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哥的花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大哥的花招字體大小: A+
     

    宋雲萱一身素衣出現在葬禮上。

    媒體都被拒之門外。

    之前跟宋家有過合作的,跟宋岩生前交好的,準備跟宋家的下任當家有些聯繫的,都在葬禮舉行的時候及時趕到。

    宋雲強雙眼布滿紅血絲,宋雲佳的臉色蒼白,眼睛都哭的紅腫。

    宋岩突然離開人世讓她猝不及防。

    但是宋岩死了,卻留下一份真的不能再真的遺囑。

    之前邵天澤給宋雲佳看過的那份真的遺囑卻在宋雲萱這一份出現之後變得毫無意義。

    宋家之前的律師被宋雲強說破了嘴皮子也不肯再干涉宋家一分的事情。

    宋雲佳有些心灰意冷。

    而宋雲強卻不甘心就這樣臣服。

    舉行葬禮的靈堂里一片靜寂,悲緩的音樂聲在靈堂里徐徐回蕩。

    宋雲萱穿著一件黑色過膝裙,因為裙子刻意掩去了玲瓏的曲線,而讓她看起來有些蒼白跟嚴肅。

    邵天澤跟顧長樂過來的時候,宋雲萱抬起眸子望向邵天澤的瞳眸深處。

    邵天澤聲音溫柔的勸她:「雲萱你要節哀。」

    宋雲萱點點頭,卻不著痕迹的看了顧長樂一眼。

    即便是參加別人的葬禮,顧長樂也總是那樣明媚而惑人,眉眼之間都是透著幾分妖嬈的。

    從顧長歌死了以後,她成功取得顧長歌的心臟獲得活下去的生命,顧長樂就開始變了。

    那層清純無害的表象在一分分的褪去,而那被掩藏了數十年的妖嬈嫵媚就從眉眼之間一分分的破骨而出。

    她已經不需要拘束隱藏,她想要成為一個被外人說起來的時候足夠配得上邵天澤的女人,甚至想著可以比得過顧長歌。

    宋雲萱輕輕點頭之後目送邵天澤跟顧長歌去向宋岩鞠躬,而在她的眼眸深處,卻有刀鋒一樣的冷意緩緩滑過。

    很快,她就會把她們兩個扔下地獄。

    前來弔唁的人中很多都是顧長歌曾經認識的人,而還有很多,是原本跟宋家並無合作關係的人。

    比如,蘇家。

    蘇悠予。

    她幾天不見蘇悠予,蘇悠予見到她的時候卻是咧嘴淡淡笑了一下:「你這幾天受苦了。」

    宋雲萱搖搖頭,刻意看了一眼在人群中的楚漠宸:「我未婚夫在這裡,你前來弔唁好么?」

    「我是因為公事來的,不是私事,想必楚少也會公私分明吧?」

    宋雲萱點點頭:「謝謝你來弔唁我爸爸。」

    「楚少之所以能查到你二姐的頭上,我也給過他匿名提示了。」

    宋雲萱一愣。

    蘇悠予沒有詳說,只是點點頭:「那我先去弔唁你爸爸。」

    蘇悠予從她身邊走過,楚漠宸剛好視線落在她的身上,看見宋雲萱臉上有幾分失神,眼光犀利的督了蘇悠予一眼。

    然而,宋雲佳卻在眾人不注意的時候已經跟邵天澤暫且離開了靈堂。

    宋雲佳眼睛紅腫的看著邵天澤,有些抱歉:「我想不到爸爸居然會在臨終的時候改變主意,真是麻煩你給我做的那些了。」

    邵天澤淡淡一笑,視線卻越過菊花花圈,落在外面接待賓客的宋雲萱身上:「你妹妹好像不簡單。」

    宋雲佳有些頭疼,聽見他說的這句話,便將視線也放在了宋雲萱的身上:「雲萱跟爸爸一起被人綁走,又一起被人送回來,我跟大哥都懷疑是宋雲萱自導自演的這起綁架事件,目的就是為了奪取遺產。」

    邵天澤卻將視線在靈堂里梭巡了一圈,冷笑:「那麼你二妹宋雲瑩跟薛濤是去哪兒了呢?」

    宋雲佳皺眉,有些嫌棄:「雲瑩跟薛濤從前天晚上開始就忙得不可開交,聽說是薛濤母親重病休克了,我跟大哥給她們打電話也打不通。」

    邵天澤提步往外走:「那是畏罪潛逃了。」

    宋雲佳在後面一愣。

    接著就飛快的追上邵天澤:「你是說,綁架父親跟雲萱的人是雲瑩?」

    邵天澤點點頭:「沒錯。」

    宋雲佳咬牙切齒:「這個蠢貨!」

    邵天澤話語里少見的出現了一絲譏諷:「你跟宋雲強本來可以徹底除掉宋雲瑩的,但我真想不到,你倆居然都不交贖金。」

    宋雲佳的臉色更蒼白難堪。

    邵天澤回到人群里,不再說話,眼光卻落在宋雲萱的身上。

    也真是出乎意料,在這個宋家,宋雲瑩宋雲強還有宋雲佳都忙的不可開交的爭遺產,卻只有她這個小妹妹是坐山觀虎鬥最後得利的人。

    說出來都叫人覺得諷刺。

    宋雲瑩綁了宋岩,宋雲強跟宋雲佳面對贖回父親的贖金而割捨不得。

    最後的結果也不過就是讓宋岩寒了心,將宋家拱手送給了那個一直跟著倒霉的小女兒。

    不過,他可不覺得這個小女兒會這樣簡單。

    宋雲佳覺得自己被算計了,心裡也一腔悲憤。

    在人群里走了幾步,想要跟邵天澤說話。

    邵天澤卻提醒她:「你去跟你小妹妹一起去迎接賓客,說不定,事情還會有轉機。」

    宋雲佳微怔:「什麼意思?」

    邵天澤勾起唇角,笑意涼薄陰柔:「你大哥不會善罷甘休的,今天還有場好戲。」

    宋雲佳聽從邵天澤的建議去宋雲萱的身邊跟宋雲萱一起迎接賓客。

    而他身邊的顧長樂卻有些吃醋:「剛剛跟雲佳去哪兒了?」

    「去那邊的花圈後面稍微說了兩句話。」

    「你在人家爸爸葬禮的時候還跟人家單獨說話,恐怕不太合適,要是讓人看見了,可是會小題大做的。」

    「你姐姐才死了,我這個姐夫就將你帶著四處走動,外人看見了也是會小題大做的。」

    顧長樂皺眉,有些惱意:「你這人真是越來越壞了!」

    話雖然這樣說,她卻是咬了咬唇,眼裡一層得意。

    就算顧長歌之前跟邵天澤那樣夫妻情深又怎麼樣?

    她死了以後,這麼好的男人還不是照樣對她死心塌地的。

    宋雲萱在宋雲佳往自己這邊走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邵天澤跟顧長樂,如今宋雲佳走到自己的身邊,她還奇怪的問宋雲佳:「大姐,怎麼那位長樂小姐好像跟姐夫很恩愛的樣子?」

    宋雲佳撇她一眼,冷冷道:「你想多了,她們不可能。」

    在宋雲佳的想法里,只要顧長樂一天是顧長歌的妹妹,邵天澤就不能娶顧長樂。

    因為姐夫娶了小姨子,說出去也太難聽。

    而且就算是上流社會裡這種事情暗地裡不少,明著來也總是會被人唾棄的。

    她斷定邵天澤不會做這樣不理智的事情。

    可是,宋雲萱卻別有深意的補了一句:「老婆死了以後帶著小姨子到處走動的姐夫也真不多哈。」

    宋雲佳的手指攥緊。

    宋雲萱卻轉頭對前來弔唁的容家代表容六鞠了個躬。

    容六見她身後還有一個宋雲佳,便沒有多說話,只是道:「宋小姐不要太傷心,要保重身體。」

    說完便就走過去給宋岩鞠躬了。

    而接著過來的是肖家的大少爺。

    這個大少爺是之前宋雲佳聯繫過的,如今到了宋家來弔唁。

    卻是只淡淡掃了宋雲佳一眼,便對宋雲萱開口:「宋小姐要繼承老爺子的遺志將宋氏管理妥當啊。」

    宋雲萱點點頭,向他鞠了一躬:「那以後還要請肖先生多多提點了。」

    肖家跟宋家是有合作關係的,但是之前肖家押寶的時候明顯押錯了地方,將寶壓在了宋雲佳的身上。

    如今宋雲佳被淘汰,宋家大權全數落到宋雲萱的手裡。

    肖家當然是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調轉風向,然後跟宋家的小小姐培養感情。

    宋雲佳在後面氣的牙痒痒,臉上的神情都變得很難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都沒有過來接待賓客的宋雲強卻忽然來到了宋雲佳跟宋雲瑩身邊。

    宋雲強往門口不著痕迹的望了兩眼,宋雲萱捕捉到他看別處的視線,眸子里神色微微變換了一下。

    她轉身往外走,宋雲佳叫住她:「雲萱,你要到哪裡去?」

    宋雲萱淡淡:「肚子有點不舒服。」

    宋雲強臉上的肌肉卻抽搐了一下,而後,眼中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笑意:「雲佳,你去看著雲萱,待會兒讓她快些回來,現在他是宋家的繼承人,這種場面事情可不能少了他。」

    宋雲佳雖然不明白大哥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在聽見大哥的話之後,還是想到了之前邵天澤說的話。

    她點點頭,跟著宋雲萱出去。

    就在宋雲佳跟宋雲萱出去之後,宋雲強便獨自接待過來弔唁的賓客。

    卻在接到第三個賓客的時候,旁邊的助理給他遞過來一通電話。

    宋雲強臉色悲傷,對賓客說了聲抱歉,便將電話接過去接聽。

    賓客見狀便要先去弔唁,卻就在這個時候,宋雲強忽然聲色俱厲的對著電話那邊質問:「你說什麼?!」

    四周的賓客都被宋雲強忽然提高的嗓門嚇了一跳,視線也紛紛轉到宋雲強站著的這邊。

    宋雲強的表情變化的很厲害。

    那邊彷彿是說了讓他很激動的事情,他馬上就憤怒的罵道:「你到底是誰?!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們家雲萱可是握著我爸爸親手寫的遺囑來繼承整個宋家的!怎麼可能會綁架爸爸逼著爸爸寫遺囑!你再胡說八道我就馬上告你誹謗了!我們家雲萱絕對不可能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

    此話一出,靈堂里前來弔唁的人都在靜默了一瞬之後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宋家那個小女兒自導自演的綁架了父親?」

    「居然為了爭遺產做到這種地步,真是叫人不齒!」

    「宋家怎麼會教養出這種女兒來?!」



    上一頁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