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六十九章 送去醫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千金歸來 - 第八百六十九章 送去醫院字體大小: A+
     

    這個聲音讓梅七覺得太過熟悉。

    在她說出這話來的時候,梅七的眼皮就一跳。

    各位在會議室中的股東們在聽見了這個聲音之後,也是心裏面一跳,然後都齊齊的看向了會議室的門口。

    在會議室的門口,宋雲萱披著一件寬鬆的白色小皮草,一身寬鬆的小套裙襯的她就像是一個奢華的公主。

    她雍容而平靜微笑著的面容讓顧長樂忍不住的眯了眯眼睛。

    宋雲萱果然安然無恙,但是……

    「哇,你看她的肚子。」

    「想不到啊,居然陸風入獄之後,她還打算把陸風的孩子生下來,真是讓人意外。」

    「這個孩子又有什麼用處,她還這麼年輕,帶著這個孩子可不好,現在月份都很大了吧。」

    「這樣的女強人,不要男人也可以啊,只不過她居然願意生陸風的孩子,挺不可思議的。」

    「就是啊,你們難道沒有聽說過嗎?人家都說陸風其實是中了宋雲萱的圈套,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真的?」

    「消息可靠不可靠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宋雲萱的八卦。

    宋雲萱也不生氣,對待這些八卦,心平氣和。

    她眼眸微笑著看向顧長樂:「現在,顧氏董事會第六條條例用不著了吧?」

    她微笑的模樣,明明雍容柔美。

    但是,在顧長樂的眼中,卻覺得宋雲萱的臉跟顧長歌的臉重疊在了一起。

    就像是看見了顧長歌沖她冷笑的模樣一樣。

    她急忙往後倒退了一步,生怕宋雲萱下一秒,就會猛地撲上來然後掐著她的脖子要跟她索命。

    宋雲萱看見顧長樂後退了這一步,就像是知道顧長樂的腦子裡面在想些什麼一樣,開口道:「你不用怕,你只不過是想要代替邵天澤,效仿你的姐姐顧長歌而已……」

    「誰要效仿你!」顧長樂眼睛瞪的大大的,大聲尖叫著反駁。

    神態慌張而驚恐。

    就像是見到了鬼怪一樣。

    她的神態反應太過劇烈失態,讓各位在場的股東都是一愣。

    尤其是顧長樂在說『誰要效仿你』這句話的時候。

    大家更是在一瞬間就屏住了呼吸,誰都沒有說話。

    不知道何時,雲城暗暗的流傳起一個傳言來。

    傳的有鼻子有眼的。

    他們這些在商業圈子裡面打滾的老人,都開始聽著這個傳言而心生懷疑跟恐懼。

    傳言說,宋雲萱之所以處處針對邵天澤的邵氏。

    是因為被顧長歌的鬼魂附體了。

    他們說,宋雲萱就是顧長歌。

    而顧長歌,也就是現在的宋雲萱。

    雖然說知道這個說法有些怪力亂神,看著也明明就不可信。

    但是,傳言傳的人多了,自然而而然的,就有很多人相信。

    那些相信的人中,就有在座的股東。

    顧長歌看著顧長樂失態的模樣,輕輕皺了皺眉毛:「顧城年輕的時候,沒有好好教導你啊,他沒有告訴你,身為一個上位者,無論如何都不能露出被嚇到的慌張表情嗎?」

    「顧城……」顧長樂低頭想了一下,然後就變得更憤怒起來,「那個男人,就只知道培養你,我也是他的女兒,為什麼對我就不好?」

    「因為你蠢。」宋雲萱眼光冷冷的。

    梅七看見宋雲萱明明是跟顧長樂的個頭差不多的,但是,在氣勢上面就狠狠的把顧長樂給壓了下去,現在更像是一個上位者在睥睨一個可憐又可恨的弱者一樣,高高在上的俯視著顧長樂。

    顧長樂被宋雲萱這麼看著,心裏面油然而生的出現了一種濃烈的壓迫感。

    她又往後退了一步,驚恐又失態的指著宋雲萱道:「她才不是什麼宋雲萱,她就是顧長歌,她是個鬼魂!是個惡鬼,根本就不是人,真正的宋雲萱早就被這個賤人給殺了!!」

    宋雲萱不以為然的扯了扯嘴角。

    就算是她說的是真的,現在在場的這些老傢伙相信她嗎?

    敢相信嗎?

    顧長樂求救一樣,雙手排在桌面上,彎腰對著眾人道:「快把這個賤人轟出去!她根本就不是人!她是鬼魂!是要害人的!」

    在座的股東一個個的交頭接耳,就像是在看瘋子一樣看待顧長樂。

    宋雲萱也不著急攔住顧長樂,而是靜靜的看著顧長樂發瘋。

    這個世界上說真話,也是要講究證據的。

    如果沒有證據,就能夠是非黑白都顛倒。

    當年顧長歌被害死的時候,邵天澤跟顧長樂可以聯合起來說顧長歌是主動把自己的心臟給出去的。

    那麼現在,顧長樂就算是說她顧長歌回來冤魂索命。

    那麼,她沒有證據,別人也不過是把她當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

    宋雲萱不說話,看著顧長樂發瘋。

    那邊梅七在看著顧長樂聲嘶力竭的讓人把宋雲萱拖出去,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按照她的說法來做的時候,就出聲對著身邊的股東道:「顧小姐難當大任啊,這樣子,怕是精神失常瘋掉了吧?」

    在場的這些股東一個個都是人精。

    當然知道現在的局勢對顧長樂不利,但是卻能被宋雲萱給一手掌控。

    所以,一個個都開始跟牆頭草一樣,附和道:「是瘋了吧。」

    「都已經人鬼分不清楚,開始滿嘴胡言亂語了,還不是瘋了是什麼啊。」

    「哎呀,好可憐啊,現在邵氏變成了這個樣子,先是邵天澤后是顧長樂,以後這個邵氏要讓誰來做主比較好。」

    梅七聽著這些人說話,心裏面覺得有些好笑。

    邵天澤在顧長歌死後,將手上的人統統都清理了一邊,排除異己。

    顧長歌當時比較器重的幾個人,難以剷除的就被流放一樣,給了超大的壓力,看他們的業績發展,然後想著緩些時候處理掉,但是卻不受重用。

    而容易剷除的人,早就已經用各種各樣的理由跟錯誤,給直接從邵氏逼走了。

    如今,坐在股東大會成員位置上的人,多是以前支持邵天澤的。

    但是,這些人眼看著邵天澤的產業要易手到宋雲萱的手上了,卻沒有一個肯站出來給顧長樂跟邵天澤說話的。

    反而一個個的都站在顧長樂的對立面,然後懷疑顧長樂瘋了。

    人心啊,可真是難以猜測又奇妙的東西。

    有時候可以對你千般好萬般好,暖的讓你感動。

    也有的時候,翻臉轉身就可以換個態度,然後把你推到萬劫不復的深淵裡面。

    現在,顧長樂應該能夠嘗到孤立無援的滋味兒了。

    宋雲萱在會議室的主位上面坐下。

    顧長樂還在徒勞的跟大家說宋雲萱的真實身份。

    會議室裡面亂鬨哄的,小聲議論交談的聲音更是不絕於耳。

    宋雲萱看著顧長樂也說的差不多了,便手指輕輕去敲了一下桌面。

    本來會議室裡面眾人還在交談。

    但是宋雲萱這樣一敲桌面,明明不是很重。

    卻讓那些交頭接耳小聲議論的人都閉上了嘴巴。

    他們的視線齊齊的轉到了宋雲萱的身上。

    而顧長樂在發現眾人瞬間就安靜下來之後,目光也放在了宋雲萱的身上。

    然後惡狠狠的看著她道:「顧長歌!你這個賤人!」

    說著,就要撲上來抓她打她。

    宋雲萱的身後本來就是跟了一男一女兩位助理的。

    這兩個人都是楚漠宸提前安排到宋雲萱的身邊來保護宋雲萱的。

    因為楚漠宸覺得宋雲萱這麼大的月份,萬一在董事會上出個三長兩短,受了什麼驚嚇傷害。

    就算是把來參加會議的這些人,一個個的都弄死,也彌補不了什麼。

    所以,就提前派了人保護宋雲萱。

    這兩個人都是專業保鏢。

    如今看見顧長樂要撲過來,一下就擋在了宋雲萱的面前,然後一左一右,控制住了顧長樂。

    顧長樂被人控制住,瞬間就變得動彈不得。

    但是嘴巴裡面依舊大聲的叫嚷著:「你這個賤人!我要讓你下十八層地獄!你不得好死!你的女兒也該死!」

    本來顧長樂口中所罵出來的前面那些話,宋雲萱都可以不計較。

    甚至眉頭都不皺一下。

    但是在說道她的女兒的時候。

    宋雲萱的心裏面,就像是猛地被針扎了一下一樣。

    無論如何,都無法安靜下來。

    她眯了眯眼睛。

    看向那個控制住顧長樂的女保鏢。

    那名女保鏢立刻領會到了宋雲萱的不悅。

    沖著顧長樂就是左右開弓好幾個巴掌。

    力道很大,巴掌聲也很響。

    瞬間就把顧長樂打的頭昏腦漲,連帶著嘴角都被打破了。

    各位股東看見宋雲萱讓人這麼下手收拾顧長樂,一個個的心裏面都有點噤若寒蟬的意思。

    但是也沒有給顧長樂說話的。

    宋雲萱視線冷冷的睨著顧長樂:「今天這個股東大會鬧到這裡也差不多了吧?」

    「賤……」

    「啪——」

    賤人兩個字都沒有被完整的說出來,就被宋雲萱手下的保鏢給一巴掌打的閉上了嘴。

    顧長樂當眾被打,難看又丟人。

    臉上火辣辣的疼。

    宋雲萱將她拿過來擺在桌子上面的合同,一本一本的扔到地上:「這些東西,不足以讓你取代我成為這個邵氏的主人,顧長樂,你要聽好,不管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跟我斗。」

    她的眼睛看著顧長樂,像是在看一個沒有任何威脅力的廢物:「跟我斗你會吃虧,懂不懂?」

    顧長樂被打的臉頰腫脹,怒視著宋雲萱,根本就說不出話來。

    因為她一說話,旁邊的女保鏢立刻就會一巴掌打過來。

    宋雲萱也知道她說不出話,微笑了一下。

    「我覺得你可能不太懂,畢竟你這裡已經出了問題。」宋雲萱指了指自己的腦子。然後冷冷道:「幫邵先生把顧小姐送到醫院去吧,別耽誤了病情的治療。」



    上一頁    下一頁