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一章:你究竟是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五十一章:你究竟是誰字體大小: A+
     

    宋雲萱望著醫生去手術室的方向,想要提步跟過去。

    剛好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雲萱小姐,你怎麼在這兒?」

    「王媽?」宋雲萱辨認出這個聲音屬於誰,不可思議的回頭。

    身後不遠處站著的,恰恰就是王媽,她身上沒有格外明顯的傷痕,只不過是額頭擦傷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有點灰塵。

    宋雲萱轉頭望著她,王媽快步走過來:「雲萱小姐,您怎麼來了?我都讓家裡人跟你說我只是擦傷了,您怎麼還是過來了?」

    可是,家裡的李媽根本就沒說王媽的傷勢如何啊。

    而且,剛才那個醫生說的那重傷患者的姓氏跟年齡都跟王媽是一模一樣的。

    現在王媽好端端的出現在這裡,難道是對方故意誤導她?

    王媽有些愧疚的自責:「都是我不好,回來的時候沒看清楚路,被後面一個騎電瓶車的給擦倒了,這不,就是額頭這裡稍微碰了一下,要不是暈倒了,也根本不用到醫院裡來的。」

    宋雲萱望著王媽,心頭有些不妙的預感:「王媽,雜誌……」

    「小姐放心,雜誌我已經交給肖虹了,錢也退回來了,諾,在這兒呢。」說著,王媽憨厚的將口袋裡退回來的十幾塊錢給她看。

    宋雲萱並不關注這十幾塊錢,只是覺得前前後後的事情有一種陰謀感。

    王媽看宋雲萱沉默不語,以為她是在擔心自己,便開口跟她說自己很好,說到一半的時候還開口:「雲萱小姐,你說也巧,我擦倒的時候剛好碰見楚少了,是楚少安排人將我送到醫院裡來的。」

    她一說楚少,宋雲萱生生一凜,眼神驟然鋒利:「你說你看見楚漠宸了?」

    「是啊。」王媽被嚇了一跳。

    宋雲萱心頭那種被算計了的感覺開始無比的清晰起來:「他開了什麼顏色的車?」

    「藍色保時捷,就是來宋家一直開的那一輛。」

    宋雲萱想起之前在宋家出去的那輛藍色保時捷,又想起問了傭人的話,接著開口:「他車上是不是還有別的人?」

    「好像開車的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王媽扶著頭,「不過我那時候有點迷糊,不記得那孩子的長相了,也許已經成年了吧,未滿十八歲是不能開車上路的……」

    宋雲萱哪裡管王媽印象里這個少年是什麼模樣,她只要知道楚漠宸的確是坐在那輛藍色保時捷里就夠了。

    如此說來,那個給她送曲奇的人也有問題。

    她蹙起眉來,神色有些陰暗:「王媽,我們先回去。」

    她轉身要跟王媽離開醫院,卻才走了幾步,就看見前面從旁邊走廊里剛好走出來一個高大的俊逸男人。

    「楚少……」王媽低低叫出聲提醒宋雲萱。

    宋雲萱看過去,剛好對上楚漠宸那雙陰驁的如同深淵一般的雙眼。

    無比清晰的,她察覺到麻煩逼近的感覺。

    宋雲萱停住步子,楚漠宸也站在原地,兩人搖搖對視,有種風雨欲來的陰沉感。

    王媽有些擔心:「雲萱小姐……」

    「王媽你先回去,能在這裡遇見楚少,有點巧。」

    她很清楚,這絕對不是單單很巧。

    而楚漠宸的模樣也沒有半分遇見她覺得很巧的神情,反而像是一直就在這裡等著她一樣。

    王媽被宋雲萱這樣吩咐,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點點頭離開,只不過走出去幾步,還是連連回頭,擔心的望著宋雲萱。

    宋雲萱在王媽走出醫院大廳的門之後,才神色冰冷的往前走,直直越過楚漠宸:「楚少,你要是有想法,又何必把王媽拉進去呢,她只不過是個傭人而已。」

    她越過他往前走,想要引他出去說。

    楚漠宸卻在她越過自己的時候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硬是將她拽的轉過身來。

    黑色的髮絲在空氣里飄揚起來,宋雲萱被她一把抓住手腕拽過去,不禁有些不悅:「有話出去說。」

    楚漠宸的視線濃黑的就像是被墨染了一樣,根本看不清眼裡有多少情緒糅合起來。

    宋雲萱仰頭望著他俯視自己的眼神,覺得這個男人眼裡的神色絕對不是單純的憤怒,還有很多感情,洶湧澎湃的彷彿潮水一樣,可是任憑這些感情有多麼的澎湃激烈,卻都被一種情緒牢牢的壓住了。

    這種情緒,叫做,理智。

    宋雲萱覺得他手指抓著自己的手腕,有力的彷彿就要捏碎了自己的腕骨,輕輕皺眉提醒他:「太用力了,你弄疼我了。」

    他望著她,好半晌,才忽然覺得好笑,鋒利的視線望著她,冷冷反問:「你有疼的感覺嗎?」

    宋雲萱覺得古怪,皺眉回應:「當然。」

    她當然會有疼的感覺,因為她還活著,活的非常的清醒。

    楚漠宸望著她的視線漸漸不再那麼鋒利,而是變成一種乏力,手上捏著她的力氣也漸漸鬆開。

    宋雲萱得以逃脫,想要將手腕從他手中鬆開揉一揉,卻被她抓住大步往前走。

    「我自己能走,楚少。」

    他一言不發,卻是始終固執的抓著她的手腕不鬆開。

    宋雲萱被他拉出去塞進藍色保時捷座駕里。

    坐在後邊的少年看見一個年輕女孩被塞進來,先是被嚇了一跳,然後才望著關門后大步走到駕駛席那邊拉開車門的楚漠宸:「楚大哥,我……要不然先下去?」

    那個少年跟楚漠宸打商量。

    宋雲萱回頭看向說話的人,一眼就認出是交情不算很深的容家小少爺。

    說這個小少爺小並不是因為容家還有大少爺,而是因為這個孩子在容家有著很不一般的地位,身為獨子,卻是死了前面五個或者早夭的或者胎死腹中的兄弟姐妹才得以來到人世的。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曾跟著父親親自參加了這個小少爺的百日宴。

    而且當時只有十幾歲的她還有幸抱了這個千金貴體的小少爺幾秒鐘,雖然這孩子生下來漂亮,但是脾氣實在是胎裡帶來的任性。

    她不過是抱了他之後沒按照保姆的交代對她笑,這孩子就哭的哄都哄不住。

    那時候她的父親還勸她:「長歌,你嚇到這孩子了,這孩子千金貴體,千萬別摔了,還給容太太吧。」

    她那時候也還小,只不過走過場的表示親密而已,父親讓她把這孩子還回去,她自然就聽話的還回去了。

    只是時過境遷,如今再見著這個容家小少爺,倒發現這孩子的確是長大了。

    宋雲萱淡淡掃了容六一眼便轉眼看前面。

    容六惴惴不安,楚漠宸開口回答他:「不用,你在上面就行。」

    宋雲萱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看楚漠宸的模樣是要對她發難的,有個外人在場,他也不會太過分。

    楚漠宸不讓容六下車,容六卻覺得戰戰兢兢。

    楚漠宸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梭子一樣衝出去。

    豪車性能優越,提速迅速。

    宋雲萱鎮定自若的系好安全帶,後面的容六系住了安全帶還小心翼翼的看前面。

    「楚大哥,我忽然想起來還有點事,要不然……你現在路邊把我給放下?」

    楚漠宸不說話,容六倒是一個察言觀色的好手,立刻手指動了一下,按了自己的手機。

    沒出三秒,手機就傳來超高的鈴音。

    宋雲萱微微挑眉,楚漠宸開始減速。

    在車子開到海濱公路的時候,剛停穩了,容六就迅速打開車門閃下去:「我有點暈車,先下去。」

    這借口找的不錯。

    宋雲萱將安全帶解開,沒有急著下車,只是望著前面的風景轉頭看他:「你上次也是在這個地方跟我說話的。」

    的確是上次也是在海濱公路這裡說話,而且上次他還有點激動,是因為想到了顧長歌。

    宋雲萱知道他有話說,所以一路上都異常沉默的想著應該如何應對。

    楚漠宸手指鬆開方向盤:「我上次覺得你像顧長歌。」

    「這次呢?」

    宋雲萱等他答話。

    楚漠宸卻是伸手,將車子置物箱里的一份文件掃描複印件拿出來:「我想聽你的解釋,這是長歌的筆跡。」

    那份掃描件被一下子扔到宋雲萱的懷裡。

    宋雲萱眉頭挑了一下,臉色有微微的慍色。

    她還是顧長歌的時候從來沒人敢這麼對她,別說是將文件扔到她的懷裡,就算是說話都要恭恭敬敬。

    當然,她也還記得,她已經是宋雲萱,已經不再是顧長歌。

    所以……現在她不能發怒。

    她將文件放在眼前,掃了一眼上面的字跡就認出這是她寫的信,這封信的原件現在應該已經被肖虹投遞出去了。

    但是,掃描件是怎麼落到楚漠宸手裡的?

    她微微蹙眉,不自覺地,就將視線定格在了反光鏡里映照出的容六的身影上。

    容家的小少爺,容家的保密機構。

    宋雲萱微微調整了一下神態,面無表情的將文件合上,轉頭:「你截住我的信是想做什麼?」

    楚漠宸也轉頭望著她,雙眸古井一般沉黑:「你,不是真的宋雲萱吧?」

    儘管宋雲萱想過很多次自己不是宋雲萱本人的事情會被別人知道,但是,她從未想過自己是被人揭穿的。

    她想,自己倘若是大仇得報,倘若是將那些害死她的人都一個個報應完了,必然要告訴對方,告訴他們顧長歌沒有死。

    可是,顧長歌沒有死,卻借屍還魂了的事情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被人知道。

    她還沒有讓那些害死她的人得到懲罰,又怎麼能讓她們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從地獄爬回來的復仇者?



    上一頁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