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雲萱待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八十三章 雲萱待產字體大小: A+
     

    宋雲萱覺得這件事情很複雜。

    但是當務之急,並不是跟顧奕解決這件事。

    而是怎麼樣去處理蘇小染。

    蘇小染那雙漂亮的眼睛在看見破門而入的梅七等人的時候,實際上就已經變得內心慌亂無比。

    甚至覺得,自己會這樣,一輩子栽在這裡。

    實際上,她感覺的沒有錯。

    她的確會一輩子栽在這裡。

    「我不允許傷害我家人的人好好的活下去。」

    宋雲萱輕輕跟通訊器那邊的梅七說道。

    梅七隻是輕輕說了兩個字:「明白。」

    宋雲萱聽見梅七的聲音,便完全放心下來,然後,將通訊器的耳機摘下來。

    起身從桌子前面離開。

    楚漠宸伸手扶住她的手臂。

    宋雲萱的腳步微微有些虛浮。

    楚漠宸伸過來的手腕,扶她扶的正是時候。

    宋雲萱被楚漠宸扶穩,輕輕抬眸,看著楚漠宸眼眸中對她的關切,眸色變得微微深邃了一些。

    楚漠宸也感覺到她在看著自己。

    便開口問她:「怎麼了?」

    「沒什麼,我回去休息一下。」

    「我送你回房。」

    楚漠宸扶著宋雲萱回房間。

    而在梅七那邊。

    蘇小染整個人都憤怒的發抖起來。

    指著梅七開口:「滾出去!滾出去!這是我家!」

    梅七不喜歡這種沒腦子還吵吵嚷嚷的女人。

    便伸手捏住了蘇小染的下巴。

    蘇小染雙手已經被梅七帶來的人反剪到了身後,這會兒梅七捏住她的下巴。

    她只能徒勞的想著甩開。

    但是,哪裡有這麼容易,就能夠輕輕鬆鬆的甩開。

    梅七的手勁兒很大。

    對她又手下沒有絲毫的留情。

    所以,用力過後,再鬆開的時候,蘇小染覺得下巴好像都要被掐的淤青了一樣。

    她怒視著梅七:「宋雲萱這個賤人!有本事就自己過來!」

    「她現在可不像是你這麼閑。」

    梅七剛摸了蘇小染的下巴,像是覺得有些臟一樣,伸手取過身邊人遞過來的手帕。

    然後擦了擦手指,將手帕丟到了地上。

    蘇小染瞬間有種被侮辱的感覺,掙扎著要起身道梅七的面前去。

    梅七看見蘇小染這幅不服氣的模樣,不屑的開口:「怎麼?」

    「宋雲萱呢?!」

    「我說過了,我們家宋總很忙,你以為我們宋總就只會跟你一樣,沒事就去綁架別人的孩子嗎?」

    「讓宋雲萱來跟我說,你只是他的一條狗!我不跟你談!!」

    蘇小染口氣狂的很。

    這會兒沖著梅七說話的語氣,更是讓梅七覺得十分不舒服。

    梅七聽著他這句話,就不悅的皺了皺眉毛。

    之後,視線鎖在蘇小染的臉上。

    蘇小染雖然被梅七的人壓制,但是她現在覺得心裏面很痛快。

    因為,雖然她沒有見到宋雲萱。

    但是,梅七的確是這麼久以來都跟在宋雲萱的身邊。

    梅七也是宋雲萱的人。

    罵不到宋雲萱,罵梅七也是一樣的痛快。

    她罵了梅七之後。

    梅七就眯著眼睛看蘇小染。

    蘇小染依舊挑釁一樣,故意的去激怒梅七:「你這條狗不配跟我說話,讓宋雲萱過來!!」

    宋雲萱剛剛已經交代了梅七怎麼去處理。

    而梅七本身也是一個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

    想要處理蘇小染這樣的女人,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蘇小染眼睛怒視著梅七。

    梅七看著蘇小染,思索了一下之後,就開口:「想要見我們宋總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得去請示一下我們宋總,你有沒有提前約我們宋總,我們宋總還真是未必有時間見你。」

    「那就去請!我等著!」

    雖然被宋雲萱這個賤人洞察了!

    但是,也絕對不可以就這麼結束。

    她在雲城這麼久,她想要一直留在雲城!並且為此做了那麼多事情!

    憑什麼千辛萬苦的找到了顧奕,卻沒能拿著顧奕這張王牌來給自己辦到什麼事情?!

    不能這樣!

    不可以就這麼結束。

    一定要見宋雲萱一次面。

    一定要見!

    蘇小染眼睛瞪著梅七:「我等她過來!」

    「可能要很久,確定要等我們宋總過來?」

    梅七問蘇小染。

    蘇小染馬上就點頭:「等!」

    梅七微笑:「好吧,不過……」

    「不過什麼?」

    蘇小染看著梅七臉上的微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頭皮發麻,總覺得梅七的微笑不懷好意。

    實際上,也正是如同蘇小染所想象的那樣。

    梅七確實是沒有對她太善良。

    「我們顧奕小少爺,從小也是嬌生慣養的孩子,就這麼在你的手裡面受了這麼多苦,我們宋總是很生氣的。」

    聽梅七的話,蘇小染就知道梅七是要跟她算賬。

    皺著眉毛便問梅七:「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我們顧小少爺受過的苦頭,你也跟著受一遍就好了。」

    雖然話是說的輕鬆。

    但是蘇小染聽了之後,臉色卻是馬上就白了。

    跟著受一遍?

    簡直是開玩笑。

    現在落在了宋雲萱的手裡面,宋雲萱不管怎麼樣,都是要變本加厲的去報復她的。

    「你只是想要收拾我而已,何必要說的折磨拐彎抹角?!」

    蘇小染馬上就道出了梅七的心思。梅七聽著蘇小染這麼說,也不否認,甚至還笑著點了點頭:「蘇小姐說的沒有錯,我們宋總說了,顧小少爺的傷讓她覺得很生氣,而你讓我在宋總生氣的時候去請她來見你,稍微用腦子想一想,就知道

    宋總是肯定不會見你的。」

    「要折磨我,對嗎?」

    「那倒是說不上,只不過讓我們宋總消了氣就好了。」

    梅七開口。

    蘇小染皺著眉毛,倒是冷靜下來,咬牙點頭:「好,我對顧奕做過的事情,你們可以替他都打回來打在我的身上,但是你一定得讓宋雲萱來見我才行。」

    見蘇小染說的這麼堅持。

    梅七便皺了皺眉毛。

    居然連這種代價都能夠答應付出。

    那麼,不去跟宋總說一聲的護啊,似乎就有些過不去了。

    梅七給兩個壓著蘇小染的手下使了個眼色。

    然後便轉身去聯繫宋雲萱。

    宋雲萱已經回房間休息,但是梅七的電話打過來,她卻還是要聽的。

    梅七聽見宋雲萱聽電話,便開口:「蘇小染似乎有什麼陰謀。」

    「陰謀?」

    宋雲萱聽著電話,微微皺了皺眉毛。

    「是,蘇小染一定要見你。」

    「你覺得,我是不適合見她?」

    「她太堅持了,我看不適合。」

    宋雲萱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就這麼回復她好了。」

    「但是宋總,您不去見她,她一定會糾纏不清,而且如果處理她……」

    「送回齊城。」

    宋雲萱的口中吐出前半句話之後,就又道:「我就要生了,她在雲城太礙事,再說了,她本來就是齊城的人,送還給蘇家比較好。」

    「但是,就這樣送回去的話?」

    「慢慢來,有些事情不能操之過急,這個道理你以前也是教過我的,現在已經忘記了嗎?」

    宋雲萱如此問梅七。

    梅七就微微怔了一下,隨後,道:「我知道怎麼做了。」

    宋雲萱沒有直接開口說明到底怎麼去處理蘇小染。

    就這樣輕微的收拾一下,然後送回齊城,必然是不合適。

    可是,傷蘇小染太重,又不合適。

    畢竟,讓人家知道宋雲萱這麼快就下手整治蘇小染,有些不好,再加上這件事是因為綁架顧奕而起的。

    現在宋雲萱快要生產,實在不宜有過多關於顧奕跟邵天澤的事情摻和進來才是。

    這麼想著。

    梅七就道:「我親自送她回齊城。」

    「嗯。」

    宋雲萱點點頭。

    然後,梅七才掛斷電話。

    如同梅七所說所想的那樣,現在宋雲萱懷著楚漠宸的孩子,在生產之前,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被雲城的上層圈子裡面關注著。

    雖然有楚漠宸從旁庇護,但是話題太多,那麼孩子生產完了之後,也會落的耳根不清凈。

    蘇小染不適宜在雲城動手整治,因為一動手,就會被扒出很多的事情來。

    所以,只能讓蘇小染回齊城。

    ……

    蘇小染回齊城半月之後,身上那不重的皮外傷就已經養了過來。

    因為你當初宋雲萱沒來見蘇小染。

    而梅七在送下蘇小染之後,也沒有對蘇家有任何的警告。

    所以,事情的發展跟後面的處理結果,讓蘇家有了一種錯覺。

    蘇小染跟蘇父,都覺得雖然這次是斗敗了。

    但是宋雲萱並沒有沖著蘇家下手,所以,一定是有所忌憚。

    蘇小染計劃著捲土重來。

    覺得宋雲萱待產前期,是一個很好的下手機會。

    但是,在下手之前,蘇家的產業鏈卻遭到了新起公司的擠壓。

    造成了蘇家巨大的損失。

    蘇家隱隱有種風雨之中瀕臨破產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蘇家傳來了蘇小染因企業壓力而頻繁就醫的謠言。

    而這個謠言,也從齊城一直傳到了雲城。

    足足傳了將近一個月,在宋雲萱預產期的前一周。

    終於傳來了蘇小染在國外別墅飲彈自殺的消息。

    聽見這個消息傳過來。

    宋雲萱微微思索了一下,才打電話給梅七。

    梅七似乎是預料到了宋雲萱一定會打電話過來詢問一樣,開口就道:「宋總是不是要問我,蘇小染是自殺還是他殺?」

    「我以為她能活兩個月。」「她確實是自殺,企業瀕臨破產,她去賭場碰運氣,把所有積蓄都輸光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