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七十一章:雲佳爭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七十一章:雲佳爭辯字體大小: A+
     

    本來邵天澤還想要繼續安慰她。

    可是,在聽見她問這句話之後,卻一下子就閉上了嘴巴。

    他眼睜睜的看著顧長樂將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面,然後又眼睜睜的看著顧長樂一下就呆愣住的表情。

    顧長樂的鼻子發酸,眼圈因為哭了很久,已經紅的開始浮腫起來。

    現在她的手指摸到自己平坦的肚子,眼淚更是忍不住的從眼睛裡面往下落,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哭的根本就停不下來。

    她越是這樣哭泣。

    邵天澤就越是覺得心疼,心裏面也對宋雲佳越來越厭惡。

    「你剛剛還告訴我說只是一個噩夢的。」

    顧長樂轉頭看著邵天澤,話中的悲痛無助讓邵天澤忍不住伸手將她攬到了懷裡。

    「我的孩子沒有了……我那麼喜歡他……我以為他會出生的……」

    顧長樂越是傷心就哭的越是大聲。

    最後終於是忍不住了一樣,哭聲不在壓抑,放聲痛哭了起來。

    邵天澤陪了她一夜,旁邊的姜敏京在看見邵天澤抱住她之後,也嘆了口氣,從房間裡面退了出去。

    姜敏京給他們將房門關上,聽著卧室裡面顧長樂的哭聲,竟然覺得有些迷茫。

    顧長樂是顧長歌的妹妹,邵天澤是顧長歌的丈夫。

    顧長歌一死,現在顧長樂居然跟邵天澤是這麼親密的關係。

    不止是親密,而且連孩子都有了。

    那麼孩子雖然沒有生下來,但是也足以證明這兩個人同時背叛了顧長歌。

    她之前腦子發熱,一直都在幫著顧長樂。

    也一直都在照顧顧長樂,甚至沒有好好想一想顧長樂為什麼會跟邵天澤在一起。

    現在冷靜下來,她反而開始想起這些事情來了。

    可是,這些事情怎麼想,都覺得已經是一團亂麻,就算是再怎麼樣想要解開,也已經不容易解開。

    她在倚在牆壁上,閉著眼睛靜靜了想了一會兒,然後才轉身會自己的房間。

    而在邵天澤的卧室裡面,顧長樂在哭累了之後,才抱著邵天澤漸漸的安靜下來。

    她很傷心,非常非常的傷心。

    她對自己肚子裡面的那個孩子抱持著那麼大的希望,但是那個孩子卻沒有如願以償的生下來。

    而且,在她即將要做引產手術的時候,宋雲佳還差一點就要了她的命。

    不過,也不是很虧。

    畢竟那個孩子的死換回了她這個母親的勝利。

    她完全可以利用這次的機會將宋雲佳趕盡殺絕。

    她不是想要跟自己搶邵天澤的愛嗎?

    現在,她就讓宋雲佳好好看看,在這場爭奪之中,笑到最後的人到底是誰。

    她哭的差不多了,才開口:「雲佳現在在哪兒?」

    「在香榭麗。」

    邵天澤的回答讓顧長樂稍微愣怔了一下。

    接著,她就從邵天澤的懷裡面起來,皺眉看著邵天澤,不解的問道:「我的孩子之所以流產,全都是因為雲佳。」

    「這件事情還沒有徹底查清楚。」邵天澤抿唇。

    而顧長樂在聽到邵天澤的回答之後,更是皺緊了眉毛,不解的看著他:「你說沒有查清楚是什麼意思?」

    「這兩天我都在守著你,雲佳給你注射的針劑我已經查清楚了,的確是會讓你血崩,但是……」「但是什麼?」

    顧長樂瞪著邵天澤。

    邵天澤在抿了抿唇之後,才淡淡開口:「我去問過雲佳,雲佳說是你設計她,故意想要誣陷她。」

    顧長樂聽見這句話,瞬間就變的怒氣沖沖:「她說這樣的話你也相信?」

    邵天澤迎著顧長樂暴怒的視線,淡淡開口:「你這個孩子本來就是不能順利降生的,你的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住生產的痛苦。」

    顧長樂的眼睛眯了眯。

    心裏面已經差不多猜到宋雲佳跟邵天澤說了什麼。

    宋雲佳這個女人還真是可惡,嘴巴居然可以好到這樣的程度。

    都已經死到臨頭了,居然還能夠動搖邵天澤的想法。

    她想到這裡,就暗暗的攥緊了拳頭。

    而邵天澤卻看著顧長樂臉上暴怒的表情,溫和的開口安撫她:「你好好休息,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查清楚的,你肚子裡面的孩子是我的骨肉,我不會讓他白白被害死的。」

    顧長樂抿著唇,並不是非常相信邵天澤所說的話。

    「你不相信我。」

    她望著邵天澤。

    邵天澤聽見她說著這句話,便開口哄她:「我相信你。」

    「我跟宋雲佳比起來,你更相信的人是宋雲佳。」

    邵天澤聽見她話里對宋雲佳憤怒,沉默了一下。

    他不是更相信宋雲佳,而是宋雲佳在辯解的時候,說出來的那些很值得去考慮。

    她在顧長樂昨晚引產手術的當天就去了香榭麗。

    顧長樂是他的心尖肉,現在顧長樂從鬼門關走一圈,還被查出來被宋雲佳注射了可以導致血崩喪命的葯,他更是怒不可遏。

    可是宋雲佳給他的反應,卻是一臉無辜。

    他腦海裡面緩緩浮起那天晚上跟宋雲佳爭辯的場面。

    宋雲佳哭著辯解:「你也知道長樂是什麼樣的人!我跟你都是醫生,如果我真的想要害死她!還會給她做急救嗎?她早就在你過來之前就死掉了!還有,你就真的那麼相信長樂嗎?你自己想想,長樂是一個單純的女人?她的心計根本就不比你跟我的少,而且,長樂一定在很早之前就已經知道肚子裡面的這個孩子沒法順利的生下來,所以才會搞出這樣的事故來。」

    「你在狡辯!」

    面對宋雲佳苦口婆心的遊說辯解。

    他的心裏面雖然已經有所動搖,但是宋雲佳給顧長樂注射藥劑的事情還是讓他不能全部都相信她的話。

    宋雲佳見他不願意相信自己,哭著坐在地雲佳上,悲凄的望著他:「天澤,不管我說什麼,你也不會相信我,是不是?」

    邵天澤不語。

    宋雲佳見邵天澤是這樣的反應,猛地起身,就沖向了香榭麗的廚房裡面。

    躲在廚房裡面的傭人嚇了一大跳。

    但是在看見宋雲佳拿起廚房的菜刀之後,立刻就被嚇得尖叫出來。

    並且想要伸手去奪下宋雲佳手上的菜刀:「宋小姐!宋小姐你冷靜一點啊!宋小姐你別這樣!!」

    傭人的尖叫聲引起邵天澤的注意。

    邵天澤衝進廚房裡面。

    接著就看見宋雲佳的手上拿著菜刀,在用力的割自己的手腕。

    因為傭人攔著,所以她手腕上只割破了淺淺的一道痕迹,並沒有真的傷到動脈。

    傭人一臉驚恐。

    邵天澤看見宋雲佳這樣,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就將菜刀從她的手上奪了過來,並且憤怒的呵斥:「你這是做什麼?!」

    宋雲佳被搶走了菜刀,哭紅的眼睛盯著他:「你不是懷疑我想要害死顧長樂嗎?你不是不相信我嗎?我現在死了,顧長樂就開心高興了!到時候你再看看,到底是誰在耍心機誣陷別人!!」

    宋雲佳已經有些瘋狂,被奪了手上的菜刀之後,還瘋狂的伸手想要從邵天澤的手指上將菜刀給奪回來。

    邵天澤將菜刀往旁邊地上一扔。

    宋雲佳就要過去撿。

    邵天澤見狀,一把拉住她,就把她往樓上拖:「跟我上樓!」

    宋雲佳用力的掙扎,但是終究不如邵天澤的力氣大。

    邵天澤將她拉到樓上。

    然後一把扔到卧室的床上。

    宋雲佳還是一副瘋狂的模樣,在邵天澤的身後,是跟上來的傭人雯雯。

    邵天澤看見宋雲佳的模樣,也覺得有些棘手。

    事情還沒有問清楚,但是宋雲佳給他的答案就只是這樣。

    如果繼續問下去,宋雲佳也不會承認什麼,反而會拚命的找機會自殘來證明自己。

    總不好真的將她逼死。

    他皺眉,轉身對身後的雯雯道:「你看著她!」

    雯雯應了一聲。

    邵天澤才嘆了口氣,從香榭麗離開。

    他已經將宋雲佳安排在了香榭麗,至於怎麼對待,還要在事情在查一下之後再說。

    可是現在,顧長樂卻因為他遲遲沒有將宋雲佳報警送去處置而覺得傷心難過。

    這讓他覺得事情開始不容易辦起來。

    顧長樂還想要繼續跟邵天澤說什麼。

    邵天澤卻在被顧長樂逼問的情況之下,選擇先離開。

    「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過來。」

    邵天澤從顧長樂的卧室裡面轉身出去。

    顧長樂想要追上去留住邵天澤,但是仔細想想邵天澤那遲遲不肯將宋雲佳送去坐牢的做法,又覺得生氣。

    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邵天澤從卧室裡面離開。

    等邵天澤離開之後,她才生氣的將旁邊床頭柜上的東西統統推到了地上。

    因為卧室裡面砸東西的聲音有些大,邵天澤從卧室裡面出來,就聽見了。

    他心裡還是擔心顧長樂的,轉身去旁邊的房間敲了敲門。

    不多時,就有人來將房門打開了。

    開門的人是姜敏京。

    姜敏京看見門外站著的人是邵天澤,微微有些訝異,但是立刻就擔心的問她:「顧小姐出什麼問題了嗎?」

    「她的情緒有些激動,你過去陪陪她。」

    顧長樂的情緒激動,邵天澤不自己在那邊陪著她,卻過來讓自己去陪她,姜敏京稍微想一下,就知道這兩個人肯定是吵架了。

    「我馬上去。」

    姜敏京點頭答應。

    然後從房間裡面出來,走到顧長樂的卧室房門,輕輕敲了敲。

    裡面傳來帶著哭腔的聲音:「是誰?」

    「顧小姐,我是姜敏京。」

    顧長樂對姜敏京的態度要比對待一般傭人的態度好上許多。

    聽見門口敲門的人是姜敏京,立刻就抬手擦了擦眼淚,開口:「進來吧。」



    上一頁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