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一章:醜陋嘴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百二十一章:醜陋嘴臉字體大小: A+
     

    第三百二十一章:醜陋嘴臉

    面對宋雲強的質問,宋雲佳的心裡有些發冷。

    她為了逼迫宋雲強將手裡面的股份交出來是做了小手段。

    可是,為了達到目的,宋雲萱不是也做了手段嗎?

    這又什麼不對的。

    她心裡理直氣壯,嘴上卻不敢這麼直接的跟宋雲強說。

    只能一臉迷茫的裝傻:「我不明白大哥說的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我什麼意思的話,就不要過來反對我做出的決定。」

    宋雲強不願意跟她多說,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要站起來。

    宋雲佳看出他這是起身要走,立刻叫住他:「大哥你等等!」

    宋雲強被喊住,皺眉看她。

    宋雲佳臉色嚴肅:「不管怎麼樣,我不同意你把股份轉讓給宋雲萱。」

    「你覺得你不同意有什麼用?」

    宋雲強的這句話讓宋雲佳的臉色瞬間就變得很陰冷。

    宋雲佳眯著眼睛,兇狠的望著自己的大哥,大有跟她撕破臉的架勢:「大哥你現在是怎麼了?你以前的時候可是不會被宋雲萱這個小賤人刷的團團轉的啊,你跟雲瑩都是這個樣子,宋雲萱只不過是稍微給了你們一點點的好處,居然就這樣感激她,甚至連自己重要的東西都可以給她,你們兩個是不是瘋了?」

    宋雲強是忽然之間想通的。

    因為,前幾天監獄裡面死了一個只服刑三年的罪犯。

    這個罪犯已經在獄中度過了兩年的時間。

    眼看還有一年的時間就可以恢復自由了,可是忽然之間就在衛生間裡面滑了一跤,然後腦袋磕在台階上死掉了。

    別的人沒有說什麼,他上鋪的那個獄友卻告訴他,那個人之前是有錢人家的繼承人,被判了很輕刑,可惜外面的人不想要讓他從監獄裡面出去。

    眼看著就要出獄了,想不出別的辦法,所以稍微用了一點小手段。

    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商業圈子在暗地裡面有多麼盤根錯節的利益聯繫。

    宋岩還活著的時候她是宋家的大少爺,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淪落到這一步。

    然而今天真的到了監獄裡面了,才見識到,如果自己不好好看清楚該怎麼做,往後的日子有多麼的灰暗。

    宋雲佳現在怒氣沖沖的對著他。

    他倒是沒有因為宋雲佳對他的態度而急的調教,只是問她:「我之前在監獄裡面被打的事情你是知情的。」

    宋雲佳口氣不善:「忽然提那件事情幹什麼,過去的就不要提了,老是提起來多麼晦氣。」

    「你是不想要提起來,可是我卻一直都記得那件事,我是在裡面痴兒苦頭的,到現身上還有傷。」

    宋雲佳的臉上有些掛不住。

    她隱隱約約的覺察到宋雲強已經知道了是她找人打了他那一頓。

    而現在,他這樣旁敲側擊的說話是要跟她算賬?還是埋怨她?

    宋雲佳覺得宋雲強會一點點的跟她說這件事。

    宋雲強卻沒有這樣的耐心,直接就開口道:「我知道我被打的那件事是你在背後指使的。」

    宋雲強一語驚人。

    宋雲佳立刻就從作為上面跳了起來,死不承認:「大哥你這是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幹那樣的事情?我從小跟大哥你一起長大,大哥你寧原相信宋雲萱那個小賤人也不願意相信我嗎?」

    她氣憤的眼睛發紅。

    宋雲強卻望著她盛怒之中的臉,緩緩開口:「你怎麼知道是宋雲萱告訴我的?」

    「現在我跟宋雲萱是死對頭,這才整個雲城所有人都知道,除了這個小賤人,有誰會用這種陰損的辦法陷害我?」

    宋雲強喘了口氣,壓著自己心裏面的不悅;「不是雲萱跟我說的。」

    「你還庇護她?」

    宋雲佳看著宋雲強,滿臉的不可思議,彷彿宋雲強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宋雲萱明明就是挑撥我們兄妹之間的感情,你居然這麼輕易的就中了她的詭計,大哥你能不能稍微清醒一點兒?從小跟你一起長大的人是我,不是宋雲萱啊!」

    她覺得自己的大哥在這件事情上簡直是冥頑不靈。

    而宋雲強卻定定看著她:「雲佳,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人。」

    「大哥你以前也不是這個樣子的。」

    宋雲佳還想要繼續再說些什麼,宋雲強卻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轉身往裡面走:「你回去吧,股份的事情我已經決定了,你說什麼都不會改變我的決定。」

    宋雲佳聽見大哥這麼說,簡直想要立刻往前追兩步,然後拉住大哥將他拽回來。

    可是,她才走了兩步,就有獄警迎上來攔住她:「小姐,探監的時間已經到了,您還是先回去吧。」

    宋雲佳被攔住,即使是憤怒的不得了,也無可奈何。

    只能氣沖沖的從監獄裡面折回去。

    這些事情別人都不知道,宋雲萱卻知道的一清二楚。

    梅七將監獄裡面獄警打過來的電話轉到宋雲萱的私人電話上。

    在跟對方寒暄了幾句之後,對方就開口跟她說起宋雲佳探監的事情來。

    「今天,宋小姐的大姐宋雲佳來探望你的大哥了。」

    「我大姐也很關心我大哥,探監的時候應該說了不少話吧。」

    「是啊,不過這些話太多,我沒有在場,也記得不清楚了。」

    宋雲萱淡淡笑了笑,聽著那邊的聲音,開口繼續道:「我前天見過您的太太了,太太跟我在珠寶店遇見,都看中了一件紅寶石項鏈,那條項鏈特別漂亮,我看太太戴上也好看,所以自己做主,送去給夫人做生日禮物了。」

    「生日禮物?」

    那邊男人的聲音微微提高。

    宋雲萱唇角的笑容淺淺的:「是啊,聽說太太是六月的生日,現在才三月,禮物送的有些早了,太太還沒有拿出來戴嗎?」

    那邊的男人默然一瞬,接著就改了剛才那倦怠的口氣跟態度,立刻開口跟她說道:「雖然宋雲萱跟宋雲強說話的時候我沒有在場,但是監獄裡面有規定,探監時候罪犯跟探監人說的話都要全程錄像的,所以……」

    宋雲萱聽他在後面頓了頓,會意的笑了笑:「我等您錄像過來。」

    那邊乾笑了一下:「我很快就叫人送過去。」

    「劉警官回去看看我宋夫人的那條項鏈合不合心意,如果不合心意的話,我們可以再去選一條。」

    劉警官有些尷尬:「那真是讓宋小姐破費了。」

    「朋友之間送一件生日禮物而已,哪裡算得上是破費,劉警官太客氣了。」宋雲萱這話說的滴水不漏。

    劉警官那邊也沒法不表示一下,既然好處已經收了。

    自然是要把事情給順利辦完的。

    宋雲萱在第二天早上就收到了監獄裡面送過來的錄像,梅七幫她將錄像放出來。

    宋雲萱看著監獄桌子兩邊坐著的親人,眼睛微微眯了眯:「本來是姐妹一場,現在她居然已經不顧顏面到了這樣的程度。」

    「不管怎麼說,你們終究是敵人,在這種時候還是忽略了姐妹這個事實比較好。」

    梅七在她旁邊跟她一起觀看這段錄像帶。

    宋雲萱一言不發,看著錄像帶播放的畫面,眼瞳深處的神色越變越沉。

    在看見宋雲佳毫無掩飾對她的恨意,罵她小賤人的時候。

    她居然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梅七在旁邊看著她:「怎麼了?」

    宋雲萱搖搖頭,像是在看一個笑話:「以前,宋雲佳是什麼樣的女人你知道嗎?」

    「傳聞里說,這個宋家的大小姐是個優雅大方又美麗的女人,而且,算得上是雲城首屈一指的名媛。」

    梅七對女人倒是很有研究。

    宋雲萱聽著梅七對宋雲佳的評價,笑了笑:「你也說了,那是傳聞中的,現實生活中她是什麼樣子你現在知道了嗎?」

    梅七轉眼,將視線定格在液晶屏幕的錄像上。

    宋雲佳氣的臉色發黑,別說是優雅大方,在她罵宋雲萱小賤人的時候,憤怒鋪滿了整張臉,面部扭曲的簡直可以說是醜陋。

    如果不擺出這樣一幅表情,她的確是一個當之無愧的美人。

    可惜,她滿臉的怨恨,實在不能讓人對她有好印象。

    宋雲萱看著錄像,漫不經心的問了梅七一句:「你說,這樣的宋雲佳如果讓整個雲城的人都看見了,大家會怎麼評價她?」

    梅七聽著宋雲萱問的這句話,默默垂下眼睛,答非所問的開口:「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句話如果是一般人聽見了,恐怕不會明白是什麼意思。

    而宋雲萱在聽見梅七說這句話的時候,卻能夠很清楚的明白,這是梅七在比較平價自己。

    她甚至不用想都知道梅七是拿她跟誰在一起作比較了。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是她想要裝作沒有聽出這句話的意思。

    她要讓梅七解釋。

    好好解釋給她聽,讓她知道這是在說什麼。

    梅七也沒有閉口不談這個問題的意思,被宋雲萱問到,倒是真的聽貪婪開口解釋:「你知道顧長歌,所以我也不給你說她生前的事情了,你跟她比起來,簡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指的什麼?」

    「城府跟手段。」

    宋雲萱點點頭:「你這個評價我接受。」

    她並不厭惡梅七給她的這個評價。

    她根本不用跟顧長歌做比較,因為她本來就是顧長歌。

    顧長歌當年在商業圈裡面能折騰出一片天,今天,她也可以。

    沒有人能夠阻擋她。

    不管是邵天澤,還是宋雲佳。

    她都要親手讓她們知道一無所有的痛苦。

    不然,他們怎麼明白她死前有多疼。

    ………………



    上一頁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