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二章:蘇悠予的邀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九十二章:蘇悠予的邀請字體大小: A+
     

    肖虹並不明白宋雲萱究竟是為了什麼,但是宋雲萱不管是為了什麼,她都願意聽從她的話。

    因為宋雲萱說的沒錯,的確是她支撐著整個繁星雜誌社。

    如果雜誌社裡沒有宋雲萱,那麼繁星就沒有理由繼續存在下去。

    肖虹收好那張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然後離開。

    宋雲萱獨自在辦公室里坐了一會兒,聽著玻璃窗外面好像有呼呼的風聲,這才起身去落地窗便看外面的天地。

    細雨蒙蒙落下,整個天地之間都是一片陰沉。

    邵雪輕輕敲了敲房門。

    宋雲萱轉身:「進來吧,邵雪。」

    邵雪走進來之後看她臉上的表情:「你父親生病了?」

    宋雲萱點點頭:「她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只不過,這次稍微嚴重了一些。」

    他這樣說,宋雪差不多便就明白了。

    這種大家族裡舉足輕重的老頭子生了病,多半就會搞得整個家裡都開始波濤暗涌。

    實際上,也起卻如此。

    自從宋岩生病後,整個宋家的氛圍就開始逐漸複雜難辨起來。

    雖然現如今宋家表面上還維持平和,可實際上,早已經有人心思複雜的提前謀划起來。

    宋雲萱嘆氣:「最近一段時間我可能沒法繼續待在雜誌社裡了,你要好好觀察顧家的動向,免的顧家再給我們宋家憑空插上一腳。」

    邵雪疑惑:「你說,如果邵天澤插手進去,是不是會幫著宋雲佳奪下整個宋家?」

    宋雲萱不否認:「有這個可能。」

    「那你大哥不是宋家的大兒子么,按理說大兒子會繼承家業啊,還用爭么?」

    宋雲萱微笑:「也不是歷朝歷代的哪個皇太子都能登上皇位的。」

    她的這個比喻讓邵雪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說,你大哥繼承宋家全部家當的可能性很小?」

    宋雲萱點點頭:「我只是猜測,遺囑她們三個都看過了,唯獨我被蒙在鼓裡,現在,我要等那封遺囑的內容出現,我才好判斷自己的猜測對不對。」

    邵雪有些擔心:「最近幾天的報紙你看過了沒有?」

    宋雲萱看邵雪臉上擔憂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邵雪說的其實是楚漠宸跟娛樂圈那個玉女演員姚咪咪的事情。

    她輕輕點了點頭。

    邵雪又說:「最近那兩個人的花邊新聞鬧的沸沸揚揚的,你跟楚少見過面了嗎?楚少怎麼跟你解釋的?」

    邵雪關切的追問。

    宋雲萱卻是揉了揉眉心:「這件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我還沒有見過楚漠宸。」

    邵雪著急起來:「雲萱,雖然你跟楚少的感情一直很穩定,但是現在楚少跟別的女人掛上鉤,你總要去問問的。」

    「不問也沒關係。」

    邵雪皺皺眉,心有餘悸:「你不問一問,倒是顯得太冷淡不在乎他了。」

    邵雪說的沒錯,尋常女人在男朋友跟別的女人有了聯繫之後總會去堂堂正正的質問對方。

    但她宋雲萱不行。

    特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

    她聲音平淡不驚的開口:「我不能去問他。」

    「為什麼?」邵雪疑惑。

    宋雲萱淡淡笑了一下:「我需要他支持我,撕破臉不好。」

    邵雪有些迷惘的望著宋雲萱。

    宋雲萱又補充了一句:「我在宋家是依靠楚漠宸未婚妻這個名號才能過的這樣穩定的,所以我不能在這時候跟他發生矛盾,我要在宋家站穩才行。」

    「就因為這樣,你連他有別的女人也可以忍?」邵雪有些不可思議。

    宋雲萱卻一直都掛著淡然優雅的笑意:「為什麼不忍呢?」

    俗話說,百忍成鋼。

    這時候宋岩的生命危在旦夕,整個宋家暗流涌動。

    宋雲強是宋家的兒子,有著名正言順掌握宋家的資格。

    而宋雲佳的背後有顧氏這個大集團的推波助瀾。

    宋雲瑩有薛家出謀劃策。

    她有什麼?

    她只有楚家的聲威給她撐著。

    如果在這時候因為一個女人而跟楚漠宸鬧翻了,她就得不償失了。

    她心底清楚的盤算著自己的利益得失,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應該怎麼走。

    所以,這個姚咪咪她忍她。

    楚漠宸的喜愛固然重要,但是只要這個喜愛足以讓她霸佔宋家然後被庇護著步步向上就夠了。

    那些風花雪月,那些你儂我儂,就讓姚咪咪陪他好了。

    她眉眼冷艷,眼底神色冷淡又薄情。

    之後的幾天因為繁星雜誌社推出的雜誌彩頁給了宋家病危的老頭子大篇幅的報道,其他報紙雜誌也紛紛對宋家權力大部分落在誰的手上開始了火熱的猜測。

    蘇悠予在蘇家喝著下午茶看報紙,對面是鮮少過來找他的容六。

    「宋家的老頭子居然已經病得快死了啊?」

    容六百無聊賴:「新舊接替沒什麼稀奇的。」

    「那你覺得宋家的大部分權力會落在誰的手裡?」

    「還用問么?當然是落在宋雲強的手裡,宋家唯一的一個兒子嘛!」

    蘇悠予懶懶喝了口茶,好整以暇:「你說,你沒有可能會落在宋雲佳的手裡?」

    容六遲疑了一下:「本來是不好說,但是現在吧,這個宋雲佳很不孝順,宋岩的三個兒女都幾乎整天整天的陪著他住院,但是媒體天天盯著病房,也沒看見宋雲佳在她老爹的病床前待著超過二十分鐘。」

    「你是說,宋雲佳不孝順?」

    「嗯,」容六將他手裡那份報紙往桌子上壓了壓,「你看,連報紙上都說最孝順的當屬宋岩的私生女小女兒宋雲萱,他父親昏迷不醒的時候,她傷心的整夜整夜睡不著覺,最後只能靠安眠藥入眠,一不小心吃多了,都差點死掉。」

    蘇悠予撲哧一聲笑出來:「宋家的小女兒果然是很孝順,現在很少見到這樣擔心父母的千金小姐了,何況,她在宋家的地位還不怎麼高。」

    容六點點頭,轉身開始看著窗外修她的手指甲。

    ……

    醫院裡宋雲萱的臉上已經掛了兩個大大的黑眼圈。

    蘇悠予找過去的時候她正在喝開水。

    蘇悠予很得體的去問候了宋岩的情況,然後安慰了宋雲強順帶著跟宋雲瑩客套了幾句之後才去找宋雲萱。

    宋雲萱剛從衛生間補妝出來。

    蘇悠予沖她笑了一下,便開口禮貌的問她:「能不能跟你說幾句話。」

    宋雲萱打量他:「專門來找我?」

    「不好這麼說,你看你眼圈都黑了,最近肯定休息不好吧?」

    「我爸在住院。」

    「那也要注意身體才行,楚少無意間跟我說起你,他忙,讓我照顧一下你。」

    其實這純屬胡謅,以至於宋雲萱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都忍不住的嗤笑了一聲:「你這幾天能見到楚漠宸?」

    「你這話說的嚴重了,我從家裡帶了花生牛奶給你喝,溫的。」

    說著便從自己提著的保溫杯沖她搖了搖。

    宋雲萱無奈的嘆口氣,跟他找了醫院下面的茶廳坐下。

    蘇悠予送來的花生牛奶她沒有拒絕,喝了幾口便問他:「你來找我應該不是為了送牛奶給我喝吧?」

    蘇悠予慢條斯理的用開水燙了面前的茶杯,然後跟她等功夫茶的茶水煮開。

    宋雲萱鼻尖飄蕩著裊裊茶香,茶香味清新怡神。

    但她現在只覺得太陽穴突突跳:「我那七千萬你給翻了幾倍?」

    蘇悠予笑起來,好看的笑容猶如夜裡的半弦月一樣柔美而皎潔:「雲萱你也太心急了,這幾天還翻不了十倍。」

    「那你來做什麼?」

    「如果我能幫你得到整個宋家,豈不是比把七千萬翻十倍更好。」

    聞言,宋雲萱的手指一頓,倏地將視線定在了蘇悠予的臉上。

    「你……什麼意思?」

    蘇悠予勸她:「你不要用這麼嚴肅的視線對著我,來,沖我笑一個。」

    宋雲萱很煩躁:「我不賣笑。」

    「那你賣身?」

    宋雲萱將手中的保溫杯讓桌面上一放,不氣不惱的搖搖頭,淡淡道:「我也不賣身。」

    「那你怎麼跟楚少做交易的?」

    宋雲萱的眼皮猛地一跳,心裡有種被人窺探猜透了的憤怒感。

    蘇悠予見她想要說話,便優雅一笑,搶在她說話之前先開口:「別生氣,我對你跟楚少的事情知道的並不清楚,我只知道你跟我做了交易,所以才猜測你跟楚少也是做了交易,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

    宋雲萱很厭惡別人知道的太多。

    她望著蘇悠予,神情開始趨於平淡:「你來找我是覺得我們宋家要你有利可圖,所以來跟我做交易嗎?」

    「你說有利可圖就把這件事說的難聽了,我來找你,只不過是想要與你做個平等互惠的……幫助。」

    宋雲萱忍不住搖頭輕笑:「很少見有人能把唯利是圖說的這樣冠冕堂皇清新脫俗。」

    蘇悠予很謙遜:「你褒獎我了,雲萱。」

    宋雲萱神色不悅的提醒:「你還是叫我宋小姐更好。」

    「我把你當成是朋友。」

    「什麼朋友?」

    「可以一起謀划未來的朋友。」

    宋雲萱搖搖頭:「不需要,謀划未來我一個人就夠了。」

    「就算是楚漠宸跟姚咪咪舉止親昵背叛了你,你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說不定,我能幫你走的更遠呢?」

    宋雲萱沉默下去,既然蘇悠予找上門跟她合作,必然知道她需要什麼。

    既然是這樣……

    她抬眼看他:「讓我看看你手裡的籌碼。」

    聞言,蘇悠予摩挲著手指上的一枚綠玉戒指笑了。



    上一頁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