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婚禮提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婚禮提前字體大小: A+
     

    邵天澤所猜想的並沒有錯。

    陸風在得知宋雲萱的情況被外界所傳的越來越惡劣的時候,所做出來的反應,正是希望能夠儘快跟宋雲萱完婚。

    並且向外界傳達出來的也是這樣的一種信息。

    只是,邵天澤根本就不會清楚,陸風跟他不一樣。

    陸風從頭到尾都知道,宋雲萱根本就沒有重病衰落的跡象。

    這一切,不管是催婚,還是製造逼婚的假象,都是做給他邵天澤看的。

    顧長樂在新年之後,便越來越放心邵氏以後的發展,並且醉心於去計算那未到手的屬於元家的財產。

    而丁童在身體漸漸好一些之後,便被邵天澤給接到了邵家去養病。

    丁童天天面對顧長樂,除了報以冷眼之外,並不做其他的表示。

    而顧長樂也沒有將丁童放在眼睛裡面,反正是早晚要死的人,多看一天也無妨。

    看在她死了之後能夠為邵家帶來的巨大利益的面子上,顧長樂倒是沒有說什麼讓丁童暴怒的話去刺激丁童。

    只不過,即便是顧長樂不去主動刺激丁童,丁童卻也是一個很厭惡顧長樂的人。

    時不時的就去嘲諷顧長樂兩句。

    顧長樂實在是覺得心煩了,便晚上跟邵天澤抱怨:「你到底什麼時候讓丁童去報仇?」

    「還要等一等。」邵天澤讓丁童去報仇,並不是讓丁童簡單的去送死。

    而是要丁童在去搭上這一條命的時候,順便為他邵天澤贏得最大的利益。

    最好是讓宋雲萱就這麼死掉。

    「你上次說陸風會在宋雲萱病重之後逼婚,現在已經有了跡象,我聽人傳消息說,最近兩天,宋雲萱已經沒法起床了,陸風去宋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多,好像還跟梅七起了爭執。」

    「跟梅七起了爭執?」

    邵天澤問顧長樂。

    顧長樂點點頭:「嗯。」

    說完之後,顧長樂就又評價起來:「說起來,這個梅七對宋雲萱也是忠心耿耿,明明宋雲萱也沒有給她多大的好處,但是卻能夠一直都留在宋雲萱的身邊,實在是難得。」

    邵天澤眯了眯眼睛:「梅七這個人來歷不簡單,而且手段也不比我們少,他曾經跟顧長歌有過很長時間的聯繫,是顧長歌的老師。」

    一說是顧長歌的老師,顧長樂也一下子就記了起來:「你是說,在我來到顧家之後,離開了顧長歌的那個男人?」

    顧長樂來到顧家的時候,顧長樂已經在顧家小有基礎。

    再加上顧城本來就是極為寵愛這個女兒,所以什麼都是給顧長歌最好的,就連給顧長歌找一個老師,也是找了有名的『帝師』。

    顧長樂那個時候年紀還小,並不明白這個帝師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

    等到長大了之後,聯想顧長歌的成長經歷,才明白,當初顧城給顧長歌所找的這個老師,也是精挑細選之後能夠讓顧長歌明白很多手段的人。

    只不過,她沒有想到,那個人就是梅七。

    而且,梅七在時隔多年之後,居然回來到了宋雲萱的身邊,還在宋雲萱的身邊勤勤懇懇的幫著她一路往前。

    「真是奇怪,梅七為什麼要幫著宋雲萱?」

    顧長樂不解。

    那邊邵天澤卻道:「也許梅七早就已經知道宋雲萱不是宋雲萱,而是顧長歌了。」

    這個男人既不缺錢,也不缺勢力,但是卻願意在一個年紀輕輕的臭丫頭身邊給她當助理。

    不是對這個臭丫頭有什麼特殊的感情,就是覺得這個臭丫頭對他有極大的利用價值。

    而梅七在宋雲萱的身邊這麼久都沒有什麼動作,想必後邊這個猜想是不成立的。

    而梅七也就是對宋雲萱有特殊的感情。

    這個特殊的感情,就讓人忍不住有些浮想聯翩了。

    「你說,梅七是不是喜歡年輕的女人?」

    邵天澤聽到顧長樂這樣猜測,開口道:「就算是梅七喜歡年紀比他小的女人,也絕對不可能將主意打在宋雲萱的身上。」

    「怎麼不能?」顧長樂腦子裡面想的多了去,笑著道,「你看,楚漠宸跟陸風都比宋雲萱的年紀要大很多,但是這兩個男人都選擇了宋雲萱,也就是說,宋雲萱的身上有很吸引人的特質,而這個特質,既然能夠吸引楚漠宸跟陸風,那麼,也肯定能夠吸引梅七。」

    「如果她是顧長歌的話……」

    「我這個姐姐,雖然曾經站在顧家的巔峰上面,但是真要是勾,引起男人來,倒是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顧長樂冷笑。

    而邵天澤子啊聽見顧長樂這些話之後,臉上的表情卻一下子就變得很難看起來。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的臉色變得難看,便開口問他:「怎麼,你跟我姐生活在一起這麼多年,難道沒有見到她怎麼勾,因男人嗎?」

    邵天澤並不答覆顧長樂。

    顧長樂卻在這個問題上執著的不行。

    湊到邵天澤的面前,伸手摟住邵天澤的脖子,便笑著問她:「比起顧長歌來,是我更吸引你,還是她更吸引你?」

    「這還用比較嗎?」邵天澤將顧長樂從自己的身上推開,「我既然放棄長歌選擇了你,自然是你要比長歌好很多。」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笑了起來:「既然這樣,那你看,我去讓梅七背叛宋雲萱,有沒有可能?」

    邵天澤冷笑:「我勸你還是不要去自取其辱比較好。」

    邵天澤這麼一說,顧長樂就有種被輕視了的感覺,皺著眉毛,不滿的開口道:「什麼叫自自取其辱,你剛剛不是還說過我比顧長歌更有吸引力嗎?」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憤怒的模樣,道:「不同的男人也喜歡不同的女人,你對我來說是有吸引力,但是對梅七來說,卻是一點吸引力也沒有,所以我才勸你不要自取其辱。」

    「怎麼可能?」

    顧長樂不相信邵天澤所說的。

    邵天澤卻開口提醒她:「難道你忘了當時去陸風那邊參加聚會的時候,陸風看都不願意看你嗎?」

    邵天澤這麼一說,顧長樂就閉上了嘴巴。

    是的,當時陸風一看見她,就冷淡的不行,完全沒有像是看見宋雲萱的時候,來的那樣有興趣。

    她皺著眉毛,轉頭問邵天澤:「沒有我去離間梅七跟宋雲萱,你怎麼把梅七從宋雲萱的身邊支開?」「有的是辦法。」邵天澤眯了眯眼睛道。

    顧長樂看邵天澤這幅表情,就知道邵天澤的心裏面已經有了打算:「你怎麼計劃的?」

    顧長樂既然問,邵天澤也沒有瞞著自己心愛的女人不去告訴她的道理,便開口道:「等宋雲萱跟陸風舉行婚禮的時候,我自然會想辦法支開梅七的。」

    「到底怎麼做?」

    「到時候再告訴你吧。」

    「你不相信我?」

    顧長樂不滿。

    邵天澤笑著過去,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不是不相信,而是怕你知道了之後,會有危險。」

    「我能有什麼危險?」

    「你想不到的危險。」

    邵天澤總是賣關子,怎麼樣也不肯將自己心裏面的全部計劃都告訴顧長樂。

    顧長樂心裏面有些氣,但是又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這樣閉上嘴巴,不在繼續去問。

    而在宋家。

    陸風卻品完了宋家的從拍賣行上高價買回來的新茶之後,便開口:「是時候將婚禮提前舉行了。」

    宋雲萱坐在他的對面,氣色很好的笑了笑:「怎麼這麼說?」

    陸風道:「你給外界的假消息已經夠多了,火候時機都夠了,不是嗎?」

    陸風敏銳的察覺到宋雲萱的計劃已經到了可以實行的時候,所以願意主動表示配合。

    畢竟,宋家如果變得強一些,作為站在同一條穿上的陸家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宋雲萱開口道:「你覺得我們把婚禮給提前到什麼時候比較好?」

    「丁童的傷勢也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就提前道下周的星期二吧。」

    宋雲萱聽見陸風說的這個時間,就忍不住笑了一下:「從現在到下周的星期二,可就只有四天的時間了啊。」

    四天的時間來準備婚禮,說什麼都是有些倉促的,也一定準備不了太好。

    「時間越短,對面就越是覺得這個婚禮舉行的倉促,也更覺得你的情況不好。」

    「對,下手的時間也會提前許多。」

    宋雲萱將茶杯放下,然後看梅七:「梅助理你覺得怎麼樣?」

    「我覺得陸先生想的非常周到。」

    既然梅七也覺得沒有問題,宋雲萱便點了頭:「也好,就按照陸先生所說的來吧,只不過這四天,也要好演這場戲才好。」

    演的越是逼真,邵家那邊就越是會放輕了戒備心。

    到時候,邵天澤跳到陷阱裡面之後,也未必能夠馬上就察覺出來。

    陸風聽宋雲萱這麼說完,就看向梅七:「梅先生在宋小姐的身邊是一個得力助手。」

    「嗯。」宋雲萱點頭。

    陸風又道:「但是,對想要對著宋小姐下手的人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絆腳石。」

    「絆腳石?」

    宋雲萱看著梅七。

    梅七微笑道:「放心就是,我這塊絆腳石會在必要的時候給從敵人的路上閃開的。」

    然後,等著敵人跨到了設計好的陷阱裡面,他就一石頭砸下去,將這個想要害死宋雲萱的敵人給砸的頭破血流。



    上一頁    下一頁

    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
    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