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知敵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不知敵友字體大小: A+
     

    港城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但是,雲城的事情卻又重新開了新一輪的風波。

    宋雲萱回去雲城的第一天,就聽到繁星雜誌社的人說了一個叫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肖虹對她說:「有個人過來要收購我們繁星。」

    宋雲萱一聽這句話,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收購我們繁星?」

    這個人怕不是腦子有點問題吧?

    她宋雲萱在雲城待得好好的,怎麼會把繁星脫手轉給其他人呢,真是想太多。

    她沒有在意這件事,只當是哪一個剛到雲城來的矛頭小子異想天開。

    可是,之後的事情,卻證明她還是想漏了許多事情。

    邵天澤回到雲城之後,心情就一日不如一日。

    而邵家的走向也是開始直走下坡路,很多需要資金的地方,都湊不齊錢。

    再加上之前給邵雪的五千萬嫁妝,現在的邵家幾乎是前後無路。

    顧長樂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在抱怨新出的南非鴿子蛋沒能拍到手。

    邵天澤簡直看都不想要看她一眼。

    但是,在顧長樂沒能拍下那顆鴿子蛋的第三天,就有一個包裹被送到了邵家。

    顧長樂向來不喜歡在網上買東西,總認為那樣很掉價。

    當然,這次的包括被郵寄過來之後,她想都沒有想是誰郵寄過來的,就直接讓下人給扔掉。

    哪裡料到,包裹還沒有完全丟掉,就有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而且電話裡面那個人說話的聲音,還讓顧長樂覺得很熟悉。

    那人對她說:「我初來乍到,想要認識一下邵先生跟顧小姐,所以準備了一件禮物,讓人給送過去了,不知道顧小姐收到了沒有。」

    顧長樂聽著那人說話,眉頭皺了一下,就追問他:「你是誰?」

    「我已經說過了,我初來雲城。」那個人的聲音帶著笑意,聽起來並沒有敵意。

    但是顧長樂卻不得不去多想一些,因為最近在港城發生的事情太多,難免不會有有心的人故意摻和道邵家來,趁著邵家現在不穩定而做別的手腳。

    她抿著唇,開口問他:「你說你是誰。」

    「與其懷疑我的身份,一直追問我是誰,不如顧小姐先把我送你的禮物打開看看,那樣不就明白了嗎?」

    顧長樂聽著這個陌生男人的說話聲,皺了皺眉頭,才將視線轉移到了那個放在傭人手中的包裹。

    她沖著傭人伸手:「拿來。」

    傭人將那個精巧的系著緞帶的小方形盒子遞了過來。

    顧長樂做顧長歌的妹妹做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好東西沒有見過。

    看見這個精緻的首飾盒,並沒有什麼興趣。

    可是,當她將首飾盒打開的時候,卻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這……」

    首飾盒裡面鋪著精緻的深藍色天鵝絨。

    在天鵝絨紙上,靜靜的躺著一杯漂亮的鑽石戒指。

    而這枚戒指,就正是她在法國拍賣行上沒有競到的那枚南非鴿子蛋。

    她看著首飾盒裡面的那枚戒指,雙眼放光。

    心裏面也有些激動。電話那邊的男人彷彿能夠預料到此刻顧長樂的反應一下,輕輕笑了一下,問顧長樂:「我也是無意之中看到的這枚戒指,不知道顧小姐喜不喜歡。」

    顧長樂當然喜歡這枚戒指,不只是喜歡,而且是發瘋的喜歡。

    只是,她不清楚,這個人是不是跟她在法國拍賣行上一路競價道最後的那個人。

    那邊的人也好像是明白她心中的疑問一樣,開口笑著解釋:「這是我從友人的手中得來的,雖然多花了點錢,但是覺得跟顧小姐十分般配,所以就買了下來,還希望顧小姐能夠喜歡才好。」

    顧長樂看著首飾盒裡面的這枚戒指,不只是雙眼在放光,就連雙手都忍不住的顫抖。

    太好了,這枚沒有拍到手的戒指,竟然兜轉了一圈還是到了她的手裡面。

    而且,叫人覺得驚喜的是,她一分錢都不用花,就被人拱手送了過來。

    顧長樂的內心難掩激動,眼睛看著那枚鑽石戒指,滿心都是歡喜。

    電話那頭的人知道此刻的顧長樂早就已經因為看見這枚戒指而燒昏了腦子,便笑著開口道:「顧小姐如果能夠見到我的誠意,還希望顧小姐能夠轉告邵先生,說我明天想要登門拜訪,問邵先生願不願意見我。」

    「你什麼時候過來?」

    顧長樂問他。

    既然出手這樣闊綽,還未真正認識,就送了這樣貴重的禮物,那麼這個人肯定不是等閑之輩。

    之前邵天澤還在因為你沒能夠拉攏到洛辰合作而生她的氣,現在有送上門的這樣一個合作者,自然是應該讓邵天澤好好見一見。

    也免得之後還拿著她拒絕洛辰的事情而一直詬病她,生她的氣。

    這樣一問。

    對面的男人就開口道:「不知道,有沒有榮幸能夠跟兩位一起吃頓晚飯。」

    顧長樂當然不會管是午飯還是晚飯,只要這個人在約定的時間過來了,那就足夠了。

    她開口道:「你叫什麼名字,我跟天澤說一聲。」

    「我叫元熙,顧小姐。」

    這樣一說,顧長樂還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是誰。

    微微思索了一下,想不起這個人是誰之後,顧長樂便道:「這是你的固定聯繫方式嗎?」

    「是,有什麼事情,顧小姐完全可以打這個電話通知我。」

    「那好,你按照約定的時間過來,如果有變,我會給你打電話過去通知你的。」

    聽見顧長樂這樣說,元熙馬上就有禮貌的開口:「那就謝謝顧小姐了。」

    顧長樂雖然看對方是有求於自己的模樣,但是想到盒子裡面的這枚南非鴿子蛋,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元先生所送的禮物我非常喜歡。」

    「顧小姐喜歡就好。」

    說完,次啊跟顧長樂又客套了幾句,然後將電話給掛斷。

    顧長樂一掛斷電話,就高高興興的將那枚漂亮的戒指從首飾盒裡面取了出來,然後戴在自己的手指上面,左看右看,臉上的笑容更是掩都掩不住。

    邵天澤下午回家的時候,微微喝了一點酒。

    畢竟現在邵家的走向很差。

    他的壓力也非常大,身邊又沒有可以幫到他的人,只能夠借酒消愁。

    但是,他沒有想到,在借酒消愁之後回到家,居然看見顧長樂正在拿著那枚她抱怨了幾十遍沒有拍到的那枚昂貴戒指在左看右看。

    他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是眼花了。

    可是,顧長樂臉上的笑容卻是真真切切,絲毫沒有摻假的。

    她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那枚接著就戴在顧長樂的手指上,便快步上前,一把就將戒指從顧長樂的手指上面給摘了下來。

    顧長樂欣賞戒指欣賞的太過入神,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邵天澤已經會來了。

    現在看見邵天澤將戒指從她的手指上面一下子搶走,有些著急的開口道:「天澤,把戒指還我。」

    邵天澤聽見她讓他把戒指還回去,心裏面的怒火就一下子張高了起來。

    明明現在是邵家水深火熱資金緊缺的時候,顧長樂居然還沉迷在首飾裡面,絲毫不顧邵家的情況。

    他知道顧長樂是一個攀比心非常嚴重的女人,也知道顧長樂以前會為了得到心愛的手勢而不惜去把那件首飾的價格翻高好幾倍。

    可是,若是這種事情放在以前也就算了。

    她竟然現在還做這種事。

    實在是讓他覺得憤怒。

    「天澤……」

    「你是不是瘋了?」邵天澤怒聲問她,並且將手裡面的這枚戒指放在她的面前讓她看,「你知道現在邵家是什麼樣的處境嗎?居然在這麼艱難的時候,還去買首飾!還是這麼貴的首飾!」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說她是買的,心裏面就著急,想要解釋:「不是的,天澤,這不是我買的!」

    邵天澤聽見她辯解說不是自己買的,就眉頭皺的更緊:「那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顧長樂開口道:「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今天有個男人給我打電話讓我拆包裹,說是裡面盛著送給我的見面禮,我也不清楚裡面是什麼東西,就順著他所說的,然後將包裹給拆開了,沒有想到的是,包裹裡面盛著的,居然是這枚戒指!」

    顧長樂說到這裡,有一種天降之財的驚喜。

    而邵天澤卻沉默了下去,眼神也徹底的定格在了手中的這枚戒指上。

    這枚戒指在法國拍賣行拍出了四千萬的高價。

    當時顧長樂還因為錯失了這枚戒指,而一再從他的耳邊提起邵雪嫁妝的事情。

    並且覺得沒能買到這枚戒指非常的委屈。

    他聽她抱怨,聽的耳朵都要起繭子。

    可是,今天這枚戒指,卻被人給當做是禮物,直接送到了她的手裡面。

    他實在是很好奇是,這個投其所好送了戒指過來的人到底是誰。

    這個人到底是敵還是友。

    如果是敵人,這樣投其所好的送禮物似乎是有些得不償失,而且邵家目前也沒有什麼好處可以撈。

    如果是友,這個人又是沖著什麼來做他們的朋友的?

    邵天澤擰著眉毛,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顧長樂看邵天澤擰著眉毛想這些事情,便開口道:「這個人叫元熙,他說明天晚上要過來拜訪你,我已經替你給答應下來了。」

    聽著顧長樂所說的這句話,邵天澤沉默了下去。

    元熙……



    上一頁    下一頁

    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
    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