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七章:邵天澤醉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七章:邵天澤醉酒字體大小: A+
     

    邵天澤看著面前的酒杯有些重影。

    迷迷糊糊間,這些重影的酒杯中就出現了一個面容。

    那是個韶齡年華的女孩子,一頭短髮,穿著白色毛衣淺藍色牛仔褲,肌膚雪白,但是一雙淺褐色的眼瞳看人的時候卻冷冷淡淡,好像看誰都不感興趣一樣。

    他伸出手,想要觸碰她的臉頰。

    那個女孩皺眉,身影越來越遠。

    他想要抓住她。

    想要留住她。

    然而那漸遠的身影卻遙不可及。

    「長歌……」

    長歌……

    別走。

    他伸出手,努力的想要拉住那個漸行漸遠的身影。

    然而,伸出去的手指卻觸碰不到她。

    他瞬間有一種絕望感升騰上來。

    眼前的景象也開始變得越來越迷濛,嘴裡卻是不停的呢喃那個名字:「長歌……長歌別走……別走……」

    從樓梯上走下來的宋雲佳一下樓,就聽見邵天澤在喃喃顧長歌的名字。

    她現在聽見顧長歌的名字就渾身發寒。

    而反觀邵天澤,親手害死了顧長歌,現在居然還能在醉酒的時候一遍又一遍的呢喃出顧長歌的名字。

    她簡直不理解邵天澤是想要做什麼。

    她走過去,輕輕扶住他的肩膀,皺眉叫他:「天澤,你醒醒,你喝醉了。」

    她推他的肩膀,想要將他搖的清醒一點。

    然而邵天澤被搖晃了一下身體,抬起頭來,卻用一雙深情的眼睛望著她。

    宋雲佳情不自禁的愣了愣,頓時就像是被這雙眼睛勾走了魂魄一樣,愣愣跟邵天澤對視。

    她喜歡邵天澤。

    喜歡的發瘋。

    她已經跟邵天澤認識了那麼多年,她步步為營,本以為顧長歌死去之後,顧長樂活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成為邵天澤的妻子。

    可是,事實大出所料。

    所有的一切都跟她想象的出現了偏差。

    而且還是偏差的非常嚴重。

    顧長樂遲遲不死不說,最近居然還懷上了身孕。

    她跟邵天澤都清楚的知道顧長樂的身體狀況根本不適合生孩子。

    但是邵天澤作為一個醫生,居然沒有在顧長樂懷孕的第一時間就帶她去做掉這個孩子。

    而是讓顧長樂養胎。

    養到現在,顧長樂都以為她肚子裡面的那個孩子變成了最大的王牌。

    靠著這張王牌,顧長樂才敢對著顧奕跟淼淼下手。

    邵天澤這樣姑息她,才會讓顧奕跟淼淼送命。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她宋雲佳有了最快除掉顧長樂的機會。

    現在,只要她能找出顧長樂害死顧奕跟淼淼的證據,就足以煽動到邵天澤將顧長樂掃地出門。

    但是……

    「長歌……」邵天澤看著她,眼神居然帶上了她從未見過的痴迷,「長歌……」

    他的手指抬起來,修長的手指在她臉頰上輕輕碰觸了一下。

    感覺到她肌膚真實的觸感之後,才將薄薄的唇瓣勾起來,露出一個開心的笑意:「長歌,你來了。」

    「天澤?」

    宋雲佳皺眉,有些搞不清楚邵天澤現在在做什麼。

    而邵天澤卻沒有答應她。

    只是雙手捧住她的臉頰,緩緩將唇瓣湊近了她。

    宋雲佳覺得自己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許多。

    看著邵天澤越來越靠近的臉。

    她的呼吸都停止了。

    邵天澤的臉在她眼前放大,越來越近的湊近到她的面前。

    然後,將灼熱的唇瓣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捻轉反側。

    唇畔的熱度蔓延到肌膚。

    宋雲佳發出輕輕的低叫聲。

    肩頭的衣服被靈巧的手指輕輕拉下,白皙的肩膀暴露在空氣之中。

    曖昧因子四散飄蕩。

    宋雲佳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變成了曖昧的顏色。

    她從很久以前就期待著跟邵天澤有更多的接觸。

    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超越朋友關係的親密存在。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她享受的眯起眼睛,雙手攀住他的肩膀。

    輕輕將他的衣服脫下來。

    客廳之中,燈光雖然很亮。

    但是宋雲佳並不在乎。

    只要有了這一個晚上,只要是邵天澤抱著她,她什麼都不怕。

    什麼都不在乎。

    喘息聲從客廳之中綿延而出。

    意,亂,情,迷的兩人都沒有發現,在二樓上,有閃光燈微微一閃。

    宋雲佳緊緊抱著邵天澤的背,隨著邵天澤的節奏而越漸沉迷。

    整個香榭麗,都陷入了迷霧一樣的曖昧顏色之中。

    只有窗外的天空上,一輪明月從烏雲之後露出來。

    ……

    宋雲萱輕輕抽身,從睡著的淼淼身邊離開。

    剛要下床,就發現自己的睡裙被勾了一下。

    她轉頭看過去,才發現淼淼雖然是睡著了,但是小手依然在抓著她的睡裙。

    她看到淼淼的模樣,忍不住彎起唇角笑了笑,然後才將淼淼抓著自己衣服的小手鬆開,將她的小手放在被子下面,離開卧室。

    出了淼淼的卧室,管家就上前一步,輕輕叫了她一聲:「宋小姐,傳過來了。」

    宋雲萱聽見管家的話,微微轉頭。

    管家將手機遞過去。

    宋雲萱只瞧了一眼手機上的照片,就笑了:「還真是耐不住寂寞的兩個人。」

    管家不言語。

    她知道這個時候宋雲萱的話只不過是自言自語罷了,並不需要別人的附和。

    宋雲萱看過照片之後,便轉身回卧室:「照片保存好發到繁星雜誌社,明天讓肖虹跟邵雪來一趟宋氏。」

    「是,宋小姐。」

    管家點頭應下。

    宋雲萱吩咐完之後,便打開淼淼卧室的房門,又走進去。

    她看著床上睡著的淼淼,眼神溫柔了許多。

    輕輕走過去,重新躺會到淼淼的身邊,抱住這個小小的孩子。

    覺得內心居然充實了許多。

    她從青城小鎮到雲城,又從雲城到港城。

    中間所經歷的事情已經是波瀾萬丈。

    她一直追求著最強力目標,她想要得到足夠強大的力量來擊垮邵天澤。

    而現在,她所做的努力,馬上就要收到成果了。

    她的心情很好,抬手輕輕順了順淼淼的長發,然後,才閉上眼睛跟淼淼一起睡覺。

    第二天的早上,會是最美好的一個早上。

    她會睡一個好覺,用最好的精神來迎接這個期待已久的早上。

    ……

    第二天早上的太陽並沒有如約升起。

    昨晚的天色還好,然而到了早上,就變了天。

    天氣陰沉沉的,寒風凌冽的在街上竄來竄去。

    宋雲萱吃過早飯之後,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面看花園裡面的凋謝了葉子的樹木花草。

    管家過來開口請示她:「淼淼小姐跟顧奕少爺的鋼琴老師過來了。」

    宋雲萱沒有回頭,依舊入神的看著窗外的風景:「讓老師帶著他們去練琴吧。」

    管家聽了宋雲萱的吩咐,才轉身離開。

    顧奕跟淼淼在玫瑰園的生活絲毫不輸於在邵家的生活。

    宋雲萱會提供給這兩個孩子最優質的生活。

    因為這是她對這兩個孩子的虧欠跟補償。

    作為孩子的母親,她應該看著這兩個孩子長大成人的。

    可是,卻因為識人不清,而被邵天澤跟顧長樂害死在醫院。

    讓自己的兩個孩子失去了母親。

    這兩個孩子失去了母親的庇護之後,還受到了傷害。

    顧長樂將他們兩個視作眼中釘,恨不得除之後快。

    她能做到的,就是保護這兩個孩子。

    然後,將顧長樂想要從他們手中搶走的東西一樣不落的拿回來。

    她看著窗外的風景。

    忽然想起來,這個時候的香榭麗,一定很有趣。

    ……

    香榭麗之中的確很有趣。

    宋雲佳從床上帶著一身吻痕醒過來。

    邵天澤看著身邊躺著的女人,瞬間就覺得心情陰沉到了極點。

    宋雲佳迷濛的睜開眼睛,還沒有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何表情,就聽見邵天澤冷冷開口:「記得吃避孕藥。」

    一句話,讓宋雲佳所有的熱情都被盡數澆滅。

    宋雲佳冷冷看著他從床上起來,看著他穿衣服跟長褲,看著他打開門準備離開。

    忽然猛地將床上的枕頭拿起來沖他扔了過去。

    那枕頭並沒有砸在邵天澤的身上,只是砸在了門上,然後落在他腳下。

    他眼神陰沉沉的,還沒有回頭就聽見宋雲佳哭著質問他:「你就打算這樣對我嗎?」

    聽到她的質問,邵天澤緩緩回頭,將視線落在她的臉上。

    她臉上都是淚痕。

    一雙美麗的眼睛裡面也盛著滿滿的淚水。

    她昨晚覺得很開心,覺得自己多年的心愿終於實現。

    覺得第二天早上邵天澤就會跟她在一起。

    就算是不給她一個名分,也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只會絕情的讓她吃避孕藥。

    她認識他這麼多年,跟他有這麼多年的惡感情。

    難道換來的就只是一句『記得吃避孕藥』嗎?

    她想到邵天澤的這句話,眼淚就止不住的從眼眶裡滾落出來。

    「昨晚我喝多了。」

    「可是你有叫著我的名字。」她爭辯。

    不顧身上沒有穿衣服的羞恥感,從床上一掀被子下床,走到他的面前,逼著他看自己:「你看看,是你叫著我的名字對我做出這種事情的,第二天你就只對我說這樣一句話嗎?」

    「我不記得叫過你的名字。」

    他是喝醉了,但是他的印象之中,不存在宋雲佳的名字。

    他叫的,不是宋雲佳的名字。

    「你就是叫的我的名字。」

    她倔強的含著淚,瞪著他:「你是叫的我的名字,如果你不是叫的我的名字,就不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情!」

    她的聲音有點大,但是語氣非常固執。

    邵天澤僵立在原地,表面上一片從容,但是腦子裡面早已經亂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去動宋雲佳。

    他已經有了顧長樂,再動宋雲佳的話,讓顧長樂知道必然是一場風波。

    現在是多事之秋,他不能讓宋雲佳將這天晚上的事情說出去。



    上一頁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