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七十九章:長樂裝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七十九章:長樂裝病字體大小: A+
     

    院長被問到顧長樂的病情,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眼神也不太對勁兒,似乎是在想著怎麼敷衍。

    宋雲萱看他神色不對,輕輕開口:「院長也不要撒謊敷衍我啊,我可是真心關心顧小姐的。」

    院長跟宋雲佳顧長樂等人都有過交涉。

    跟宋雲萱也是見過幾次面。

    這幾個女人在他的印象之中都不是好惹的人。

    所以他在回答問題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

    宋雲萱等著他說實話。

    人醫的院長在斟酌了片刻之後,還是開口:「病人的病情按理說是病人的隱私,是不可以隨意透露的……」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抽空抬眼瞄了一下宋雲萱臉上的表情。

    在看見宋雲萱臉上那微微勾起的冷笑跟眼底的涼意之後,立馬就轉了話鋒,變得爽快至極的開口:「但是宋小姐專程過來也是真心關心顧小姐的,所以顧小姐的病情,我就跟您直說了。」

    宋雲萱看著院長,臉上有略微滿意的神色。

    院長輕輕嘆了口氣,才惆悵的開口:「其實,顧小姐並沒有大礙。」

    「沒有大礙?那就是有小礙了,對吧?」

    院長今天不跟她把話說個明明白白,她宋雲萱就不會從院長的辦公室裡面轉身離開。

    院長也聽出宋雲萱要他說個清楚明白,索性開口:「顧小姐,其實沒病。」

    院長的回答幾乎是印證了宋雲萱的猜想。

    她微微思索了一下,才開口:「原來顧小姐是裝病的,害我白白擔心一場。」

    院長也點頭:「是啊,我也不明白顧小姐的用心,只是她囑咐我跟邵先生說她病的有些嚴重,所以……」

    「所以你們就幫她瞞著,配合她一起演戲?」

    院長頭上的冷汗覺得更重了,點了點頭:「恩,是啊……」

    宋雲萱笑了一下。

    笑聲很輕,但是卻引起了院長的注意。

    院長看著她臉上浮現出的笑意,本能的覺得有些危險。

    剛皺了一下眉頭,就聽見宋雲萱開口問他:「院長,你覺得顧小姐裝病的演技能不能瞞得過邵天澤?」

    院長有些不明白宋雲萱的意思,卻還是如實開口:「恐怕這有點困難,畢竟,邵董也是我們人醫心腦科的醫生,他從醫多年,應該能夠輕易就分辨出是真病還是假病。」

    顧長樂現在剛剛入院,裝病裝個一兩天,可能還沒有人能辨認拆穿她。

    但是,如果時間長了,總是有破綻的。

    邵天澤又是心腦科的醫生,要拆穿她也非常簡單。

    宋雲萱沉吟道:「院長,您說,顧長樂裝病是因為什麼?」

    院長心裡也有些猜測,只不過宋雲萱問他,他不想隨便去八卦的全說出來。

    就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

    宋雲萱沒有為難他,也沒有讓他非得說出個為什麼來。

    見院長不肯說,她就自己開口猜測:「顧小姐一直都非常喜歡邵天澤,估計是最近邵天澤對顧小姐的關心不夠,所以才讓顧小姐想到了這樣的法子來吸引邵天澤的注意力吧?」

    女人,通常都是在圍繞著愛情而感性的去做一些事情。

    顧長樂定然是喜歡邵天澤的,雖然最近一直都在想辦法算計邵天澤。

    而現在現在裝病,除了確定邵天澤對她的關心之外,也肯定是有計劃的。

    但目的是什麼,她就不是特別清楚了。

    她抿了抿唇,有些感嘆:「真是羨慕顧小姐,腦子那麼好用,能夠想出這樣的主意,以此來吸引邵天澤對她的注意力跟關心。」

    院長歲數已經大了,對年輕人之間的情呀愛呀,也不多做評論,只是聽著宋雲萱所說的話,在這邊笑著偶爾附和一下。

    宋雲萱見院長一直在跟她站著說話,神情動作也都是非常的不自然,才開口:「院長別把我當外人,我只不過是過來問一下朋友的病情而已,院長快點坐下吧。」

    院長本來以為宋雲萱不會在這邊待太久,問完了就會走的。

    卻沒有想到,宋雲萱都已經說了這麼多話來,還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他心裏面已經開始叫苦。

    但是又不能從臉上表現出來。

    只好在這邊一直陪著宋雲萱。

    宋雲萱也不是十分想要留在這裡跟院長閑話家常。

    看院長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坐下之後,她才開口:「顧小姐這樣演戲恐怕也非常辛苦,我有心想要幫助顧小姐一把,不知道院長是不是願意跟我一起幫顧小姐?」

    這句話一說出來,院長就覺得自己被設了一個陷阱。

    剛坐在椅子上面的屁股,都有種瞬間從椅子上面彈開的衝動。

    他身為人醫的院長已經十年了。

    但是這麼多的病人裡面,唯一讓他覺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就是宋雲萱。

    「不知道……宋小姐究竟是什麼意思?」

    「既然院長不知道我是什麼意思,那我就只好跟院長說明白點了。」她坐在院長對面的椅子上面,然後開口,「顧長樂不是病了嗎?演來演去總是會被拆穿是在做戲,與其到了那個時候讓邵天澤知道你們院方也在聯合顧長樂騙他,還不如現在就讓顧長樂真的病了。」

    院長聽完宋雲萱的話,有些不可置信的追問她:「宋小姐的意思是說……讓我們真的把顧小姐弄病了?」

    「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宋雲萱不認為這件事對人醫來說有多麼大的難度,「顧長樂想要生病,你就讓她真的病,不過是換換藥的事情而已。」

    「但是顧小姐的身份跟病情都十分的特殊,萬一被人發現的話……」

    宋雲萱看院長遲疑,微微挑眉,聲音危險的開口:「顧長歌的身份跟病情也十分的特殊,那時候你們怎麼沒有擔心被人發現之後怎麼辦?」

    院長被宋雲萱這番話堵得啞口無言。

    好半晌之後,才艱難的點頭:「好,我答應宋小姐。」

    宋雲萱微笑:「那麼我就等院長的消息了。」

    院長的一顆心都提的高高的。

    即便是不願意這麼做,卻還是不得不點頭,讓宋雲萱等好消息。

    宋雲萱跟院長談妥了之後,才從醫院裡面離開。

    而在顧長樂的病房裡面。

    邵天澤卻是在握著顧長樂的手指回憶宋雲萱對梁子廷說的那番話。

    顧長樂一覺醒過來,就看見邵天澤在握著她的手指出神想別的事情,微微有些奇怪,問他:「天澤?」

    邵天澤被她叫了一聲,馬上就拉回了思緒,問她:「你醒了?」

    顧長樂點了點頭。

    她本來就沒有什麼病,入院只不過是在演戲罷了。

    她想要讓邵天澤去正視她在邵氏努力工作的事實。

    讓邵天澤明白她跟顧長歌比起來,並沒有差多少。

    但是,她也需要邵天澤的關心跟寵愛。

    所以,她入院之後,要看看邵天澤會不會過來整日整夜的陪著她。

    她對邵天澤是有感情的,不能夠走顧長歌那條老路,也絕對不能夠讓邵天澤因為工作而消磨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她需要邵天澤,需要他一如既往的愛著自己。

    「你剛剛在想什麼?」

    顧長樂問他。

    剛剛看見他走神,她就在奇怪他到底是在想什麼。

    邵天澤看向顧長樂,微微笑了一下:「在想邵雪的事情。」

    「邵雪跟梁子廷之間的事情?」

    邵天澤點了點頭。

    顧長樂也抿了抿唇,裝作關心的給邵雪繼續打算:「梁子廷這樣的品行配不上我們邵雪,還是給邵雪另外換一個人吧,年輕人嘛,多接觸一下,就能夠生出感情來。」

    「我想的不是這個……」

    「那你在想什麼?」

    顧長樂覺得更好奇起來。

    如果邵天澤想的不是這些,那麼,他想的是什麼?

    「昨天下午,梁子廷把邵雪追上車帶到遠郊的偏僻咖啡廳逼婚,是宋雲萱通知我過去找人的。」

    顧長樂並沒有跟著一起去,所以對這件事情不是很清楚。

    她抿了抿唇,開口問他:「宋雲萱是說了什麼嗎?」

    「沒有說什麼,就是……」邵天澤遲疑了一下,才接著開口:「就是在說起梁子廷的時候,打了個比方……」

    「打了個什麼比方?」

    「她說,曾經見過一個男人,在去了有家業的妻子之後,得到了妻子的家業,然後回頭把自己的妻子給害死了。」

    邵天澤的這番話,說的顧長樂的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這個比方,說的不就是邵天澤跟顧長歌嗎?

    只是……

    宋雲萱不過是一個從小城裡面接回來的私生女,為什麼她會知道這麼多事情?

    況且,在顧長歌去世的時候,宋雲萱還沒能回到宋家。

    她對這件應該一無所知才對啊。

    顧長樂的眼眸裡面有驚慌一閃而過。

    她抓住邵天澤的手臂,低聲問他:「宋雲萱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長歌的事情她應該一無所知才對。」邵天澤也覺得宋雲萱不應該知道顧長歌的事情。

    而顧長樂卻接著開口:「會不會是宋雲佳跟她說了什麼?」

    「宋雲佳……」

    邵天澤念著宋雲佳的名字,眉頭緩緩皺緊了。

    「雲佳應該不會把我們之間的秘密說出來……」他心裡,有對宋雲佳的信任。

    顧長樂卻開口:「雲佳那時候已經到了窮途末路,而且還瘋瘋癲癲的,誰知道她會不會說漏嘴,把顧長歌的死因給說給宋雲萱聽了。」

    「宋雲萱跟她之間水火不容,她就算是說,也不應該是跟宋雲萱說。」

    「可是,宋雲萱的那番話,分明就是暗示她知道顧長歌的死因啊。」顧長樂說起來,都覺得有些心悸。



    上一頁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