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懷疑邵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懷疑邵雪字體大小: A+
     

    她現在處境算不上是危險,但是也絕對不能算是安全。

    所以說,這個孩子從她的肚子裡面生下來之後,她願意將孩子交給楚家。

    楚家不管是怎麼樣安排這個孩子,她都不會提出太多的意見,也不會去干涉一些什麼。

    因為不管是對她來說,還是對孩子本身來說,都是隱瞞孩子的身世會更加的安全。

    宋雲萱這邊想的周全。

    而顧長樂那邊也不是粗心大意的人。

    她給邵天澤打過去的那一通電話,響了半天都沒有人接聽,她稍微想一想,便知道邵天澤是故意不接這個電話。

    於是,從病床上起來之後,便要直接出病房。

    被邵天澤安排過來看著她保護她的保鏢,在看見她要從病房裡面離開的時候,馬上就迎了上來,提醒顧長樂:「顧小姐,您現在還在康復期間,不能夠隨便出病房的。」

    顧長樂擰眉:「管的這麼多?」

    保鏢皺眉:「我們也是按照邵先生的命令辦事的。」

    「整天都是邵先生邵先生,等我出院之後,就讓邵先生全部都把你們給解僱了。」

    這話一說出來,讓幾個保鏢臉上的神色都難看了一層。

    而顧長樂卻不管他們,轉身就回了自己的病房。

    既然是邵天澤不願意來見自己,又讓保鏢把自己看的就像是個犯人一樣,那也沒有關係。

    她就在病房裡面等著邵天澤。

    邵天澤總不可能對她不聞不問的,等到他過來了,在慢慢跟他說聲邵雪那邊的事情。

    她倒是要好好看一看,邵天澤在知道了邵雪跟宋雲萱有暗中的勾結之後,會怎麼對待自己的這個妹妹。

    顧長樂這麼想著,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而在眼睛的深處,也有毒辣暗黑透露出來。

    ……

    邵天澤當天晚上並沒有去見顧長樂。

    顧長樂在病房裡面暴怒著等了邵天澤一個晚上。

    第二天譚藝查房的時候,看見顧長樂的一張臉上都是怨氣跟怒氣,才開口勸誡:「顧小姐,暴怒傷肝啊。」

    顧長樂聽見譚藝這句話,皺緊了眉頭,問譚藝:「天澤有沒有給你打過電話?」

    譚藝一臉的不理解:「邵先生要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當然是向你詢問我的情況。」顧長樂認為理所應當。

    而譚藝那邊卻是笑了一下,開口:「顧小姐,邵先生並沒有給我打過電話過來,也沒有向我詢問過你的病況。」

    譚藝知道,自己這句話,足夠把顧長樂給氣個半死。

    果然,顧長樂在聽譚藝這麼說了之後,忍不住抬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

    正在這個時候,病房的房門被輕輕的推開。

    邵天澤的手裡面拿著一捧鮮花,走進來。

    鮮花的芬芳香味淡淡的飄到顧長樂的鼻子裡面,顧長樂聞見了鮮花的香味,情緒稍微緩和了一些。

    邵天澤也問她:「喜歡嗎?」

    看著邵天澤將那一捧鮮花遞過來,顧長樂心裏面的怒氣消了一半,有些埋怨的開口:「怎麼昨天晚上我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

    邵天澤開口解釋:「手機沒有放在身邊,等看到的時候,已經是很晚了,我想著你可能已經睡著了,就沒有打過來。」

    顧長樂半信半疑。

    但是又覺得打破砂鍋問到底很傷感情,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打算讓這件事情過去。

    旁邊譚藝看見邵天澤過來了,便準備從病房裡面出去。

    只是剛轉身,就被邵天澤叫住了。

    邵天澤開口問他;「長樂的情況怎麼樣?」

    譚藝道:「顧小姐恢復的非常好,再過一個月,差不多就可以出院了。」

    聽到譚藝說還要在醫院裡面待一個月,顧長樂就皺起了眉頭:「我不想要在醫院裡面了,好煩的。」

    她聲音像是在撒嬌,邵天澤便哄她:「乖,這一切都是為了你的身體好,你這次手術之後,一定要徹底的恢復好了才能回家。」

    顧長樂皺了皺眉毛,沒有說什麼,但是卻往邵天澤的懷裡面蹭了蹭。

    譚藝看著他們兩個,便開口:「我還有事,就先去忙了,邵先生要是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問我。」

    「嗯。」

    邵天澤點了點頭。

    然後譚藝才從房間裡面出來。

    譚藝從房間裡面出來之後,擰著眉毛,沉思了一下,然後才回自己的辦公室。

    而顧長樂在邵天澤的懷裡面蹭了一下之後,卻是直接開口:「邵雪已經去咱們邵氏工作了嗎?」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說『咱們邵氏』就覺得心裏面多少有些不舒服。

    「還沒有,她的傷還沒有完全好,現在在家裡面休養。」

    顧長樂呼出一口氣,擔憂的皺著眉毛道:「天澤,就算是邵雪的傷都好了,也不要讓她去邵氏工作了吧。」

    「為什麼?」邵天澤不解。

    顧長樂正等著他問個為什麼。

    現在聽見他問了,便將手機拿出來,然後給他看手機上面被傳過來的照片。

    邵天澤在看見照片之後,眉毛就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照片上,是邵雪跟宋雲萱面對面正在吃飯的照片。

    還有邵雪從餐廳裡面離開的照片。

    邵天澤眉毛越擰越緊:「這是什麼?」

    顧長樂道:「還能是什麼?」

    邵天澤皺緊了眉頭。

    顧長樂不忘添油加醋:「當然是你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什麼了。」

    邵天澤擰著眉頭不說話。

    顧長樂湊到邵天澤的耳邊,有些憤怒的開口:「真是想不到啊,邵雪居然是這麼一個白眼狼,胳膊肘往外拐的也是厲害,她明明就知道我們跟宋雲萱是勢不兩立的,現在居然還跟宋雲萱攪和在一起,真是不知道她的腦子裡面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事情。」

    邵天澤的眼睛看著照片,不知道應該怎麼說才好,只是眯著眼睛,不說話。

    顧長樂見邵天澤在看到照片之後還遲遲不做定奪,有些著急起來:「天澤,邵雪都已經跟宋雲萱勾結道這樣的程度了,難道你還要放任嗎?」

    邵天澤轉頭看顧長樂:「那麼你是什麼意思?」

    顧長樂知道邵天澤這是在試探她。

    便開口道:「邵雪是你的妹妹,不管她做了什麼,我都沒有權利對她指指點點的,你是邵雪的哥哥,你管她倒是管的著的。」

    邵雪這邊她是想要插手處理。

    但是之前邵雪給邵天澤擋了那一下,讓邵天澤對這個妹妹好了許多,也信任了許多。

    自己這個時候上趕著的去整治邵雪,反而會讓邵天澤覺得自己這是在刻意報復邵雪。

    既然這樣,倒是不如讓邵天澤自己來處理要更好。

    顧長樂將情況分析的透徹,也讓自己站在了一個旁觀者的立場,看著邵天澤處理邵雪。

    邵天澤擰著眉頭不說話。

    顧長樂知道他一時之間很難做出決斷,便也沒有催他。

    只是在旁邊不咸不淡的開口:「也許是我誤會了。」

    「誤會?」邵天澤的視線轉移到她的臉上,「你是刻意找了人去盯著邵雪的吧?」

    顧長樂微笑:「怎麼可能?」

    「要真的是無意間拍下來的,你不覺得這太巧了一點嗎?」

    顧長樂聽邵天澤這麼說,忍不住皺起眉頭來,心裏面也是很不滿:「天澤,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難道懷疑我是故意誣陷邵雪的嗎?」

    邵天澤沒有講話,也沒有否認。

    顧長樂就更急了,臉上的表情也有些憤怒起來:「天澤,我跟你在一起這麼久,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人的,不管是我做什麼,都是會徵詢你的意見,也都是為了你好才去做的,現在邵雪胳膊肘往外拐,眼看著就要出賣你了,你居然還懷疑是我故意陷害她的?」

    邵天澤聽顧長樂這樣說,皺著眉毛,心裏面也是半信半疑。

    畢竟邵雪是拋出自己的性命為他擋下過致命的危險的。

    如果邵雪真的要跟宋雲萱合謀,那麼又什麼必要在那麼危險的時候去以身犯險的把自己給救了呢?

    可是,又反過來一想,如果邵雪真的是沒有跟宋雲萱合謀什麼,那麼顧長樂又是怎麼拍到這組照片的?

    俗話說,無風不起浪。

    如果邵雪跟宋雲萱沒有過什麼接觸,這組照片是絕對不會出現在這裡的。

    邵天澤因為你這組照片,而沉默不語。

    顧長樂看邵天澤已經動搖,但是還是處在半信半疑的程度,便開口:「不如你去問問邵雪,這是怎麼回事?」

    邵天澤垂眸:「這件事,你不要再管了。」

    顧長樂不悅:「你的意思是我多管閑事?」

    「我相信邵雪。」

    「當年顧長歌也很相信你。」

    顧長樂這句話,就像是最鋒利的刀,一下子就戳到了邵天澤的心裏面。

    顧長樂藉機再補一刀:「天澤,只有我才是最忠心與你的,你也應該信任我才對,邵雪有什麼是值得你去信任的?」

    「她是我的妹妹。」

    邵天澤開口道。

    顧長樂壓低了聲音:「天澤,你拿邵雪當做妹妹,但是邵雪的心裏面真的是拿你當做哥哥的嗎?不要忘了,當初你為了掩蓋身世是怎麼把邵雪的親生父母給處理掉的。」

    這句話,就像是一條陰冷的毒蛇。

    猛地躥起來,然後狠狠的咬了邵天澤一口。

    邵天澤的臉上開始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是啊,自己跟邵雪之間真的可以完全信任對方嗎?

    如果邵雪知道了自己父母去世的真相,怎麼會跟自己站在一起?

    恐怕,恨都要恨死自己的了吧。

    顧長樂說的也對,自己不應該那麼信任她。



    上一頁    下一頁

    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
    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