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三章:心理作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五十三章:心理作用字體大小: A+
     

    宋雲萱要去看顧長樂,院長總不能夠拒絕的。

    便乾笑了一下,轉身做了個請的手勢:「顧小姐的病房在這邊,麻煩宋總跟我這邊走吧。」

    院長覺得自己這個院長之位隨時都有丟掉的危險。

    而周旋在邵家跟宋家之間,又是壓力倍增。

    他哪一方都不敢得罪,因為這兩家都握著他的命門。

    那就是,顧長歌真正的死因。

    宋雲萱跟著院長到了顧長樂的病房前面,看見護士正在進出,譚藝從裡面查房剛剛出來。

    譚藝看見宋雲萱,只是微微抬眼掃了一下,然後就一邊跟護士說著今天的葯,一邊離開了。

    而宋雲萱微微挑了挑眉,推開病房的房門,剛好看見邵天澤正守在病床邊給顧長樂削蘋果。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的眼神有些疲憊跟慶幸。

    但是宋雲萱一進來,顧長樂的視線看過來,頓時就變冷了。

    「宋雲萱。」

    顧長樂叫出她的名字。

    邵天澤聽見顧長樂叫的這個名字,也轉頭看過來。

    大概是因為轉頭的時候手指沒有握好手上的水果刀,一下子就削到了手指,手指瞬間就冒出血來。

    顧長樂見邵天澤的手指冒血,趕忙伸手拉過去,用袖子給他擦了擦血,叫旁邊的護士:「天澤手指被割破了,趕緊拿繃帶來包紮。」

    護士正在準備給顧長樂打點滴,聽見顧長樂這樣著急的吩咐,便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去找繃帶跟藥劑來幫邵天澤包紮。

    邵天澤看見顧長樂那緊張的模樣,微微抿了抿唇,安慰她:「沒事,一點點小傷,不用擔心。」

    但是,儘管這樣說,顧長樂的臉上仍舊是一副擔心的要命的模樣。

    宋雲萱跟宋雲瑩一進門就看見這樣一副模樣,忍不住覺得有趣。

    宋雲瑩更是輕輕嘆了一口氣,壓低聲音跟宋雲萱說道:「這兩個人果然是恩愛的很呢。」

    宋雲萱不說話,只是微微笑了一下,等著顧長樂跟邵天澤把恩愛給秀完了再說。

    護士很快就回來,然後給邵天澤處理傷口,進行簡單的包紮。

    傷口很輕,並不需要讓醫生過來。

    顧長樂在旁邊看著護士幫邵天澤將傷口處理好了,才皺眉看向宋雲萱:「你來做什麼?」

    宋雲萱微微揚起唇角:「我跟二姐過來做檢查,聽到醫生說顧小姐病情很重,所以過來探望一下。」

    顧長樂聽見宋雲萱口中這個『病情很重』就覺得氣的要死。

    感情這宋家的兩姐妹是過來看熱鬧的,她們宋家的大姐宋雲佳沒能搶男人搶過她顧長樂,現在已經死了,到時會在關鍵的時候過來看她顧長樂的熱鬧了。

    顧長樂也揚起笑意來:「不勞你們宋家人關心,我的病沒什麼嚴重的。」

    彷彿打臉一樣,這句話剛剛說完,顧長樂就覺得胸口一陣悶疼,忍不住變了臉色,抬手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旁邊邵天澤看見她忽然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就知道事情不好。

    連忙對著護士開口:「趕緊叫譚醫生過來。」

    護士也不敢怠慢,急忙起身去醫生診室裡面去叫譚藝。

    宋雲萱看著顧長樂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胸口,有些好笑的看著她。

    顧長樂看見她臉上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簡直要被當場給氣死。這個賤人,就是過來要她好看的。

    但是,偏偏最近的情況是真的不好,她覺得自己胸腔裡面的那顆心臟開始越來越脆弱了。

    而且,晚上睡覺的時候已經夢到顧長歌不只是一次。

    這是什麼徵兆,難道她真的要病重死掉了嗎?

    顧長樂心裏面害怕,但是又不會輕而易舉的表現出來。

    譚藝被護士匆忙叫來,急忙給顧長樂檢查。

    看見宋雲萱跟宋雲瑩在病房裡面,微微擰了擰眉,便吩咐護士:「把閑雜人都請出去吧。」

    護士聽見醫生的吩咐,客氣的對著宋雲萱跟宋雲瑩道:「兩位小姐,病人現在不能探病,你們稍後再來吧。」

    宋雲瑩本來對顧長樂就沒有什麼興趣,不過是宋雲萱想要過來看看,所以陪著宋雲萱過來而已。

    現在看見顧長樂發病,她也沒有看下去的念頭,就轉身往外面走。

    宋雲萱自然也不會再病房裡面久留。

    只不過,在離開的時候,看了顧長樂一眼,唇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一些。

    看起來,顧長樂已經快要被自己給嚇死了。

    兩個人一出病房,宋雲瑩就道:「想不到顧長樂的病好像還挺嚴重的,我之前的時候聽說她病況不太好,還以為是以訛傳訛的呢。」

    「是不太好,不過能不能病死那就不太好說了。」宋雲萱幽幽吐出這句話。

    宋雲瑩一聽見這句話,瞬間就愣了一下。

    她也不過是覺得顧長樂病的厲害,可能會很難治而已。

    但是聽了妹妹剛才的話,感情是盼著顧長樂趕緊歸西啊。

    宋雲瑩面色有些複雜。

    宋雲萱也不管她腦子裡面在想些什麼,便回過神來,開口問她:「我二姐夫最近還好嗎?」

    宋雲瑩聽見宋雲萱問起薛濤的情況,點了點頭:「我聽說已經可以下地走動了。」

    「你沒有經常去醫院裡面看看我二姐夫嗎?」宋雲萱唇角掛著笑容。

    薛濤的腿已經斷了兩個月了,俗話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他下地走動應該也是非常勉強的。

    估計,想起自己這雙斷腿的原因,對宋雲瑩的態度也不會太好。

    宋雲瑩臉色有些不好:「我每次去看他的時候他都會破口大罵,所以我就不太過去了。」

    「既然她老是罵你,那你是沒有什麼必要再去了,但是,為了做給別人看看,你也還是要去的。」

    宋雲瑩點點頭:「我知道。」

    雲城人多嘴雜,而且豪門之間一點點風吹草動的消息都會上報上雜誌。

    宋雲瑩想要在薛家站穩腳跟已經不難,因為她已經剩下了大兒子,可是,這個時候也不能有夫妻不睦的傳聞傳出來。

    所以,去時常探望一下薛濤,然後做做樣子,這樣的事情還是有必要的。

    宋雲瑩也有些顧忌:「只是薛濤這個人他……」

    「他罵你什麼?」宋雲萱問她。

    宋雲瑩皺了皺眉,說不出來。

    這樣不說話,宋雲萱自然能夠猜得到薛濤罵人罵的是什麼內容,有多麼難聽。

    她點點頭:「既然二姐夫喜歡罵人,那我就跟二姐一起去看看二姐夫好了,畢竟我也有段時間沒去看看了,免得讓人家說我這個小姨子不關心姐夫。」

    她倒是要去看看,薛濤這張狗嘴裡面罵了她宋雲萱什麼。宋雲瑩看宋雲萱要去見薛濤,就知道薛濤沒有好事情了。

    點了點頭,答應宋雲萱:「我們待會兒過去。」

    這邊宋雲瑩剛說完話,那邊譚藝就從病房裡面走出來了。

    宋雲萱看見譚藝走出來,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跟宋雲瑩道:「二姐,你先去下面等我,我待會兒就過去。」

    宋雲瑩看宋雲萱的視線是從譚藝的身上挪開的,心裏面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便點點頭,先離開。

    等宋雲瑩走了,宋雲萱才向著譚藝的辦公室走過去。

    譚藝的辦公室是一個單獨的診室,對面沒有其他的醫生。

    宋雲萱進去之後,就把門給關上了:「顧長樂怎麼樣?」

    「不怎麼樣。」

    「本身的身體狀態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嗎?」宋雲萱問譚藝。

    譚藝搖了搖頭:「那倒不是。」

    「那怎麼看她好像是病的很厲害的樣子。」宋雲萱不解。

    譚藝坐在桌子旁邊的椅子上,動手翻了翻顧長樂的病例,才道:「身體其實是沒有什麼大的情況的,但是,心理作用也會導致身體越來越差。」

    譚藝這句話宋雲萱算是聽明白了。

    感情顧長樂是真的被嚇破了膽。

    「我告訴她,抗排斥藥物要每天都吃,但是即便是做了這樣的手術,也有隨時停跳的危險。」

    譚藝說著,宋雲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原來顧長樂這麼怕死。」

    本來身上沒有什麼病,但是,只是醫生說的情況嚴重了一些,對她撒了個謊,顧長樂就已經被嚇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真是讓人覺得好笑。

    宋雲萱勾起唇角來,心裏面也想得明白了。

    「我不在你的診室裡面待太久了,不然讓人看見了不好,有什麼情況你可以隨時通知我,我先回去了。」

    譚藝怎麼說都是顧長樂的家庭醫生和主治醫生,而顧長樂跟她宋雲萱之間的關係又不是特別好。

    所以,還是不要在顧長樂主治醫生的辦公室裡面待的太久比較好。

    不然被人看見了的話,可能就要起疑了。

    宋雲萱抿了抿唇,從譚藝的辦公室裡面出去。

    然後下樓去找宋雲瑩。

    之前已經跟宋雲瑩說過要去看看薛濤。

    既然話已經說出來了,也不好不去看看。

    畢竟薛濤這種人,只要是稍一放鬆,就立刻想要搞事情,還是把薛濤這個人給看管的嚴厲一點比較好。

    最好是能夠隔一段時間就去敲打敲打他。

    免得讓他好了傷疤就忘了疼。

    宋雲萱到了車子前面,就有司機給她將車門打開。

    然後是宋雲瑩的聲音:「去第一骨科醫院。」

    宋雲萱在車子上面坐著,開著車子往前行駛,然後距離人醫員越來越遠。

    心裏面也漸漸有了一種快意。

    顧長樂開始害怕了嗎?

    害怕她胸腔裡面的那一刻心臟會在某個時候停跳,然後讓她變成一具僵硬的屍體嗎?

    其實,沒有必要害怕。

    因為,她不會讓她就這樣死掉的。

    這樣讓她死掉,簡直是太便宜她了。

    她會讓她活下去,再活一段時間,讓她看看邵天澤害死顧長歌之後是個什麼下場。



    上一頁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