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我來陪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七十三章 我來陪你字體大小: A+
     

    「愛情?」

    宋雲萱聽著邵天澤口中說出的這些話,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還未能夠從這句話裡面沉澱下心境來。

    那邊邵天澤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那邊的忙音,宋雲萱的腦海中,竟然有一幀一幀的片段從腦海中浮現出來。

    那是跟邵天澤的初遇,相知,然後渡步到婚姻里。

    所有的一切都是邵天澤一步步精心籌謀的,他想要利用她得到權勢。

    她的愛情無關緊要,一個家庭只是為了穩定生活,更好的去經營管理顧氏。

    她一心都撲在了父親留下的產業上。

    正如同邵天澤所說的那個樣子。

    她在考慮的,都是顧氏的事情,都是父親的產業。

    的確,沒有將精力往自己的丈夫跟孩子身上放。

    她微微吸了口氣。

    那邊精神病院的院長就把電話又打了過來,似乎是害怕邵天澤先掛斷她的電話而激怒她,所以在說話的時候,都顯得小心翼翼了許多。

    開口問宋雲萱:「宋總,要是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去安排邵天澤入院了。」

    「去辦吧,我有些累了。」

    宋雲萱這麼一說,那邊就趕忙客套了幾句,然後把電話給掛斷了。

    宋雲萱移步到暖和的陽台上,看著天色漸變,腦海裡面紛繁而雜亂的閃過去很多事情。

    很多東西都埋藏在記憶裡面,似乎許久不被拉出來了一樣。

    一點點的被她回想起來。

    她真的如同邵天澤所說的那個樣子,不是一個好妻子,好母親嗎?

    她的淼淼,她的顧奕,統統都不如顧氏在顧長歌的眼裡面更重要。

    更別說是一個邵天澤這樣的丈夫。

    宋雲萱垂著眼睛,長長的眼睫之下,有陰影打在眼帘之下。

    而在精神病院那邊,邵天澤被辦理了入院手續之後,就被直接送到了顧長樂那邊。

    顧長樂因為瘋的有些厲害,所以被轉到了重度精神病人區。

    邵天澤是宋雲萱允許進入精神病院的,也是要讓他陪著顧長樂的。

    院長當然是理所當然的把他們兩個安排到一起。

    邵天澤本以為顧長樂會在一個單人病房裡面,但是被安排過去之後才知道,即便是重度鉮病院的病人,也依舊是好幾個人在一個病房裡面。

    邵天澤瞬間就有些憤怒起來,出聲沖著院長道:「你們這是故意想要害死她吧?」

    精神病院的院長也知道,邵天澤只要是進了這個地方,就是任他們拿捏了,所以面對邵天澤的憤怒,就實話實說道:「這是宋總的意思,你要是有什麼不滿,就去跟宋總說好了。」

    邵天澤聽見院長全部把責任都推到了宋雲萱的身上,自然是有氣沒處發。

    他現在跟宋雲萱的地位天差地別,這不是他下昂宋雲萱改變主意,宋雲萱就能夠改變的。

    「我要給宋雲萱打電話,你幫我聯繫她!」

    只有親自跟宋雲萱討價還價一番,才能讓顧長樂在精神病院以後的日子裡面過得舒心一些。

    雖然已經是在精神病院裡面,但是是否能夠過得舒心,還是很重要的事情。

    這樣說了之後,他覺得院長不至於不幫他聯繫一下宋雲萱。但是,院長在聽了邵天澤的要求之後,卻是有點不耐煩的開口:「你以為你現在進來了,還是當初那個站在邵氏裡面呼風喚雨的人嗎?宋總忙的很,累得很,不會有興趣聽你講話的,你要是想要陪著姓

    顧的女人就在這邊陪著,不想陪著,我就幫你安排別的病房。」

    這麼一說,邵天澤就皺緊了眉毛。

    精神病院的院長看著他,問:「怎麼樣,你要留在這裡嗎?」

    邵天澤死死的盯著精神病院的院長。

    而這個時候,在病床上原本安靜坐著的顧長樂,忽然看見病房門口走進一個一個一米七多,長相就很像男人的粗野女人。

    女人穿著病號服,在看見顧長樂的時候,就像是發現了什麼新鮮有趣的東西一樣。

    眼睛一亮,然後要衝著顧長樂過去。

    顧長樂馬上就嚇得將自己手裡面的枕頭被子一丟,然後雙手抱頭,癲狂而恐懼的大喊:「別打我!別打我!」

    顧長樂的尖叫聲刺耳又讓人覺得可憐。

    邵天澤一看顧長樂這樣恐懼的尖叫,馬上就轉動輪椅過去,然後護住要爬下床的顧長樂。

    而那個穿著病號服的高大女人,也在同事,伸手擰了顧長樂的腰上一把。

    擰的顧長樂痛哭起來:「別打我別打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邵天澤很生氣。

    他也總算是知道了顧長樂在這個地方到底是過得什麼樣的生活。

    他轉頭看著院長:「你們醫院就是這麼管理病人的?允許她們私自打架鬥毆?」

    這麼一說。

    精神病院的院長就道:「病人都是精神病,在一個病房裡面發生衝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反正有點小摩擦是在所難免的,又不會有更大的傷害!」

    那個發瘋的女人在顧長樂的身上擰來擰去。

    邵天澤想要護住顧長樂。

    但是那個女人動作快的很。

    想要護住十分困難。

    除非院長願意讓那個人停手,然後把那個人給拖出去。

    邵天澤現在已經失去了雙腿,一個本就殘廢的人,就算是對付一個野蠻女人,也沒有什麼限制力。

    他只能轉頭對著院長喊:「你趕緊讓人把她拉出去!」

    「這是她的病房,就算是拉出去,待會兒還是要回來的,精神病院就是這個樣子的,既然邵先生已經住進來了,就不要再去嫌棄這個嫌棄那個了,努力適應下來,才是最好的。」

    那個院長說的語重心長的。

    但是邵天澤卻很清楚,多半這是宋雲萱對他們兩個恨之入骨。

    連帶著醫院裡面也領會了宋雲萱的意思,在努力的變著法兒的折磨他們兩個。「

    邵天澤咬著牙,覺得長樂天天受人這樣欺負,這樣辛苦。

    心裏面就一陣難過。

    然後,抱著一點僥倖。

    大聲的對著站在旁邊看戲的院長道:「你最好趕緊把這個瘋女人拉走!」

    院長聽著到了這樣的程度,邵天澤似乎還是想要威脅他。

    就覺得有點可笑,開口問他:「邵先生,您知不知道現在是什麼處境?」

    他已經不再是顧長歌的丈夫,不再是邵家的當家人。

    現在,他們兩個都只是被宋雲萱整的生不如死的螻蟻而已。

    宋雲萱不會想要讓他好過,所以才讓他也進來陪著顧長樂。

    既然都已經明白了這個意思,他又怎麼會護著這兩個人,然後給他們好的待遇呢?

    院長看著那個瘋女人在顧長樂的身上左邊擰一下,右邊擰一下。

    擰的顧長樂哭叫不止。

    就打算讓他們繼續被這個女人欺負,然後轉身離開。

    邵天澤知道,只要是精神病院的院長離開了。

    搞不好其他躺在病床上面看熱鬧的病人也會加入進來,然後一起欺負他們。

    於是,就拚命要喊住那個院長。

    「你等一下!」

    院長根本就不聽邵天澤的阻攔,徑直往病房外面走。

    邵天澤知道,院長根本就不想要搭理他。所以,就迅速的開口道:「院長!雖然我邵天澤現在是虎落平陽,但是也不是誰都能夠欺負的,我是已經進了精神病院,但是邵氏還沒倒,我也還有朋友,如果他們來探望的時候看見我們兩個過得不好

    ,那麼,他把你們精神病院虐待病人的事情傳播出去,您看,還會有精神病人願意被送到這裡來嗎?」

    這樣說,倒是讓精神病院的院長腳下步子停了一停。

    的確,邵天澤現在雖然是沒有實權了。

    但是他在雲城這麼多年,理所應當的是有幾個好朋友的。

    如果他在精神病院被虐待的事情被傳播了出去,的確是對他們有著很大影響的。

    想到這個,院長就有點煩躁的沖著門外的人喊道:「重新安排一間病房,不要讓他們兩個住在這裡了。」

    院長把這件事吩咐給了那個人。

    那個人馬上就去安排病房。

    院長也派人將那個瘋女人,關到了精神病院最牢固的病房裡面。

    免得她發起病來的時候再傷到其他人。

    顧長樂跟邵天澤被安排在了靠窗的位置。

    邵天澤艱難的挪動輪椅,然後走過去將窗戶給關了。

    然後看著胳膊上都被人給擰的一塊青一塊紫的模樣,心裏面就很難過。

    伸手將顧長樂抱在懷裡面。

    然後安慰她:「別怕了,我已經過來陪你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是會保護你的。」

    這麼一說,顧長樂就抬起眼睛來看了看邵天澤。

    邵天澤本以為顧長樂是聽明白了他說的話,不再那麼瘋了。

    卻沒有想到,他在跟顧長樂深情對視的時候。

    顧長樂毫無預兆的,忽然就撲過來,然後一口咬住了邵天澤的耳朵,並且死死的咬著不鬆口。

    邵天澤沒有想到顧長樂會忽然發瘋做出這樣的舉動,匆忙就動手去推顧長樂。

    但是他坐在輪椅上面,根本就不穩。

    跟顧長樂起點稍微的衝突,就導致輪椅不穩。

    然後一下子碰到輪椅,兩個人就都滾在了地上。

    他耳朵被咬的生疼,血跡也順著耳朵流出來。

    她想要勸顧長樂,但是,隨著劇痛跟咬進肉裡面的牙齒。邵天澤還是慘叫了出來:「救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