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九十八章:郭玉月辭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九十八章:郭玉月辭職字體大小: A+
     

    「我先送你回醫院。」

    邵天澤將車子的車速加快了一些。

    顧長樂看著邵天澤而降車子加速,卻沒有跟她繼續討論公司的話題,有些不悅:「我剛剛說的不對嗎?」

    「對。」

    「那你想好怎麼把郭玉月從佳誠清理出去了嗎?」

    「我會慢慢想的,這件事情急不得。」

    「你現在是覺得急不得,等到郭玉月真的做出什麼對邵氏損失很大的事情的時候,你就會後悔沒有及早動手了。」

    她的話在邵天澤耳邊響個沒完。

    邵天澤抿了抿唇,心裏面雖然知道顧長樂說的這些都是為了他好,可是,卻還是有些反感與顧長樂去說這些事情。

    他微微抿了抿唇,開口提醒顧長樂:「公司裡面的事情都有我,你不用擔心,好好在醫院裡面養身體就好。」

    「話雖然是這樣說,不過,我希望能夠跟你一起分憂,然後幫你出出主意,跟你一起將邵氏經營好,就像是我姐姐……」

    她最後這句話一說出來,就感覺到了不太對。

    車子裡面的氣氛也因為她這句話,而瞬間變得有些尷尬。

    「天澤,我……」

    「以後不要再去提長歌了。」

    邵天澤提醒顧長樂。

    顧長樂也感覺到自己在提起顧長歌的時候邵天澤十分的不開心,只好點了點頭,跟邵天澤道歉:「對不起天澤,我不是有意的。」

    她的確不是有意的,她不過是想要成為顧長歌那樣成功的女人而已。

    雖然從小到大她都是嫉妒憎恨顧長歌的,可是,卻正是因為顧長歌的優秀,才能夠使得她如此的嫉妒。

    如果顧長歌只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女人,只是一個在家裡面相夫教子的普通主婦,也許,她就不會這麼嫉妒顧長歌。

    也不會嫉妒到想要把這個女人給殺死了。

    她抿直了唇瓣,在往回走的路上沒有再去提顧長歌。

    邵天澤非常努力的想要壓住顧長樂差點殺了醫院護士的這件事。

    可是,這件事還是在一夜的醞釀之後,靜悄悄的被走漏了消息。

    雲城的商報跟頭條上沒有關於這件事的報道,但是網路論壇上面卻全都是關於這件事的帖子。

    邵氏的公關團隊在看過了網路上面的帖子之後,也覺得有些頭疼。

    主動去請示邵天澤,想要問問邵天澤該怎麼辦?

    畢竟,顧長樂是邵天澤的心頭肉,現在搞成了這個樣子,如果邵天澤說要讓邵氏的公關團隊不擇手段的將這些言論都消除,那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是,公關團隊的人去問了邵天澤之後,邵天澤卻出奇冷靜的回答:「不用管這些捕風捉影的言論。」

    有些言論是沒有必要去理會的。

    因為越是去解釋打壓就越是讓人覺得在掩飾。

    等變成是在掩飾,就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來關注,到時候更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她心裡知道這件事的處理辦法。

    而宋雲萱在吃早飯的時候,看見報紙頭條上不是邵家的消息,就無趣的將報紙給放在了一邊。

    陪著她一起吃早餐的楚漠宸看見她興趣缺缺的模樣,開口問她:「怎麼,對邵家沒有上頭條覺得很失望?」

    「是有那麼一點點的失望,不過,沒上也好。」

    「怎麼個好法?」

    楚漠宸一邊吃飯,一邊跟她聊天。

    宋雲萱也不悶,笑著開口:「這個時候,郭玉月的辭職信,應該已經到了邵天澤的手裡面。」

    她相信,比起讓顧長樂上商報的頭條,郭玉月的辭職會讓邵天澤覺得更煩躁跟吃驚。

    她想的也的確不錯。

    從醫院到了公司之後不到十分鐘,就有人在房門外敲門。

    邵天澤輕輕說了句進來,外面的秘書就快步走進來了。

    邵天澤將視線從面前的文件上挪開了一下,看見面前的秘書臉上有些慌張,忍不住皺眉:「什麼事情?」

    護士將手裡面的辭職信放到邵天澤的桌子上面,開口:「佳誠的郭總突然就辭職了。」

    少邵天澤聽見秘書的話,還以為是自己的聽錯了。

    然而,視線下移,在看見了桌子上面擺放著的辭職信之後,才明白,自己剛才的時候並沒有聽錯。

    的確是郭玉月辭職了。

    他就在昨天,還在冥思苦想,要讓郭玉月將手裡面的大權放給盧月的。

    可是,這也不過是才過了一天晚上而已,郭玉月居然就辭職了。

    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心裡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這個預感驅使著他將手裡面的鋼筆放下,立刻就去拆郭玉月的那一封辭職信。

    辭職信只有不多的一頁字,邵天澤一個一個字的看過去。

    才發現郭玉月並沒有在辭職信上面明確的表示自己辭職的具體原因。

    而是官方說辭說了一大堆。

    最後就離開了。

    他看著這封基本上沒有什麼詬病的辭職信,忍不住皺緊了眉毛,將辭職信往桌子上面重重的一拍:「幫我查一下她辭職之後去了哪兒。」

    秘書聽見邵天澤這樣吩咐,立刻就點了點頭,轉身出去。

    等秘書出去之後,邵天澤立刻就撥電話給盧月,讓正在停職的盧月趕緊回到公司裡面來,並且吩咐她:「幫我找找郭玉月之前有問題的合同或者協議。」

    盧月在那邊聽著邵天澤的吩咐,也覺得很好奇:「邵董,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郭玉月忽然在今天早上辭職了,我覺得這件事可能有蹊蹺,你幫我查查她之前犯過的錯誤。」

    盧月雖然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但是邵天澤已經這樣說了。

    她就是想問,也覺得時機不對。

    便點頭:「我馬上去給邵董查。」

    盧月已經去查,但是邵天澤的心裏面還是覺得不得安寧。

    郭玉月突然就辭職,還是在沒有經過他允許的時候就辭職。

    他要是不找到郭玉月當場問個明白,就覺得郭玉月是在算計他。

    他手指在桌面上敲動了幾下。

    不多時,桌子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邵天澤接起來。

    電話那邊傳來盧月尷尬的聲音:「邵董,郭玉月已經不在雲城了。」

    邵天澤眉頭緊緊皺起來:「她不在雲城了?」

    「是啊,我在查之前的合同跟協議的時候,順便派人去郭總的家裡瞧了一眼,但是那棟房子已經在一周之前就被賣掉轉移到別人的名下了。」

    邵天澤的眼睛眯了眯:「那你看佳誠的運轉資金是不是出了問題。」

    如果郭玉月突然就離開了,而且還是早有計劃的要走,那就有可能是捲款潛逃。

    如果真的是捲款潛逃的話,那麼他有很多辦法能把郭玉月從國外引渡回來。

    怕就怕郭玉月沒有動公司的資金鏈。

    那邊盧月似乎是早就已經想到了這裡,聲音低了一點,開口跟他講話:「邵董,已經查過了,郭總離開的時候,一毛錢都沒有動。」

    邵天澤聽著盧月的話,忍不住眼皮猛烈的跳動起來。

    心口那種不好的預感也開始越來越嚴重。

    「邵董……」

    盧月還想要再說點什麼。

    這邊邵天澤卻已經開口:「你停止休假,佳誠暫時由你來管理,不要把事情高的一團亂。」

    這算是升職。

    盧月聽見邵天澤這句話,立刻高興的開口:「是,謝謝邵董的信任,我會把佳誠管理好的,邵董放心。」

    跟盧月的通話結束之後,邵天澤抿直了唇瓣在辦工桌前盯著郭玉月的辭職信看。

    真是措手不及,本來還以為是個難纏的人。

    卻想不到,說走就走了。

    可是為什麼,他覺得郭玉月在這個時候離開,不管從什麼地方看,都是對他沒有半分益處的。

    他一整天都有些心神不寧。

    晚上去醫院的時候,順便去見了那個受傷護士的家人。

    受傷護士的家人被邵天澤開了一張天價支票給嚇住。

    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邵天澤看著對方眼睛直直的看著手裡的支票,就知道顧長樂已經安全了。

    沒有什麼人是不喜歡錢的。

    更何況還是兩千多萬。

    那小護士且不說是還有命,就算是沒有命了,這兩千多萬也足夠她的父母安享晚年了。

    顧長樂看見他到病房裡面來看她,還問起那個小護士的情況,跟她訴苦:「萬一那個小護士追究我的責任怎麼辦?」

    「那個護士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不會死,我也已經找律師跟對方的家裡人協商私了了。」

    「你給了她們多少錢?」

    顧長樂問邵天澤。

    如果是私了這件事,必然是要用大筆錢來私了,不然的話,對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邵天澤伸出手指比劃了一下。

    顧長樂看見他伸出兩根手指,皺眉:「兩百萬?」

    「現在兩百萬能做什麼?」

    兩百萬還不夠顧長樂一件首飾的錢呢。

    顧長樂聽見邵天澤這樣說,眉毛就皺了起來,有些不滿:「你是說,你給了她們兩千多萬?」

    邵天澤點點頭。

    顧長樂反而覺得讓對方佔盡了便宜:「你不覺得這樣太多了嗎?那個女的有沒有死,幹嘛要給她這麼多錢,而且就是被碎瓷片插了肚子一下而已,兩千多萬太便宜他們了。」

    顧長樂噘著嘴表示不滿。

    邵天澤看著顧長樂這樣埋怨,笑著安慰她:「雖然她的命不值錢,但是長樂你的命值錢啊?我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賠償金額,他們就要讓你去坐牢。」

    顧長樂聽著邵天澤這樣為她著想,抿了抿唇。

    邵天澤看見她抿唇,將她抱在懷裡,輕輕在她耳邊低語:「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去坐牢的,也不會讓你受一點點委屈。」



    上一頁    下一頁

    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