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八十章 請人捉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八十章 請人捉鬼字體大小: A+
     

    第七百八十章請人捉鬼

    顧長樂在接到邵天澤回到雲城的電話之後,便馬上去機場接機。

    看見他的身邊沒有丁童跟元熙出現,還稍微有點好奇的問了一句:「你沒跟她們一起回來?」

    「我是活膩了嗎?要跟她們兩個一塊兒回來?」

    邵天澤反問顧長樂。

    顧長樂明白過來:「也是,現在丁童也是要小心一點才好,誰知道宋雲萱怎麼收拾她。」

    顧長樂將邵天澤從飛機場接回家之後,便開口問邵天澤:「丁童雖然是回來了,但是他想好了怎麼對付宋雲萱嗎?」

    「對付宋雲萱的辦法元熙知道,但是我卻不是很清楚。」邵天澤將面前的茶杯端起來,輕輕吹了口氣。

    顧長樂思索了一下,才道:「還是應該去問一下元熙才好。」

    「他之前不是說了宋雲萱就是顧長歌嗎?既然是鬼魂,那就找驅鬼的人過來好了。」

    邵天澤這麼一說,顧長樂也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可是這……」

    「怎麼?」

    邵天澤見顧長樂猶豫,便問她。

    顧長樂開口道:「可是這樣,就讓人覺得我們很迷信,這件事還是不宜公開為好,如果公開了,外面的那些人本來就懷疑顧長歌死的蹊蹺,是我們害死了她,現在再這麼大張旗鼓的請人驅鬼,就會讓人覺得我們心裏面有鬼,這事兒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吃虧的。」

    顧長樂想的周到,邵天澤便點了點頭:「既然你這麼說,那就悄悄辦這件事好了。」

    「去哪兒找人驅鬼?」

    顧長樂又問邵天澤。

    邵天澤思索了一下,才道:「泰國。」

    「可是你剛從太貴回來,現在再去泰國找人驅鬼,會不會不太合適。」

    「不合適也得合適了,現在元熙的下場你又不是沒有看見,如果我們的動作不能夠快一點,那就很難保住自己的命了。」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心裏面暗暗的一寒:「這件事你來辦還是我來辦?」

    「你去吧。」

    邵天澤嘆了口氣:「泰國那邊我不方便過去,你請人找一個厲害一點的大師,然後將這個厲鬼送回該回去的地方。」

    「好。」

    顧長樂在一口應下這件事之後,也不敢怠慢。

    馬上就請人去問泰國那邊比較厲害的驅鬼大師。

    但是泰國的大師向來都是在降頭之類的術法上拿手,驅鬼這種事情比較有名的也就是白水龍王跟玄水龍王兩個。

    也因為這兩個人在大宗小宗裡面的地位極高,所以此次白水龍王出事,搞得泰國那邊對雲城過去的人都很警惕。

    顧長樂派過去的人請人一問是雲城這邊過來的,二話都沒說,就直接給拒絕了。

    顧長樂聽到消息之後,生氣的不得了,對著邵天澤道:「既然泰國那邊不好請人,不如我們就請國內的好了,我們這國內的神佛鬼魔也不少,為什麼相信那些外來的,缺額偏偏不相信自己的?」

    這麼一說,邵天澤就覺得有些道理,答應了顧長樂所說的事情。

    顧長樂在國外不好請人,但是在國內,只要說是邵家,就很容易的從寺廟裡面找了兩個看起來年齡很大的白鬍子和尚,還有一個穿著道袍的老道人。

    顧長樂做了兩手打算,如果這個和尚不行,那就用這個道人。

    但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老和尚往邵家的家宅裡面一站,就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土地,開口道:「這個家宅的風水還是很不錯的。」

    顧長樂微笑:「是啊,我父親去世之前是很相信這些的,還曾經跟我說這塊地是祖上傳下來的,叫我們以後千萬不要賣呢。」

    「可是,你們兩個不一定能夠保得住這快地。」

    老和尚沒說話,那個道人倒是插嘴說了這樣一句。

    她不說也還好,一說這句話馬上就引起了旁邊邵天澤的注意。

    邵天澤眯著眼睛問老和尚:「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老道長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子,開口道:「這家裡面有故主的氣息。」

    「故主?」

    「就是這個宅子的上一個主人。」

    「這是我前妻的宅子。」

    道人跟老和尚都是聽過顧長歌的大名的。

    所以聽見邵天澤說這句話的時候,也都點了點頭。

    「您的妻子,是一個很有福氣的人啊。」

    顧長樂聽見老和尚說這句話,就忍不住笑了:「有福氣啊……」

    她這句話說的很有意思,心裏面卻是嘲笑顧長歌的。

    如果是很有福氣的人,怎麼可能會死的那麼早呢。

    這個老和尚分明就是什麼算不出來。

    顧長樂心裏面剛這麼說完,那個老和尚就道:「那位家主的福氣還在,這個宅子以後會回到她的手裡面的。」

    「她已經死了,老和尚。」顧長樂開口提醒老和尚。

    但是用詞極為不尊重。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這麼說,不悅的看了顧長樂一眼。

    顧長樂也意識到自己的用詞不太合適,抬手輕輕捂了捂自己的嘴巴。

    老和尚倒是沒有跟顧長樂計較這些稱呼上面的問題。

    只是開口道:「這個家宅的主人還會回來的,我沒法幫你驅她。」

    說完之後,就沖邵天澤跟顧長樂微微彎了彎腰,然後念了一句:「罪過,罪過……」

    老和尚念著經從邵家的花園裡面離開。

    而顧長樂看著老和尚離開的背影,卻忍不住皺了皺眉毛:「疑神疑鬼,這個老傢伙肯定是在騙我們。」

    那個道人還留在邵家,看見顧長樂變了臉這樣說那個老和尚,便開口道:「輕塵方丈沒有唬人。」

    老和尚一個人這麼說也就算了,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道人也這麼說。

    顧長樂跟邵天澤都皺起眉毛來。

    邵天澤禮貌的開口問這個道人:「敢問道長,我們家是不是有什麼不幹凈的地方?」

    「也不能說是不幹凈,因為那是人的氣息。」

    這麼一說,邵天澤跟顧長樂就忍不住心裏面一涼。

    人的氣息……不是鬼的氣息……也就是說,現在顧長歌如果真的回來了出現在他們的身邊,也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鬼。

    如果是這個樣子,那要怎麼將顧長歌給完全的抹掉?

    顧長樂的臉色有些蒼白,她眼神無措的看向邵天澤:「天澤,這……」

    邵天澤雖然心裏面震驚,但是臉上卻依舊面不改色,開口問那個道人:「不管什麼事情都有解決的辦法,道長您說是不是?」

    「當然。」道長點了點頭,不過,還是曖昧的笑了一下:「這件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要是單單的驅鬼還容易一些,但是現在看起來,恐怕就不是驅鬼這麼簡單了,而是……」

    「而是什麼?」顧長樂問他。

    那個道人眼睛一眯,帶了幾分兇狠的開口:「而是殺人啊。」

    這麼一說,邵天澤跟顧長樂的心裏面倒是有了幾分輕鬆。

    他們不怕人,但是卻怕鬼。

    鬼是無形無質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只能憑藉著幻想跟感覺來感受它的存在。

    所以就覺得很可怕。

    但是人不一樣,人是真實存在的,不管怎麼樣,都能夠看個清清楚楚。

    也能摸得著。

    正是因為這樣,也能將她變成死物,然後從這個世界上面徹底的抹殺掉。

    顧長樂跟邵天澤都是手上沾過血的人。

    所以對於殺人倒是並不怎麼害怕。

    只不過,宋雲萱現在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動手殺得了的人了。

    所以,唯獨只有求助這些迷信的神佛道人才可以。

    「不知道,道長是要怎麼辦?」

    邵天澤若有所思的問那個道人。

    那個道人開口道:「這個……」

    道人妝模作樣的思索了一下,手指卻像是無意識一樣,拇指跟食指輕輕搓動了一下。

    這個看起來極為像是點錢的動作馬上就讓邵天澤明白了過來,立刻就開口跟道人表示道:「只要道爺能夠幫我辦完這件事,保證我跟家裡人不受這些鬼怪的侵擾,我一定不會虧待道爺。」

    道長跟邵天澤這麼明白他的意思,心裏面很滿意,也就將手收了回去,然後正經的開口:「那個鬼是死去的邵先生的前妻對家裡面還存在著思念跟怨恨,所以不願意消弭。」

    「那要怎麼除掉她?」

    顧長樂有些怕不急待的開口問那個道長。

    道長道:「她的意念極其深刻,也知道鬼魂這種形體是存在不了太長時間的,所以就找了一個人,附身在那個人的身上。」

    雖然這話聽起來就像是之前看過的捉鬼系列電影。

    也讓人恍然一聽覺得像是笑話一樣很假。

    但是邵天澤跟顧長樂在親自見過了宋雲萱,在看過宋雲萱在淼淼死後的悲痛跟元熙的下場之後,卻是毫不懷疑這個道人的話。

    甚至還認為他說的非常對,將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在了這個道人的身上。

    「道爺您儘管施法,只要能夠幫我們逢凶化吉,我們一定重重的謝您。」

    顧長樂對他的態度極為尊重。

    這跟她剛才對待輕塵方丈的態度形成了鮮明至極的對比。

    而道人看見顧長樂這個態度,也覺得很受用,便昂首挺胸,十分自信的開口:「兩位無須擔心,這個鬼雖然是附身在了人身上,但是時日尚淺,還不能完全控制那身體,只要是我施法,就能夠把那個鬼魂從那人的身上打出來,到時候定然叫她灰飛煙滅,永不超生。」

    「永不超生……」顧長樂眼睛裡面有幾分快意。

    對,就是要讓顧長歌永不超生。



    上一頁    下一頁

    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