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四章:把他打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九十四章:把他打醒字體大小: A+
     

    「啊!!」

    旁邊的娜娜莉被嚇得尖叫出聲。

    宋雲萱在遠處冷冷看著被打蒙了的薛濤跟捂著頭尖叫的娜娜莉,漠然旁觀。

    娜娜莉捂著頭,生怕梅七會一拳打在她的臉上。

    宋雲萱眼中有幾分不屑,看見薛濤順著牆體滑落下去,才彎了彎唇角:「酒醒的差不多的話,我們就好好談談,姐夫。」

    最後這個姐夫,簡直叫的娜娜莉膽顫心驚。

    她在風月場所已經混跡多年,從起初的青春少女變成如今的風月高手自然能夠看清楚什麼時候該留下,什麼時候該離開。

    如今這樣的情況,她是萬萬不能繼續留在這裡的。

    她哆嗦著將手指從頭上拿下來,看宋雲萱已經轉身往包廂門口走,便打算偷偷離開。

    可是才轉身,就聽見宋雲萱冷冷的聲音傳過來:「娜娜莉小姐也別急著走,你跟我姐夫是很好的朋友,一起來聊聊天吧。」

    娜娜莉聞言,腳下步伐瞬間就僵住了。

    ……

    夜店包廂里燈光曖昧,裡面那些跟薛濤一起玩樂的狐朋狗友早在看見事態不妙的時候就都成鳥獸散。

    唯獨娜娜莉被點名,逃脫不了。

    她聽聞過宋雲萱的名字,也知道在她的背後有每個女人都想要高攀的楚家給她撐腰。

    她雖然能夠對宋雲萱的二姐宋雲瑩不屑一顧,卻沒有勇氣跟面前的丫頭片子露出一份譏諷嘲弄。

    宋雲萱坐在猩紅色的沙發上,高潔冷漠,在曖昧的燈光下也沒有顯現出半分的柔和。

    薛濤的酒意在被冰水兜頭澆下來的瞬間醒了一大半。

    刺骨冰涼的冷水從頭澆下來,頭髮都遮住了額頭,她薛家的大公子什麼時候遭受過這種對待。

    隨便抹了一把臉就憤怒的睜大了眼睛:「王八……」

    後面那個王八蛋的蛋字都沒有說完,薛濤就看見了坐在自己面前的宋雲萱。

    他一愣,倍感驚訝:「雲萱?雲萱你怎麼在這裡?」

    宋雲萱看了他一眼,便將視線若有所思的移轉到了旁邊唯唯諾諾站著的娜娜莉身上:「我二姐告訴我,姐夫在外面交了新朋友,我想來認識一下。」

    薛濤順著宋雲萱的視線,將眼光落在單薄瘦弱的娜娜莉身上,臉色頓時就變得很難看,並且急不可耐的出聲解釋:「雲萱,那是我跟你二姐之間的家事,跟娜娜莉並沒有關係。」

    宋雲萱稍顯驚訝,男的薛濤這樣的縮頭烏龜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提這個嫩模出頭,看得出來,這個女人將他蠱惑的也真是不輕。

    宋雲萱皺了皺眉,站起身來,走向娜娜莉。

    娜娜莉之前就聽聞過宋雲萱將自己的大哥送到牢獄之中的事情,心裡自然將她規劃到了蛇蠍心腸的女人之中。

    宋雲萱往前走,她就往後退,眼中的恐懼跟柔弱看在薛濤的眼裡更加激發了薛濤的保護欲。

    眼看宋雲萱就要走到娜娜莉的面前,薛濤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個箭步擋在娜娜莉的面前,氣勢也比剛才高了不知是一截:「雲萱,不管怎麼說,我跟你二姐的家事還輪不大你來管!」

    薛濤訓斥她的聲音異常的大,似乎是想要借用這樣的氣勢來嚇退宋雲萱。

    可惜宋雲萱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便開口問他:「姐夫,這個女人跟你非親非故的,你幹嘛要為了她來這兒大聲的凶我?進一步來說,就算她是你的朋友,可我,還是你的小姨子呢?」

    小姨子跟朋友孰輕孰重薛濤當然知道,臉上瞬間就有些尷尬的神色露出來。

    宋雲萱側目:「姐夫,你跟這位娜娜莉小姐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吧?」

    宋雲萱明知故問,薛濤也沒有繼續隱瞞的意思:「雲萱,你也知道,像我這樣的男人,在外面哪能沒有一兩個傾慕者?娜娜莉跟我也算是情投意合,你二姐對這件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又何必來管。」

    宋雲萱點點頭:「姐夫說的有道理。」

    薛濤以為宋雲萱這樣說便是打算對這件事情視而不見。

    卻不想,宋雲萱轉了個身,便吩咐梅七:「姐夫喝多了,幫他醒醒酒。」

    她說這話的聲音極冷,但凡是有點腦子的都知道這件事情很不妙。

    薛濤也知道不好,可是還沒有來得及找點趁手的傢伙干架,就被梅七一個酒瓶砸在了頭上,瞬間頭破血流。

    薛濤頭上的血順著臉頰鼻樑留下來,模糊了視線。

    娜娜莉下的失聲尖叫。

    宋雲萱坐在沙發上嘆了口氣:「你除了會叫之外還會做什麼?」

    娜娜莉眼看薛濤被梅七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膝行往前,拽著宋雲萱的衣服求她:「宋小姐,我跟你姐夫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求求你不要再打了,阿濤他撐不住這麼打。」

    宋雲萱垂眸看她:「我姐夫的酒沒有醒,才不知道該怎麼辦事,你又沒有喝醉,你說說這件事到底該怎麼解決?」

    娜娜莉聞言,眼神一沉,緊閉唇瓣不再說話。

    宋雲萱看見她這幅反應就知道她不想要鬆口。

    也是,任誰到了現在這樣的程度都不願意鬆手。

    她在薛濤的心目中已經佔了那麼大的比重,而且繼續下去的話,極有可能被薛濤扶正迎娶到薛家。

    到了那個時候,她坐擁萬貫家財,不用再在著風月場所裡面繼續混下去,簡直就是飛上枝頭做鳳凰。

    她抿唇不語。

    梅七打薛濤就像是打兒子一樣順手,薛濤這樣的富家子弟,平常的娛樂項目就只有喝酒玩女人,根本就不會去連連散打或者跆拳道稍微提高一下自己抗擊打的能力。

    梅七隻不過是給了他幾拳,他就跪在地上抱著頭蜷縮成了一團。

    梅七轉頭看了宋雲萱一眼,眼見都快要把薛濤給打到半死了,宋雲萱還沒有鬆口放過自己姐夫的意思。

    娜娜莉那邊也只是看著薛濤被打,一言不發。

    宋雲萱伸出手,手指捏住她的下頜,端詳她的面容。

    娜娜莉被一個女人這樣捏著下巴,有些恥辱,但是卻咬牙忍了下來。

    宋雲萱仔細打量了她的面容之後,才出聲:「娜娜莉小姐的確是天生麗質,怪不得我姐夫會這麼喜歡你。」

    莉莉娜被她捏著下巴,不敢與她對視,只是垂著眼睛求她:「請宋小姐饒了阿濤吧。」

    宋雲萱嗤笑一聲,搖頭嘆息:「不是我不肯放過他,而是娜娜莉小姐你不肯放過他。」

    娜娜莉不明白宋雲萱的意思。

    宋雲萱緩緩鬆開捏著她下巴的那隻手,出聲:「你開個價吧。」

    娜娜莉一愣:「什麼?」

    宋雲萱看一眼那邊被打的頭破血流的薛濤:「你跟著他不就是為了下半輩子能過的衣食無憂嗎?」

    娜娜莉搖頭,長長的眼睫撲閃了一下:「不,不是這樣……」

    她想用苦情戲碼來打動宋雲萱,然而宋雲萱卻不等她說完就開口截斷她:「也對,你不是為了能夠衣食無憂,而是為了下半輩子能大富大貴穿金戴銀,對不對?」

    娜娜莉一副被抹黑的委屈樣,眼睛里的淚水也終於忍不住流下來,她哭著搖頭:「不是的,我是真的喜歡薛濤,我是真的愛……」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猛地打在了娜娜莉的臉上。

    宋雲萱這一巴掌的聲音太響,導致那邊聽見巴掌聲的梅七都停下了收拾薛濤的動作。

    薛濤渾渾噩噩的躺在地上。

    莉莉娜被一巴掌打的歪倒在地上。

    宋雲萱收回手,冷冷睨她:「你貪錢就算了,還要拿著喜歡做幌子,我最討厭你這樣貪得無厭的女人。」

    娜娜莉被戳穿,暗暗咬了咬唇,眼神也兇狠了許多。

    她在薛濤身邊這麼久,是除了渾身解數來討好薛濤。

    眼看著薛濤已經不把家裡的正室看在眼裡了,卻料不到竟然在這個時候跑出來一個多管閑事的小姨子。

    真是麻煩。

    宋雲萱看她歪在地上只哭不說話,站起來,繞過她走到了躺在地上的薛濤身邊:「姐夫,你找的這個女人,寧願眼睜睜看著你被打死也不肯鬆口說離開你。」

    她若有所思的看一眼那邊背對他的娜娜莉,聲音多了幾分深意:「你說,她是喜歡你的命呢還是喜歡你的錢呢?」

    薛濤被打的嘴裡悶了一口血。

    宋雲萱這句話太犀利,讓他渾噩的腦子也漸漸清醒過來。

    他被血模糊了視線看向娜娜莉,娜娜莉彷彿是感受到了他的視線,緩緩回過頭來。

    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宋雲萱微微挑了挑眉:「姐夫,我本來打算給她張空頭支票讓她離開你的,這個辦法雖然俗套了一點,但是對那些貪錢識時務的女人百試百靈,可惜,你這次招惹的這一個,實在不喜歡我的錢。」

    她有點遺憾,示意梅七將薛濤從地上扶起來:「姐夫,你這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不如接下來你自己跟她聊聊吧。」

    薛濤打的牙齒出血,被扶起來就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沫。

    娜娜莉也看見他吐得血沫,心疼的從地上站起來衝過扶他。

    薛濤被她扶著,臉上表情有瞬間變得很難看。

    宋雲萱看見他那微妙的表情變化,冷冷一笑,叫著梅七就出了包廂的房門。

    房門一關,梅七就揉了揉自己揍薛濤揍手疼的手腕:「你這個姐夫還真是耐打。」

    「你這次下手也夠重的。」宋雲萱看他一眼。

    梅七聳聳肩:「沒辦法,太久不打人了,分不出輕重。」

    宋雲萱也沒有責怪他的意思:「不過,這次應該把他暫時打醒了。」



    上一頁    下一頁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