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六章:請爸爸改遺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一十六章:請爸爸改遺囑字體大小: A+
     

    鐵門打開的時候宋雲瑩扶了扶自己的肚子。

    張強只是負責將她引到房間里,便就出去守門了。

    宋雲瑩看燈光昏暗,室內又冷,有些嫌棄:「這麼冷的天為什麼不給我爸爸用暖氣?」

    房門還開著半扇,聲音能傳到外面,張強的聲音傳進來:「今天降溫才冷,昨天還非常暖。」

    宋雲瑩一副心疼的模樣,罵張強:「我花錢請你一定照顧好我爸爸,你們就是這麼應付我的么?錢又沒有少給你們一分,你們居然這樣虐待我爸爸,快去給我爸爸買電暖氣來。」

    外面的張強應了一聲,好像是招呼著什麼人出去了。

    房間里的宋岩費力的抬起眼皮,四隻手腳都覺得發冷。

    她掃視房間內的擺設,才發現這個房間里空蕩蕩的,除了一張桌子跟幾把椅子之外就是鋪的略微厚了一點的劣質地毯,根本連床都沒有。

    宋岩費力的看著她。

    宋雲瑩也有些歉疚的模樣,去桌子邊倒了一杯溫水,才端著過去,半跪在宋岩的輪椅前:「爸,這兩天委屈你了,你要喝水嗎?」

    宋岩望著自己的女兒,渾濁的眼中是滿滿的鬱憤。

    雖然他這個二女兒從小就驕橫跋扈,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二女兒會動手綁架自己的親爹。

    他的手指氣的發抖。

    宋雲瑩看了,伸手過去握住自己父親的手,覺得他的手冰涼,才眨了眨眼睛,從眼眶裡一下流出淚水來:「爸,我知道現在這樣您不好,我也知道您怪我,但是……這也不是我願意做的啊。」

    宋雲瑩彷彿是個演戲的天才,眼中的淚水一下就珠子一樣不斷的往下落。

    她握著父親的手,大倒苦水:「爸,你又不是不知道薛濤是一個什麼人,這件事也不是我能做主的,是薛濤他逼我這麼做的。」

    宋岩不說話,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盯著自己的二女兒。

    宋雲瑩哭了半天都沒有得到父親的半句話,覺得有些奇怪,抬眼定定看著宋岩:「爸,您是不是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爸,您為什麼不說話,您這是怎麼了?」

    宋岩依舊是氣的哆嗦也說不出半句話來。

    宋雲瑩有些著急,忽的一下站起身來,起身就去門外找看門的人:「為什麼我父親不說話?是不是你們把房間弄得太冷,搞得我爸中風了?」

    門外的張強往裡瞅了一眼,看見宋岩的時候,一下想到剛才老六拉著宋雲萱走的時候這老頭還說了一句話。

    便開口:「八成是老爺子氣的說不出話了,剛才二小姐您沒來的時候,老爺子還說了幾句話。」

    宋雲瑩聽了這樣說辭,才斷定自己的父親沒有大礙。

    她走回去,將溫水杯子塞到父親的手裡,聲音溫和:「爸,我知道您是因為怪我才不肯跟我說話的,但是我已經跟薛濤說了,只要您說句話,我就是拚死,也一定讓那個混蛋把您給放了。」

    宋岩的手裡被塞上了一杯溫水,吸了一口氣,望著宋雲瑩:「你……要我說什麼話?」

    宋雲瑩聽到父親跟自己說話很是高興,想到之前跟薛濤談過的事情,便開口:「薛濤待我也不是太壞,最起碼我的肚子里懷著他的孩子,他之所以綁了您,全都是因為貪心作祟,只要爸爸您將遺產重新分一下,說一句大頭給我,我保證讓薛濤立刻把您送去德國。」

    宋雲瑩連帶微笑的說著,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又說:「大姐的母親不肯在德國陪著您,沒關係,我可以打電話給我媽,讓我媽……」

    啪——

    一聲玻璃器皿碎裂的聲音驀地從房間里響起來,一下就打斷了宋雲瑩完美的安排跟滔滔不絕的訴說。

    宋雲瑩只覺得臉上一陣熱,然後就是順著臉頰鼻子還有眉毛,滴滴答答落下來的水珠。

    地上,是宋岩潑了她一臉水之後扔到地面上的玻璃杯。

    宋雲瑩在被潑的時候眼睛稍微閉了閉,如今那杯水已經全部潑在了她的臉上,她便一分分睜開眼睛。

    宋岩冷冷望著他,氣的胸口起伏的厲害:「雲瑩,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宋雲瑩抬手抹了一把自己臉上的水珠,就好像是揭了一層貼在臉上的面具一樣,緩緩笑了笑:「爸,其實您也讓我很失望。」

    她看父親生氣的厲害,沒有繼續討好,而是緩緩站起身來,跟她說話:「爸,您看,我跟大哥大姐一樣都是您的孩子,為什麼偏偏他們就能分您這麼多財產,而我就不行?」

    「你已經嫁到薛家了,薛家有能力娶你,就能養活你,你已經是薛家的人了。」

    宋岩之前不是沒有給二女兒機會,只不過二女兒懷了薛濤的孩子,非要嫁到薛家,他無奈只能放棄她。

    宋雲瑩在她的四個孩子之中略強與宋雲強,比宋雲佳稍微次了那麼一點點。

    但是她專心經商是個優點,而且一手經營的業務也是只高不低,是有幾分商業天賦的。

    但是,她有個致命的弱點,就是感情用事,頭腦不清醒,雖然比宋雲強更工於心計,但是不如宋雲佳更識大體更聰慧。

    他在宋雲瑩選擇嫁入薛家的時候就否定了這個女兒,自然不會將宋氏全都交給二女兒。

    而且,薛濤不成氣候。

    宋雲瑩卻認為父親這樣的理由很難說服她。

    「爸,大姐將來也是要嫁人的,為什麼你第一次分財產的時候要分給大姐那麼多?」

    「雖然我分給你大姐了,但你大姐未必能守得住,或許,你大姐會把手裡的所有股份都給雲強。」

    「你為什麼不給我?你要是給我,我也能守得住宋家啊,而且我在薛家也可以過得很好,大姐當醫生你讓她一直當不就好了么?大哥掌管宋家,我會協助他的。」

    宋岩看著自己激動的二女兒,沉聲說了一句話:「宋家,只能有一個人做主。」

    「大哥可以做主啊,我只是幫她……」

    「宋家,也不能分家。」

    「那你還分給我們四個?」

    「因為,雲佳跟雲強只有一個能吞了對方的股份,然後掌握宋家的大權,她們不會共存在宋氏。」

    宋雲瑩聽了父親的解釋,有些啞然的愣住。過了好半晌,才緩緩咬牙笑起來:「爸,您真是狠心,連大哥跟大姐都讓她們斗。」

    宋岩垂著眼皮,語氣沒有什麼感情:「這只是為了宋氏能活下去。」

    宋氏不能成為一盤散沙。

    宋雲瑩點點頭:「那麼,爸,你改遺囑吧,把所有的遺產都給我,我繼承宋家,我一定能讓宋氏活下去,而且活的很好。」

    宋岩笑了一下:「給你?」

    他眼裡有幾分可笑跟輕蔑。

    宋雲瑩望著父親的目光,點了點頭。

    宋岩卻歪頭看向別處:「沒給你你就害死了雲萱,給了你,你會害的宋家家破人亡。」

    一個連父親都可以綁架,連小妹妹都可以殺了的女人已經是十足的蛇蠍心腸,而她身邊還有一個不成器的薛濤,那把宋氏給了這樣的人,一定讓宋氏永無寧日。

    他絕不會把宋家給宋雲瑩。

    宋雲瑩看父親仍舊固執,眉毛挑了挑:「爸,你現在把話說得這樣滿,是認為我大哥跟大姐一定比我更孝順嗎?」

    宋岩厭惡的看她一眼,低沉沉開口:「最起碼,要比你強。」

    「比我強?」

    宋雲瑩冷笑出來,好像是在笑自己父親的天真。

    她將寫遺囑的紙張跟鋼筆拿出來,然後放在桌子上,接著過來推宋岩的輪椅,好像閑話家常一樣跟他開口說話:「爸,人心都像是海底針,不刨開肚子看看那顆心的模樣是誰都無法斷定好壞的,你現在覺得我大哥跟大姐對你比我對你好,但是你要是把遺產也分給她們一點點,你看他們還會不會對你好?」

    說著,將輪椅推倒桌子邊,然後居高臨下的將鋼筆向著宋岩遞過去:「爸爸,你還是把遺囑重新寫寫更好,否則的話,我們宋家可真要因為你腦子犯渾而亂了套了。」

    宋岩並不接宋雲瑩遞過來的鋼筆,而且話語鏗鏘:「我不會改遺囑的。」

    「爸,你今天非要逼女兒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來才行么?」

    宋岩怒目瞪她:「你敢?!」

    宋雲瑩望著宋岩這幅凶神惡煞的模樣,笑了:「爸,就算您現在怎麼打腫了臉充胖子也不行了,您現在也不過就是個紙老虎,要不是有遺產牽制著我們兄妹,大哥大姐早就跟您翻臉了。」

    「你少在這裡胡說八道!」

    宋岩氣憤不已。

    宋雲瑩卻是將鋼筆往桌面上一放,然後抬起手腕看自己手腕上的腕錶:「爸,現在距離你被綁走已經整整三十六個小時了,但是大哥跟大姐還是沒有找到你來救你。」

    宋岩聲音低沉:「警方肯定已經在查了。」

    宋雲瑩搖搖頭:「爸,你錯了,大哥大姐都已經知道了您保密的遺產分割書上的內容,而且都已經在策劃您死後如何發布對自己有力的遺囑,她們這麼忙,盼著您死都來不及,怎麼會救你呢?」

    宋岩覺得胸口堵了一口悶氣,怎麼喘氣都不舒服。

    宋雲瑩卻貼心的給他順了順氣,才道:「既然爸爸不相信,那我就叫綁匪給他們打勒索電話,看她們是不是來贖你。」



    上一頁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