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五章:發布會突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八十五章:發布會突變字體大小: A+
     

    邵天澤本來認為郭玉月在失去兒子之後肯定沒有心思繼續管理佳誠的。

    卻沒有想到,郭玉月這麼堅持,一定要留在佳誠繼續工作。

    這讓他沒有辦法把盧月提拔上去,心裡暫時有些不悅。

    郭玉月是邵氏的左膀右臂,佳誠的盈利也是邵氏的主要盈利之一。

    佳誠之所以能夠這麼給力,必然有郭玉月的功勞。

    但是,郭玉月在住院期間,宋雲萱卻上門來探望了。

    這就讓他不得不去懷疑郭玉月,去擔心這個女人跟宋雲萱之間的交往跟利益關聯了。

    他想得多。

    而郭玉月也不傻。

    彼此之間的懷疑,開始造成無形的裂縫,割裂兩人之間的關係。

    邵天澤暫時不能夠架空郭玉月手上的權利,而郭玉月也知道,邵天澤一次架空不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要繼續給她出難題。

    她在邵天澤走後,就將電視一關,然後眯著眼睛開始想象之後的事情。

    傾向於宋雲萱?

    這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嗎?

    她已經在佳誠待了十幾年,從顧長歌掌握佳誠,到後來的邵天澤掌握佳誠。

    她在佳誠注入的心血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邵天澤卻在今天想要把她手上的權利給架空了。

    這樣的做法,讓郭玉月覺得寒心。

    也許,宋雲萱說的對,有了顧長樂對邵氏的參入,這個邵氏就離著垮台不遠了。

    股份,給宋雲萱就是了。

    郭玉月因為邵天澤的態度,而對整個邵氏都失去了信心。

    兒子是她的精神支柱,現在兒子沒有了,而自己的頂頭上司,卻沒有站在自己的這一邊,她又有什麼理由去一直為了邵氏而效命呢?

    郭玉月的眼睛閉上,皺緊了眉頭。

    而那邊宋雲萱的公司的新產品發布會結束之後,馬上就有記者圍上來對宋雲萱進行採訪。

    其中,就有人堵住宋雲萱,問她:「宋總,聽說您跟杜少有交情,請問你們之間是單純的商業夥伴嗎?」

    「我跟杜少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很好的商業夥伴。」

    「那麼杜少跟楚少之間也是非常好的朋友嗎?」

    這個問題讓宋雲萱將目光轉向了旁邊的楚漠宸。

    楚漠宸本來對採訪並沒有什麼興趣,但是看到宋雲萱的視線落在她的臉上,才對著記者的鏡頭開口:「我未婚妻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相信楚氏以後會有跟杜氏合作的機會的。」

    媒體聽見楚漠宸這番話,紛紛笑著表示兩人之間的關係讓人羨慕。

    因為宋氏的產品發布會傷有楚漠宸跟杜悠予的同時出現,所以記者比之前想想的要更多,就連出門的時候,周圍都擁擠起來。

    記者更是一股腦兒的想要採訪宋雲萱跟杜悠予。

    杜悠予是杜家的掌權人,而且生的俊秀斯文,十分養眼。

    記者不能對著楚漠宸發花痴問婚期,那就只能對著杜悠予開始八卦。

    並且拋出各種各樣的話題。

    「杜少,聽說您有了秘密交往的女朋友,請問這是真的嗎?」

    杜悠予最近出了應酬之外,並沒有找任何女人做女朋友。

    記者突然拋出這樣的問題,讓他的眉毛皺了起來:「我還沒有女朋友。」

    「可是,之前有人自爆說是杜少的女朋友?」

    杜悠予的眉毛皺的緊緊地。面對記者的追問,除了不悅之外,更多的便是想要結束這個話題趕緊離開。

    宋雲萱也清楚杜悠予現在的心情跟想法,所以為杜悠予的身邊湊了湊,輕聲問他:「杜少,要不要走別的路去停車場?」

    「多謝引路了。」

    宋雲萱點了點頭,微笑著往前走。

    而與此同時,也有保鏢過來,攔住那些想要尾隨的記者。

    記者們沒有辦法採訪杜悠予,都覺得有些遺憾。

    紛紛在後面伸長了脖子,抓緊時間想要給杜悠予那挺拔的背影拍張照。

    像是杜悠予這種名草無主的單身美男,就算是拍張照片放在雜誌或者報紙上面,也是可以提高銷量的。

    然而,就在記者們忙著拍杜悠予的時候。

    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突然發出生了一聲刺耳的槍擊聲。

    眾人一愣,接著,便看見跟隨在宋雲萱身後的杜悠予身體晃了晃,然後當場倒了下去。

    這讓在場的記者都是一陣恐慌。

    宋雲萱身邊的保鏢在看見杜悠予倒下之後,也變得緊張起來。

    宋雲萱更是因為這樣的突變而花容失色,唇瓣都驀地變白,彷彿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楚漠宸將宋雲萱拉在懷裡面護著,一邊謹慎的抬眼去看周圍的高出的建築物,一邊掃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杜悠予:「叫救護車。」

    保鏢們行動迅速。

    而記者們在最初的慌亂之後,也飛快的反應了過來,看著保鏢們護著宋雲萱跟楚漠宸上防彈車,紛紛開始舉起手裡面的相機拍照。

    有的記者拍攝到倒在地上的杜悠予,忍不住尖叫:「是槍擊!杜少被槍殺了!」

    因為這個記者的尖叫,讓周圍的人群都騷動了起來。

    不停的有記者涌過去,想要對著倒在地上的杜悠予拍照。

    然而,警察在得到消息之後,很快就隨著救護車一塊兒到了現場。

    現場被封鎖,救護車上下來的醫生迅速查看了杜悠予的情況,然後將他抬上擔架。

    雲城商業圈子裡的焦點本來是停留在宋氏發布的新款智能手機上面的,可是發布會結束之後突如其來的暗殺瞬間讓整個雲城都沸騰起來。

    杜悠予入院之後沒有相關消息傳來。

    只是有守在醫院門口的記者拍攝到杜悠予父母一臉淚意的趕過來的照片。

    郭玉月再打開液晶電視的時候,看見的,就正是這樣一則新聞報道。

    「根據本社最新消息,杜氏長子杜悠予在參加宋氏新品發布會之後的歸家途中,被不幸擊上,截止到本社發稿之前,還未有杜氏長子醒來的消息。」

    郭玉月看著液晶屏幕上出現事情發生時拍攝下來的現場畫面,微微擰了擰眉。

    杜悠予被人暗殺?

    難道這是宋雲萱做的?

    如果真的是宋雲萱做的,那也算是解了她心頭一口怨氣。

    杜家的女兒在撞死她的兒子之後,找人頂罪,篡改證據,買通目擊證人,將整個案子都翻過來,想要給女兒洗清責任。

    她們既然這麼做,那就讓杜家的大兒子拿來一命償一命。這樣,他的兒子也不算是白白死去了。

    ……

    醫院裡,杜悠予的母親杜夫人一臉淚痕。

    宋雲萱守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門口,旁邊有楚漠宸陪她一塊兒在這邊等著。

    看見杜夫人哭的傷心,宋雲萱遞過去一塊手帕,輕聲安慰:「對不起,杜伯母,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邀請杜少過來參加我新產品的發布會的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

    杜夫人拿著手帕擦了擦眼淚,眼睛沒有往宋雲萱的臉上看,而是巴巴的看著重症監護室裡面的兒子杜悠予:「我們家悠於,怎麼會突然就攤上這樣的事情呢?」

    楚漠宸開口:「我已經派人去查了,杜少的胸口受到槍擊,子彈已經在剛才的手術之中取出來了,這明顯是買,凶,殺,人,杜悠予是不是最近惹了什麼麻煩?」

    「不可能,我們悠於一直都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不可能惹了什麼事情的。」

    杜夫人一口咬定。

    宋雲萱見杜悠予的母親如此確定,輕輕皺了皺眉:「伯母,我也相信悠於的為人跟性格是不會惹什麼麻煩的,只是這次的事情太突然了,而且明顯是有人想要要悠於的命,您一定要仔細想想,我們才能鎖定一個範圍去告訴警方,不然的話,就算是悠於醒過來,也還是會被害的。」

    宋雲萱的擔心不無道理。

    杜夫人擦了擦眼淚,眼睛沉了沉。

    宋雲萱又開口:「而且,既然對方是想要要悠於的命,那就你跟伯父還有晴兒也要小心一點了,萬一對方想要害的不只是悠於,那就叫人更擔心了。」

    聽聞此言,杜夫人像是忽然就想起來什麼一樣,開口道:「我知道是誰了……我知道是誰想要害我們杜家了……」

    杜夫人張口就要說出對方的名字。

    旁邊的杜悠予的父親杜祺突然開口打住杜夫人的話:「暖芳,沒有證據之前,不可以胡亂猜測。」

    杜夫人被丈夫打住,才抿了抿唇,卻還是忍不住拽住丈夫的手往外面走。

    宋雲萱看著杜夫人跟丈夫往外面走,微微側頭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邊做人肉背景的梅七。

    梅七點了點頭,低聲回答她:「已經安排好了。」

    宋雲萱這才輕輕呼出一口氣,轉頭若有所思的看病床上面躺著的杜悠予。

    旁邊的梅七順著宋雲萱的目光,往重症監護室裡面看了一眼。

    所看見的,也不過是杜悠予躺在重症監護室的病床上而已。

    杜悠予這樣在重症監護室裡面躺著,早已經讓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

    有的人,甚至認為杜悠予已經死了。

    不過,他們如果真的是這樣認為的話,那也沒有什麼壞處。

    畢竟,杜悠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擊傷的。

    外面有傳言說她已經去世,也是掩蓋不住的。

    宋雲萱的手指輕輕放在重症監護室的玻璃上面。

    冰涼的觸感讓她的掌心也開始一分分的變涼下去。

    她的目光定在杜悠予的身上,許久都沒有轉移視線。

    杜悠予作為杜晴兒的哥哥已經躺在了這裡,那麼,杜晴兒在得知了自己哥哥的情況之後,又會是一種什麼樣子的反應呢?

    ………………



    上一頁    下一頁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