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零一章:換藥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百零一章:換藥計劃字體大小: A+
     

    顧長樂緩了好一會兒,才將臉上那副憤怒難堪的神情收起來。

    她看著邵天澤:「你現在住在哪裡?」

    邵天澤要走:「住酒店。」

    「你騙我,」看見邵天澤要離開,顧長樂馬上就過去擋在了邵天澤的面前,她眼神灼灼的看著邵天澤,質問他,「你是不是經常去香榭麗?你是不是跟宋雲佳在一起了?」

    她說的悲凄,眼睛裡面的淚水幾乎立刻就要留下來。

    傷心的模樣讓人看了之後覺得很心疼。

    然而,就算是這個樣子,這次邵天澤也沒有立刻答應留下來。

    他只是開口喊了一聲負責照顧顧長樂的傭人:「阿爽!」

    在旁邊已經小心翼翼觀察了很久的阿爽聽見邵天澤叫她的名字,立刻就快步走了過來:「邵先生。」

    邵天澤點點頭,然後吩咐她:「好好照顧長樂。」

    阿爽點點頭。

    顧長樂還想要攔住邵天澤,想要將他留下來,可是往前的時候,卻被邵天澤的保鏢給攔住了。

    顧長樂心頭不甘。

    阿爽也看出顧長樂的心情不好,小心翼翼的勸她:「顧小姐,您先休息吧。」

    顧長樂聽見阿爽的聲音,沒來由的覺得憤怒。

    一把就甩開了扶著自己的惡阿爽。

    阿爽被顧長樂這樣忽然發脾氣嚇了一跳。

    顧長樂再把它甩開之後,也沒有管她,就轉身上樓回了自己的房間。

    邵雪被扶著回到自己的惡房間,聽著扶她回房的傭人都出去了,才從床上睜開眼睛去反鎖房門。

    在房門鎖上之後,她就走到窗戶邊,輕輕撥了撥窗帘,看樓下的景象。

    如同她所預料的一樣,邵天澤在把她送回來之後,就離開了邵家。

    並沒有選擇在邵家過夜。

    很明顯,顧長樂的挽留失敗了。

    她微微抿了抿唇,為顧長樂覺得可惜。

    依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的話,邵天澤的心一定會一點點的全部都偏頗到宋雲佳的身上。

    宋雲佳這個人跟顧長樂比起來也絕對算不上是好人,但是,宋雲萱告訴她,她有權利來決定這場角逐中誰能夠笑到最後。

    她不知道自己還有這樣的決定權。

    但是心裏面已經在思考,如果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讓這兩個女人哪一個留在邵家會更好。

    她將窗帘拉上,回到床上,抱著雙腿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宋雲佳那邊已經漸漸對她信任起來。

    可是宋雲佳準備進行的計劃,卻還沒有全盤告訴她。

    只要她一天不知道宋雲佳的計劃,就表示宋雲佳還沒有完全的信任她。

    要怎麼樣才能夠迅速的得到宋雲佳的信任呢?

    她皺眉冥想。

    就在沉思的時候,忽然聽見外面傳來一聲雜碎了東西的刺耳聲音。

    邵雪微微皺了皺眉,不用出去看,就知道肯定是顧長樂在砸東西宣洩了。

    現在顧長樂處於下風,精神狀態也是很壓抑。

    在家裡面砸東西的情況常常出現,而且砸的那些東西,多半都是這個邵天澤前期顧長歌從拍賣行帶回來的一些古董。

    這些股東大部分都價格不菲。

    但是顧長樂砸了之後,邵天澤卻是沒有半句責備。

    甚至連皺皺眉也不曾。從這裡也能看的出來,邵天澤對這個死去的前妻,並不見得有多少尊重。

    而顧長樂對自己這個姐姐,就更是厭惡了。

    邵雪聽著瓷器被雜碎的聲音,眉頭深深皺起來,覺得實在是亂的厲害。

    便傳神去浴室裡面打開蓮花蓬洗了個澡。

    宋雲萱說暫時不去跟她聯繫,果然就在幾周之內都沒有跟她聯繫。

    她從繁星雜誌社的主社被調派到了H市一個小雜誌社的分社裡面。

    雖然明面上是分社的社長,但是分社裡面卻不見得有多少工作。

    而且聽聞,這個分社還要合併,甚至有要裁員的傳聞傳下來,鬧得人心惶惶的。

    宋雲佳跟她聯繫的密切,過不了幾天就會約她悄悄的出去吃頓飯。

    周末的時候也會約她一起出去逛街美容。

    甚至還給在節日的時候給她送禮物。

    如此過了兩周。

    宋雲佳在周末的時候照例約她去吃飯。

    只不過這一次約得是海鮮餐廳。

    在餐廳裡面吃飯的時候,剛好旁邊座位上面也坐著兩個年輕的女人。

    穿著時尚,看起來像是一對很要好的閨蜜。

    邵雪不是很在意的從座位上面坐下。

    才剛剛坐下不久,就聽見隔壁座位傳來兩個女人興高采烈的議論聲。

    「你知道嗎?就是邵氏的邵天澤,好像是跟她小姨子有一腿呢。」

    「不是吧,我看他挺好的。」

    「好多人都說他們兩個關係曖昧,而且在邵氏,邵天澤跟她這個小姨子,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真的假的?這麼喪心病狂?」

    「聽說是那個顧長樂,早就已經對他姐夫有意思了,姐姐一死,就忙著去爬姐夫的床。」

    這兩個女人說話的聲音並不算高,但是絕對也不能算是旁人聽不見的悄悄話。

    邵雪聽見這兩個女人的談話聲,微微皺了皺眉。

    宋雲佳問她:「我們要不要換個位置?」

    邵雪點點頭。

    宋雲佳唇角彎了彎,馬上叫來服務員,然後換了一個樓上的包間。

    包間靠窗,可以在座位上面看見窗外街道上面的人流。

    邵雪一邊吃飯,一邊皺著眉毛開口:「顧長樂這個賤人,簡直是毀了我哥哥的名聲。」

    宋雲佳表情也很不悅,但是又帶了一些無奈:「沒辦法的事情,她這麼死纏爛打,你哥在死了妻子的情況下被打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邵雪擰著眉毛,放下手裡面的餐具,看著宋雲佳:「你不是也喜歡我哥嗎?我覺得你在我哥的身邊比顧長樂在我哥的身邊要好多了。」

    宋雲佳聽見邵雪說出這樣的話,自然是高興的很。

    邵雪看見她微微勾起來的唇角,又開口:「你到現在還沒有想到對付這個賤人的辦法嗎?你要知道,如果等我哥搬回邵家住,你就沒有機會對付顧長樂,顧長樂這個人,勾引男人真的很有手段。」

    邵雪這樣說是替她心急,同時也是真真切切的在提醒她。

    邵雪說的一點都沒錯,只要是邵天澤搬回邵家去住,在跟顧長樂朝夕相處的同時,顧長樂總有辦法將邵天澤的心重新奪回來。

    到了那個時候,顧長樂再吹著枕邊風讓邵天澤去追究引產的事情,她宋雲佳可就徹底的沒有機會了。

    想到這些,宋雲佳也瞬間就沒有了胃口。

    手上的餐具更是放在了桌子上。

    邵雪看見宋雲佳放下餐具,就知道剛才自己的那一番提醒已經讓宋雲佳意識到了計劃需要立刻進行的緊迫感。

    宋雲佳微微垂眼,腦子裡面將已經思慮了千萬遍的計劃清晰的整理了出來。

    她抬眼,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邵雪:「其實並不是我沒有想過對付顧長樂,只是……」

    她一副為難的表情。

    邵雪看見她這幅為難的表情,皺眉:「只是什麼?」

    宋雲佳在斟酌了一下之後,才開口:「只是,這個計劃需要有人幫我才行。」

    邵雪當然知道宋雲佳口中所指的這個幫助她的人是自己,只不過,卻不好立刻就說出來。

    只好裝作聽不明白,繼續追問:「你需要誰幫你?」

    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宋雲佳也沒有繼續隱瞞下去的意思,乾脆將眸光放在邵雪的身上,開口:「邵雪,我需要你幫我。」

    邵雪微微一怔,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你需要我幫你?」

    宋雲佳看著她懵懂的樣子,確定的點了點頭:「沒錯,我需要你幫我。」

    邵雪好像是被嚇到了,好一會兒沒有說話。

    宋雲佳仔細的觀察邵雪臉上的表情。

    生怕邵雪會拒絕。

    邵雪也知道自己不能輕而易舉的答應下來,不安很容易讓宋雲佳看出端倪來。

    在皺著眉毛想了幾分鐘之後,才抬起頭來,抿了抿唇,糾結的問宋雲佳:「不會鬧出人命吧?」

    宋雲佳聽到邵雪的問話,無奈的笑了:「你想的太多了,我只是想要將那個壞女人從天澤的身邊趕走而已,並沒有要害死她的想法。」

    雖然宋雲佳的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心裏面卻坦誠的很——

    如果有害死顧長樂這個禍害的機會,她自然不會放棄。

    畢竟借刀殺人,血又不會染到自己的手上。

    她心裡的想法邵雪無法剖析。

    但是淡淡憑著宋雲佳說的這句話,就讓邵雪很快鎮定了下來,並且眼神堅定的看著她,開口:「我幫你,雲佳姐。」

    宋雲佳聽見邵雪的話,滿意的點了點頭。

    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感激的模樣,伸手抓住邵雪的手:「謝謝你願意幫我,邵雪。」

    邵雪卻是單純的笑笑:「這不僅是在幫你,也是在幫我哥,顧長樂這樣的壞女人,害死我的父母,現在還想害我哥!我絕對不會讓她如願以償的留在我哥的身邊。」

    她這句話慢慢都是兄妹情深。

    就連宋雲佳都聽不出有任何不對來。

    宋雲佳看邵雪答應了,才穩了穩心神,對著邵雪開口道:「跟你哥說顧長樂是個壞女人,你哥肯定不相信,所以這件事咱們還得從長計議才行。」

    邵雪洗耳恭聽:「我全都聽雲佳姐的。」

    這種無條件的信從讓宋雲佳非常滿意,她湊近邵雪,在邵雪的耳邊低聲:「我有個計劃,非常安全,又能夠趕走顧長樂。」

    邵雪聽見宋雲佳這麼說,一臉好奇的湊過去:「什麼計劃。」

    宋雲佳紅唇請啟,口中徐徐吐出兩個字來:「換藥。」

    這兩個字一被說出來邵雪就眯了眯眼睛。

    宋雲佳,果然是挺毒的。



    上一頁    下一頁

    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
    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