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五章:你沒資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二十五章:你沒資格字體大小: A+
     

    楚漠宸被一巴掌結結實實的打偏了臉。

    宋雲萱眉眼雖然仍舊是少女的青雉,可是眼瞳深處的冷厲卻無比驚心。

    「你沒資格這麼說她,楚漠宸。」

    宋雲萱一把推開他,看他手指摸向自己被打的那半邊臉,眼眸森寒的繼續開口:「既然你沒有得到她,就代表你根本不明白她的心,你連她的心都不明白,又有什麼資格去罵她?」

    她望著楚漠宸,眼裡那層暴戾漸漸平復下去:「楚先生,顧長歌已經死了,請你以後不要再議論亡人,恕我失陪。」

    楚漠宸還未完全從那一巴掌的疼里緩過神來,宋雲萱就已經深吸一口氣拉門出去。

    楚漠宸半晌以後抬頭看向房門,眼裡竟然有種古怪的笑意,幾近無聲的呢喃:「借屍還魂了嗎?」

    房間靜靜的,一聲輕笑,包含自嘲之意。

    ……

    宋雲萱這天晚上睡得很不好,整整一夜反覆出現的都是曾經出現的車禍,截肢手術,最後被邵天澤親自主刀挖去心臟。

    半夜驚叫著醒過來的時候,抬手一摸臉上,淚水瞬間就濕了手指。

    「顧長歌……」她叫著自己的名字,手指一根根的緊緊握成一個拳頭,眼裡的恨意凌冽的幾乎化作無堅不摧的尖刀,「顧長歌你要報仇!血刃了邵天澤!」

    她曾經的疼,她曾經的痛,要一分不少的全都還給邵天澤,還有顧長樂這個賤人!

    ……

    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她對著鏡子打了很厚的粉底才遮擋住氣色不佳的黑眼圈。

    下樓的時候宋雲強一臉不悅:「雲萱,楚少昨天什麼時候走的?」

    宋雲萱冷冷掃過宋雲強:「不知道。」

    「你不是……」

    「我只是扶他去客房,又沒有跟她睡在一張床上,怎麼會知道她什麼時候走的呢?」

    宋雲萱回過身,看宋雲強還想說話,不禁勾起一抹柔軟的笑意來:「大哥,未嫁娶的宋家女兒擅自跟生病的男人睡在一張床上,那可是有損宋家顏面的,會叫外人稱為——下賤!」

    「你……」

    宋雲強聽完最後兩個字,幾乎要一口氣哽在喉間,被氣的無法喘息。

    宋雲萱臉上笑意甜美,走到大哥的面前,伸手幫大哥順了順氣:「大哥,你別生氣,我才十八歲,楚少是玩玩還是真有興趣,那要多看些日子才能看的出來,俗話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嘛。」

    她說的這句話當然是有道理的。

    宋雲強思索了一下,才勉強回到餐桌前吃早餐。

    桌子上的木瓜牛奶讓宋雲萱皺了皺眉頭。

    宋雲強跟她分別坐在桌子的兩邊,看她一邊看報紙一邊吃飯,並不碰那杯木瓜牛奶,皺眉:「雲萱,你還在發育,喝了那杯牛奶。」

    宋雲萱抬眸,看了一眼宋雲強,又看了看面前的牛奶,嘆氣:「大哥,食療對豐胸的效果微乎其微,而且見效奇慢,如果您覺得我的身材不好,不如讓我去薇芳做個精油SPA比較好,聽說是泰國來的技師,手法一流。」

    她嘴角掛著精明伶俐的笑意,抬眸的時候讓宋雲強都覺得一愣。

    自己這個妹妹在舉手投足之間總是帶著一種見慣了大世面的貴氣。

    可是,明明他只是小鎮子上接回來的私生女啊。

    為什麼這個妹妹會天生帶著這種貴氣?

    宋雲強也不禁開始疑惑起來。

    「雲萱,你在青城的時候,是不是跟什麼富二代有交情?」

    「富二代?」宋雲萱眼裡華光流轉,「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青城那種窮鄉僻壤的,除了漁民的兒子就是普通小老百姓的兒子,怎麼會有富二代呢?」

    宋雲強也覺得在青城不會有什麼豪門子弟。

    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的確是多想了。

    宋雲萱碰都沒有碰那杯木瓜牛奶,在離開的時候跟王媽囑咐了一句:「如果我大哥問你我在青城時候的生活,你只管跟他哭窮就好了,知道嗎?」

    王媽點點頭。

    宋雲萱這才出門。

    剛出門,就看見自己的大哥開著新換黑色勞斯萊斯停在噴泉前面,看見她打扮妥當,沖他招了招手。

    她走過去:「大哥,什麼事?」

    「雲萱,你這是要到哪裡去?」

    宋雲萱微笑開口:「我雖然在青城念完了高中,不過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還沒有收到,我想去看看雲城的大學。」

    宋雲強想了一下宋雲萱現在的處境,當即作出決定:「上大學的事情你先不要管了,我幫你辦一下入學手續。」

    宋雲萱點頭,很感激:「那就謝謝大哥了。」

    宋雲強點頭:「你最近不要出門了,說不定楚少會來找你。」

    宋雲萱心裡自然不高興,面上卻並不表現出來,在宋雲強開車離開的時候還囑咐:「大哥,路上小心。」

    宋雲強駕車離開。

    宋雲萱回去換了家居服,然後挎著帆布包從側門裡出去。

    出門就叫了計程車,直往繁星雜誌社裡去。

    早上趕點的上班族們三三兩兩的結伴往邵氏的辦公樓里走去。

    宋雲萱讓司機把車子停在繁星雜誌社的門口,剛要下車,就看見邵氏門口一個背影熟悉的男人正在跟邵雪面對面的說話。

    邵雪冷臉看著對方,在對方伸手扶住她肩膀的時候,猛地一把揮開對方,很是惱怒。

    她向著繁星雜誌社走,後面的男人緊跟著追過來。

    沒錯,那個男人是邵天澤。

    不然的話,怎麼會讓宋雲萱眼睛眯起,露出那種刀刃一般冰冷的眼神。

    「小姐,您要不要在這裡下車?」

    「撞死他。」

    她手指緊緊屈起,望著邵天澤的身影,呢喃出聲:「撞死他……」

    「小姐?」

    司機師傅嚇了一跳,慌忙回身大聲叫她,「小姐你怎麼了?」

    宋雲萱師傅的大叫聲一下子驚醒,猛地回過神來,看著司機師傅:「怎麼了嗎?」

    「小姐你真是嚇死我了,你剛才讓我開車撞人家呢!」

    宋雲萱摸了摸頭:「是嗎?」

    她表現的很迷茫:「怎麼我說這樣的話了嗎?」

    「的確說了啊。」司機師傅很肯定。

    宋雲萱忍不住難過的低下了頭:「對不起,我車禍之後一直留著後遺症,有時候不清醒就會胡言亂語,你不要告訴別人我不正常。」

    司機師傅看宋雲萱蜷縮成小小的一團,忙安撫她:「小姐你別怕,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你放心,我不會泄露你的病情的。」

    宋雲萱這才放下心,抬頭感激的謝過司機師傅,下車付錢。等司機師傅開車走了,她隨手將發,票仍在附近的垃圾箱里,背著帆布包,大步的往繁星雜誌社走進去。

    邵天澤被邵雪甩開,大步進繁星雜誌社的時候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沒有遭到半分的阻攔。

    果然,人一旦變成財權兼備的人,到了哪裡都不會有人不歡迎。

    宋雲萱進門,兩個保安向她點頭:「宋小姐。」

    宋雲萱微微一笑:「剛才進去的那個男人好像不是我們雜誌社的。」

    保安開口:「他是對面顧氏的邵董事長。」

    「原來是邵董事長,」她點點頭,反問,「我已經答應把繁星雜誌社的併入邵董事長的企業了嗎?」

    兩個保安一愣,忙搖頭:「當然沒有。」

    「既然沒有,那就給我攔住他!」

    宋雲萱的聲音陡然冰冷,臉上的笑意卻全部收斂。

    兩個保安都被嚇愣了。

    宋雲萱冷厲的視線嚴厲的望著他們:「如果下次攔不住,那就直接去邵氏做保安,我這裡不需要閑人。」

    兩個保安好不容易緩過神來,急忙點頭:「宋小姐,我們下次一定會注意的。」

    宋雲萱神色冰冷嚴肅,得到他們的保證之後才轉身往裡走。

    繁星雜誌社裡見到這一幕的職員都紛紛沖她禮貌的點頭,嘴上的笑意想要拉出來,可是卻顯得有些僵硬。

    這個才十八歲的BOSS身上特殊的氣質壓迫著他們,讓她們一時之間都不敢與她的眼神對視。

    宋雲萱沒有去找邵雪,而是在離開雜誌社的走廊上守株待兔的喝咖啡。

    邵天澤出來的時候跟她擦肩而過。

    她稍稍側頭,邵天澤也稍稍側頭看她。

    兩人的視線就這麼對上。

    然後,邵天澤腳下的步伐猛地僵硬了一下。

    宋雲萱眼裡那層煞人的冰冷陰森迅速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甜美的笑意。

    澄凈的眼珠,微彎的唇角,秀麗的面容。

    只是一眼,就在邵天澤的瞳眸深處定格。

    鬼使神差的,邵天澤沖她輕輕愣了一下,眼中神色也有幾分動搖。

    她眼中光芒柔和逶迤。

    唇角笑意微微擴散,猶如春日桃花一般沁入人心。

    邵天澤大步轉回頭離開。

    宋雲萱轉回臉來,垂下長長的眼睫毛,瞳眸里的笑意浮凸變換,剎那之間就變成了刻入骨髓的冰冷森寒。

    「邵天澤,天不滅你,我來滅你。」

    說完,她將手中的咖啡放在手邊的置物台上,任其冰冷。

    腳步向著編輯室走去。

    進門之後,分別在各自的電腦前忙碌的職員們都埋頭工作,偶爾有跟她視線對上的,隨即點頭禮貌的向她打招呼。

    她停在邵雪面前的時候,邵雪正在走神,手指緊緊的攥成一個拳頭,指甲都深深的掐進了肉里。

    宋雲萱看見她手心裡沁出來的血跡,忍不住溫和的提醒她:「邵雪,你的手,流血了。」

    邵雪耳邊響起宋雲萱的聲音,猛地一個激靈驚醒過來。

    順著聲音的發源處望過來,一眼就看見宋雲萱,忙起身:「宋小姐……」

    「你坐下吧,我看你心情不好,剛才邵董事長是來找你的嗎?」

    聞言,邵雪眼裡迅速蒙上一層濃深的陰霾。



    上一頁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