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十六章:送給她的禮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三十六章:送給她的禮物字體大小: A+
     

    宋雲萱第二天下午才從房間里出來。

    只不過出來吃飯的時候家裡的傭人對她都更恭敬了一些,回來走娘家的宋雲瑩特意等在客廳的沙發上。

    在跟大哥宋雲強說話的時候,看見宋雲萱去餐廳里,忙起身,一臉諷笑的跟過去。

    宋雲強想要阻止宋雲瑩過去,可是伸手已經攔不住了。

    宋雲萱到了廚房裡,有傭人給她把午餐從冰箱拿出來放在微波爐里熱好。

    宋雲萱坐在餐桌前素顏看報。

    還沒等將頭條看完,對面的宋雲瑩就拉開椅子翩然坐下,聲音嬌柔,帶著三風嘲諷:「雲萱啊,你這時候還有心思看報紙?」

    宋雲萱抬頭淡淡看她一眼:「二姐,我跟你不一樣,沒有太多掛心的事情。」

    宋雲瑩嘴巴撇了撇:「也是啊,你好像就要嫁到楚家去了,那種豪門可是比我們宋家都要高一等呢,你能有什麼掛心事呢?」

    說完,還有些煩惱的嘆了口氣:「二姐我是不能跟你比了,不過……」

    她眼珠一轉,巧笑道:「我們家薛濤也不能跟楚少比啊,看你眼睛腫的,昨晚哭的很厲害吧?」

    她話里的意思叫宋雲萱眼底鋒芒一閃,將報紙合上,抬頭就冷冷去跟宋雲瑩對視:「二姐,有時間來嚼舌根不如好好想想往後的日子怎樣過才好,況且你已經懷孕了,有精力打趣我不如好好做胎教,免得將來又是一個家裡人拴不住的浪子。」

    她這話恰恰就含沙射影的對準了宋雲瑩的丈夫薛濤。

    宋雲瑩臉色一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雲萱,你也不要老是拿薛濤跟我說事兒,我懷孕的時候他放縱一下我就忍了,倒是你,還沒進門就被這樣糟蹋,以後……」

    宋雲強匆匆趕過來,也知道自己這個二妹妹說話難聽不留口德。

    匆忙之下想要捂住二妹妹的嘴,可惜,宋雲萱已經霍的站起來,在她將整句話說完之前,揚手就將手邊的整杯牛奶給潑到了宋雲瑩的臉上。

    牛奶被潑到臉上,宋雲瑩的下半句話被嗆在了喉嚨里,整個人都狼狽的想要發瘋。

    宋雲強卻死死捂住宋雲瑩的嘴,不讓她亂說話:「你給我安靜點兒,雲萱是你妹妹,不許給我有的沒的的亂說話。」

    宋雲萱看一眼宋雲強,臉色冷冷的:「大哥,二姐說話沒口德,我這樣做不過分吧?」

    宋雲強忙點頭:「不過分不過分,你二姐是說話沒分寸,你趕緊吃午餐,我跟你二姐先走了。」

    宋雲強把宋雲瑩強行拖走。

    宋雲萱看著兩人離開了,才一下坐在椅子上,手指微微發抖。

    她上下兩輩子也沒有被人從這種事情上做過文章,如今倒是因為一個楚漠宸,而被人家笑話成這樣。

    傭人看宋雲萱心情不好,將午餐的托盤放在她面前,將裡面的東西一樣一樣擺在她面前,說了一句:「小姐慢用。」

    便識趣的離開了。

    宋雲瑩被宋雲強拖出去,滿腔的恨意妒的雙眼都要紅了。

    宋雲強確定自己到的這個地方要是說話,宋雲萱已經聽不見了,才放鬆了手勁。

    宋雲瑩一把將宋雲強的手給拉下來,憤怒的瞪著自己的大哥:「大哥你看宋雲萱這個小賤人囂張到什麼程度了?她居然敢潑我牛奶?!」

    說著,伸手去摸自己的頭髮跟衣領。

    的確,那一杯牛奶潑在宋雲瑩的身上的確把她給澆透了,她活了二十多年也沒有吃過這種氣。

    忍不住憤怒的胸膛上下起伏。

    宋雲強出去扯了一條毛巾給她,嘆著氣,委婉的勸道:「你也知道,我們宋家根本惹不起楚家嘛!雲萱既然被楚家的獨子給看上了,你就不要老是找她的茬了,跟她說話也稍微注意一點才行。」

    宋雲瑩不屑的冷哼:「誰知道那個楚家獨子是不是有毛病,你不是也說,昨晚聽見她房間里有哭聲,哭的挺慘的嘛!」

    宋雲強對於昨晚偷偷聽牆角的事情也略微覺得尷尬,摸了摸鼻子解釋:「雲瑩,你要想想,這楚家的獨子可一向沒有什麼花邊新聞跟閑言碎語,他喜歡雲萱,那還不是非得弄到手才行么?雲萱年紀還小,可能不願意。」

    宋雲瑩說話輕飄飄的:「搞不好這個楚家獨子也就是嘗個鮮,等玩膩了就不要她了。」

    「雲瑩,」宋雲強忍不住開口,「楚家今天上午就正式對外宣布了獨子要跟宋家么女訂婚的消息。」

    宋雲瑩擦頭髮的手一僵,猶如被雷劈了一樣,不可思議的看向大哥:「他來真的?」

    宋雲強感情複雜的點點頭:「所以我才說,你為了我們家著想也好,讓她三分吧,今時不同與往日了。」

    宋雲瑩瞬間覺得整個眼前都黑起來。

    ……

    記者招待會剛剛散場。

    穿著合體西裝的楚漠宸就坐上了早已準備好的私家車。

    前面的司機開口:「楚少,要去宋家嗎?」

    楚默然微微一怔,莞爾:「今天不去了,先去一趟顧氏吧。」

    宋雲萱應該不想見到他,而且今天早上他離開的時候,宋雲萱還在睡覺,淚水從眼睛里流出來都把枕頭給染濕了一片。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睡著了,只是他輕輕親她臉頰的時候,她還瑟縮了一下。

    也許昨晚的事情會讓宋雲萱很討厭他。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如果不這樣做,宋雲萱根本不會將自己的人生里印上楚漠宸這個名字。

    她跟顧長歌,真的太像了。

    顧長歌跟他熟識十幾年,肆意規劃著自己的人生,強勢的不容許任何人置喙。

    可是他覺得她到死,都沒有感受到過被保護的感覺。

    一切都由自己迎難而上,沒有任何人擋在她的身前拉她一把。

    她去世的時候,也許會非常孤獨。

    想到這裡,楚漠宸的睫毛微微垂了一下,有什麼情緒從眼中一掠而過。

    憐憫之情消散的如同清風一般迅速。

    他知道,這輩子,顧長歌這個名字也只能埋在心裡。

    因為那個女人已經死了,再也不可能出現。

    可是,有了雲萱,他就覺得像是顧長歌復活了一樣。

    想要忍不住的,擋在她的身前,讓她這輩子跟顧長歌有一個截然不同的幸福人生。

    讓那個女人,重新以另一種姿態度過一輩子。

    奇妙的,他覺得顧長歌就是宋雲萱。

    她還沒死。思緒緩緩飄散,車子卻在不知不覺的時候緩緩停下。

    司機的聲音從前面傳過來,畢恭畢敬的開口:「楚少,顧氏到了。」

    她所說的顧氏並不是顧氏的家宅,而是顧氏的辦公大樓。

    從車子里走出來,邵天澤剛好下樓。

    巧合的天衣無縫。

    楚漠宸甚至懷疑是不是邵天澤故意製造了這樣的巧合。

    邵天澤生的儒雅俊美,看見楚漠宸,上前來跟他輕輕握手。

    兩個男人的手指交握在一起,在旁邊人看來是一副美好的畫卷,而是在兩個當事人的心理卻都忍不住凜然幾分。

    四目相交,邵天澤先開口:「好久不見了,楚少。」

    楚漠宸收回手:「算不上,我只是跟顧氏的前任董事稍微有些交情。」

    邵天澤目光微顯暗淡:「抱歉,家妻去世的時候沒有通知楚少前來。」

    「沒關係,既然人已經死了,弔唁也只不過走過場的事情而已。」

    楚漠宸並沒有表現的多麼深情在意,反而薄情的讓邵天澤一愣。

    邵天澤伸手:「楚少這邊請,關於美容機構合併的事情,我已經請各位股東在會議室等候討論了。」

    楚漠宸點點頭,偕同身後跟著的專業秘書及會議人員進入顧氏的摩天辦公樓。

    會議進行了一個多小時,許多股東對添香美容機構合併的事情進行了強烈的反對,然而楚漠宸那邊帶過來的人卻都三言兩語春風化雨一般將問題迎刃而解。

    邵天澤全程眉頭緊鎖。

    會議到一個小時的時候,楚漠宸忽然起身:「既然各位拿不定主意,那麼會議就到此為止吧,楚氏也並非非要拿下這個美容機構。」

    楚漠宸帶過來的人聽見楚漠宸這樣說,紛紛開始收拾文件。

    邵天澤隨楚漠宸出去,臨走的時候看了各位因為否認合併而汗流滿面精疲力竭的股東一眼,微微收斂了眼裡的神情。

    各位股東在楚漠宸跟邵天澤走後才如釋重負的嘆口氣:「總算沒有讓邵董失望啊。」

    有人在旁邊喝茶嘆氣:「真是不知道楚氏是發了什麼瘋突然插手美容機構。」

    旁邊的人紛紛搖頭猜不出楚家獨子的想法。

    邵天澤隨楚漠宸離開會議室,頗有些不好意思:「楚少,長歌留下的這些股東大多是些老頑固,認為長歌的產業不能跟其他公司合併。」

    楚漠宸點點頭:「我明白長歌的作風,也猜你們的股東不會輕易鬆口。」

    「麻煩楚少親自來跑一趟了。」邵天澤感到抱歉。

    這時候剛好有一通電話遞到楚漠宸手上,楚漠宸嗯了幾聲,便掛斷了,只是再看邵天澤的時候眉眼幽長的泛起一層笑意:「無妨,也不是全無收穫。」

    邵天澤一愣,忽然不解:「不知道楚少是要這美容機構做什麼?」

    楚漠宸淡淡勾起唇角:「想給我未婚妻做訂婚禮物。」

    邵天澤還未完全弄明白楚漠宸的未婚妻是誰,楚漠宸就已經利落的告辭。

    等他一走,一個得力助手立刻慌張的跑過來,低聲:「不好了邵董,您洽談了三個月的那家美容機構剛剛被楚氏拍案收購了。」



    上一頁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