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零三章:她的來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百零三章:她的來歷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在乘坐車子往玄水龍王家去的路上,就隱隱預感到了是要去見誰。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護身符,眼睛裡面的神色微微有些怪異。

    楚漠宸看見她手上的小動作,出聲問她:「幹嘛老是摸這個護身符?」

    「我在想,這個護身符到底能夠護住我什麼。」

    「當然是護著你出入平安,富貴一生。」

    宋雲萱淺笑:「我倒是相信這個護身符能護的了我出入平安,至於富貴嘛,就需要我自己求了。」

    到了玄水龍王的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有侍者在外面等著。

    看見宋雲萱跟楚漠宸過來,對面就迎上來:「楚先生?」

    「是,不知道你們大師在不在。」

    「我們家先生讓我在這邊等著兩位,請跟我進去吧。」

    侍者一邊往裡面走,一邊開口,「我們家先生為了等兩位過來,今天關門謝客。」

    「那真是勞煩大師了。」

    宋雲萱隨著侍者走進去。

    院子很精緻,周圍的草木也都非常茂盛,修建的也很漂亮。

    到了門口的時候,那個侍者忽然攔住楚漠宸,有些抱歉的開口:「其實,我們家先生,想要先見一見您身邊一塊兒過來的這位小姐。」

    宋雲萱抬手指了指自己:「要見我?」

    那個侍者點了點頭:「是的,先生想要見見您。」

    宋雲萱點頭:「請帶路。」

    楚漠宸有些不解,一想要跟著宋雲萱一塊兒進去。

    但是很無奈,玄水龍王那邊只是說了見宋雲萱。

    所以,他這邊就算是覺得著急,也沒有別的辦法,總不好跟著宋雲萱直接闖進去。

    玄水龍王身邊的那個侍者領著宋雲萱進去之後

    宋雲萱就察覺出房間裡面有一種奇怪的熏香。

    而且這個熏香還是她以前聞過一次的熏香。

    她皺眉,看向那個侍者:「這個香……」

    那個侍者仍舊笑眯眯的在前面帶路,一邊走,一邊給宋雲萱解釋:「這是我們家先生比較喜歡的一個香,就是不知道小姐您對這個香有什麼感覺?」

    說起對這個香的感覺,宋雲萱眉毛擰的更緊了一些。

    其實,她對這個香,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在聞見這個香之後,覺得頭疼的感覺減輕了許多。

    她有些懷疑的看向那個侍者:「這個香,是不是能減緩我的頭痛?」

    聽見她這樣說,那個侍者立刻就抿了抿唇,然後示意她看前面。

    宋雲萱按照他的提示看過去。

    就看見在她的面前,有一道竹簾,而在竹簾的後面坐著一個老人。

    竹簾編製的並不是很緊密。

    宋雲萱從竹簾的縫隙裡面看見了那個老人的容貌,心裏面也已經有了數。

    那個老人,就是之前跟著楚漠宸到她病房裡面見過她的那個姚伯。

    她在那個時候就覺得這個老人不是一個普通的老人。

    現在倒是證明了,老人的確不是普通人。

    「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跟宋小姐又見面了。」

    宋雲萱聽見他這樣說,點了點頭:「我也覺得很意外,原來姚伯並不是漠宸生意上面的夥伴。」

    「說到底,楚先生也是為了你的安危,才將我請過去的。」

    「是的,我知道他是關心我的。」

    楚漠宸關心她,這是她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只不過,她從來就沒有想過,會跟這個叫做姚伯的人在這裡再見面。

    姚伯看著她皺眉看自己,微微笑了一下:「宋小姐不要誤會,我對宋小姐並沒有惡意。」

    宋雲萱眼中神色非常冷淡:「你對我還想要有什麼惡意?」

    「宋小姐的來歷,宋小姐是自己清楚的吧。」

    宋雲萱被這樣問到,微微抿了抿唇:「我不明白先生是什麼意思。」

    「宋小姐應該是明白的,這個世界上面聽說的事情大多數都是光怪陸離的,但是真實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之後,就不是覺得那麼光怪陸離了。」

    宋雲萱只是聽著這個大師這樣說,就覺得她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她皺了皺眉,對著那個大師開口:「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宋小姐是原本的宋小姐嗎?」

    「我當然是原本的我,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會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不成?」

    宋雲萱反問他。

    玄水龍王聽出宋雲萱話裡面的不耐煩,但是,卻相當耐心的回答她:「但是宋小姐現在跟以前,卻是判若兩人的。」

    宋雲萱聽著他說的這些話,微微笑起來:「人所經歷的事情不一樣,自然會發生改變,我之所以變得跟以前不一樣,那是因為我在進入雲城宋家之後,受了很多苦。」

    「宋小姐在沒有進入雲城宋家之前,也受了很多苦吧?」

    玄水龍王如此問她。

    宋雲萱沒有說話。

    當然,她的確是在進入雲城宋家之前也受過很多苦。

    但是那些,都是她作為顧長歌的時候受過的苦。

    那些苦,全部都是邵天澤所給她的。

    因為那些苦,她連性命都丟了。

    可是,這些事情又怎麼能夠對著別人說起來呢?

    她搖了搖頭:「沒有,我在進入雲城宋家之前,雖然一直都生活在青城小鎮,但是小鎮的村民卻相當的淳樸友好,沒有雲城宋家來的這樣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難道,宋小姐不是一直都生活在雲城的嗎?」玄水龍王看著她,眼睛裡面帶了十二分的篤定,「小姐你應該是從出生的那一天開始,就是一直都生活在雲城的,只不過,您之前生活的地方不是雲城宋家,而是雲城……顧家。」

    最後兩個字,玄水龍王說的特別輕。

    宋雲萱聽見他的話,臉上神色瞬間就僵住了。

    就連再看玄水龍王的眼神,都變得可怕了許多。

    玄水龍王看著宋雲萱的雙眼,臉上表情並沒有變:「小姐,我說的這些,都是對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宋雲萱打定了注意不會去承認。

    然而玄水龍王也不認為自己所估計的事情有錯誤。

    他看著宋雲萱,開口道:「宋小姐,您最近一直在頭疼的事情,是跟您的來歷有關的。」

    宋雲萱的唇瓣抿直,眼睛危險的眯了眯。

    在楚漠宸跟梅七都往泰國來過一次之後,她就覺得,自己頭疼是因為有些迷信的東西。

    只是,沒有料中,會是因為自己的來歷而得上頭疼的毛病。而且,這次來泰國,居然被人一眼就看出宋雲萱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宋雲萱。

    玄水龍王看見宋雲萱眯起眼睛來,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就朝著宋雲萱走了過來:「宋小姐,既然楚先生是帶著您過來找我看您的病的,那麼,我就會盡全力把您給醫好。」

    宋雲萱並不是很相信他的話,半信半疑的開口:「怎麼,泰國的降頭師已經會醫人了嗎?」

    本來這句話是稍微有些嘲諷意味的。

    玄水龍王也皺起眉毛來,有要生氣的意思。

    然而,玄水龍王在走進了她之後,就看見了她脖子上面掛著的那個護身符。

    玄水龍王看見那個護身符,一下子變得沉默下去。

    宋雲萱順著玄水龍王的視線,也看見了自己掛在脖子上面的那個護身符。

    她還有些不太理解這個護身符究竟是什麼作用,眼中難免會出現迷惑不解的神情。

    玄水龍王在看見她眼中不解的神情之後,輕輕嘆了口氣:「想不到有人會願意為小姐你求這種護身符。」

    宋雲萱聽出這句話不簡單,便開口:「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玄水龍王也沒有賣關子的意思,直接開口:「小姐脖子上面掛著的護身符是有血盟的。」

    宋雲萱將脖子上的護身符拿到手裡面。

    玄水龍王繼續開口:「大概是送給你護身符的那個人已經猜出小姐你跟尋常人是不一樣的,所以才用自己的血為代價,給小姐求了這個護身符。」

    玄水龍王指了指護身符上面的紅色符咒,開口道:「這是用求護身符的那個人的血畫成的符文。」

    宋雲萱想到之前梅七把這個護身符送給她的時候,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心裡頓時有些複雜。

    梅七到底是猜到了什麼,才會把這樣一個護身符給她。

    而且,為什麼要用自己的血為代價,來給她求這個護身符呢?

    她看向玄水龍王:「求這個護身符的人會受到什麼傷害嗎?」

    「那倒是也沒有,只不過,是用自己的血求了這個護身符之後,可能會少活那麼一兩年。」

    「折陽壽?」

    宋雲萱知道雲城人多都是很迷信的。

    像她這種看起來什麼都不相信的人是不多的。

    而她之所以表現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也並非是完全不相信,而是覺得事在人為。

    但是,如今梅七給她求了這樣一道護身符。

    頓時就讓她覺得有些還不清的人情債。

    她本以為跟梅七之間不過是互相利用而已,卻沒有想到,梅七居然會為了自己,而去求這樣一道護身符,還是以自己的陽壽為代價。

    「這個護身符有什麼用?」宋雲萱又問。

    玄水龍王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我能不能看看你這個護身符。」

    宋雲萱將護身符從脖子上面摘下來,放在了玄水龍王的手裡面。

    玄水龍王接過護身符之後,將護身符放在鼻子下面輕輕嗅了嗅。

    在嗅完了之後,才開口:「這個護身符可以固神,能讓宋小姐頭疼的毛病大大減輕,甚至是短時間之內都不會再複發。」

    玄水龍王說完這句話之後,又開口:「但是,這個護身符的作用力不會太久,最長也不過是只有一兩年的時間。」



    上一頁    下一頁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