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四章:宋家易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四章:宋家易主字體大小: A+
     

    宋雲強跟宋雲佳聽見她這句話,都是不自覺地一愣。

    宋雲佳的手指鬆開她的手:「雲萱,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宋雲強更急:「爸爸交給律師的遺囑怎麼就到了你的手上呢?你這三天是去哪兒了?」

    宋雲萱抬頭看看錶。

    時針咔噠一聲剛好直到九上。

    在整整九點的這一刻。

    她將包包里的文件拿出來,轉身交給身後快步過來的律師:「蘇律師,遺囑你來讀讀吧。」

    「不需要讀了,這份遺囑根本就不是爸爸寫的那份遺囑,我們家的律師也不是這一個,你才小小年紀,少來糊弄我跟你大姐。」

    宋雲萱平靜的望著他:「大哥,這的確是我們家的律師,不過是新找的。」

    宋雲強表情嚴厲,看她身後跟上來的那個律師是個女的,很不耐煩:「雲萱,怎麼你失蹤了三天,回來之後我們宋家的家事都成了由你管?」

    宋雲佳也冷冷望著她:「雲萱,你在宋家最小,這裡沒有你說話的份。」

    宋雲萱微微笑了笑,往客廳裡面走:「我以前的確是管不著這些家事的,但是被綁架了一回,爸爸不止讓我管宋家的事,而且……」

    她轉頭,唇角的笑容深了一些:「還讓我管宋氏。」

    宋雲強聞言一驚。

    宋雲佳看宋雲萱這模樣,只覺得視線在對上她視線的時候心頭重重的跳了一下。

    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而且覺得很不妙。

    她一把將律師手裡要打開的文件奪過去,然後翻開看裡面的遺囑:「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要做什麼戲。」

    宋雲強也撇她一眼,露出憤怒的表情:「雲萱,雖然爸爸重病,但是換律師跟遺囑的事情可不能開玩笑,你今天鬧得這一出,讓大哥覺得不太好。」

    「大哥,換律師是因為律師有問題,這事大哥最清楚。」

    宋雲萱輕輕巧巧的一句話,就讓宋雲強表情一僵。

    的確,那個律師的確是有問題的。

    但是,宋雲萱被綁走了三天,她怎麼知道律師有問題?

    宋雲強眼神凝重的抬頭看她。

    宋雲萱平靜的望著他,臉上的笑容卻一分分收斂:「對於篡改宋家遺囑的律師來說,他在打算聽從別人指示篡改跟泄露遺囑的時候就已經犯法了,既然身為律師她都知法犯法了,那我宋家還不能解僱他么?」

    宋雲萱如此清楚律師身上的問題,讓宋雲強看她的眼神都一下子變了。

    「雲萱……你……」

    宋雲萱抬起手來,制止住大哥要說的話:「大哥,你不用等九點,也不用找咱爸出來,遺囑就在宋家的新律師手裡,你儘管去看看是不是爸爸的筆跡,如果你沒有意見,我們就按這份遺囑來繼承各自的財產。」

    宋雲強喉嚨里的話彷彿被見血封喉的封住。

    一句話也不說的,伸手示意宋雲佳將那份遺囑交給他。

    宋雲佳在看完遺囑之後整個人都變得很不好。

    長長的眉毛皺起來,她不可思議的望著宋雲萱。

    想要表示自己的憤怒,可是又覺得無從說起。

    宋雲萱看她的表情,主動出聲問她:「大姐,遺囑有問題嗎?」

    宋雲佳張了張嘴,嗓音干啞:「我要見爸……」

    「大姐,這也就是說,遺囑沒有問題,對吧?」

    宋雲佳眼睛里的淚水都要流出來,她仰了仰頭,不讓眼裡的淚水流出來,卻還是堅持道:「爸爸他人在哪裡?我要見他……」

    說完,她就轉身要走。

    宋雲萱卻叫住她:「大姐,你不懷疑這份遺囑是假的么?」

    宋雲佳驀地站住:「這的確是爸爸的筆跡,但是他寫字從不喜歡用這樣粗的筆寫……」

    「那是用手指寫的,而且用的血。」

    宋雲萱一句話,就讓宋雲佳呆愣住。

    那邊宋雲強卻飛速的介面,指著她大罵:「宋雲萱你這個孽女!居然為了奪家產而傷害爸爸!爸爸是你綁架的,遺囑也是你逼他寫的!!」

    他如此篤定的這樣罵她。

    宋雲萱卻微微蹙了蹙眉,借著他這句話笑了一下:「這麼說,大哥承認這是爸爸的筆跡了。」

    宋雲強一怔。

    忽然覺得自己是種了圈套。

    那邊宋雲佳卻質疑她:「你找人模仿了爸爸的筆跡?你找人模仿了他的筆跡對不對?真的遺囑不是這一份,爸爸之前寫好的遺囑根本就不是這一份?!」

    她有些激動,說出來的話也沒有考慮別的,腦子裡一片混沌。

    如果她不能繼承宋家,宋岩又死了,這個宋家易手他人,邵天澤只會在去醫院給顧長樂看病的時候用到她。

    其他時候絕對不會見她。

    她已經不想再表現的那樣和善的去救顧長樂的命,她想要得到整個宋家。

    然後以合作者的姿態跟來顧氏合作,來名正言順的成為邵天澤的商業夥伴。

    那樣她便有別的理由來跟他接觸。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宋雲強瞪著眼,模樣甚至有些兇狠的將遺囑的內容火速瀏覽完畢。

    在最後一句話結尾的時候,他憤怒的一把就將遺囑扔在了地上。

    寬厚的兄長身份立刻被撕裂。

    他整個人都憤怒的無以復加,揚手就指著宋雲萱的鼻子罵:「宋雲萱!爸爸也是好心才把你從青城那種破地方接回來的,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手段來滿足你的野心?!」

    宋雲強即便是憤怒,說出來的話也總是那麼的符合他的身份。

    他作為宋家的大兒子,不管在什麼時候,說出來的話都是那樣的冠冕堂皇。

    這樣的手段?

    來滿足野心?

    她想想都覺得好笑。

    眼眸輕輕彎起來,她視線落在地上的遺囑上面:「大哥摔了這份遺囑也沒有關係,因為真的那份遺囑我讓人留起來了,我只給大哥大姐拿來了複印件,這一份損毀了,我可以讓律師另外複印一份拿來給大哥跟大姐過目。」

    宋雲佳有些激動:「宋雲萱!你把爸爸怎麼了?」

    宋雲萱淡淡道:「這事兒你不該問我,我可是差點死在那裡,有命回來,還是全靠貴人幫。」

    宋雲強跟宋雲佳都沉默下去,他們兩個沒有一個能確定對方沒有派人綁架自己的小妹妹跟父親。

    甚至,她們還在互相懷疑。

    宋雲萱看向宋雲強跟宋雲佳:「以前的律師我已經按照父親的吩咐把他解僱了,從今以後由這位蘇律師來做我們家的律師。」

    宋雲佳跟宋雲強看宋雲萱這幅當家做主的模樣,都心有不甘。

    宋雲強更是氣憤不已:「遺囑上說宋家百分之九十九的股份都給你,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宋家全都給我!」

    宋雲萱揮手,指著這宋家的大宅,轉頭望宋雲強跟宋雲佳:「爸爸死裡逃生,現在還在醫院裡躺著,百分之一也是爸爸跟你們父子一場特意留給你們的,我跟爸爸出生入死,宋家給我是我應得的。」

    宋雲佳不能相信這個結果,往後退了幾步,直接就往外跑:「我要去見爸爸,我不相信遺囑會這樣寫,之前的遺囑不是這樣寫的,我要去見爸爸。」

    宋雲萱看宋雲佳跑出門去,在後邊淡淡提醒:「大姐,爸爸現在不在人醫,在南丁醫院。」

    宋雲佳的腳步猛地頓了一下,之後咬著唇發狠的闖了出去。

    宋雲強已經覺得兩隻手都開始發抖。

    宋雲萱看了宋家的擺設之後,往二樓自己的房間望了一眼,聲音卻很冷淡很平常,沒有什麼傲氣,也沒帶著得意。

    就像是在閑話家常一樣告訴宋雲強:「大哥,當初我被從宋家趕出去的時候就跟你說過了,我會回來的。」

    宋雲強氣的發顫,整張臉都因為突變而鐵青,眼神更是可怖的死死瞪著她:「宋雲萱,我不相信爸爸會把宋家跟宋氏都給你!!」

    他在宋家生活了三十多年,他是宋岩唯一的兒子。

    自古以來都是兒子繼承家業,父親不可能放著自己的兒子不選擇,而去選擇一個在青城小鎮上生活了十幾年的私生女。

    他怎麼想都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可是宋雲萱手裡的那份遺囑卻千真萬確的是宋岩的筆跡。

    宋雲萱看大哥這樣氣憤,不屑的笑了一聲,然後手指去摸旁邊桌子上的復古英式電話機,彷彿那電話機上布了塵土一樣,她慢條斯理的用手指去抹了那塵土,聲音卻是帶著深意:「大哥,爸爸給過你機會了,他等著你跟大姐去救他,整個宋家都是你們的,為什麼你們不肯拿出一半來救爸爸?」

    「宋雲萱,你不用在這跟我說這些,我是看錯了你,想不到你居然有這樣的野心!」

    宋雲強眼睛裡布上血絲:「爸爸一定是被逼無奈才寫了這封遺書,我去找爸爸!!」

    宋雲萱點點頭:「那好,你去吧,我就在宋家等著你。」

    宋岩狠狠看她一眼,才轉身出去。

    整個宋家的僕人都噤若寒蟬,面對家中掌權人的更換交替,更是顯得無所適從。

    宋雲萱卻沒有對宋家的任何一處地方指手畫腳。

    她只是坐在沙發上,看著客廳窗外的天空。

    宋家已經到手。

    接下來,便是一步步往上,將那些害了她的人,一個個除去的最好時機。

    宋雲強雖然一直還沒有把柄露出來,但是接下來宋氏易主到她的手上。

    他這個大哥是必定不會俯首稱臣的。

    真不知道,他這個大哥被逼的急了,會用什麼手段對付她?



    上一頁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