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五章:認清事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四十五章:認清事實字體大小: A+
     

    宋雲佳從二樓上走下來。

    邵天澤在一樓客廳的真皮沙發上坐著,聽見有人下樓的聲音,她就將視線轉到了樓梯那邊。

    果不其然,是宋雲佳在下樓。

    他讓用人給他倒了咖啡過來。

    宋雲佳看見他正在喝咖啡,眼神微微一變,溫柔的惡走到酒櫃前面,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

    「如果心煩的話,喝咖啡不如喝酒,我陪你。」

    她拿了兩隻高腳杯。

    然後將紅酒打開,在邵天澤面前的杯子裡面倒好酒。

    然後有給自己面前的杯子倒酒。

    邵天澤看著她溫柔倒酒的動作,覺得以前沒有仔細看,竟然忽視了她倒酒時候的漂亮模樣。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

    「本來睡了,不過聽傭人說你回來了,我就睡不著了。」

    她斷氣高腳杯來,沖他舉杯:「來,我先干為敬。」

    邵天澤的酒杯端起來跟她輕輕一碰。

    宋雲佳就將酒杯裡面的紅酒都喝了下去。

    她的酒量還不錯,起初當醫生的時候雖然在工作單位一帆風順,但是操刀做手術,看著那些血肉內臟還是覺得有些太過刺激。

    心裡害怕,為了壯膽,就開始飲酒。

    後來手術做的習慣了,也就慢慢不再喝酒壯膽。

    不過酒量還是有的。

    她喝完酒杯裡面的紅酒之後,便要那起酒杯來繼續倒酒。

    這次,她剛說很瘦要去那酒杯。

    就碰到了邵天澤握住酒杯的手指。

    她微微一愣,後知後覺的將手指收回來。

    眼神有片刻的慌亂,然而在她的眼底,卻是滿滿的喜悅。

    都說日久生情,她跟邵天澤在一起這麼多年,都沒有跨越朋友間的那條線。

    現在,一夜過去。

    她跟他有了那樣的關係,竟然像是捅破了窗戶紙一樣,距離一瞬間就拉近了。

    她有些高興,看著邵天澤將紅酒倒在她的酒杯裡面。

    然而,心裡的高興卻沒有表現在臉上。

    在接連喝了兩杯酒之後,她才慢慢展開話題,問邵天澤:「長樂他……有沒有跟你鬧?」

    「她的脾氣性格你是知道的,出了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不鬧。」

    邵天澤有些頭疼。

    他喜歡顧長樂,願意什麼事情都去縱容她,但是在她要傷害宋雲佳這件事情上,他卻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縱容。

    跟她解釋,她有不肯聽。

    沒有辦法,只能先暫時晾著她了。

    等過段時間,她也許就會想明白,宋雲佳對於他們來說有多麼的重要。

    他一杯酒接著一杯酒的喝。

    宋雲佳看他喝的有些多,忍不住抓住他的胳膊,勸他:「就算是心情不好,也不能這樣喝酒,對身體不好。」

    「偶爾一兩次沒有關係,」他將她拉住自己手臂的手拿開,然後拿起酒瓶來往她的酒杯裡面又倒了酒,拿起來遞給她,「你不是要陪我喝酒嗎?現在還能喝嗎?」

    「能,」宋雲佳伸手接過他手裡面拿著的酒杯,開口,「只要你想要喝,我就陪著你。」

    宋雲佳的話讓他彎了彎唇角,眼神裡面的欣賞也比之前更濃。

    他喝了手裡面那杯酒,開始喃喃:「你知道的,長樂的身體不能沾酒,所以在家裡面,我都是不喝酒的,長樂常常囑咐我在應酬的時候少喝點酒,我都聽她的,怎麼現在,我讓她聽我一次,她就無論如何都不肯點頭願意呢?」

    邵天澤能一次說這麼多話,差不多是醉了。

    宋雲佳看出他醉了,伸手將他手裡的酒杯拿下來:「你跟長樂在一起都這麼多年了,也遷就慣了他,我看她現在這麼任性,也是你以前對他太好了。」

    既然他已經醉了,這個時候不去添油加醋,又要等到什麼時候?

    邵天澤回想自己這麼多年來對待顧長樂的態度,果然自嘲的笑了一下:「雲佳,你說的沒錯……這麼多年以來,我就是太慣著她了,什麼事情,都依著她,把她慣壞了。」

    宋雲佳看他將空酒杯放在桌面上,就拿起酒瓶又給他倒了一杯酒:「就是慣壞了。」

    「那你說,我要怎麼對待她?」

    邵天澤這個問題讓宋雲佳一下就笑了起來:「怎麼對待長樂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問我,我可沒有什麼好辦法。」

    「你沒有好辦法嗎?」

    邵天澤看著他。

    以前溫柔的雙眼裡面,現在滿滿都是醉意。

    宋雲佳覺得已經沒有必要繼續勸他去喝酒了。

    便將他手裡面拿著的酒杯從他手裡拿了過來:「你喝的夠多了,不能再喝了,我扶你上樓去休息。」

    她將酒杯放在桌面上,想要扶他站起來。

    然而,還剛扶住他,要拉他起來。

    他就一個用力,將她拉回到沙發上,然後,微微翻身,居高臨下的壓住了她。

    他那充滿醉意的眼睛看著她:「你還沒有告訴我怎麼對長樂?」

    宋雲佳被他壓住,看著他的臉龐,忍不住心臟都加速跳動起來。

    「怎麼對長樂?「

    她反問。

    「嗯。」他點頭。

    宋雲佳沉默,眼睫微微垂了垂。

    邵天澤就這樣注視著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實現認真而迷人。

    宋雲佳勾起唇角來,眼睛與他對視:「你以前慣著她,她才任性,你不慣著她,她就不任性了。」

    「不慣著?」

    「是啊,不慣著。」

    宋雲佳點點頭,對自己這個答案十分的滿意。

    邵天澤卻彷彿不能馬上明白這個不慣著要怎麼做。

    宋雲佳的視線從桌面上的各種空酒瓶上滑過去,然後視線收回,對上面前的邵天澤,問他:「你是想要問我怎麼樣叫做不慣著,對嗎?」

    邵天澤點了點頭。

    「這樣……」

    她的雙手環住他的脖頸,然後,將唇瓣主動貼在了他的唇瓣上。

    接吻的感覺刺激著被酒精麻痹過了的身體,有某種渴求,從身體的深處不可抑制的迸發出來。

    幾乎是一觸即燃。

    邵天澤的吻無比熱情的回應著她。

    並且因為酒精的刺激而讓他愈發沉迷在這種迷醉的感覺之中。

    宋雲佳任他將吻落在自己的身上。

    表情極其享受。

    對,就是這樣。

    她喜歡這個樣子,她等了那麼多年,終於可以如願以償的得到這個男人了。

    顧長樂?

    讓她見鬼去吧。

    ……

    香榭麗一片旖旎。

    與之相對的邵家別墅裡面卻有些令人同情的慘淡寂寞。

    顧長樂在床上坐著,手指在自己的小腹上摸了摸,眼神始終帶了幾分獃滯。

    姜敏京已經跟她僵了這個孩子的情況,也引導她應該怎麼做才是最明智的。

    她知道應該怎麼做,只是有些捨不得。

    也有些不忍心。

    事情到了這一步,她不應該老是跟邵天澤吵架的,她應該去奪回邵天澤的心,不能再讓邵天澤的心淪陷在宋雲佳那裡。

    她要好好跟邵天澤在一起,不能吵架。

    不能吵架。

    她反覆告誡著自己,在將心裡的憤怒慢慢壓了下去的時候,才從卧室裡面穿著拖鞋出去。

    她走到邵天澤的書房前,抬手輕輕敲了敲門:「天澤?」

    書房裡面並沒有什麼回應。

    但是她知道,邵天澤如果不跟她同房,跟她鬧了小矛盾,一時半會兒不來哄她的話,多半就是躲到書房裡面去了。

    她以前都是在卧室裡面生悶氣,等著邵天澤過來找她道歉。

    而現在,有了宋雲佳的插足,她不得不先向邵天澤低頭,主動過來認錯,請求邵天澤的原諒。

    她跟宋雲佳之間的爭鬥,歸根究底不過是圍繞著邵天澤而已。

    只要邵天澤始終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那麼,宋雲佳就不會得意多久。

    她不見書房裡面的人開門,就抬手又敲了敲房門,叫他:「天澤,剛才跟你吵架是我不對,你開門吧,我給你道歉。」

    她為自己說出的歉語有些不甘。

    可是,現在的情勢卻逼著她必須這麼做。

    她道完歉,覺得邵天澤如果聽見的話,差不多就會過來開門了。

    然而,等了好半晌,都沒有聽到書房裡面的人出來開門。

    她皺眉,又敲了敲書房的房門。

    將耳朵貼在書房的門板上聽裡面的動靜。

    裡面沒有一點聲音。

    她一下就變了臉,將書房的房門把手一擰,就把書房的房門給打開了。

    果然如同她想的那樣,書房裡面沒有人。

    書房裡面黑漆漆的,她看著面前的空房間,眉毛一下擰起來。

    面容也變得有些猙獰,她憤怒的開口:「阿爽!」

    被叫到名字的傭人立刻就趕了過來。

    阿爽看見顧長樂在書房門口,就明白了顧長樂是為什麼這麼生氣。

    「顧小姐,怎麼了?」

    聽見阿爽擔心的問話。

    顧長樂轉過頭來,盯著她問:「邵天澤呢?」

    阿爽注意到顧長樂的用詞,知道這次顧長樂是真生氣了。

    她從前的時候都是說天澤。

    然而這一次卻是直呼邵天澤的名字。

    這說明她非常生氣。

    阿爽有些害怕,聲音也忍不住放低了:「邵先生他……」

    「他不是應該在書房嗎?」顧長樂不等她說完,就大聲問他,「他為什麼不在書房?他去哪裡了?」

    阿爽被這麼問,臉色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快說!」

    顧長樂見她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態度也變得比之前更惡劣。

    阿爽被這樣怒聲問話,才忍不住低聲囁嚅道:「邵先生他出去了!」

    「什麼時候出去的?」

    「剛剛跟您吵架之後,邵先生就走了。」

    「他去哪兒了,有沒有跟你說他去哪兒了?」顧長樂一雙眼睛都變得可怕起來。

    阿爽有些害怕顧長樂的反應,說話也結結巴巴的:「我聽說,是……是去……」

    「去哪兒了?」

    「去香榭麗了……」

    這個地點一說出來,顧長樂的臉色就變得可怖起來。



    上一頁    下一頁

    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