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一章:父親顧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二十一章:父親顧城字體大小: A+
     

    張強的突然出現,讓宋雲萱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一下。

    如果張強的嘴多說一句話,那麼她所做的一切都會功虧一簣,而且搞不好還會永不翻身。

    她作為顧長歌活了三十二年,其中有二十多年都是在危機不斷的環境里成長的。

    雖然顧氏大權在握,但是從沒有一天是全然無憂的。

    性命的確很重要。

    但是,有時候有些話比命還重要。

    張強握著匕首,死死盯著她:「你以為楚漠宸能救你嗎?」

    她不予回應,只不過是認真的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張強獰笑了一下,往前一步步的走:「遠水根本就救不了近火,楚漠宸的人根本就不在附近,周圍全都是我的人,人心雖然能收買,但是能不能忠心還要看看清楚才行!」

    宋雲萱一步步往後退,架著宋岩也往後走。

    宋岩已經快要無力支撐,腿都開始發軟。

    宋雲萱卻盯著張強,奮力的扶住宋岩。

    宋岩不能死在她前面,宋岩不能死!

    宋岩死了就算是她死都死不瞑目。

    她咬了咬牙,又往後退半步。

    張強忽然一刀橫劃過來。

    宋雲萱跟宋岩同時往後一歪,那閃亮的匕首在空中劃了一道弧就被張強又收了回去。

    然而,匕首的刃上卻帶了一串妖艷的血珠。

    宋雲萱後知後覺,看著張強伸出猩紅的舌頭將匕首上的血舔了,才眼神一驚,抬手去摸自己的臉頰。

    右臉上,的確有一道傷口,血正從傷口裡往外流。

    她手指接觸到傷口,再將手指拿下來的時候,指頭上的血猩紅的刺眼。

    張強看她神色微變,吐了她那口血,笑起來:「我就把你這張臉給畫花了,然後看看楚漠宸還要不要你這個醜女!」

    他說完,一個箭步就衝上來,刀子沖著她的臉要再橫劃一刀。

    她心裡一慌,抬手就去摸腰后。

    然而,就在張強撲上來的這一剎,卻忽然有道人影猛地撲過來擋在了她的面前。

    那人身形消瘦,那一刀劃過去,剛好劃到他的頭上。

    刀尖戳著頭皮過去,有頭髮都在半空中飄下來。

    她一愣,那一瞬就忽的定格在了面前一樣,一切都在這一剎變得那麼緩慢。

    她眼前彷彿恍惚了一下一樣,在她意識恍惚這一下的時候。

    張強氣急敗壞的從地上,將宋岩扯起來,然後將他按在牆上,死死捏住他的喉嚨:「老不死的,你壞事倒是挺在行的啊!倒是看不出來,你對這個小野種還真是疼愛的很!怪不得宋雲瑩恨你恨的咬牙切齒的!!」

    他的大手就像是鐵鉗一樣掐住宋岩的喉嚨,一分分的收緊,要活活的將他掐死在這裡。

    宋雲萱腳跟有一點發軟,看著張強掐住宋岩的喉嚨。

    腦子裡忽然有什麼畫面一閃而過。

    她親生父親顧城的臉從她面前劃過去。

    顧城的眼睛,顧城的眼神,顧城溫柔時候也薄涼的唇。

    顧城曾經替她擋過的一刀。

    張強手裡掐著的那個男人的臉忽然就變了,變得不是宋岩,而是顧城。

    是她的親生父親。

    有人在掐著她親生父親的脖子。

    一旦意識到這一點,好像有一種憤恨而濃烈的電光從大腦的一點突然傳電一樣蔓延了整個腦子一樣,憤怒讓她的眼神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暗沉。手指從腰后摸出一個冰冷的物體。

    手指一分分的收緊。

    一分分,一分分……

    腳尖的力道都好像快要踩碎了地面一樣。

    她忽然發力往前,驟然揮手。

    猛地就將手中那冰涼的匕首嗤的一聲捅進了那人的後背。

    血在刀刃抽出來的時候猛地濺了她一臉。

    彷彿是一盆熱水撲面撞進了眼睛。

    她的世界驟然暈眩,然後模糊成了一片黑暗。

    身體一分分的軟倒,最後整個人都失去了意識。

    她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夢裡,顧長歌七歲。

    顧城二十九歲,正是風華正茂意氣風發的好時候。

    但是,顧城一個單身男人帶著一個七歲的女兒卻讓周圍的女人對他萬般覬覦。

    無數想要爬上顧城床的漂亮女人將目標對準了她顧長歌,有討好的,有不屑的。

    曾經有一個女人還彎腰捏著她的臉頰,諷刺的微笑:「不過是一個死了親娘的女兒罷了,我就不信等我生了你父親的兒子,你還能在顧家占幾分地!」

    其實她很害怕,那個女人的臉長的很漂亮,比她母親的照片還要漂亮幾倍。

    她父親看見這個女人的時候也總是微笑著的。

    所有人都會在這個女人出現在他父親身邊的時候說他們是天造地設,金童玉女。

    可是,她儘管這樣害怕,還在那個女人捏著她的臉頰說了這句話的時候,狠狠的給了她一個大耳光。

    那啪的一聲響,讓整個房間里的人都是一愣。

    那漂亮女人的臉更是一片青白,一雙眼睛就像是要吃了她一樣。

    她卻是揉了揉手腕,用稚氣的聲音警告她:「岳樂阿姨,等你把兒子生出來的時候再說吧。」

    那女人似乎是因為這一巴掌的仇,開始更加千依百順的用盡渾身解數來討好她的父親。

    甚至有一段時間雲城雨夜連綿,這個女人還在顧家住了一晚。

    這個女人住進了她父親的卧室,那是放著她母親照片的地方。

    那裡面有她母親穿著婚紗跟他父親在一起的照片。

    她七歲,卻捻轉難眠,心裡像是貓抓一樣難受。

    保姆哄著她睡覺,她假裝乖巧的睡了。

    卻在保姆離開之後抱著父親買給她的小熊維尼的布偶去狂敲顧城卧室的房門。

    她一邊敲一邊哭,哭的很可憐的叫他:「爸爸……我好怕……外面打雷了……」

    其實外面就算是電閃雷鳴,對她來說也無所謂。

    她可以叫保姆整夜整夜的陪著她。

    可是,她今晚就是不願意讓保姆過來。

    裡面的顧城跟岳樂沒有理會她。

    她依然狂敲不止,保姆聽著敲門的聲音嚇得魂飛魄散的過來帶她走。

    苦口婆心的勸她:「小姐,我們回房睡覺吧,顧先生已經睡了。」

    她聽都不聽的繼續敲。

    裡面終於傳來顧城暴怒的聲音:「把她帶走!」

    那樣的爆喝聲讓顧長歌都是一愣,保姆更是嚇得一哆嗦。

    但是顧長歌卻咬了咬牙,繼續不依不撓的敲:「爸爸開門……爸爸我好怕……爸爸開門好嗎?」

    如果是以往,沒有女人住在顧家,顧城一定會給她開門的。

    可是,這一次顧城卻在她敲了這麼久以後還不開門,不止是不開門,而且還罵保姆。

    其實罵保姆的意思她很明白,父親在趕她走!

    但她偏偏就是不走。

    保姆實在是撐不住了,一把就抱起她要把她強行抱回去。

    她卻是一口咬住保姆的手腕,疼的保姆又把她放下。

    保姆也有些著急:「小姐,我們回去吧?」

    「閉嘴!」她大大的眼睛里含著淚,轉頭像個惡鬼一樣眼神陰毒的瞪著她。

    保姆彷彿被這個小孩子嚇到,瞬間半句話都說不來。

    她轉過頭繼續敲:「爸爸我好怕……爸爸快開門……我要找媽媽……」

    裡面的男人終於妥協。

    房門被他親自打開。

    他穿著舒適的淺白色睡衣,頭髮有微微的凌亂。

    顧長歌一把就撲過去抱住他的腿,小聲的囁泣:「爸爸我好怕……爸爸我做夢了……我夢見媽媽了……」

    顧城嘆了口氣,大手放在她腦袋上揉了揉她的頭髮:「乖,別哭了,爸爸陪著你。」

    顧城將她抱起來,然後放在自己的大床上,給她蓋好了被子,輕輕拍她的背。

    她如願以償的闖了進來。

    那個漂亮的女人卻沒有在她父親的面前表現的多麼憤怒,而是壓著眼裡的怨毒,湊過來想要摸摸她的臉。

    顧長歌把頭往顧城的懷裡埋了埋,躲過了她的手。

    顧城見狀,笑了一下:「我這女兒雖然年齡小,但是矜貴的很,你摸不得。」

    女人臉上的神色有些尷尬,卻馬上就調整過來,溫柔的開口:「顧董的女兒真是漂亮,這俏模樣是像她母親吧?」

    她眼神薄涼,冷冷反駁:「胡說!我長得像爸爸!」

    那女人一愣。

    顧城卻心情很愉悅,大手摸了摸她的頭髮,附和:「乖女兒,就數你長得跟爸爸最像了。」

    那時候,顧長歌心裡咯噔一下,她想——爸爸還有別的孩子。

    她的猜測沒有錯。

    顧城果然還有別的孩子。

    而且,這個很討父親歡心的女人在次年就給父親生了一個兒子。

    那女人開始肆無忌憚,出入顧家的時候都不把她放在眼裡。

    她雖然八歲,但是卻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這個家裡是什麼地位。

    她只能依靠自己的父親,如果父親另娶,家裡有了新的女主人。

    有了她的繼母,那麼她的日子就會變得很不好過。

    所以,她開始厭惡所有靠近她父親的女人,開始小小年紀就去謀算一些不該這個年紀做的事情。

    因為這個叫岳樂的女人生了父親的兒子,很多女人都想爭相效仿。

    她十歲大的時候,有個女人懷孕六個月,做了檢查以後查出是個男孩,歡欣鼓舞的來跟顧城說。

    很不幸,那時候顧城出差了,所以被提前輕視的顧家大小姐顧長歌得知了這個消息。

    顧長歌馬上叫人跟著這個女人回去,然後帶她去墮胎。

    女人抵死不從,她後腳趕去,然後問她:「你是要錢呢?還是要命呢?」

    「我才不稀罕你的錢,我要留著我兒子的命!」

    只要留著顧城兒子的命,要多少錢就有多少錢,甚至整個顧家都是她的。

    可顧長歌卻微笑著提醒她:「可是一屍兩命啊,阿姨你要想清楚。」

    女人的臉一下子就蒼白起來。

    她穿著可愛喜慶的紅外套,叫顧家的保鏢把她拖進去做流產,還苦惱的告訴她:「爸爸不在家,顧家的一切都是我做主,阿姨你真能添亂。」



    上一頁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