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章:肖家的邀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百章:肖家的邀請字體大小: A+
     

    港城人生活細緻又講究,正月里滿滿都是喜氣。

    宋雲萱從醫院檢查回來之後,嗜睡的毛病並沒有改。

    楚漠宸請了在港城的私家醫生來給宋雲萱看情況,大夫也只是說宋雲萱氣血虛,需要補補。

    於是,聽了醫生的話,家裡幾天都是各種補血品山洪泛濫一樣的圍在宋雲萱的身邊。

    早上一盞燕窩,中午是烏雞湯,晚上是各種補血湯。

    宋雲萱吃的有些沒胃口。

    喝一碗恨不得吐出大半碗。

    楚漠宸在港城的世交需要打點,中間還回過雲城一趟。

    宋雲萱從邵雪那裡得到消息——雲城現在還算是太平。

    畢竟,邵天澤將顧氏更為邵氏,暫時還要安撫這內部權力交接產生的後患。

    是沒有太大精力來對付外面人的。

    她在午後,裹著毛毯,懶洋洋的看花園裡的風景。

    陽光清澈乾淨,透過落地窗,鋪灑在她的腳底下。

    看著看著,便暈乎乎垂下了眼皮。

    恍惚的,睡著了。

    這次的夢境,異常的安靜。

    依稀之中,宋雲萱母親的身影出現在夢境之中。

    那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身材纖細,眉眼清和,尖尖的下巴,一雙眼睛顧盼生姿,靈氣是從骨子裡透出來一樣吸引人。

    早些年的時候,宋雲萱的母親范彩蝶還在演藝圈裡風生水起過一段時間。

    那時候內陸與港城合資的武俠片里會給范彩蝶一個不輕不重的角色。

    而范彩蝶總有運氣將這不輕不重的角色演的活靈活現,甚至蓋過了主角的勢頭。

    反觀一下,顧長歌覺得范彩蝶的女兒宋雲萱倒是沒有繼承這樣好的演藝天賦。

    不然的話,她應當不會沒進宋家的大門口就死在了半路上。

    她覺得惋惜,倒也是覺得慶幸。

    倘若沒有宋雲萱的死,又如何能換來她顧長歌的重生。

    她想念那些人。

    想念那些曾經生活在她身邊,與她骨血相連的人。

    比如說——

    「小奕……淼淼?小奕……」

    下意識的,就呢喃出來。

    有液體,從眼角沁出,順著臉頰流下來。

    她困在這樣的思念里拔不出腳來。

    卻有人輕輕伸手,手指肌膚貼著她的臉頰,溫柔的替她將臉上的淚水拭去。

    她起初覺得這依然是夢。

    直到這手指的溫度越漸真實,她才忽然猛地一下睜開眼睛。

    然後……

    整個人都繃住了!

    楚漠宸的面容出現在她面前,英氣的眉下,一雙眼睛感情複雜的望著她。

    她覺得自己的指尖有些發僵,臉上驚住的表情還未來的及收斂。

    「你剛才……」他啟唇,眼眸凝著她,「在叫誰?」

    她愣了愣,緩緩垂下眼睛,雙眉無聲的皺緊:「我……」

    她覺得自己根本不能自圓其說。

    顧奕,淼淼。

    那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孩子。

    她們骨血項鏈,即便是換了軀殼,只有有記憶,依舊難以忘卻。

    「在叫誰的名字?」楚漠宸望著她。

    她抬眼,去看他的眼睛,聲音有些乾澀:「我做了個夢。」

    「什麼夢?」他剛剛從外面回來,穿著簡單的白襯衣跟工裝褲,挽起的袖子跟散開的領口都格外性感。

    她忽然就鎮定下來,淺淺笑了一下,回答他:「夢見我給你生了兩個小孩,一個叫小奕,一個叫淼淼。」

    她回答的流暢,簡直不像是在說謊。

    可楚漠宸卻顯然是不相信的,他眼眸漆黑,望著她,眼底有一掠而過的痛楚。

    宋雲萱關切的問他:「剛從外面回來嗎?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她從藤椅上站起來,楚漠宸的手,卻忽然握住了她的手。

    她微微一滯,轉頭看他。

    他依舊半蹲在她的藤椅便,只是此刻,劉海微微垂落,掩住了一雙濃墨古井般的眼眸:「你剛才說的,是長歌給她一雙兒女起的名字。」

    宋雲萱望著她。

    能感覺到他的手指握著自己的手指,越來越緊。

    越來越緊。

    宋雲萱在這樣怪異的沉默中沒有說話。

    楚漠宸卻問她:「你說,她是不是還活著?」

    宋雲萱緩緩垂下眼睫:「怎麼會?顧小姐的葬禮不是都辦了么?骨灰都撒了呀。」

    這句話說的是事實。

    但事實往往格外打擊人。

    楚漠宸果然聽后沒有再問,保持半跪的姿勢許久沒有動。

    宋雲萱扶他起來,讓他坐在藤椅上,然後叫傭人搬來一張藤椅,坐在他旁邊,靜靜的陪他曬太陽。

    在她顧長歌的印象里,這樣靜靜曬太陽的日子簡直是少的可憐。

    然而,如今這樣確實這麼的安逸。

    她一直無聲的靜靜陪著他,本以為能陪他一個下午。

    沒有料到,只不過才過了十幾分鐘,便有傭人從客廳里過來,輕輕開口:「先生,小姐,有客人來了。」

    宋雲萱扭頭看傭人,想要詢問是誰。

    楚漠宸卻已經從藤椅上起身:「你先回房間休息,我去看看。」

    宋雲萱起身想要跟去。

    楚漠宸卻微微側身,囑咐傭人:「送她去休息。」

    傭人恭敬的點頭:「是,先生。」

    宋雲萱有些無奈,卻心裡知道這不單單是因為楚漠宸想讓她注意身體。

    這次來的客人,可能很不簡單。

    她想到這裡,腳步一轉,便向著客廳那邊走過去。

    傭人緊張的跟上來:「宋小姐,先生吩咐我送您上樓休息。」

    「那從這邊走,樓梯不是在這邊么?」她側眼看傭人。

    傭人看她眸低有一道沉入水的濃光,終究是閉上嘴沒有再攔她。

    ……

    客廳里,陸夏坐在進口的真皮沙發上,轉頭看了看別墅的裝潢風格,浮起笑意來:「這裝潢風格跟我們港城倒是有點不一樣呢。」

    對面楚漠宸沒有接他的話,只是將茶盅的蓋掀開撥了撥茶葉,輕囁一口,漫不經心的問她:「陸小姐大駕光臨,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

    陸夏一臉微笑,似乎是很高興。

    她帶著黑色蕾絲手套的手指從手袋裡抽出一封請柬:「雲萱呢?我是來找雲萱的。」

    楚漠宸看見她手裡拿著的東西,眼神就沉了沉:「雲萱不舒服,在休息。」

    陸夏無事不登三寶殿,他們也不是很熟。

    而且彼此之間還有利益糾葛。

    她今天登門,八成沒有什麼好事。

    而這封請柬……

    陸夏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揚了揚手:「楚少猜的沒錯,這是肖家晚宴的邀請函。」

    她看了看通往二樓的方向,眼睛微微彎起,優雅的將邀請函放在旁邊的桌面上:「既然雲萱身體不舒服,我也就不打擾了,邀請函我放在這裡,請楚少代我轉交給雲萱。」

    說完,陸夏就起身要走。

    楚漠宸卻忽然冷笑道:「肖家晚宴,為什麼要單獨邀請雲萱呢?」

    陸夏離開的腳步止住,唇角揚起的弧度變大,有些妖嬈,也有些綺麗的端莊。

    她微微側身,回眸與楚漠宸犀利黝黑的雙眼對視:「楚少,肖家跟雲萱的關係,你我都懂,何必自欺欺人?」

    楚漠宸的眉峰瞬間變得鋒利。

    陸夏卻是一分分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帶著惋惜的輕輕搖了搖頭,感嘆:「就算是情深,也阻止不了大局變化,是你的你能握在手裡,不是你的,你終究要鬆開手,強扭的瓜,可不甜。」

    她說的話帶上了幾分風涼話的意味。

    未等楚漠宸再說下一句。

    她便徑自出門,帶著自己的白人助理駕車離去。

    楚漠宸眼睛望著房門口。

    手指攥成拳頭,臉色鐵青。

    許久之後,她才轉眸看被陸夏放在桌面上的那封邀請函。

    他一步走過去,背影筆挺孤傲。

    修長的手指拿起那封製作精美的燙金邀請函,心裡有種要把這邀請函撕個粉碎的衝動。

    他好不容易得到雲萱。

    為何要將雲萱再送到肖家的手中去?

    就算肖家有難?那又跟他有何關係?

    雲萱是肖家的長孫女?

    如果雲萱是肖家的長孫女,將她送去肖家,她又怎麼還會回來?

    手指用力,輕輕捏住那請柬,撕裂的痕迹就要出現在請柬上。

    卻在這個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一個平靜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要撕裂請柬的動作突然停下,他唇瓣抿的薄冷。

    身後卻傳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剛才來的是誰呀?」

    宋雲萱沖他走過去,看他手裡拿著的請柬,臉上表情有瞬間的微妙變化。

    她能肯定,這是肖家的請柬。

    肖家晚宴的請柬。

    只是,這是誰送來的?又是邀請誰的?是誰邀請的?

    都有重要的意義。

    宋雲萱走到他的身側,抬頭看他臉上的表情:「不高興嗎?」

    楚漠宸緘默不語。

    宋雲萱白皙的手指卻伸出來,捏住了他手中的那封燙金請柬:「給我看看。」

    楚漠宸沒有鬆手,而是有些不悅的看著她:「你沒去休息?」

    「下來喝口水。」

    「撒謊。」他毫不猶豫的揭穿她。

    宋雲萱卻沒有一本正經的繼續裝下去,而是的大方點頭:「的確是撒謊。」

    楚漠宸握住她的手腕:「為什麼要下來?」

    宋雲萱如願以償的得到那封請柬,目光清明的對上他:「你不覺得,這場晚宴可能會很有意思嗎?」

    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眸是微微彎起來的,有點屬於少女的調皮。

    可是,在眸子的深處,卻又帶了那麼一點點陰冷。

    這點陰冷幾乎被她的調皮全部掩蓋,但楚漠宸卻依舊能敏銳的發覺。

    宋雲萱無視他冷沉的臉色,緩緩翻開請柬,在看到邀請人那一欄的親筆簽名的時候,笑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