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六章:十八歲的照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六章:十八歲的照片字體大小: A+
     

    「呵……」

    半天,宋雲萱的嘴裡才吐出這樣一聲笑。

    邵雪還是覺得擔心:「雲萱,那個游泳池有什麼文章嗎?」

    「不,沒有……」她低下頭,將手裡折成兩段的鉛筆順手扔到紙簍里。

    之後才起身:「顧長歌的骨灰雖然被灑在公海上,但是為了方便子女拜祭,應該還是有個牌位的吧?」

    邵雪這才想起邵天澤跟顧長樂曾經說過的事:「邵天澤跟顧長樂說顧長歌的牌位放在天香寺里。」

    宋雲萱點點頭:「我知道了。」

    邵雪覺得宋雲萱有些奇怪,可是至於怪在那裡卻怎麼也猜不清楚。

    宋雲萱讓邵雪在下午早早下班去跟邵天澤一起接顧長樂出院。

    等人走了之後她才提了雨傘打車去遠郊的香山天香寺。

    天香寺位於香山之上,一到秋季便有大片的紅葉飄飛,景色很美,因此有許多人前去觀光。

    其實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香山一開始其實是一座墓地遍山的山,後來有人管理墓地的時候植上了紅楓,所以才會變成如今紅葉飄飛的香山。

    因為是晚冬,又剛下了雪,路面上有融雪的痕迹,到處都是濕嗒嗒的。

    宋雲萱打了一頂紫色的雨傘,穿著大紅色的羊絨外套走在去天香寺的石階上。

    有枝椏上融化的雪水滴答一下落在雨傘上。

    宋雲萱抬頭望了望建在山腰上的天香寺,腳下腳步加快了一點。

    她顧長歌活著的時候就已經在父親跟母親所葬的墓邊選定了自己的墓地,卻想不到,死後居然連一方墓地也沒能得到,而是被邵天澤一把就把骨灰給揚在了茫茫公海上。

    但是邵天澤絕對不會料到,即便是他的骨灰被揚在了公海上,她顧長歌的魂魄還是在雲城站的穩穩的。

    而且,她還會穩穩的,一步步的將他邵天澤殺妻的真相給揭露出來。

    讓他身敗名裂。

    她進了天香寺,有天香寺的大師過來問她有什麼事。

    她只是微微笑了笑:「我要拜祭顧長歌。」

    顧長歌生前也每年前來拜祭,會給寺廟捐香油錢。

    當然,她捐給神佛的香油錢只是每年做慈善的一個小小的零頭。

    她信神佛,卻遠遠不會信到眯了眼。

    對神佛期盼的再多,也不如捐資助學來的實在。

    她一說顧長歌,廟裡的師父就行了個禮給她帶路:「顧小姐的牌位在這邊,請跟我來。」

    宋雲萱跟他走過去。

    然後就看見在廟裡有一排排像是書架一樣的石頭柜子。

    每個正方形的小柜子上都有一張照片,在照片的下面是那人的名字。

    宋雲萱被帶過去之後,那個大師看她穿了大紅色衣服,提醒了一下:「前來拜祭,不適合穿大紅色。」

    宋雲萱笑笑:「顧小姐應該喜歡我穿著大紅色衣服來看她,那樣證明我過的很好,活的很好,血還是熱的。」

    大師大概也覺得宋雲萱很古怪,說了句阿彌陀佛之後便找借口先走了。

    宋雲萱獨自在顧長歌那個小小的石柜子前站著,看那個跟她差不多高的柜子上貼著顧長歌十八歲的照片,伸手摸了摸:「明明是死在三十二歲,邵天澤給你貼一張十八歲的照片做什麼呢?」

    那個微笑的十八歲女子不說話,只是唇角眉梢都是那時候的韶齡風華。

    宋雲萱跟顧長歌的照片對視,手指輕輕撫摸石頭上刻著的顧長歌的名字:「你一死,顧家就成了邵天澤的天下,他現在將顧家改的面目全非,幾乎都要將你存在過的痕迹都抹得乾乾淨淨,你甘心嗎?」

    那照片上的女子望著她,一言不發。

    她點點頭:「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甘心,你放心,我會都幫你奪回來的。」

    一切,她顧長歌都會奪回來。

    邵天澤會為擅自改動顧家而付出應有的代價。

    她沒有為自己的死感到難過,也沒有哭泣哽咽。

    只是微笑著與那個照片上的女子對望,就像是時空驟然改變,她見到了十八歲的自己一般。

    她細細皺眉追憶自己的十八歲,忽然有些記不清楚十八歲那年到底做了什麼。

    那一年,她好像認識了邵天澤。

    然後,跟邵天澤在一起。

    然後,感情便再無波瀾,她所記住的也大多是與顧氏大權起伏更替有關的事情。

    那時候的邵天澤,明明是個溫柔的人。

    他會拉著她的手跟她一起複習即將考試的科目,也會拉著她的手在傍晚餘暉里一起看池塘里的小魚。

    還會在下雨的時候把她拉到自己的懷裡,用最重要的資料書擋在她的頭上給她遮雨。

    明明她是一個強勢的女子,可是在那個十八歲,她度過了一段柔和的少女時光。

    憑著這段時光,她淪陷了一生。

    過早的,結束了生命。

    宋雲萱本以為自己想起過往,必然會覺得傷心。

    可是室外寒氣凝結,她扶著那冰涼的石碑去摩挲那張照片的時候,才發現,其實她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疼。

    眼底已經再也沒有淚水能流出來。

    借屍還魂的時候,她便已經浴火重生。

    如今有再多的疼,再多的恨,都牢牢地,狠狠的刻入到了骨頭裡。

    淚水那樣軟弱的東西,已經再也不會因為邵天澤而流出一滴。

    她唇角微微彎起,將手指收回來,把手中的雨傘打開:「顧長歌,我改天再來拜祭你。」

    等我。

    等我讓邵天澤也嘗嘗你當年受過的疼,也讓他知道死死咬住下唇卻不能流淚的那種疼的時候,再來拜祭你。

    她撐開雨傘,原路返回。

    山中的落葉層層疊疊,有底層的葉子已經腐爛入土。

    她下山離開的時候,伸手向寺中的大鼎里拋入了一枚硬幣,微笑的開口看那威嚴慈善的金佛:「佛祖保佑我財源滾滾來。」

    旁邊的大師無奈的搖搖頭,嘆口氣目送她離開。

    在大師這種高深的佛學者眼中,她必然是一個很物質的女人。

    可是,其實這個世界上無非就只有兩種人罷了。

    有錢人,沒錢人。

    有錢人可以輕易得到一切,而沒錢人,卻總是要用命去換那些富家子弟流水般花出去的錢。

    她願意膚淺一點。

    如果不膚淺一點,她就無法步步向上,就無法扳倒沒錢人永遠都接觸不到的顧氏董事長邵天澤。

    為了能打到邵天澤,她需要商業圈裡的巨大財力。

    不,應該說,她必須要得到商業圈裡的巨大財力。

    她眉眼冷淡,在沿著山路走到山腳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伸手將口袋中的手機拿出來,手機屏幕上顯示出宋雲強的手機號碼。

    她頓了頓,才按下接通鍵。

    只不過才接通電話,那邊就傳來宋雲強焦急的聲音:「雲萱,你現在在那裡?」

    宋雲萱聽他口氣急促,便問他:「大哥,什麼事這麼著急?」

    「雲萱,不管你在哪裡,現在都馬上到人醫來,爸爸的病情突然加重了,你快點過來!」

    宋雲萱一怔,雙眉驀地蹙起:「我馬上就來。」

    那邊宋雲強迅速掛斷電話,之後轉頭看向早就已經等候在人醫走廊里的宋雲瑩跟宋雲佳:「雲萱馬上就來。」

    宋雲佳淡淡嗯了一聲,沒說話。

    可是那邊站著的宋雲瑩卻不咸不淡的開口:「大哥,父親的遺囑都已經寫好了,雲萱得到的那點東西跟我們比比不夠外人看笑話的,你叫她來做什麼?」

    宋雲強瞥一眼宋雲瑩,聲音里聽不出喜怒:「她好歹也是咱爸的女兒,跟我們都是一樣的。」

    宋雲佳這時候卻冷不丁的插話:「小城裡來的私生女而已,指不定看了我們繼承的遺產會吵著鬧著去咱爸面前說他偏心。」

    宋雲瑩也勾起半邊唇角,帶上幾分不屑:「大姐說的沒錯,與其讓她到醫院裡來大鬧,還不如讓她一直不要來,那樣咱爸就算是死了,遺產分的不公平也可以說是宋雲萱不孝順才分得這樣少。」

    宋雲強聽她說完這句話,眼底有陰霾一閃而過。

    真看不出來,她這個二妹妹自從嫁到了薛家以後智商呈直線升高,真是什麼法子都能想得出來。

    宋雲佳懶得說別的話。

    只有宋雲強開腔:「如今雲萱就算是分的少也無所謂,她以後嫁到楚家,還會在乎我們宋家分給她的遺產多少?」

    宋雲瑩冷笑一聲:「大哥,你太看得起她了,宋雲萱對錢可是喜歡的發瘋。」

    宋雲瑩這輩子都不會忘記宋雲萱從她手裡訛了八千萬的事情。

    宋雲強跟宋雲佳對宋雲瑩被訛了八千萬的事情一無所知,雖然心裡都厭惡宋雲萱,卻也沒有表現的太明顯。

    大家族就是這樣,兒女眾多,每個人都是帶著面具說話做事。

    宋家雖然才只有四個兒女,可是也跟別家沒有什麼不同。

    反正她們都不是從一個娘胎里出來的。

    宋雲瑩對宋雲萱的好感在薛家沒能順利拿下楚家的競標合同之後開始減少,想起之前被宋雲萱算計了那幾次,她心裡更是煩躁。

    就在她又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她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宋雲佳跟宋雲強同時看過來。

    宋雲瑩往走廊遠處走了幾步,才笑著開口:「是薛濤的電話,我去接一下,他可能是擔心我的身體。」

    宋雲佳唇角薄薄的翹起:「想不到薛濤這樣不成器的人,倒是也蠻關心你的。」

    她話里的不屑跟嘲諷讓宋雲瑩眼神一愣。

    接著,宋雲瑩就握緊手機走的更遠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