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十四章:維納斯的清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四十四章:維納斯的清白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的話讓肖虹愣了一下。

    肖虹轉頭不可思議的望著宋雲萱。

    宋雲萱眸底清澈,卻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緒到底有多深。

    「怎麼了?肖主編?」

    肖虹覺察到自己失神,忙答道:「不,沒事,宋小姐。」

    肖虹面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來,心底卻是驚濤駭浪一丈高過一丈。

    她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十八歲的少女竟然能將下一步該做什麼籌劃的這樣妥當這樣好。

    再聯想宋雲萱的出身,肖虹心裡更是對她的信任多了幾分。

    宋家的小女兒,說到底倒也不是吃素的。

    肖虹聽從宋雲萱的安排,下午親自驅車帶她去指定的地址。

    宋雲萱帶了邵雪去。

    邵雪在路上翻了宋雲萱身邊的資料表,發現那文件夾的資料上是雲城前兩年的消費者美容糾紛案,而且上面對於受害者跟被告者都寫的清清楚楚。

    最叫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最後一頁上竟然清清楚楚的印著那兩名毀容者現在的面容跟住址。

    那兩個人一個叫韓汝佳,一個叫易小寧。

    宋雲萱看了看兩人的住址,對前面開車的肖虹啟唇:「肖主編,我們先去易小寧家裡。」

    肖虹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側頭,提醒宋雲萱:「宋小姐,這個易小寧雖然名字很小家碧玉,可本人卻是個難纏啊,當年為了跟維納斯打官司,她整整一年什麼也不幹,就是四處去維納斯的分店門口讓人家看她毀了容的臉。」

    宋雲萱看著文件上易小寧那張毀容前後的照片對比,手指輕輕摩挲紙上的圖像:「易小寧的確是難纏,可就是因為她難纏,我才要先拿下她。」

    難纏的人不可怕,既然她難纏定然是個貪婪的人,不管他是貪財,還是貪物,只要她有的貪,那麼就有弱點。

    人嘛,只要有了弱點,想要拿捏住她那就容易的多了。

    肖虹從後視鏡里看宋雲萱的面容,發現宋雲萱望著那資料,眼底深沉,唇角竟然微微揚起了一抹笑意。

    肖虹有種不敢亂來的壓迫感,隨即也不再說話。

    倒是邵雪在細細品味了宋雲萱的話之後,開口問她:「難道韓汝佳跟易小寧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宋雲萱抬眸,望著邵雪,淡淡笑了笑,點頭:「大不一樣。」

    邵雪看資料上韓汝佳那張臉在毀容前後的對比,發現韓汝佳在毀容之前的確是一個美人坯子,可是在毀容之後,卻是丑的出類拔萃。

    宋雲萱之所以沒有選擇先去找韓汝佳,也是有理由的。

    因為韓汝佳這張臉的確是毀了,是真的毀了,不是做戲。

    而且,韓汝佳這張臉之所以毀成這樣,也不是她顧長歌在背後操控的,而是——顧長樂。

    宋雲萱的思緒沒有蔓延到太遠的回憶里,而是隨著肖虹將車子往前開,仔細觀察著前面的路況。

    在確定易小寧的住址就在前方之後,宋雲萱開口叫肖虹:「肖主編,你在這邊停下等我,我跟邵雪過去。」

    肖虹停下車子,還是有些擔心:「宋小姐,這個易小寧如果知道您是為了維納斯這件事過來,恐怕會跟您撒潑的,而且您還是要洗白維納斯。」

    宋雲萱下車:「裡面的因由你我也都不清楚,我先去看看她的態度再說。」

    肖虹無奈,只能囑咐邵雪見機行事,別讓易小寧撒潑的時候傷到宋雲萱。

    宋雲萱發現往前走都是上坡路,這一片基本都是平房,每戶都是獨立的小院子,周圍環境也很乾凈,空氣裏海風的氣息很濃。

    她往前走,邵雪在那邊看街道跟門牌號。

    走了兩條街之後,邵雪忽然出聲:「雲萱,前面那個小超市好像是易小寧開得。」

    宋雲萱抬頭看過去,發現不遠處的確是有一個小超市,便喘口氣,跟邵雪往那邊走。

    資料上寫的易小寧的確是在毀容之後經營了一家小超市。

    可是兩人到了門口,才發現,那不是普通的小超市,而是一家夫妻保健用品店。

    邵雪看著小店門口的產品標語,臉上有些尷尬的發紅:「雲萱啊,我們還是未婚的女孩,你看我們進這樣的店,會不會不太合適?」

    宋雲萱轉頭看她一眼,神情淡淡的:「有些地方看起來乾淨,實際上比這裡還要臟。」

    說完,也不再看邵雪,推門就走進去。

    邵雪看宋雲萱推門進去,只能硬著頭皮跟進去。

    進門之後有自動歡迎的玩偶語音歡迎客人。

    宋雲萱聞見房間里有濃濃的煙味兒,抬手扇了扇,剛要轉頭。

    就聽見門口不遠處有個聲音懶懶開口:「兩位小姐需要點什麼?」

    宋雲萱順著那道聲音看過去。

    發現一個梳著齊肩泡麵頭,穿著緊身超短裙跟黑絲襪的女人。

    那女人說話的聲音很嬌氣,看身材也不過是二十八.九歲的模樣,看見宋雲萱跟邵雪,上吊的眼角露出一抹諷刺:「兩位年紀輕輕的,是遇人不淑被強上了,還是外冷內熱寂寞的熬不過夜需要點什麼小玩具?」

    邵雪看著那女人的臉就一陣噁心。

    抓住宋雲萱的胳膊,幾乎想要下意識的將宋雲萱給從這個地方拖出去。

    宋雲萱卻仿若磐石一樣,站的穩穩的,一動不動的跟那個語氣輕佻,面容醜陋的女人對視。

    那女人的眼睛動過刀,本來是很漂亮的丹鳳眼,但是因為打錯了美容針,眼部肌肉往上抽動,一張臉顯的很不協調,而且她的唇角下垂的很厲害,讓整張臉露不出一點笑意,最可怕的,是她的兩邊腮上,肌肉都僵硬的好像肉疙瘩一樣,說話的時候看著很醜陋,彷彿偶人一樣。

    宋雲萱將手裡的文件夾打開看了看,然後漠然抬頭:「易小寧小姐?」

    那女人皺眉:「這裡是保健用品店,可不是流浪人口收留中心,不是你找人的地方。」

    說完,就轉身要走。

    宋雲萱見她要走,倒是也不追,而是轉頭環顧這家小小的店面:「當初你順水推舟得了顧長歌那麼多好處,幾百萬藏起來就開了這麼一家小店?」

    那女人的腳步一愣,好像聽見顧長歌這個名字身體有些僵硬。

    宋雲萱掙開邵雪的手,往前走:「易小寧小姐,我現在是維納斯的負責人,因為維納斯前兩年對您做的美容手術遭到極大的輿論抨擊,所以現在想要回訪一下您目前的情況如何。」

    那女人一聽對方是維納斯的人,轉過身來,眼神惡毒:「怎麼,維納斯現在還沒有垮台嗎?」

    宋雲萱得體的微笑:「易小寧小姐,因為您的努力,維納斯已經垮了,是我把她收購了。」

    易小寧冷笑了一聲:「既然你把她收購了,只要改個名字重來不就好了么,何必還來找我,我又不會繼續跟維納斯打官司了。」

    宋雲萱看她的模樣,點點頭:「易小寧小姐,雖然我收購了維納斯,但是並沒有給維納斯改名的打算。」

    易小寧嘴角勾起來,覺得好笑:「一個黃毛丫頭乳臭味乾的,難道還想讓我去給維納斯道歉,昧著良心說維納斯沒有整壞我的臉?」

    宋雲萱垂眼,語氣友善溫和:「易小寧小姐,當年顧長歌給你的那幾百萬根本不夠賭的吧?」

    易小寧猛地一愣。

    簡直是不可思議的望向宋雲萱。

    宋雲萱將手裡那本資料直接翻到最後一頁:「這是你原來的模樣,如果你整成原來的模樣,躲開追,債人去別的城市生活,還有幾十萬和一套房產,是不是就不需要像現在這樣躲起來過的烏煙瘴氣的了?」

    那女人的眉心擰緊。

    宋雲萱望著她臉上的神色變化,仔細觀察她眼底的神情。

    易小寧的確是一個難纏的人。

    不止愛財,而且好賭。

    當年她去維納斯做了一次美容,為了能夠誣陷維納斯,使維納斯對她做出巨額賠償償還賭債,而讓沒有營業執照的美容診所替她注射了藥物。

    只不過維納斯美容雖然在行業內有著良好的口碑,可是又怎麼會是一個人能扳倒的美容機構?

    對方打算給她幾萬認倒霉。

    卻沒想到偏偏在要和解的時候,易小寧被顧長歌發現了。

    那時候顧長歌看見她在維納斯的分店門口舉牌子討說法,只不過讓司機停車留意看了幾分鐘,便揚起唇角讓司機開車走人。

    之後,是她親自去找易小寧,答應只要她咬住維納斯不鬆口,就給她維納斯答應索賠的十倍給她做酬勞。

    易小寧因此不停的跟維納斯掐架,咬住維納斯就跟瘋狗一樣不肯放。

    維納斯最後答應給她九十萬的高額索賠。

    就在易小寧獲得高額索賠的第二天,顧長歌給了她九百萬,讓她離開這個城市再也不要回來。

    可惜易小寧償還賭債之後,死性不改,一夜之間就賭輸了剩下的所有積蓄,她想要再勒索顧長歌的時候。

    顧長歌已經搜到了她爛賭且在小診所注射藥劑致使面部肌肉受損發炎進而毀容的證據,並且警告她如果敢說不該說的話,立刻告她誹謗送他去坐牢。

    也因此,易小寧再難纏,都不敢冒頭說出顧氏指使的真相。

    可是如今,居然有人開出這麼豐厚的條件讓她重回到大眾目光之下。

    她望著宋雲萱。

    宋雲萱誘惑一般緩緩開口:「顧長歌已經死了,只要你說出當年顧氏逼你誣陷維納斯的事,我就讓人給你整容,送你離開這個城市躲開追,債人,還給你一套房子跟幾十萬的積蓄。」



    上一頁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