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手術成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手術成功字體大小: A+
     

    不知道為什麼,宋雲萱的話在說出來之後,總讓邵天澤有一種她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清楚的錯覺。

    他轉頭,看著宋雲萱:「我不懂宋小姐的話是什麼意思。」

    宋雲萱笑了一下,聲音淡淡:「沒有什麼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

    宋雲萱說完了這句話,目光盯著手術室門口亮起來的紅燈,輕輕嘆息了一句:「希望顧小姐的手術能夠成功才好啊。」

    宋雲萱這句話,明明是一句祝福的話,可是不管怎麼樣,都讓邵天澤聽著有種心驚肉跳的詛咒感。

    他眉毛擰著,竭力讓自己保持平靜,然後驅趕宋雲萱:「宋小姐真是有空,居然要在這邊等著長樂手術做完出來嗎?」

    宋雲萱聽出這是驅趕她的意思,臉上笑容不變的開口:「顧小姐的手術可不是一通小手術,進行起來就要十幾個小時的樣子,我現在哪裡能在這邊等這麼久,宋氏的事情也不少,還都等著我處理呢。」

    一說起宋氏,邵天澤就想到自己手裡面的邵氏。

    如今正是被宋雲萱步步緊逼的時候,希望在這麼關鍵的時候,長樂的手術不會出現什麼岔子,如果這個節骨眼上長樂除了什麼事情,他的心情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宋雲萱看邵天澤一直皺著眉毛,微笑道:「好了,我看邵先生現在正擔心顧小姐擔心的緊,我就不再這邊礙眼了,邵先生繼續等吧,我先回去了。」

    邵天澤不發一言,不想要跟宋雲萱多說一句廢話。

    宋雲萱也知道自己不受邵天澤歡迎。

    但是她一點都不在乎,有血海深仇的人,不需要他的好感跟歡迎。

    宋雲萱出了醫院,就有寒風吹在臉上。

    迎面走過來的男人到了他的面前,立刻將脖子上的圍巾給解下來,然後圍在了她的脖子上面。

    宋雲萱看著梅七給自己將圍巾圍在脖子上,心裏面有些感慨:「如果這個時候,他還在就好了。」

    「我這麼關心宋總,宋總卻在這個時候想別的男人,還說出來,我聽了之後可是會非常傷心大的。」

    梅七用略帶玩笑的口氣跟宋雲萱說出這句話來。

    宋雲萱一下就被梅七給逗笑了:「怎麼,今天醫院前台的小護士沒有讓梅助理覺得賞心悅目的嗎?」

    「今天還真是沒有。」

    梅七將圍巾給宋雲萱圍好了之後,便開口:「宋總上車吧,外面風大。」

    「嗯。」

    宋雲萱點點頭,跟著梅七上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在上車的時候,從車子的反光鏡裡面看見一個站在路邊望著她的男人。

    那個男人穿了一件黑色毛呢大衣,身材修長,臉部的五官跟楚漠宸像極了。

    就在從反光鏡裡面看見那個男人的一瞬間,宋雲萱就有一種雙腳被定在原地不能動彈的震驚感。

    匆忙回過頭去找那個男人,卻剛好有一輛公交車駛過。

    再看那個男人站著的地方的時候,那裡已經是空無一人。

    宋雲萱整整看著那個地方,許久沒有轉移視線。

    梅七看見宋雲萱這個樣子,關切的開口:「宋總,怎麼了?」

    宋雲萱怔怔的:「梅七,我看見漠宸了……」梅七聽見宋雲萱這麼說,開口道:「宋總,上車吧。」

    宋雲萱目光凝視著那個空無一人的地方,沉默了片刻,才收回視線,然後進入車裡。

    到了車裡面之後,宋雲萱的手指就在扶著額頭。

    前面開車的梅七看見宋雲萱這個樣子,忍不住開口道:「宋總,過去的事情您應該讓他過去了。」

    宋雲萱不語。

    梅七知道這個時候宋雲萱的心情也不好,便沒有繼續再說下去。

    其實,宋雲萱又何嘗不知道過去的事情就應該讓他過去了呢?

    只是,楚漠宸就像是一個魂牽夢繞也念念難忘的夢,總是在午夜夢回,或者不經意的時候就忽然浮現出來。

    她手指揉著眉心,開口問梅七:「梅七,你說,漠宸有沒有可能根本沒死?」

    梅七通過車子的後視鏡,看著宋雲萱:「宋總,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如果你非要懷抱著一個僥倖那就抱著。」

    宋雲萱垂著眼睛,半晌無話。

    到了宋氏的時候,宋雲萱一進辦公室,便將辦公室的房門給鎖上了。

    肖虹過去敲了敲房門,沒能如願的敲開。

    在經過茶水間的時候,剛好看見梅七在茶水間裡面喝咖啡,便問梅七:「宋總是怎麼了?」

    梅七拉開椅子坐下,順手給肖虹倒了一杯咖啡,然後推過去:「最近老是產生錯覺。」

    肖虹一聽,追問:「老是覺得楚少還沒有死?」

    「怎麼,她在你面前也說過?」

    梅七問肖虹。

    肖虹擰了擰眉毛,有些心疼宋雲萱:「宋總也是傷心,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幻覺。」

    「出現這種幻覺可不是什麼好事情,時候長了,心態可能就要崩了。」

    肖虹垂著眼睛,悶悶道:「我還以為像是宋總這樣的人,不會沉浸在悲傷裡面一直抽不出來的。」

    「她可能是想要從痛苦裡面抽離出來,只是,楚少在她的心裏面已經佔了太重的位置。」

    肖虹嘆了口氣,將面前的咖啡杯端起來喝了一口。

    旁邊的梅七道:「你這段時間在宋總的身邊,要多留意她一下。」

    「我會的。」肖虹點頭。

    梅七又開口:「我聽家裡面的保姆說,宋總曾經晚上里跑出去過,說是在門口看見楚漠宸出現了。」

    「許是想楚少想的多了,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事情。」肖虹垂著眼睛,「楚少已經沒了,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梅七沒有說話。

    肖虹才又問:「你今天是陪宋總到什麼地方去了?怎麼過來的有點晚?」

    「今天是顧長樂做手術的日子。」

    這話一說,肖虹就想了起來:「我怎麼這事兒給忘了,瞧我這個腦子。」

    梅七不以為意:「一個顧長樂而已,做個手術沒有必要讓所有人都知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顧長樂這個手術可是備受關注的,早上沒有開始做的時候就已經有許多媒體在晨間播報裡面說起來了。」

    梅七早上沒有看晨間播報,笑了一下,問肖虹:「你覺得這個手術會成功嗎?」

    肖虹琢磨了一下,才開口:「多半是會成功的,你看給顧長樂主刀的醫生可是譚藝,聽說這是一個很不得了的醫生。」

    梅七聽到肖虹這麼說,也點了點頭:「我也覺得手術會成功。」

    如同肖虹所說的那樣,顧長樂的手術沒有太多的懸念。

    只要是譚藝在手術之中進了全力,這台手術就沒有失敗的理由。

    只不過,手術進行的時間是真的很長,足足進行了十二個小時。

    從早上九點鐘,一直到晚上九點鐘。

    主刀的醫生跟助手醫生以及護士麻醉師等人在手術結束的那一刻,全身的神經都瞬間放鬆了許多。

    邵天澤也不眠不休的在手術室的外面足足等了十二個小時。

    等到顧長樂被從手術室裡面推出來的時候,更是第一個衝過去,握住了顧長樂的手指。

    顧長樂身上的麻醉還沒有消,昏睡著沒有醒過來。

    邵天澤握住顧長樂的手指,清晰的感受到了顧長樂脈搏的跳動,才轉頭看一同出來的譚藝:「手術怎麼樣?」

    「一切順利。」譚藝將臉上的口罩給摘下來,滿眼都是疲憊。

    邵天澤聽譚藝說手術已經成功了,心裏面自然是高興的很。

    順口說了一句『辛苦』,便追隨者顧長樂去了病房裡面。

    譚藝看著邵天澤陪著顧長樂去了病房裡面。

    便坐在了椅子上面,然後抽了一支煙,點燃,慢慢的抽,緩解一下緊張的神經。

    就在她抽完一支煙的時候,轉頭,就看見一個站在走廊裡面的女孩子。

    女孩子不大的年紀,看起來二十多歲,眉眼之間都是憤恨。

    譚藝仔細想了一下,認出這是邵天澤的妹妹邵雪。

    他看著邵雪。

    邵雪在感覺到自己被人看著之後,也略略一轉眼,將視線放在了譚藝的身上。

    譚藝沒有說話,邵雪也沒有立刻開口。

    而是兩廂無言的沉默了半分鐘之後,邵雪才開口:「手術成功了嗎?」

    譚藝點點頭:「很成功。」

    邵雪吸了口氣,然後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身後的譚藝突然開口,問她:「你好像是很希望這場手術失敗了。」

    邵雪抿了抿唇,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是,她很希望這場手術失敗。

    她很希望顧長樂這個為虎作倀的賤人能夠死在這場手術裡面。

    可是,就算是希望,也沒有辦法改變手術已經成功結束的事實。

    她不能暴露自己內心那惡毒的期待。

    只能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的開口回答譚藝:「怎麼會呢?我很希望這場手術成功。」

    譚藝聽見她這樣說,笑了一下:「有個人在手術之前也跟我這樣說,所以,這場手術就很順利的結束了,而且做得很成功。」

    這話一說出來,邵雪皺緊了眉毛,轉頭就問譚藝:「是誰?」

    譚藝沒有直接回答她說這話的人是誰,而是答非所問的開口:「她可能覺得這樣死掉太便宜對方了,活著才能夠更痛苦。」

    邵雪微微張了張嘴巴,腦海裡面浮現出了宋雲萱的模樣。

    讓手術成功,是宋雲萱的意思吧?

    宋雲萱還想要繼續跟顧長樂斗下去嗎?



    上一頁    下一頁

    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