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五章:報應到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五章:報應到了字體大小: A+
     

    韓汝佳沒有開玩笑,她的確是一直在等著寫信的人過來。

    他在收到那封信的第一時間就想去找那個寫信的人,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那個人。

    因為,那個寫信的人打破了她多年來一直堅信認為的事情。

    而且,將她的怒火從心底點燃,差一點,就要燒到了腦子。

    將宋雲萱從門外迎到房間里。

    宋雲萱看見她不大的房間暖和而整潔。

    她無害的微笑:「韓小姐,這封信上寫了什麼?」

    韓汝佳一怔:「這封信,不是你寫的?」

    宋雲萱搖搖頭:「韓小姐真是高估了我的本事,我是宋家的么女,今年才剛十八歲,前幾個月才從小城鎮上被接回來。」

    韓汝佳望著她的模樣開始陰沉起來,一雙漂亮的眼珠裡布上陰霾:「那麼這封信,是誰寫的?」

    宋雲萱覺得奇怪:「信上沒寫署名嗎?顧小姐把這封信交給我的時候說寫了她的名字的。」

    韓汝佳眉心蹙起,失去了眉毛的地方一片空曠。

    她閑暇時候並不出門,自從她毀容之後家裡更是連面鏡子也沒有。

    如今,她皺著沒有眉毛眉心,讓人看了覺得分外怪異。

    韓汝佳卻並不在乎,只是手指放在桌面上,半晌才一分分的屈起來:「果然是長歌寫的啊。」

    宋雲萱聽她說這話,裝作不解:「韓小姐,認識顧長歌嗎?」

    韓汝佳默然片刻,才一言不發的點了點頭。

    她不再說話,只是雙眼死死的盯著那封信,手指一分分的收緊,指甲好像都要摳到木桌的桌面上。

    她不說,宋雲萱也善解人意的不再問。

    其實,韓汝佳的確是認識顧長歌的,因為,嚴格一點來說的話,顧長歌是韓汝佳的情敵。

    當年邵天澤在醫學院美名遠揚,招來無數的美女的追求倒貼。

    而韓汝佳就是其中之一,邵天澤學習成績優異,品學兼優,而且為人平和,笑起來的時候芝蘭玉樹一般溫煦。

    但凡是見過他的女孩子,都會對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因為邵天澤那時候就像是現在的偶像劇里走出來的男主角一般,穿白色襯衣的時候,好像太陽灑在她的身上,都會出現星芒。

    這樣美麗溫潤的男子像是一塊絕世好玉,吸引人的眼球,也讓人想要據為己有。

    只可惜,這塊好玉害的許多人都慘痛之極。

    她顧長歌是一個,韓汝佳,也是。

    她安寧而沉默的望著韓汝佳,韓汝佳的頭一分分的垂下,半晌才問她:「顧長歌呢?顧長歌既然能把真相說出來,難道就不能自己來嗎?」

    宋雲萱微帶訝異:「韓小姐,你不知道嗎?」

    「什麼?」她轉頭,反問。

    宋雲萱開口:「顧長歌已經死了好幾個月了。」

    韓汝佳猛地怔住,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宋雲萱:「她死了?」

    好像這是一個令人無法相信的消息一樣,韓汝佳石頭一樣望著宋雲萱,半晌都緩不過神來,只是嘴裡喃喃:「顧長歌居然死了……她居然死了……」

    她一遍一遍的重複這句話,宋雲萱也不嫌她煩。

    只是平靜的在一邊看著韓汝佳的所有反應。直到,韓汝佳忍不住的,緩緩勾起唇角,接著瘋了一樣忽然笑出聲來:「顧長歌這麼有本事,居然也死了!真是可笑!」

    她當年把顧長歌當做是頭號情敵,處處跟顧長歌作對,如今顧長歌死了,她當然開心的很。

    只是……

    「你不問問她是怎麼死的?」

    宋雲萱在燈下坐著,忽然出聲問她。

    韓汝佳止住笑聲:「她怎麼死的並不重要,只要她死了就可以了。」

    韓汝佳將那封信收起來,之後轉過身來,打量宋雲萱的容貌眼神:「你現在是維納斯的負責人?」

    宋雲萱點頭:「沒錯。」

    韓汝佳勾起唇瓣:「我憑什麼要相信顧長歌的話去幫你指證顧氏?」

    宋雲萱搖搖頭:「不,韓小姐,你誤會了,你並不是幫我,也不是聽顧長歌的話,而是幫自己。」

    她坐在座位上,安穩的如同一尊佛,面容清澈乾淨,沒有半分討好也沒有半分遊說的意思,連帶著嗓音都是淡淡的,如同風送浮冰一般不卑不亢:「我沒有看信上的內容,但是我記得一句話,書上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想,她是想要幫你,或者說,是還你公道。」

    韓汝佳唇角的笑意僵了一下,眯眼,抓住了那封信:「你走吧。」

    宋雲萱望著她,看她眼中笑意緩緩沉澱下來,才從座位上離開:「那韓小姐,我等你。」

    韓汝佳沒有回答她的話,也沒有起身出去送她。

    宋雲萱卻在出了韓汝佳房門的時候,仰頭看向天上被烏雲緩緩遮住的一輪圓月,彎起眼睛,微微漾出一個笑容。

    韓汝佳,我相信你會站在我這邊。

    因為我才不相信『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句話,因為我沒死。

    既然我沒死,不管是真相,還是捏造,我都必須讓你將矛頭指向顧氏。

    我要讓你親手將矛頭指向那個你暗戀的男人。

    因為,他不配你喜歡。

    也不配我留情。

    她收回視線,穿著名貴的駝色羊絨外套,圍著大紅色的圍巾,緩緩在月色下順著馬路走遠。

    清冷的寒風裡,她的身影在燈光通明的馬路上緩緩縮成一個小小的原點。

    這個點雖然小,卻好像凝結在這幅寒冬臘月的畫面上拂也拂不去一般定格。

    夜深。

    蠟燭燃盡,最後一點光在幾經掙扎之後還是漸漸熄滅了。

    只是在逐漸熄滅的光下,臉部輪廓流暢英俊的男人停下了手裡的刀叉,抬起頭來:「不來了嗎?」

    他眼底有一抹亮光,宛如寒井深水。

    可是他的唇角卻是愉悅的微微揚起來的。

    恰在這時,有一個房卡刷動的聲音。

    開門的人手中拿著一把小手電筒,手電筒的光宛如劍一樣直直打在楚漠宸的臉上。

    楚漠宸被這刺眼的光芒照到眼睛,無奈的抬手遮住眼睛:「事情辦完了?」

    她點頭,聲音依舊清冷疏遠:「辦完了。」

    「那接下來呢?」他問。

    她反手關上房門,向著他走過去:「蠟燭燒完了,你總不能讓我餓著肚子陪你。」

    楚漠宸伸手抱住她的腰將她拉到懷裡,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不是不打算回來了嗎?」

    「外面冷,我沒車。」

    「你有錢。」

    「花完了。」

    「然後呢?」

    「你把我帶出來,就要把我送回去。」

    楚漠宸忍不住笑了,將她手中的手電筒不著痕迹的奪過去,啪的一下關上,然後親她的臉頰一下,聲音如同魅一樣暗沉誘惑:「你是想讓我送回去一大一小嗎?」

    宋雲萱沒說話,卻在下一秒伸手一下抱住他的脖子,將唇瓣湊上去堵住了他的的話。

    男人的身體在黑暗裡僵硬了一瞬。

    女子的吻熱烈卻陌生,而且不夠熟練。

    可是就是這樣,他還是能感受到那種渾身的血都在迅速流動的感覺。

    他的手放在她的背上,抱著她。

    將她抱在那張本來只打算做做樣子的大床上。

    窗外夜風輕撫,雲城的霓虹閃爍不滅。

    有什麼,在暗夜裡漸漸醞釀。

    而這一夜,足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甚至是把整個雲城攪得天翻地覆。

    宋雲萱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男人一手支著頭,穿著白色的睡衣看她的睡顏。

    她覺得男人的目光像是扎人一樣,不耐煩的翻身過去,將被子蓋在頭上。

    而男人只是輕笑了一聲,卻沒有去把她從被子里扒出來。

    宋家的電話悄悄的打在宋雲萱的手機上。

    宋雲萱一夜未歸已經讓宋家開始猜測不已。

    反觀楚家對楚漠宸一夜未歸卻是半點追問的意思也沒有。

    只是在早上他出門的時候,有個保護他多年的年輕保鏢遞給他一盒葯:「楚少,毓婷。」

    楚漠宸懶得伸手,只說了兩個字:「扔掉。」

    保鏢壓低聲音:「楚少,這是老夫人吩咐的。」

    「扔掉。」

    保鏢只好將毓婷當場扔到旁邊的垃圾箱里。

    楚漠宸這才回房關門。

    那時候宋雲萱還沒有醒過來,他隔著被子抱住她,輕輕伸手摸她的平坦的小腹,只是手指拂過就覺得感覺很奇妙。

    讓宋雲萱生下楚家的孩子,這不是最好的注意,卻是最快捷的主意。

    當年顧長歌嫁給邵天澤不就正是因為懷上了邵天澤的孩子么?

    女人,如果連孩子這樣的心尖肉也可以利用拋棄,那就真算是心狠手辣沒有弱點了。

    如果宋雲萱是這樣的女人,他僅僅只是折斷她長硬了的翅膀就顯得太仁慈了。

    這樣想著,他伸手將她垂落在鼻尖的頭髮攏到了她的耳後。

    接著,從床上離開,去衛生間里洗漱。

    等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順手將房間里的液晶電視打開。

    才剛打開,就聽見早間新聞上的播音員,字正腔圓的播報:「據新雲社最新消息,昨日凌晨,有兩名女子相繼在互聯網各大論壇上上傳聲頻視頻,並且列舉多條證據揭露三年前錢維納斯毀容事件的真相,兩名女子后經調查,確認為三年前維納斯毀容事件的受害者易小寧跟韓汝佳,兩名受害者均表示當年的毀容事件乃是顧氏董事長買通她們故意誣陷維納斯。」

    還在床上裹著被子的宋雲萱聽到這條消息,睜開眼睛,緩緩扯開一個笑。

    邵天澤,報應,到了!



    上一頁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