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三章:宋雲佳離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三十三章:宋雲佳離家字體大小: A+
     

    宋雲萱下午約了邵雪,兩人一道乘車前往雲城監獄探監。

    司機是宋雲萱信得過的司機,邵雪在上面說話的時候還是很有疑慮的壓低了聲音:「雲萱啊,既然事情已經了解了,你看你去探監是不是有點麻煩?」

    宋雲萱微微一笑,卻是確定的回她:「不麻煩。」

    的確是不麻煩,她畢竟要看看劉偉還有什麼要告訴她的。

    邵雪聽人大約講了葬禮上事情發展的來龍去脈。

    有些心驚的問她:「你怎麼能看出張強用刀的技巧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宋雲萱想起少女時代,顧城帶她去越南談生意,恰好談到了軍方的生意,便順便參觀了一下對方的軍營。

    很不巧的,看見了對方就在練慣用刀的技巧。

    不過,她總不能說自己這離奇的借屍還魂的身份,便騙她道:「以前看過這方面的書,巧的是居然用上了。」

    邵雪拍著胸口慶幸:「你也還好是看見了,這可是救命的書,要是當時你沒把他揪出來,今天去監獄裡面蹲監獄的可就是你了。」

    宋雲萱覺得好笑的笑了一下:「你說的沒錯。」

    如果葬禮的時候她沒有做出及時的反擊,真是過後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宋雲強這一擊還是策劃的蠻不錯的。

    可惜對手不是他眼睛看見的這個小丫頭,而是死了不久的顧長歌。

    顧長歌雖然也比宋雲強稍小几歲,但是眼界卻比他開闊的多,手段也比他多。

    邵雪在快到監獄的時候忍不住問她:「雲萱,你是怎麼說服張強的朋友跟女兒來指證張強的?」

    宋雲萱看一眼前面的司機,淡淡道:「人們大都是傾向於正義的。」

    邵雪聽了這話,順著她的眼光看向前面開車的司機身上。

    她想,宋雲萱這只是說的場面話。

    事實必然要比這個複雜的多。

    但是只要看見張強,就一定能知道這事兒的真相了。

    宋雲萱在監獄大門前下車,之後按照監獄探監的程序進入監獄。

    邵雪一塊陪同,在見到劉偉的時候,劉偉看著宋雲萱身邊的邵雪疑惑的眯了眯眼:「這是……」

    「她叫邵雪。」

    「邵雪?」劉偉馬上叫出來,還有些驚訝,「邵天澤養父母生的那個親生女兒?」

    宋雲萱點點頭。

    邵雪卻是一臉詫異:「雲萱,他怎麼……」

    這個人怎麼會知道她跟邵天澤之間的恩怨?

    宋雲萱微微抬了抬眼睫:「這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你跟一個叫做張一敏的是大學同學吧?」

    邵雪吶吶點了點頭。

    宋雲萱這才開口:「張一敏是張強的女兒,就是張強要殺我。」

    邵雪皺著眉頭:「可是,這位先生她怎麼會認識我?」

    劉偉見他的手指指著他,斟酌了一下,才不安的開口:「張強坐了十年監獄,但我沒坐,因為我以前是不綁人勒索的,只是行個打手的本事。」

    邵雪皺著眉毛:「那你認識我?」

    宋雲萱看向劉偉。

    劉偉眼神複雜:「當年我接過邵天澤一宗買賣,就是要找你。」

    「找我?」邵雪不明所以,「找我做什麼?」

    劉偉道:「他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知道你父親死去的真正原因,如果知道的話……讓我堵上你的嘴,斬草除根。「

    邵雪好像是一下子被他的話驚得愣住,微微張大了嘴巴,臉上的血色都褪的乾乾淨淨的。

    宋雲萱眉眼淡淡的:「就算是邵天澤,他也怕你報仇,你在他身邊小心一點,可千萬別說漏了什麼,不然很危險。」

    邵雪臉色蒼白,過了半晌才像是一點點反應過來了一樣,點點頭,低低應聲:「我知道。」

    邵天澤到底是個什麼人邵雪也許了解的夠多了。

    但是了解的再多,有些人都會因為長久的安逸而放棄戒備。

    可那些看起來最溫和不會傷害你的人卻容易抓住這個你放棄戒備的時候,給你狠狠的補上一刀。

    這一刀不補也就算了,一旦補了,那必定是不會給你活第二次的機會。

    邵雪在顧家未必是不受邵天澤注意,只不過是她自己沒有發現罷了。

    她顧長歌跟邵天澤夫妻十多年,生了兩個孩子,一心以為他是沒有銳刺的玉石。

    後來才知道,人家是鋒銳的尖刀。

    只不過,深藏不露而已。

    她探視劉偉的時間有限,劉偉也挑重點的跟她講:「我之所以幫宋小姐也是希望能徹底洗手。」

    「你放心,等你出獄之後我可以給你一個養下半輩子的工作。」

    「那自然是多謝宋小姐,只不過一敏她……」

    「張一敏在一個月前就去澳洲研修了,她研修結束之後可能會定居在那邊,我跟楚少打過招呼了。」

    劉偉點點頭:「請宋小姐永遠都不要告訴一敏關於她父親的事情,一敏雖然從小就跟著母親生活,但是張強畢竟是她父親,若是將來一敏知道張強是因為殺宋小姐而被擊斃,也許會怨恨宋小姐。」

    宋雲萱點點頭,全答應他。

    旁邊邵雪卻覺得不對勁:「昨天葬禮張一敏不是還出現了么?」

    「那只是一個長得很像張一敏的女孩。」

    邵雪驚訝的望著宋雲萱:「那你怎麼會事先找到她?」

    「警方一直沒有找到張強,我就斷定張強說不定會折返回來找我,她要是殺我,我必須找個保命符握在手裡,只不過,我沒有料到他會在葬禮這一天出現。」

    「那劉偉?」

    「張強一直沒有被緝捕歸案,我私下懸賞派人去找他們的下落,只找到劉偉,沒找到張強。」

    但是她做的這些卻都在最後幫了她一把。

    否則,她今天不會站在這裡。

    邵雪對宋雲萱的周密嚴謹很是佩服。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卻憂心忡忡:「雲萱,你一個宋家都這樣難以立足,如果要跟邵天澤反目……」

    「必然會冒更大的危險,也許會受傷。」

    邵雪轉頭,問她:「那你會幫我嗎?」

    「邵雪,我是在幫你,但也是在幫我自己,有些人,你不動他,他也總會來害你,你懂嗎?」

    邵雪望著宋雲萱的眼睛,點點頭:「我懂。」

    宋雲萱將背靠在真皮座椅的椅背上。

    邵雪卻開口:「你跟邵天澤有什麼仇?」

    「一條人命的仇。」

    大概是這句話帶著煞氣,而且煞氣太濃。

    邵雪便沒有繼續問下去。

    因為,她跟邵天澤,有兩條人命的仇。邵天澤的惡毒總是包裹在內心的最深處,看表面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到的。

    宋雲萱起初聯繫劉偉的時候並不知道劉偉認識邵雪。

    但是宋雲萱逼問劉偉除了宋雲瑩的指示,還有沒有人給他指示的時候順便提了邵天澤。

    劉偉便想起了唯一接受過的邵天澤的委託,並且告訴了宋雲萱。

    他沒有犯過人命案子,做的最大的一次就是綁架宋雲萱跟宋岩。

    被宋雲萱一詐就都詐了出來。

    宋雲萱無意給邵雪灌輸仇恨。

    只不過想讓邵雪在顧家能清醒的自保。

    顧長樂跟邵天澤都是薄情又狠毒的人,但是卻把外表偽裝的天衣無縫。

    要是最後被這外表迷惑而吃了虧,那就得不償失了。

    她可是用血的教訓來證明了這件事。

    有顧長樂跟邵天澤的顧家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

    ……

    她下午回家的時候,宋雲佳正將宋家屬於她的東西都打包往外搬。

    部分不容易搬的就留在了宋家的大宅裡面。

    宋雲萱看著搬家公司的人來幫著宋雲萱往外搬,有些不解:「大姐,你這是做什麼?」

    宋雲佳冷冷揚眉,聲音也冷淡:「父親的遺囑已經眾所周知,這個整個宋家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你的,我跟你大哥二姐合起來占的那百分之一換算到這個房子里只能睡走廊。」

    「大姐,我並沒有把你往外攆。」

    宋雲佳卻孤傲的瞟她一眼:「你不用把我往外攆,我在這個家裡住著沒有意思。」

    宋雲萱擰眉看二樓上往下搬東西的搬家公司工人:「大姐,這個家你可以在這裡住一輩子,我一輩子都不攆你出去。」

    「是么?」

    宋雲佳不以為然。

    宋雲萱卻開口:「你是爸爸的女兒,我也是,我能住在這個宋家,你就也能。」

    宋雲佳搬出去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她就是要挽留她一把。

    免得日後宋雲佳下的決心不夠,還想搬回來給她添麻煩。

    宋雲佳不知道她的心思,卻也有自己的算盤。

    她留在這個宋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宋雲萱,一有點風吹草動,宋雲萱就能舉一反三。

    就像是之前大哥在葬禮上做的那件事,本來能一舉扳倒宋雲萱,結果被她先嗅到了危險氣息,倒是最後倒打一耙,把對她有危險的人都讓她除了。

    她搬離宋家只是遠離了宋雲萱,卻並不代表不對付她。

    反正大哥宋雲強還在這個家裡,宋雲萱近況如何,只要給宋雲強打個電話就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有了同一個敵人,為了利益,即便不是一母所生也能團結起來。

    「現在這個家裡是雲萱你當家做主,我還有工作,不想過寄人籬下的生活,所以你不必挽留我了。」

    宋雲佳將收拾好的行李箱拉杆拉住,準備往外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宋雲萱眼角劃出一抹冷銳的光,聲音也猛然清晰的加了幾分力道:「大姐,你說寄人籬下的意思就是不拿這個宋家當你的家了,既然這樣,你今天出了這個家門,就永遠都別再回來!」

    沒錯,她就是要讓她永遠的滾出去。

    最後一條後路也給她堵得死死的。

    刨心的仇她可記得很清楚!



    上一頁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