童的心就猛烈的顫動了起來。

    心裏面又恨,卻又期待。

    想要知道元熙在死前到底說了什麼。

    她看著宋雲萱,沒有立刻放下槍,而是開口道:「你死前還想要跟我耍花招?」

    「那倒不是。」

    宋雲萱波瀾不驚:「我只不過是實話實說而已。」

    「你當時有沒有見過我家少爺,怎麼會知道我家少爺的遺言是什麼?」

    「既然你已經確定是我殺了你家少爺,那麼,我雖然不是親自動手的,但是總有人替我下手,而在你家少爺被推下去之前,也總是有話要說的,」宋雲萱的臉色帶著幾分冷笑,「就像是,當初害死了淼淼的人,也一定聽見過淼淼的求救跟哀求,對不對?」

    一說起顧淼淼的死,丁童就忍不住的眯了眯眼睛。

    當然,顧淼淼在死之前當然驚恐又害怕的去哀求過顧長樂。

    但是,就算是哀求了顧長樂,又有什麼用處呢?

    顧長樂照樣沒有讓她活下來。

    照樣把她從高樓上推了下去,結束了她那一條小命。

    而宋雲萱,也是讓人這樣把元熙給害死的吧?

    想到這一些,丁童的手指就又重新放在手槍的扳機上。

    宋雲萱開口道:「你確定要殺我?」

    丁童眯著眼睛。

    猶豫不決。

    而旁邊的陸風在看見這副情況之後,也馬上開口對著丁童道:「不要殺她。」

    「這邊還輪不到陸先生說話。」

    丁童有些暴躁,沖著陸風不客氣的開口:「你要是再說話,別怪我不客氣。」

    「丁童,你別忘了答應我的事情。」

    「閉嘴。」丁童的手槍微微一轉,馬上就一槍打在了陸風的腿上。

    陸風被一槍擊中,腿上立刻有鮮血流了出來。

    宋雲萱看著中槍的陸風,忍不住嘖嘖出聲道:「陸風,就算是出賣我,也要看清楚對方到底是什麼人才好。」

    現在的丁童已經是窮途末路。

    只要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以前的盟約就能夠被立刻撕毀。

    所以說,不管曾經陸風跟她約定了什麼,在宋雲萱被送到了她的面前的時候,陸風就已經不再有利用價值。

    而她丁童,也不會再聽陸風一句話。

    更別說是陸風伸手去干涉她的決定。

    陸風被打了這一槍,手指忍不住就摁住了受傷的腿部。

    前面的司機看見陸風被丁童給一槍打傷,忍不住開口道:「先生,您怎麼樣?」

    「還是送去醫院比較好。」

    宋雲萱開口道。

    那邊丁童毫不關心陸風究竟如何,只是開口問宋雲萱:「我家少爺在臨死之前,到底說了什麼。」

    「如果我不說,你是不是就不殺我?」

    宋雲萱問丁童。

    丁童冷笑道:「是,我是不會殺你,不過,我會用各種各樣的辦法來折磨你,折磨到你願意跟我說為止。」

    她丁童有的是折磨人的辦法,她一點都不怕宋雲萱不說。

    只要讓她被折磨道承受不住,還有什麼是不能說的?

    丁童這樣說,宋雲萱就點了點頭:「也是,你有的是折磨辦法的人,我當然會受不住,最後告訴你了。」

    「那你現在還不快說,你現在說了,我就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宋雲萱應聲:「好,你過來,我告訴你。」

    丁童眯了眯眼睛:「我過去?」

    「你怕?」

    宋雲萱問丁童。

    丁童冷笑了一下:「我會害怕?」

    「那就過來吧,我悄悄告訴你。」

    丁童迫切的想要聽到元熙的遺言,所以宋雲萱讓她過去的時候,她幾乎沒有做過多的考慮,就沖著宋雲萱走了過去。

    宋雲萱看見丁童走過來,眼睛微微眯了眯。

    她自己也從車上走了下去。

    丁童越是靠近他。

    狙擊槍裡面的視野就更加的清晰。

    在丁童走到宋雲萱的面前三步遠的時候,忽然天空中就傳來了嘭嘭嘭,三聲槍響。

    這三聲槍響幾乎是連續發出的。

    槍聲一響,陸風就愣了。

    而反應不及的丁童更是在瞬間就被集中了雙腿膝蓋,跟握槍的右手手腕。

    那隻小巧的手槍也嘭的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宋雲萱看著丁童被狙擊手三槍集中了身體的關鍵部位,瞬間跪在地上,眯了眯眼睛,沒有動。

    「元熙的遺言,你還想要聽嗎?」

    丁童在一瞬間內,就從佔據優勢,而變成了一個處於劣勢的敗者。

    這一轉變,實在是讓她措手不及,也讓陸風難以預料。

    陸風看著宋雲萱,有些驚訝的開口問她:「你早就做了部署?」

    宋雲萱沒有看陸風:「我既然已經知道你跟丁童密謀的事情,自然而然的會做出應對來,不作出應對,難當等著被你們兩個宰割嗎?」

    梅七早就已經通過邵家的跟蹤,找到了丁童所藏身的地方。

    而且,也在這所莊園裡面已經埋伏好了狙擊手。

    只不過,剛剛丁童所處的位置正是狙擊手難以看到的地方。

    必須要讓宋雲萱把她從那個狙擊的死角出引出來才行。

    丁童一聽元熙的遺言,就瞬間將所有的戒備都拋到了腦後,自然而然的就疏忽入了這個陷阱。

    即便是已經明知報仇無望,丁童卻還是堅持問宋雲萱:「我家少爺在臨死之前說了什麼?」

    宋雲萱看著她跪在地上,一臉痛苦難過卻仍舊堅持的模樣,就居高臨下的望著她冷冷笑起來:「你覺得我會跟你說嗎?」

    丁童咬牙:「我可以死在你面前,但是我求你在我死之前告訴我,我家少爺究竟說了什麼。」

    丁童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也是一個翻臉如翻書一樣的人。

    雖然她驕傲跋扈,乖張暴戾。

    但是,她也是一個狡猾而沒有原則的女人。

    就是那種所謂的陰險小人。

    從來不會堅守任何承諾盟約,自然而然的,為了達到目的,也可以跪下求情。

    怎麼樣的折辱都能夠忍下。

    這樣的人,往往也是心腸最狠毒的人。

    宋雲萱看著丁童,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彎腰去將手槍撿起來,放在手裡面握了握,才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元熙怎麼會跟我的人說遺言呢?」

    「你什麼意思?」

    丁童眯著眼睛問宋雲萱。

    宋雲萱開口道:「我的意思你還不明白嗎?」

    丁童瞪著宋雲萱。

    宋雲萱開口道:「就是我從來沒有聽到過元熙的遺言,他死並不是我害的,而是他自殺的。」

    「你胡扯!你騙人!」

    丁童不相信宋雲萱所說的這些話。

    宋雲萱看著丁童,有些同情她:「你還害死過那麼多人,從不相信別人會自殺,對不對?」

    「不可能的,不存在的,我們家少爺,絕對絕對不會自殺的。」

    丁童不相信宋雲萱所說的這些話。

    宋雲萱點了點頭:「也是,元熙雖然被泰國那邊的人折磨的很慘,但是,卻還留著一條命,想要跟你去過那種平平淡淡的日子,既然她跟你明確的表示過以後的計劃,也規勸過你不要報仇,自然是想要好好活下去的。「

    丁童聽著宋雲萱說這些話,就想起來之前元熙還活著的時候,勸她不要報仇。

    說他想要回去過那種平穩安靜的生活的話。

    「如果你那個時候跟元熙一起走了的話,我也許就不會跟你計較了,而元熙也不會死了。」

    「不是的,」丁童開口道,「絕對不是這個樣子的,你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兩個的。」

    丁童仰頭看著宋雲萱,覺得宋雲萱說放過她的那些話,就像是在欺騙小孩子的話。

    她開口對著宋雲萱道:「我害死了顧淼淼,不管我跑到哪裡去,你都會找到我跟我復仇的。」

    宋雲萱笑出來,身上潔白的婚紗在寒風之中微微擺動。

    手上的手槍也被抬起來,然後對準了丁童:「你這麼了解我嗎?」

    「我不了解你,但是我知道顧長歌,是絕對不會放過害死她女兒的兇手的。」

    宋雲萱微微笑了一下,湊近丁童,將手槍的槍口頂在了丁童的額頭上:「你很聰明,不過你也該退場了。」

    丁童的眼睛瞪著宋雲萱:「你就算是殺了我,你女兒也不會回來。」

    「沒關係,我送你們兩個下去陪她就是了。」

    「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顧長歌,你是個鬼!」

    「哼……」宋雲萱冷笑了一聲。

    手指扣動扳機。

    嘭的一聲槍響,驚動了氣息在林間莊園裡面的烏鴉。

    而丁童也伴隨著這一聲槍響,整個身體都後仰,重重的跌到了地面上。

    不管是復仇,還是被複仇。

    她宋雲萱……不,她顧長歌,始終都是一個贏家。

    阻擋她的人,虧欠她的人,都得死。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