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六十二章:一榮俱榮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六十二章:一榮俱榮3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往外面走。

    許玫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宋雲萱。

    就在宋雲萱要走出房間的時候,許玫那邊突然開口:「你想要我怎麼做?」

    這句話說的咬牙切齒。

    宋雲萱聽到她的這句話,卻是眉毛微微一揚,輕輕的笑了:「薛伯母能夠想通了就好。」

    她說的悠然。

    而那邊的許玫卻恨不得咬碎了牙齒。

    她活了幾十年,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載在一個小丫頭的身上。

    而偏偏這個小丫頭,還是她最看不順眼的那一個。

    宋雲萱轉過身來,看著許玫:「薛伯母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是想要讓你以後不要老是挑我二姐的過錯罷了。」

    許玫擰眉瞥了她一眼,絕對不相信宋雲萱是拿她這麼個把柄,讓她做這麼簡單事情的人。

    宋雲萱看許玫的表情,就知道許玫並不相信她說的這些話,所以輕輕擰了擰眉,道:「薛伯母肯定會覺得我這個要求太簡單,是不是?」

    許玫的語氣變得平淡了一些:「你除了想讓宋雲瑩在這個家裡面站穩腳跟以外,還想要做什麼?」

    「沒什麼了,薛伯母儘管放心,我就是想要讓我二姐能夠在夫家過得舒心一些而已,除此之外,別無她想。」

    宋雲萱笑吟吟看著許玫。

    而許玫則是擰緊了眉頭看著宋雲萱。

    因為,她絕對不相信宋雲萱是一個這麼簡單的女人。

    宋雲萱看許玫還是不相信,也沒有多做解釋,只是開口:「時候不早了,薛伯母還是趕緊下去吃飯吧,吃完了之後,我就趕緊回去了,免得漠宸擔心我這一行不順利。」

    宋雲萱故意提到楚漠宸。

    果然讓許玫的神色一緊。

    許玫害怕的,正是宋雲萱身後的靠山。

    薛家不大,薛家的產業也不大。

    只要是宋雲萱在楚漠宸的耳邊多說一句話,薛家被打垮是遲早的事情。

    更何況,現在宋雲萱還把陳年舊事給翻出來,然後把握住了她的命門。

    許玫的手指緊緊攥起,手指甲都要掐到肉裡面去。

    好一會兒,也沒有動彈,更別說是立刻就下樓去吃飯。

    宋雲萱看她這個樣子,微微笑了一下,提醒許玫:「薛伯母不用覺得我知道你的把柄之後,提出來的要求太簡單,因為,只要手裡面握著你這個把柄,我就可以源源不斷的向薛伯母提一些過分的要求,只要是薛伯母還想要繼續在薛家生活下去,就一定會答應我的,不是嗎?」

    許玫聽見宋雲萱這樣說,忍不住罵道:「宋雲萱,你真是卑鄙!」

    許玫的罵語讓宋雲萱微微勾了勾唇角,她也不生氣,只是轉身往外走:「快出來吃飯吧,薛伯母,吃飽了,你才能在薛家好好生活啊。」

    這風涼話說的許玫咬牙切齒。

    但是,即便是把指甲都給攥的生生斷裂掉,她也沒有辦法去反擊什麼。

    因為,從薛濤出現在她肚子裡面的那一天開始,她就開始生活在恐懼之中。

    不敢去深究薛濤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唯恐丈夫知道薛濤的親生父親是一個曾經搶,見了她的男人,而跟她離婚。這麼多年以來,從來沒有人提起過這件事情。

    卻想不到,被宋雲萱給查到了,而且,現在還被宋雲萱當做是把柄,拿過來威脅她。

    她抿直了唇瓣,眉頭皺的緊緊地。

    正在沉思期間,就聽見宋雲瑩的聲音傳過來:「媽,雲萱已經在下面等著您了,你下去吃飯吧。」

    許玫聽見宋雲瑩的聲音就來氣,本想要出口就罵宋雲瑩一句的,卻不想,在抬頭剛要罵宋雲瑩的時候,就聽見宋雲瑩說道:「媽,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人,如今你的秘密我也知道,你就算是把我趕出薛家,對您也一定沒有好處,我們何不好好做一對和睦的婆媳呢?」

    宋雲瑩聲音溫柔。

    許玫卻是擰著眉毛,冷冷的看著宋雲瑩,絲毫就沒有軟化下來的情緒。

    而宋雲瑩看許玫的表情沒有半分軟化,也忍不住輕輕搖了搖頭,然後道:「我如今跟媽您是聯繫在一起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媽你傷害我,就等於傷害您自己,媽您可要想開一點啊。」

    宋雲瑩說的這句話讓許玫的心裏面有些發涼。

    因為宋雲瑩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如今宋雲萱知道她的把柄,宋雲瑩肯定也是清清楚楚的,如果薛濤不是自己丈夫的孩子,那麼宋雲瑩的生下來的孩子也定然不是自己丈夫的孫子。

    她要是繼續一味的開口說宋雲瑩的孩子不是薛家的親生骨肉,那麼就會引起丈夫的懷疑,到時候祖孫三個了一起去做了親子鑒定,就會讓整個薛家都分崩離析,一朝之間變成整個雲城的笑話。

    她不能這樣做,不能老來之後,晚節不保。

    許玫的眼神出現變化,宋雲瑩就在旁邊靜靜的看著自己婆婆眼眸中出現的變化。

    半晌之後,看見婆婆的情緒慢慢的開始冷靜下來了,這才啟唇問許玫:「媽,您想好了嗎?」

    「去吃飯吧。」許玫慢慢抬起眼睛來,聲音裡面充滿了屈服跟疲憊。

    既然把柄已經在宋家姐妹的手裡面,那麼繼續折磨宋雲瑩又有什麼意思呢?

    許玫跟著宋雲瑩一塊兒下樓去客廳裡面吃飯。

    在席間,宋雲瑩也是一副孝順媳婦兒的樣子,一直鞍前馬後的照顧著婆婆。

    許玫雖然不太高興,但是也沒有更加過分的行為跟舉動。

    宋雲萱這頓飯吃的很舒心,在離開的時候,特意跟許玫說了謝謝招待這樣的客套話。

    她從薛家離開坐上車子,梅七便開口問她:「宋總這一行還算是順利嗎?」

    宋雲萱揚起唇角:「很順利。」

    許玫是聰明人,自然把事情辦得非常順利。

    這樣想著,梅七那邊就又開口:「剛剛秘書給我打電話過來,說是有一位姓臧的小姐從港城過來找您,現在正在公司裡面等您。」

    姓臧的小姐……

    宋雲萱瞬間就想起了港城臧家的那位大小姐,有些不解:「她怎麼過來了?」

    梅七看宋雲萱一臉奇怪,便多問了一句:「宋總還過去見她嗎?」

    「要的,我們回去吧。」

    梅七點了點頭,便將方向盤一轉,在三叉路口選擇了去宋氏的那條路。

    宋雲萱回到公司的時候果然看見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的披著白色小西裝的年輕女人。

    那個梳著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臉上的妝容明艷而成熟。

    姨媽色的口紅讓人覺得有些霸氣外漏。

    宋雲萱看見她,微微笑了,伸出手同她道:「好久不見,臧小姐。」

    臧靈兒看見宋雲萱伸出來的手指,唇角一勾,伸手握住了宋雲萱的手指,笑了笑:「的確是有段時間不見了。」

    「臧小姐如果沒有吃過飯的話,我請臧小姐吃飯。」

    「榮幸之至,」臧靈兒點頭答應,之後看了一眼宋雲萱身後跟著的梅七,笑著又改變了注意,「吃飯沒意思,還是找個地方去喝酒吧。」

    如此一說,宋雲萱倒是也不反對,便打算跟臧靈兒這個古怪的臧家大小姐去喝酒。

    而後面的梅七卻忍不住開口提醒宋雲萱:「宋總,您要不要跟楚少說一聲。」

    「不用說了,說了之後他要限制我喝酒了。」

    宋雲萱小聲道。

    那邊臧靈兒聽見宋雲萱說的話,忍不住笑了一下:「怎麼你的男人把你管的這麼嚴格嗎?」

    「我酒量不好,她擔心我。」宋雲萱輕鬆解釋。

    但是,實際上並不是因為酒量不好。

    而是因為,這段時間楚漠宸一直想要讓她懷上身孕,並且還為此戒煙戒酒,當然,也要讓她戒煙戒酒。

    宋雲萱一意孤行,梅七也管不了。

    到了酒吧門口的時候,梅七擔心宋雲萱的安全,還是跟著一塊兒進去了。

    臧靈兒的酒量很不錯,但是有些話,總是覺得當著梅七的面不好說,所以在後半場的時候,宋雲萱便讓梅七先出去了。

    等梅七一出去,臧靈兒才將酒杯放下開口道:「你已經把薛家的那個老女人搞定了?」

    宋雲萱淡淡笑了一下:「把柄握在人家的手裡面,不就是任人搓扁捏圓嗎?」

    「我以為她至少會掙扎一下,或者堅持認為兒子就是她丈夫的親生骨肉的。」

    「薛濤的確是薛伯伯的親生骨肉,不過她不敢去做親子鑒定而已。」

    宋雲萱的這句話,讓臧靈兒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倒是覺得許玫這個女人很奇怪,明明偷偷做個親自鑒定就可以搞清楚自己的兒子是丈夫的親生兒子,為什麼她不去做這個親子鑒定,而且還被王洋給威脅牽制了這麼多年?」

    臧靈兒的話讓宋雲萱微微垂了垂眼睛:「因為她害怕。」

    「害怕?」

    臧靈兒還是不太明白。

    宋雲萱開口給她解釋:「在許玫的潛意識裡面,覺得懷上薛濤的時間恰好就是被強,見的時間段,所以打從懷上這個孩子的時候就已經斷定了是強,奸犯的兒子,但是她想要嫁到薛家,就必須要依靠這個孩子奉子成婚,所以,才生下了這個孩子,但是這二十幾年裡面,她都一直避免兒子受傷或者別的引起薛伯伯懷疑的事情,更沒有想過這個兒子的確就是薛家的親生子。」

    臧靈兒聽宋雲萱這樣說,忍不住嘖嘖:「真是被她自己的潛意識給害慘了,明明就是一個沒有什麼把柄的女人。」

    宋雲萱彎起唇角來:「這也側面說明了當年的事情給她留下了很深的陰影,讓她不願意去面對跟回想,也不想要在追究孩子究竟是誰的。」



    上一頁    下一頁

    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