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章:楚漠宸圖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一百章:楚漠宸圖什麼字體大小: A+
     

    宋雲萱一言不發,楚漠宸將她送到私家車上,然後自己也坐進去。

    車門一關上,宋雲萱就冷冷告誡他:「如果你不幫我,就不要阻礙我。」

    楚漠宸啞然失笑:「我什麼時候說不幫你了?」

    宋雲萱皺眉,疑惑而不信任的望著他。

    楚漠宸伸手將她肩頭的衣裳拉下去。

    宋雲萱抬手就要給他一巴掌。

    楚漠宸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然後湊過去,輕輕嗅了嗅她肌膚的味道。

    「你發什麼神經?」

    「聽說宋岩從你身上看見顧長歌的鬼魂了,我想聞聞你身上有沒有顧長歌的味道。」

    宋雲萱抬手一下將自己肩頭的衣服拉上去:「你連顧長歌的嘴唇都沒有親過,還能知道顧長歌的味道?」

    宋雲萱有幾分譏誚。

    楚漠宸卻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眼中神色微微愣了一下,還隱隱夾帶著幾分吃驚。

    他伸手將她的衣服拉好,一路上都沒有任何對她不尊重的動作。

    到達楚家的時候,宋雲萱被徑直引領到楚漠宸的卧室。

    有傭人很快給她找了新衣服來換上。

    可是,換上的卻是睡衣。

    宋雲萱臉上殊無喜悅,在安靜的待在楚漠宸卧室中兩個小時以後,斷定楚漠宸的父母不在楚家大宅。

    果然,三個小時后楚漠宸回來,寬慰她:「你不用拘謹,我爸媽都出國度假了,年後才能回來。」

    宋雲萱坐在大床的另一邊,手上胡亂翻一本英文原文小說。

    楚漠宸見了,微笑問她:「你能看懂那本書嗎?」

    宋雲萱將書翻了幾頁:「看不懂,不過隨便翻也很有趣。」

    「我過幾天把你送回去。」

    宋雲萱想了想,將書放下:「蘇悠予還欠我錢,你不能讓他傾家蕩產。」

    楚漠宸收回視線:「我心裡有數。」

    宋雲萱手指抓緊棉被,傾身過去:「姚咪咪的事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蘇悠予對我還有用處。」

    「你有我就夠了,別的男人對你都沒有用處。」

    「既然你不能一輩子只愛一個人,那我也不能只有一個合作夥伴。」

    楚漠宸驀然抬頭看她,眼睛兇狠的眯了眯:「你把我當你的合作夥伴?」

    「不然呢?」

    楚漠宸望著她,似乎是在掂量這句話的意思。

    宋雲萱要坐直了身子。

    那邊楚漠宸卻伸手攬住她的腰,將她一把拉過去,按在懷裡,輕輕吻她的耳垂:「你可以有合作夥伴,我也不干涉你的人生,但是我作為你的合作夥伴,你是將我放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上呢?」

    他的手握住她的手。

    他的手指與她的手指十指相扣。

    宋雲萱感受著他的呼吸,輕輕開口:「我不敢相信你。」

    她這輩子本來是願意相信別人的,願意相信邵天澤,願意相信邵天澤會跟她在一起生活一輩子。

    可是,她的信任換來的不過是無情的背叛,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而楚漠宸,並不見得會比邵天澤好多少。

    她並沒有嚴格要求楚漠宸絕對不要背叛她,只因為她不相信男人的心會忠貞不渝。

    楚漠宸只聽見她細若蚊吶的聲音,微微一怔,彷彿是沒有聽清:「你說什麼?」

    「我說,我很累想睡了。」

    楚漠宸微微鬆了手。

    她像是一條小魚一樣從他的懷裡離開,然後安靜的鑽進被窩裡。

    楚漠宸伸手出來將檯燈熄滅。

    卧室內一下子昏暗下來。

    宋雲萱無聲的往床側挪了挪。

    楚漠宸伸手抱住她的腰。

    她皺眉:「我很累。」

    「我跟你一張床睡覺就是為了聽你說你很累的嗎?」

    他嗓音有微微的沙啞。

    宋雲萱全身都開始繃緊,她已經許久沒有與他更進一步的接觸。

    如今聽見他說這句話,她反而沒有以前來的那樣坦然。

    握住睡衣的手指緊了一些。

    有被子輕微的簌簌聲,接著,便是他的鼻息吹拂到她臉頰的感覺。

    她覺得自己的喘息開始急促起來。

    楚漠宸吻下來,她偏過頭,只讓那個吻落在了鬢髮上。

    「你還是不習慣……接吻?」

    「我不喜歡別人用過的東西。」

    「有潔癖?」

    她點頭:「非常潔癖。」

    楚漠宸並沒有不悅,反而放心了許多:「既然是這樣,那我應該不屬於你屏蔽的那類髒東西。」

    宋雲萱伸手撐住他的胸膛:「我尤其不喜歡別的女人跟我分享了的男人。」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從沒有想過自己的丈夫會有除她之外的女人,所以對出軌的男人並無關注跟特別的厭惡。

    如今有了那樣慘痛的教訓,她開始厭惡那些用情不專的男人。

    就算是楚漠宸,那也絕對不是例外。

    楚漠宸伸手將她的手腕握住,然後將她的手腕按在頭頂,薄唇壓上去:「別擔心,我沒有碰過除了你之外的女人。」

    宋雲萱顯然並不相信,不止不配合,反而很排斥。

    夜深人靜,床上有微微的響動跟喘息聲。

    「既然不相信我,為什麼不親自驗證一下。」

    「我不想驗證。」

    「不會太費力的。」

    「我很累。」

    「你答應幫我生小孩的,不覺得這是拉攏我的好機會嗎?」

    「你……」

    「乖,我不讓你疼。」

    他執行的無比徹底,以至於她在最後那一刻制止他都來不及。

    疲倦感轟然來襲,她迷迷糊糊睡過去。

    卻不知道楚漠宸一直到黎明之前都緊緊扣著她的手指沒有睡過去。

    窗外依舊是細細的雨聲,他將她摟在懷裡,感受這這纖弱的身體,輕輕親吻她的髮絲跟肌膚。

    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心底里升騰起來,滿足而愉悅,帶著微微的悵然。

    他忽然覺得自己一直想要的那個人,終於還是得到了。

    即便,有些古怪,也無妨。

    ……

    宋雲萱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楚漠宸已經不在身邊。

    她的手指上有輕微的疼痛感。

    奇怪的伸出手來看,才發現手指上有一圈淺淺的齒痕。

    她忽然有些懊惱的想起,昨晚見到楚漠宸的時候忘記將他送的那枚戒指拿出來的帶上。

    昨晚太累,他卻還是細心的發現她手指上少了東西,所以……咬上一圈齒痕。

    她從床上做起來,帶著一點未退的倦意去看楚漠宸的房間。

    然後,從楚漠宸的柜子上發現了一個開了光的蜜蠟手串,顏色橙黃,看起來是好貨。

    她沒有去動手拿過來看看。

    雲城的商業圈子裡大多豪門世家都有摸骨算命的習慣,看起來,楚漠宸近些年也又摸了一次骨。

    她記得她八歲的時候摸過一次骨,那個特地從泰國請來的摸骨師傅在她手上捏了幾下,然後就轉頭告訴顧城:「大小姐生來便福祿兼備,心思敏捷,是個厚福之人。」

    然後,顧城叫人將她帶回房間里休息,他自己反而跟摸骨師父談了整整一個下午。

    後來,便在顧家建了一個二十四小時都循環活水的游泳池。

    現在,她再想一下,差不多能猜出那個摸骨師傅跟父親說了什麼。

    摸骨師傅一定是說她厚福薄命,是個擔不起顧家的孩子,若是要改命,需由水助。

    顧城像是賭博一樣給她改命,將整個顧家都壓在了她的身上。

    她也的確讓顧家輝煌擴大,可是,卻仍舊沒有改掉薄命的預言。

    只是,建了那個游泳池也不是全無好處,最起碼,她借屍還魂在宋雲萱的身上回來了。

    她將手機上一直存儲著的照片編輯成簡訊,按了輕輕的發送鍵之後,才閉上眼睛,在床上繼續睡。

    她現在只需要養精蓄銳,然後等楚漠宸將她送回到宋家角逐。

    楚漠宸留她在楚家待了一天之後親自去醫院拜訪宋岩。

    宋岩已經看了報紙頭條,上面將楚漠宸抱著宋雲萱上車的照片拍的無比清晰。

    而反觀那些說楚漠宸另尋新歡的報道,上面從沒有楚漠宸跟姚咪咪如此親密的照片。

    宋岩五味雜陳,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宋家名利雙收妥當立足。

    宋雲瑩跟宋雲強的臉色更是沒有一個好看的。

    尤其是宋雲瑩。

    她總以為宋家少了一個搶家產的妹妹,卻沒有想到妹妹的靠山還沒有倒。

    看著楚漠宸在病房裡跟宋岩說話,宋雲瑩來回深呼吸了好幾次,才扶著凸起來的肚子看宋雲強:「大哥,你說雲萱會不會被送回來?」

    「本以為楚少已經放棄了雲萱,卻想不到宋家把雲萱攆出去,楚少居然把人給撿了回去。」

    「那個姚咪咪也真是沒本事,緋聞傳得沸沸揚揚的,居然還把握不住楚少的心。」

    宋雲佳在旁邊,冷不丁的笑了一聲:「我看,別說是心她連人也沒有把握住。」

    說完,將一本雜誌扔給宋雲瑩。

    宋雲瑩一看雜誌封面上是姚咪咪的照片就吃驚的張了張嘴:「《最女王》的新刊?」

    宋雲佳點點頭:「同事買來看的,我發現上面有姚咪咪的專訪跟戀情問答,所以借來看。」

    宋雲佳說話的功夫,宋雲瑩已經一目十行的看了兩頁,第三頁彩頁專訪剛看了幾行,她就咂舌叫出來:「這女人腦子是不是有病啊,居然在這個時候澄清跟楚漠宸的緋聞?她到底還想不想飛上枝頭做鳳凰了?」

    宋雲佳看看宋雲強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聲音輕悠悠的:「飛上枝頭做鳳凰不是她想就可以的,關鍵,還是要看楚漠宸的態度。」

    說完,眼光落到病房內跟宋岩交談的楚漠宸身上。

    她也以為宋雲萱已經出局了,但卻沒有想到,這事峰迴路轉,楚漠宸居然還是回過頭來護著宋雲萱。

    真是不知道楚漠宸這麼護著宋雲萱,究竟是圖的什麼?



    上一頁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