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九章:看到了父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九章:看到了父親字體大小: A+
     

    宋雲萱回家之後洗了澡,剛躺在床上就接到楚漠宸打來的電話。

    她蹙蹙眉,約摸著是楚漠宸得知了宋岩住院的消息,便調整了一下情緒才接電話。

    果然,那邊楚漠宸的確是為了這件事打來電話的。

    「你父親的病情如何?」

    「我大姐說沒有大礙,只不過是人老了。」

    那邊楚漠宸沉默了一下,然後才開口:「你要好好照顧身體。」

    宋雲萱覺得奇怪,這時候楚漠宸不是應該告訴她要好好照顧父親嗎?

    她覺得奇怪,卻沒有問,點頭之後跟楚漠宸間斷的聊了幾句,便要掛斷電話。

    就在即將掛斷電話的時候,楚漠宸那邊卻傳來一個女人嬌媚的聲音——

    「楚少,電話還沒打完么?」

    宋雲萱心頭一跳,手指尖驀地就緊繃起來,連帶著眼中的神色都冷了幾分。

    楚漠宸沒有理會,囑咐她:「早點睡,晚安。」

    宋雲萱壓住心裡要瞬間掀起來的驚濤駭浪,盡量平靜的嗯了一聲。

    然後,手指移動,掐斷了通話。

    她將手機放在自己的面前,雙眼用力的盯著那手機,彷彿要從手機上盯出兩個大大的窟窿。

    外面的王媽給她敲門送牛奶。

    宋雲萱被敲門聲驚動,才猛地回過神來。

    王媽打開房門,笑著進來:「雲萱小姐,喝了牛奶就早點睡吧。」

    「好。」

    宋雲萱還是往常那樣波瀾不驚的模樣。

    王媽將牛奶放在卧室的桌子上,然後才拿著托盤退出去。

    宋雲萱卻在王媽退出去之後,看著牛奶杯一分分攥緊了手裡的手機。

    楚漠宸身邊有別的女人……

    楚漠宸身邊有別的女人!

    那女人是誰?

    她的心潮難以平靜,喝了牛奶也無法安穩入眠。

    凌晨五點鐘的時候,她疲憊的摸索到床頭抽屜里的藥丸,頭疼的倒出來幾顆便塞到了嘴巴里。

    精神恍恍惚惚,很快她就失去意識。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周圍都是消毒水味兒。

    她聞見之後覺得難受,疲憊的睜開眼睛,才發現這不是自己的房間。

    那邊有王媽哭哭啼啼的聲音傳過來——

    「大少爺,雲萱小姐一直叫不醒,所以我就給您打電話了。」

    「她為什麼吃藥?吃這麼多安眠藥是要死嗎?」

    「大少爺,小姐她……」

    「大哥別怪王媽,我昨晚睡不著才吃了安眠藥的。」

    她虛弱的要從床上坐起來。

    王媽見狀趕緊過來將她扶起來。

    恰好這時候有人推門進來,手裡拿著查房記錄。

    「醒了。」

    寧原的聲音淡淡的。

    宋雲萱這才意識到自己是在醫院裡。

    「我怎麼在醫院裡?」她皺眉。

    寧原走過來,抬手撐住她的眼皮看了看她的眼睛:「昨天中午有人把你送過來,說你在家想不開,吃安眠藥自殺了。」

    宋雲萱聽了簡直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我活的好好地,為什麼要自殺呢?」她想了一下,又開口嘆息,「昨晚不過是因為我太擔心父親的病情,所以睡不著,就吃了幾顆安眠藥。」寧原查看過她的情況之後便開口:「住院觀察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宋雲萱點點頭:「謝謝你。」

    寧原在查房記錄上寫了一行字,頭也不抬:「應該的。」

    宋雲萱彎起唇角,看寧原查房之後跟幾個年輕醫生一道離開。

    宋雲強湊過來:「雲萱你也真是太不小心了,以後安眠藥這種精神藥物還是別吃了。」

    「我知道。」

    宋雲強看她還算乖巧,又說:「楚少過來了兩次,你都沒醒。」

    宋雲萱漫不經心的問他:「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中午你入院的時候來了一次,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又來了一次。」宋雲強覺得很可惜,「你那時候都還沒醒,楚少很擔心你。」

    宋雲萱很客氣:「讓他擔心是我不對。」

    宋雲強隱隱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

    宋雲萱卻滑進被子里:「覺得還是有點困,我再睡會兒。」

    宋雲強不能阻止她繼續睡,只好先出去。

    等宋雲強出去了,宋雲萱才睜開眼睛,問旁邊給她倒水的王媽:「楚漠宸晚上過來的時候待了多久?」

    「半個小時左右。」

    宋雲萱眼皮一跳,伸手:「今天報紙拿來給我看看。」

    王媽一愣,為難的出聲:「家裡的報紙沒有送過來。」

    宋雲萱唇角翹起,神情有些冷:「去樓下買一份,要是賣完了就去家裡拿一份。」

    「好。」

    王媽出門之後過了十幾分鐘才回來。

    宋雲萱一頁一頁的看完,發現沒有自己想要的信息,便放在一邊準備休息。

    只是在休息之前還不忘囑咐王媽:「明天的報紙也拿來給我。」

    王媽答應了,她才睡過去。

    大概是安眠藥的藥效還有副作用,她這一覺睡得也很長,半夜醒過來的時候看見王媽在旁邊打瞌睡。

    她起身去衛生間,順便給王媽披了一件衣裳。

    到外面走廊的時候,忽然聞見一陣刺鼻的煙味兒。

    她皺眉順著那煙味傳來的方向去看。

    接著就看見在走廊的窗戶邊有一個男人手指間夾著一點閃亮的火光,火光明明滅滅,分明就是點燃的香煙。

    她奇怪的向著那個望著夜空抽煙的人走過去。

    那人在她靠近的時候察覺有人過來,微微側身,接著就把她認了出來:「宋小姐,這麼晚了還不睡?」

    「寧主任,你大概沒有讓醫生給我洗胃,我白天睡得太多,晚上才過了藥效醒過來。」

    他點點頭:「你用的藥量不大,對身體不會造成傷害,所以只是催吐,沒必要給你洗胃。」

    宋雲萱走到窗戶邊,跟他一起看天空:「今晚沒星星啊。」

    「嗯。」他掐滅了手裡的香煙,然後將沒抽完的香煙扔到旁邊的鐵皮垃圾桶里。

    宋雲萱手指扶著窗戶,看外面的夜空。

    寧原卻轉身要走。

    宋雲萱跟著他一起往前走:「能不能去你的值班室喝杯咖啡。」

    「你只適合喝開水。」

    「那就開水吧。」

    宋雲萱往前走,寧原居然也沒有要甩掉她的意思。

    到了寧原的值班室,宋雲萱才發現現在是夜裡兩點多鐘。

    她不禁有點佩服寧原:「兩點鐘不睡你也熬得住,真是厲害。」

    寧原果然遞給她一杯溫開水:「有些病人在晚上也會有不是的癥狀出現,既然是過來值班,就要時刻保持頭腦清醒。」

    「但是,你今天不是應該休班了嗎?」

    寧原頓了一下,才開口:「多接了一個病人,不太放心,就留下加班了。」

    宋雲萱點點頭:「你工作態度真是認真。」

    「我只是不想害死別人。」

    驀地說出這樣一句話,宋雲萱都愣了愣。

    寧原杯子里的咖啡醇香濃郁,他低垂眉眼漫不經心的喝了一口。

    宋雲萱卻看著他走了神。

    「你真的很擔心你父親?」

    「他醒了嗎?」

    「這種病人清醒跟睡著的時間都不是很固定,特別是在經過了搶救的小手術之後。」

    「他晚上會醒過來嗎?」

    「可能吧。」

    「那失陪了,我想去看看他。」

    她起身離開。

    寧原卻一下站起來,將旁邊衣架上自己的外套拿過來:「十九層的溫度可能有點低,你披件衣服再去吧。」

    宋雲萱大方的接過去:「謝謝。」

    她乘坐電梯去十九樓,從電梯里出來找了一會兒才看見宋岩住的那間病房。

    她走過去,發現在隔壁房間里有躺在床上睡著的宋雲瑩,還有在沙發上打盹的宋雲強。

    她站在玻璃門外面,看著裡面躺在病床上的宋岩,眼神定定的,卻很柔和。

    顧長歌的父親顧城死的時候也在ICU病房裡躺了幾十天。

    她那時候才二十歲,天天等在ICU病房的玻璃門外面。

    顧氏的董事會為了能讓顧氏的股票交易額不受影響而隱瞞了顧城的病情。

    甚至,有醫生也被顧氏董事會的人授意告訴她說顧城還能醒過來。

    於是,她就天天在忙完了顧氏的公事之後在玻璃牆外面看著自己的父親。

    看著那個從二十六歲開始就當著奶爸把她一手拉扯起來的男人。

    她相信顧城還能醒過來,因為顧城在撫養她的二十年裡從來沒有過要拋棄她的徵兆。

    但是,她就這樣信心滿滿的等了六十天後,得到的,卻是顧城的死亡證明。

    她看著醫生將顧城身上的醫療器械一點點摘除,卻半天才哭出來。

    邵天澤從後面抱著她,想要支撐住她的身體不讓她跪下去。

    她用力扶著邵天澤。

    讓自己不要倒下去。

    她記得,從很小的時候,顧城就告訴她,做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要站起來自己走。

    這樣,她才能承擔起該承擔的責任。

    顧長歌小的時候覺得這句話是不對的,並且舉出各種各樣的例子來反駁父親的說法。

    但是顧城沒有改口過。

    後來,她完全接手顧氏。

    才知道,倘若你不是撐著這口氣站起來自己走,那麼,扶著你的那個人,就會奪走你的一切。

    就像是,邵天澤扶著她,然後奪走了她的一切一樣。

    她望著ICU病房裡的宋岩,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忍不住的,眼淚就這樣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你放心,我能撐起整個家族。



    上一頁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