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章:生日願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十章:生日願望字體大小: A+
     

    顧長歌很喜歡自己的小女兒。

    因為她從女兒出生的那天,看到女兒的第一眼就覺得女兒是自己的翻版。

    她喜歡這個孩子,想要好好的將這個孩子養大。

    所以把小女兒養的如同公主一樣。

    但是,實際上任憑她多喜歡這個孩子。

    卻也沒有拿出更多的時間來照顧她。

    顧淼淼只有六歲,但是她記得母親愛她的表達方式就是親她的小臉蛋。

    自從母親離開之後,再也沒有人親過她的臉頰。

    哥哥告訴她說母親去很遠的地方出差了,她一直都在等著。

    可是,已經很久很久了,母親都沒有回來。

    所以她很想念母親。

    她哭的抽抽噎噎,宋雲萱輕車熟路的將孩子抱到自己的懷裡拍打她的後背,手法很輕,卻溫柔的可以止住那孩子的哭泣。

    這頓飯吃得不是很愉快。

    顧淼淼哭累了就趴在宋雲萱的懷裡睡著了。

    顧奕一個人吃蛋糕跟漢堡炸雞,邵雪在那邊陪著他吃,吃得食不知味的樣子。

    宋雲萱一邊輕輕拍睡熟的孩子的背,一邊跟邵雪說話:「顧長樂小姐的病情很嚴重么?」

    「就是受到了驚嚇,很快就能出院了。」

    「怎麼邵董不來把孩子接回去過聖誕?」

    邵雪彎唇笑了笑,有些尷尬:「我大哥去陪顧長樂了,他說顧長歌這麼多年只過春節,所以孩子要春節接回去熱鬧。」

    宋雲萱勾唇冷笑了一下:「邵董對她太太的喜好記得真是清楚。」

    想必邵天澤在顧長歌死了的第一個聖誕會整晚陪著顧長樂,畢竟,阻礙他們十幾年的顧長歌已經死了。

    既然顧長歌這個礙手礙腳的人死了,這麼好的兩人世界,他有怎麼會允許顧長歌留下的兩個孩子去打擾呢?

    宋雲萱抱著顧淼淼,眉眼慈愛溫柔。

    顧奕在整頓飯的時間裡都一眼不發,最後結賬領了禮物之後。

    宋雲萱讓服務員打包一個生日蛋糕,準備讓顧奕給妹妹帶回去。

    顧奕卻乾脆的拒絕:「生日蛋糕就不用打包了,我妹妹不會在今晚十二點前醒過來,她睡得很熟。」

    宋雲萱笑笑:「可以帶回去明天吃。」

    顧奕抬起頭望著她:「我妹妹有生日許願的習慣,今年生日的願望我不想讓她許了。」

    「為什麼?」宋雲萱問他。

    顧奕眼眸澄澈而冷靜:「不會實現的。」

    「你知道她想要許什麼願望?」宋雲萱又問。

    顧奕垂下眼睫,掩蓋住琥珀般的漂亮眼珠,冷淡的笑了一下:「她一定會許願要我母親早點回來陪她,可我母親已經死了。」

    孩子清冷的嗓音擲地有聲。

    就這樣響在邵雪跟服務員的耳邊。

    宋雲萱表情微微一怔,接著笑了:「那你是怎麼告訴你妹妹的?」

    「我騙她說,媽咪去很遠的地方出差,等她長大了,就會回來。」

    顧奕說完這句話,就轉過身去向著門口走。

    宋雲萱覺得這個孩子多半是哭了,邵雪趕忙要追過去,宋雲萱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搖搖頭,示意她不要追。

    要強的孩子不會希望有人看見他掉淚。

    他可以一個人承受著無數艱難而一滴淚也不掉,可是你去安慰他,就會讓他的堅強土崩瓦解瞬間泣不成聲。

    旁邊的服務員有些為難的看她:「那生日蛋糕……」

    「打包帶走,要最貴的。」

    服務員飛快的去打包生日蛋糕。

    邵雪跟宋雲萱出去的時候,顧奕正站在門口看天上洋洋洒洒的雪花落下來。

    顧奕長得很漂亮,英氣而矜貴,他在最初生下來的三年裡,一直被人認為是一個女孩。

    此刻宋雲萱看著他長長的黑色睫毛上被吹上幾點雪花,竟然覺得這孩子,漂亮矜貴的有些落寞跟單薄。

    顧家這麼大的擔子,將來落在他的身上,他是否能擔的動?

    顧奕感受到宋雲萱出門,轉過身來,伸出雙手:「請把我妹妹給我吧。」

    宋雲萱覺得有些好笑:「你只比她大一歲,能抱得動她嗎?」

    顧奕聲音堅定有力:「可以,我答應母親要一直保護她。」

    宋雲萱一愣,才反應過來,這孩子,多半是見過她母親的遺體了。

    雖然顧奕還小,但是他活的很清醒。

    宋雲萱沒有把顧淼淼交給顧奕,而是轉頭對邵雪道:「把蛋糕給顧奕提著吧。」

    邵雪要把蛋糕遞過去。

    顧奕卻狠狠皺眉,十分嫌棄:「我說不要蛋糕了!」

    宋雲萱笑笑,抱著孩子往車邊走,聲音卻是傳到顧奕的耳邊:「為什麼不讓你妹妹許願呢?有希望才能活的更長久一些。」

    是的,有希望才能活的長久一些。

    沒有人是萬念俱灰的活著的。

    有希望,就會支撐著人往前走。

    哪怕這個希望只有一點點。

    前面的車子是宋家的司機開來的。

    宋雲萱抱著懷裡的淼淼往車子邊走,後面的顧奕愣了一下。

    接著,他面前就被遞過來一個大大的蛋糕盒子:「這是雲萱給你打包帶回去的蛋糕。」

    「幫我跟她說謝謝。」

    顧奕伸手,接過了那個正方形的蛋糕盒子。

    邵雪有些驚訝,她原本以為顧奕是絕對不會收下這個蛋糕的,真是沒想到,這孩子居然收下了。

    宋雲萱到達車邊的時候,車裡的司機就趕忙出來給她打開車門:「雲萱小姐,這孩子是?」

    宋雲萱笑笑,輕描淡寫的開口:「我陪朋友過生日,剛好她帶來的孩子睡著了,你幫我把孩子順便給她送回家吧。」

    「是。」司機應聲。

    宋雲萱客氣的道謝:「麻煩你了,張叔。」

    那司機已經人到中年,性格平和憨厚,被宋雲萱這樣道謝,也有些不好意思,忙開口:「小姐說的哪裡話,我是宋家的司機,這些事情是我該做的。」

    宋雲萱眉眼帶笑,抱了抱懷裡的孩子,準備上車。

    就在這個時候,左側突然打來一束刺眼的燈光,接著就是一聲喇叭聲。

    顧奕跟邵雪已經到了車前面,看見有車子的遠光燈照過來,都皺眉去看打開燈的車子。

    司機更是遮住眼睛去看。

    那車打了遠光之後變成近光燈,司機認出那車的牌號,忍不住驚訝的出聲:「雲萱小姐,是楚少的車子。」

    「我看見了。」

    宋雲萱抱著懷裡的孩子,側頭眯眼冷冷望著那輛車子。

    車裡的駕駛席上,楚漠宸的幽井一般的眼睛跟她遙遙對視。

    邵雪奇怪的走過來:「雲萱,真是好巧啊,能在這裡見到楚少,你要不要去打個招呼?」

    「當然要去打招呼。」說完,轉頭看吩咐司機,「你把這孩子跟我朋友送去回去,我去坐楚少的車子。」

    說完,就要往楚漠宸的車子那邊走。

    後面的邵雪忙出聲:「雲萱,要不然你把淼淼給我抱吧。」

    宋雲萱的腳步頓了頓,察覺到這孩子的小手牢牢抓著她的衣裳,還是拒絕邵雪:「沒關係,我帶著她不礙事。」

    邵雪還是覺得人家正在交往的青年男女在一起,然後從裡面插上一個孩子很奇怪,可是,雲萱已經走出去那麼遠,也沒法把孩子抱回來了。

    無奈,她只能先跟顧奕上車。

    上車之後,宋家的司機驅車離開。

    邵雪卻發現顧奕的手上一直牢牢抓著一本書,就是剛才那本《貨幣銀行學》。

    邵雪有些奇怪的問他:「小奕,你手上這本書,我能看看嗎?」

    顧奕轉頭看了邵雪一眼,淡淡出聲拒絕:「對不起,不能給你看。」

    邵雪在小孩子那裡碰了釘子,越發覺得奇怪。

    而顧奕卻忍不住將手裡的書使勁抓了抓。

    誰都不會知道,在這本書的扉頁上——貼著她母親的照片。

    這本書,是她母親大學時候讀的書,上面的標註跟字跡,都是她母親的。

    她母親死後所有她母親生前習慣常用的東西都被清出顧家,除了錢。

    還有,就是他悄悄留下的這本書。

    他覺得,父親不想見到她母親。

    所以,父親的妹妹雖然是他的姑姑,但也是一個外人。

    如今這個家裡,只有淼淼不是外人。

    顧奕垂下眸子,安靜的等著車子將他送到顧家,一路上都不發一言。

    邵雪最後還是放棄了跟這個態度冷淡而疏遠的孩子交流。

    而在餐廳外面的路上。

    宋雲萱將孩子小心的抱在懷裡,之後順理成章的坐到藍色保時捷跑車的副駕駛席上。

    旁邊楚漠宸的眉頭皺了幾下才最終鬆開,不明所以的盯著她:「你在做什麼?」

    「沒做什麼啊。」

    她微笑著轉頭望他,神情輕快。

    楚漠宸那英氣的長眉還是忍不住淡淡蹙起:「你手上抱著的孩子是……」

    「是邵天澤跟顧長歌的小女兒,你不認識嗎?」

    楚漠宸眼瞳中的神色開始陰驁起來:「你抱著長歌的女兒做什麼?」

    宋雲萱垂下眼睛看懷裡熟睡的孩子,聲音輕輕地:「你沒看見她的手抓著我胸前的衣裳嗎?她想讓我抱著她,是她自願的。」

    楚漠宸吸了口氣:「我警告你不要對無辜的孩子下手。」

    宋雲萱臉上的笑意冷淡了許多,連帶著聲音都冷了幾分:「楚漠宸你說的太言重了,我從來不會對付無辜的人。」

    楚漠宸望著她懷裡的孩子:「那你抱著這個孩子做什麼?」

    「她睡著了,我不應該抱著她嗎?」

    她的理由說出來總是那麼的光明正大,就算是楚漠宸也想不出理由來反駁。

    宋雲萱抱著孩子,有母性的溫柔在無形中逸散出來,她聲音輕軟而溫柔:「今天,是這孩子的生日,我抱抱她,有錯嗎?」



    上一頁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