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四章:收回戒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四章:收回戒指字體大小: A+
     

    蘇悠予在迷茫了一瞬之後,才抬頭去盯著宋雲萱離開的背影看。

    這時候剛好容六在走廊的盡頭跟楚漠宸說話,聲音卻有幾分打趣:「楚大哥,雲萱跟蘇悠予走的這樣近,你也不吃醋,真是好涵養。」

    說完,還伸手去要拍拍楚漠宸的肩膀。

    結果楚漠宸一道凌厲陰暗的視線打在他臉上,容六及時的止住了自己那隻放肆的手。

    宋雲萱要跟蘇悠予單獨談談的心思他從剛才打球的時候就知道。

    只是沒想到宋雲萱才思敏捷,連怎麼引起蘇悠予的注意都能算計的精準無誤。

    容六視線打量著楚漠宸,試探的問他:「我要不要幫你警告一下蘇悠予?」

    「警告什麼?」

    「雲萱已經是你的女人,我讓他放聰明點,不要輕舉妄動。」容六很殷勤。

    楚漠宸卻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漫不經心的回絕:「不用了,蘇悠予本身就很聰明,兩個聰明人在一起不會出亂子。」

    不止蘇悠予是聰明人,宋雲萱也是個一等一的聰明人。

    只不過……

    他低垂睫毛,手上的動作頓了頓,下意識的將視線落在了自己右手的無名指上。

    剛才,他看見她將無名指上的戒指飛快的褪下來了。

    為什麼呢?

    容六雖然沒有從楚漠宸的臉上發現楚漠宸有明顯的負面情緒,可是卻絕對看得出楚漠宸算不上心情愉悅。

    於是在離開高爾夫俱樂部的時候主動提出要搭乘蘇悠予的車,還恬不知恥的要讓蘇悠予將他送回去。

    楚漠宸對此沒有表示挽留。

    於是容六這個搭乘楚漠宸順風車前來的小少爺不得不在回去的時候跟蘇悠予坐同一輛車。

    蘇悠予的車子是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

    從外表看起來就能看出蘇悠予本身是一個很時尚的人,而且從他回城之後的緋聞方向來看,他也很喜歡娛樂圈的女明星。

    容六跟他沒話找話的聊天——

    「聽說星徽娛樂新捧出來的那個清純玉女姚咪咪在跟你交往。」

    「演《清妃傳》的那個女主角?」

    容六愣了愣:「《清妃傳》的女主角是孫怡黎,那個反派才是姚咪咪。」

    蘇悠予笑了一下,轉頭看他:「不好意思,我對這些女明星不是很熟。」

    容六覺得自己被蘇悠予狡猾的騙到了一個陷阱里,人家明明跟姚咪咪很熟,但是卻故意把人給弄錯了來表示自己跟她的確不熟。

    往後的半段路上容六被帶的跑題,將娛樂圈裡最近躥紅的四小花旦都給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最後蘇悠予將他放在容家在雲城置辦的宅子以後還熱心的開口:「我一個朋友是娛樂公司的老總,你要是對那個女藝人有興趣,我可以介紹他給你牽線搭橋。」

    「不用不用。」

    「容六,你也不小了,是時候談戀愛了。」

    「我才十七,不著急。」

    蘇悠予笑笑,跟他又客套了幾句才轉身離開。

    等人走了,容六才從那些百花齊放的女明星故事裡掙扎出來,懊惱的拍了拍腦袋:「糟了,忘說正事了。」

    蘇悠予這人雖然長了一張婦人一樣婉柔俊美的臉,但是辦起事來卻是利落爽快。

    回家的路上就給星徽娛樂的老朋友打電話:「阿塵,我有個朋友很想認識一下你公司剛簽下的那個女藝人。」

    「姚咪咪?」

    蘇悠予點點頭。

    「人家不是正在跟你交往么?」

    蘇悠予勾起唇角笑了笑:「她這麼跟你說了么?」

    「是啊。」

    「我投資你公司的新戲,主角就用姚咪咪,但是,你要讓她改口。」

    那邊的人一愣:「改成叫你老公?」

    「不,叫我蘇先生。」

    那邊人一下笑出來:「這才幾天啊,你就膩了。」

    「本來是拿她擋家裡的老頭子催婚的,現在不用了。」

    那邊的人咧了咧嘴:「你又看上誰了?」

    「私事,就不告訴你了。」

    那邊笑起來:「那你請喜酒的時候一定要通知我。」

    「自然。」

    蘇悠予掛斷電話之後才抬頭看向車子的後視鏡。

    從後視鏡里可以清楚的看見放在車子後排座位上的那本雜誌。

    他彎起唇角,眸亮如星:「七千萬,翻十倍,宋雲萱,你的胃口真是不小呢。」

    不過,他能做到。

    ……

    宋雲萱坐在楚漠宸車子的副駕駛席上。

    車子里放著輕緩的鋼琴曲。

    她眯眼靠在車子的座位上,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

    她緩緩睜開眼睛順著那隻抓著她手指的大手看過去,就發現楚漠宸在端詳她的右手手腕。

    「因為那翡翠鐲子太貴重,我怕一不小心摔了,所以昨晚把鐲子取下來了,等到有交際場合我自然會戴上的。」

    楚漠宸點點頭,長直的睫毛掩蓋住半雙眼珠:「那鐲子要是戴不到你的心上,就算是戴在手腕上也沒有用。」

    宋雲萱直起腰,去看他的臉:「怎麼,你生氣?」

    「不生氣。」

    他回答的平淡。

    宋雲萱卻覺得楚漠宸這種不溫不火的態度讓她難以忍受。

    伸手要把自己的手抽回來。

    楚漠宸卻牢牢握住她的右手。

    她皺眉:「鬆手。」

    「等一下。」

    楚漠宸說完就伸手將她右手無名指上的那枚真愛戒指給摘了下來。

    其實那隻戒指不是很容易摘,但是楚漠宸卻還是恰到好處的輕微用了點力將那戒指從她手指上褪了下來。

    宋雲萱眼底的神色緊縮了一下,有瞬間的震驚跟惶然匆匆一閃而過:「你……」

    「這戒指你也帶著不合適吧?」

    宋雲萱咬了咬下唇:「你要說什麼?」

    她想,他八成是看見她在蘇悠予的面前將他送的戒指摘下來了。

    果然,楚漠宸下一秒就抬頭問他:「為什麼在蘇悠予的面前把戒指摘下來?」

    她讓自己鎮靜下來,手指尖卻有血轟的一下涌集,然後倏地退卻,彷彿帶走了體溫一樣,讓她的手指開始一分分的發涼。

    她唇瓣動了動,卻過了片刻,才發現自己無論多麼的伶牙俐齒,都無法圓滿的解釋這件事。

    世家公子,上流社會的貴少爺,這些人多半是年輕女子的追求對象。

    他們身邊可以有一打一打的美女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楚漠宸這個身份根本就不用以她為中心的寵著她,由著她任性。

    倘若是哪一天楚漠宸厭倦了,便可以輕易將那口頭承諾的婚約給撕個粉碎。

    所有人都會在一陣笑談之後忘記這件事。

    男人本就很少有忠貞不渝的。

    更何況是出身正統,可以在雲城商界隻手遮天的楚家獨子。

    她早就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最近跟楚漠宸走的太近,有些淡忘了。

    她手指彎曲了一下,淡漠的望著自己的手,聲音冷淡又平穩:「這當中沒有什麼可以解釋的,你需要這枚戒指將把戒指收回去吧。」

    「你這樣戴著這枚戒指的確不合適。」

    楚漠宸嗓音清晰。

    宋雲萱的眼瞳驟然緊抽了一下,接著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是被細長的針驀地狠狠刺了一下。

    她唇瓣上嫣紅的血色都在一點點退卻。

    「那就收回去吧。」她從不低頭,從不向男人低頭,更別說是哀求著承認錯誤去挽留。

    楚漠宸望著她:「我也沒有把送人的東西收回來的習慣。」

    「那就扔了。」

    她回答的涼薄而冷淡,決絕的叫人感到傷心。

    楚漠宸卻抓住她的手,抬起來,俯身過去一口咬住了她的無名指。

    她沒有料到楚漠宸會這麼做,一下愣住。

    直到他的牙齒用力,咬的她手指發疼,她才忍不住低叫出來:「你做什麼?」

    楚漠宸感受到她聲音疼的發緊,才鬆開牙齒離開她的手指。

    她飛快的將手縮回去,疼的皺眉:「幹嘛咬我?」

    「給你打個記號,你疼了,就會記住這個記號了。」

    宋雲萱有些惱火的瞪他。

    她的手指上已經出現一圈清晰的齒痕,就好像是一個鑲嵌寶石的橢圓形。

    楚漠宸問她:「疼嗎?」

    「你是瘋了么?」她反擊。

    楚漠宸將她的手硬是拉過來,然後將戒指重新套到她的無名指上,掩蓋住那圈齒痕:「你要記住,這是我送你的,你一輩子都不能摘掉。」

    宋雲萱鼻子有點發酸,眼睛里忽然有一陣霧氣要湧上來。

    楚漠宸看她眼眶發紅的模樣,忍不住端詳她的手指:「怎麼?我剛才咬的太用力?」

    宋雲萱一言不發。

    楚漠宸有些無奈的抬起手來:「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不然,你也咬我一口算是報仇好了。」

    宋雲萱只是瞪著他,不動也不說話。

    她長了幾十年,從來沒有人敢咬她。

    想不到一個楚漠宸竟然以這樣措手不及的方式迅速的進入到她的生活里。

    她剛才被摘下戒指的時候,心裡居然還疼了。

    該死的!

    「不咬嗎?」楚漠宸看她眼眶發紅又倔強的不肯流淚的模樣,伸手抽了紙巾要遞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宋雲萱突然一把抓過他的手,然後狠狠將牙齒咬在了他左手的無名指上。

    她銀牙細薄,白瓷一樣潔凈。

    但是咬在楚漠宸手指上的時候,楚漠宸才發現,其實她咬人的時候很用力。

    牙齒就像是刀子一樣,要用力的破開他的血肉,咬斷他的骨頭。

    有一滴滾熱的液體落在他的手背上。

    楚漠宸無奈的抬手摸摸她的頭髮,安慰她:「好了,是我的錯,不要哭了,乖。」



    上一頁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