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八十五章:不要壞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八十五章:不要壞事字體大小: A+
     

    淼淼被邵天澤在客廳裡面抱著。

    顧長樂打開門,從門縫裡面看出去,在看見淼淼跟邵天澤之間有互動的時候,就覺得心裏面難受的要命。

    簡直想要把顧長歌留下的這兩個孩子給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給抹殺掉。

    明明邵天澤所有的寵愛都應該是給她顧長樂的,就算是不給她顧長樂。

    那麼,起碼也應該是給她顧長樂所生下來的孩子的,憑什麼,憑什麼顧長歌死了之後還能夠留下兩個孩子來爭奪邵天澤對她的寵愛。

    而她卻留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還不能夠自己生個一兒半女。

    就算是給邵天澤生一個女兒也是好的啊。

    顧長樂心裏面難受,越是看著客廳裡面的淼淼,心裏面就嫉妒的越是難受。

    好一會兒之後,才咬著牙,將房門給關上。

    在關上房門之後,她又想到了丁離。

    忍不住咒罵了一句:「賤人!」

    丁離真是個賤人,本來想要讓她給自己做代孕的。

    結果這個賤人居然野心勃勃的來邵家跟自己搶奪邵天澤。

    雖然把這個女人從邵天澤的身邊給踢開了,但是卻讓她覺得不再信任任何一個代孕。

    這些給孩子做代孕母親的女人,是不是各個都想著要攀附上邵家這樣的豪門?

    但是,她顧長樂就算是不要孩子,也絕對不會再給這些野心勃勃的女人任何機會。

    ……

    淼淼在客廳裡面,幫邵天澤揉完了眉心之後,便問邵天澤:「爸比,媽咪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淼淼冷不丁的問道這個問題,讓邵天澤一時之間也有些語塞,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回到淼淼這個問題。

    顧長歌什麼時候回來嗎?

    顧長歌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回來了。

    但是,這樣的答案要怎麼跟淼淼說呢?

    邵天澤垂眼想了一下,才開口:「淼淼,媽咪去很遠的地方了,不會回來看淼淼了。」

    淼淼聽到邵天澤這樣說,眼睛馬上就變得濕潤起來:「可是,淼淼很想要跟媽咪在一起啊。」

    邵天澤看著淼淼眼睛裡面的淚水,在考慮是不是要把顧長歌去世的事情跟淼淼明明白白的說出來。

    但是,在猶豫了一下之後,邵天澤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淼淼的年紀還太小,並不是適合知道這樣的事情。

    可是……

    邵天澤的腦子裡面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跟顧長樂在一起的時候,走廊裡面忽然打碎的那個花瓶。

    如果沒有人經過走廊的話,花瓶是不會被打碎的。

    而且,顧長樂懷疑是有人偷聽到他們談話了。

    他說了殺死顧長歌的事情。

    這件事,是被家裡面的傭人知道了,還是被自己的兩個兒女知道了呢?

    邵天澤一時之間陷入到了沉默里。

    淼淼見父親無論如何都不說話,皺著眉毛,在邵天澤的面前晃了晃。

    邵天澤被淼淼的小手一晃,回過神來,並且抓住女兒的小手,問她:「淼淼,如果爸爸跟你說,你媽咪曾經被爸爸傷害過,那麼,你會恨爸爸嗎?」

    淼淼覺得邵天澤說的這些話有些複雜,攏著眉毛,不解的問邵天澤:「爸比不是這個世界上最愛媽咪的人嗎?為什麼要去傷害媽咪?」

    淼淼的這句話讓邵天澤微微愣了一下。

    然後,就垂下了眼睛。

    眼底有複雜的情緒慢慢滑過。

    本來,他的確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愛顧長歌的人,但是,後來他卻還是親手害死了顧長歌。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這個女人沒有顧長樂帶給他的感覺更好。

    這個女人所散發出來的光芒太過強烈,強烈的讓人覺得刺眼,讓人覺得不舒服。

    讓人想要親手去毀滅這種光芒。

    邵天澤想到顧長歌的模樣,微微笑了一下,跟淼淼說話:「是,淼淼說的沒錯,在這個世界上面,最愛你媽咪的人,就只有我。」

    是的,他是愛過顧長歌的。

    這是誰也不能夠否認的事情,雖然最後這些事情都變成了逢場作戲。

    可是,之前的的確確是有過真實感情存在的。

    淼淼還想要跟邵天澤繼續說一些別的話,然而邵天澤卻已經累了。

    輕輕將自己的領口解了解,然後抱起淼淼,抱著她往房間裡面走。

    「淼淼吃過飯了嗎?」

    「因為爸比回來的完,所以阿姨已經讓我跟哥哥先吃飯了。」

    「你哥哥呢?」

    「哥哥回房間裡面去拼積木了。」

    顧奕在邵家的存在感並沒有淼淼來的強烈。

    因為淼淼是一個讓邵天澤更加寵愛的孩子。

    而顧奕是哥哥,並不習慣沖著大人撒嬌。

    淼淼會喜歡撒嬌一些。

    「淼淼是想要去哥哥的房間跟哥哥一起玩積木,還是睡覺?」

    淼淼皺著眉頭想了一下,才開口:「想要爸比哄我睡覺。「

    淼淼伸手抱住了邵天澤的脖子,邵天澤被淼淼這樣抱住脖子,微微笑了一下,將淼淼的身子往輕輕拖了拖。

    然後抱著她進房間裡面。

    而在邵天澤抱著淼淼進了房間裡面,之後,顧奕卻打開門,看了一眼妹妹房間的房門。

    走廊裡面的花瓶是他打碎的。

    父親說的話他也全部都聽見了。

    母親是怎麼死的,他一清二楚。

    儘管覺得自己應該忘記這句話,可是,腦子卻將這句話記得比誰都更牢固。

    他抿著唇不說話。

    淼淼在進了房間之後,很快就被邵天澤給哄著睡著了。

    邵天澤看女兒已經睡著了,才從女兒的小床邊離開。

    邵天澤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從女兒的房間裡面出去。

    剛到門口,就看見顧長樂正在房間門口等著他。

    邵天澤微微擰了擰眉,才開口問她:「已經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去睡?」

    顧長樂吸了一口氣:「想要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

    「不要讓小孩子壞事。」

    顧長樂說的有些冷。

    邵天澤只是聽這一句話,便明白顧長樂是什麼意思。

    邵天澤皺著眉毛,低聲開口:「我們回房間再說。」

    顧長樂被邵天澤拉住手腕,然後一下子拉到了房間裡面。

    顧長樂在進了房間之後,才開口跟邵天澤繼續說話:「我已經確認過了,這個家裡面的傭人都不是打碎花瓶的那一個。」

    聽到顧長樂這麼說,邵天澤擰了擰眉頭:「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這是什麼意思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

    顧長樂擰眉:「打碎花瓶的,聽見我們兩個說話的,就只有你的女兒或者是兒子。」

    「不可能是他們。」

    邵天澤一口否認。

    顧長樂皺著眉,看他:「你以前可不是優柔寡斷的人,你要知道,萬一是這兩個孩子其中的一個知道這件事,然後告髮指證我們,我們做的那些事情就會全部曝光。」

    「那你想要讓我怎麼做?」

    邵天澤轉頭看顧長樂。

    顧長樂在聽到邵天澤這樣問之後,眼睛眯了眯,然後才壓低了聲音開口:「你不是已經做過了很多這種事情了嗎?」

    「不會是他們兩個聽見的。」

    邵天澤轉身就要往門外走。

    顧長樂看見邵天澤扼要離開,馬上伸手拉住邵天澤,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他:「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難道做了這麼多,想要我們毀在這個地方嗎?」

    邵天澤眯著眼睛:「我說了,不可能是這兩個孩子聽見的,把家裡面的傭人全部都換一遍吧。」

    說完,邵天澤就打開門離開,就算是顧長樂想要去追邵天澤,邵天澤都完全不理會。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離去的背影,眉毛緊緊的皺了皺,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覺得心臟一陣絞痛。

    然後,就捂著胸口,順著牆壁一下子滑到了地上。

    邵天澤走的並不是很遠,因為他知道顧長樂一定會追著他想要說服他。

    可是,剛走到一樓,就發現不對勁兒,身後沒有顧長樂追過來,顧長樂甚至是臉上聲音都沒有再發出來一句。

    他眉毛一擰,心中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忽然出現。

    接著,就快步返回到二樓上。

    到了二樓上,果然看見顧長樂正一臉蒼白的靠著牆壁坐著。

    他快步走過去,扶住顧長樂:「你怎麼樣?」

    顧長樂已經難受的說不話,只是緊緊的抓著邵天澤的手指。

    邵天澤看見他這個樣子,馬上伸手將她從地上抱起來,然後帶著她往樓下走。

    「撐住,我馬上就送你去醫院。」

    顧長樂說不出話來,只能讓邵天澤抱著往外面走。

    邵天澤走的匆忙,在出門之後,保鏢看見不妙,馬上就上前來問他:「邵先生,發生什麼事情了?」

    「馬上送她去醫院。」

    保鏢看見顧長樂一臉蒼白,呼吸困難,不敢怠慢,馬上就將車子開出來,然後讓邵天澤抱著顧長樂上車,然後送他們兩個去醫院。

    顧長樂入院的消息很快就被媒體知道,現在的邵氏正是多事之秋,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也會引起雲城各方的關注。

    所以,顧長樂入院之後的消息自然也是傳播的飛快,很快就傳播到了宋雲萱的耳朵裡面。

    宋雲萱得知這個消息,微微抿了抿唇,問楚漠宸:「你覺得,現在這個時候去邵氏召開一個股東會會怎麼樣?」

    「邵氏會徹底崩盤吧。」

    楚漠宸覺得邵氏崩盤是早晚的事情,選在顧長樂入院的時候去召開這個董事會,也是惡意滿滿。

    本來邵天澤就無法兼顧生病的顧長樂跟邵氏,現在宋雲萱過去召開這個董事會,是給邵天澤雪上加霜的。



    上一頁    下一頁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